笔趣阁

第五十二章 那是个烫手的山芋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十二章 那是个烫手的山芋

????其实方明远在看到了存折上的那笔巨款后,的确是有些动心。有了这一笔可观的资金,对于方明远的创业计划来说,无异于猛虎生双翼,困龙归大海。但是方明远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一笔钱带给自己的不仅仅是好处,恐怕更多的还是麻烦。历史上那些曾经的万元户们被来自社会各方各面铺天盖地的索要而变成负资产的鲜活案例令他每次想起来都不寒而栗——他们就仿佛电影蝎子王里那位在蝎子神庙中跌入到了裂缝中的可怜祭祀一样,每当他想向上爬出裂缝时,都会有无数双的手伸出来,拼命地要把他拉回到自己的行列中去。

????“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的这一理论已经深入人心,所以每一个想要打破它的禁锢的先行者,都要冒着相当可怕的风险。如果说于秋暇是私下里给自己现金,或者说是香港或国外的银行账户,方明远都有可能一笑纳之。毕竟他不是圣人,更不是那些道德高尚到无视现实的“叫兽”们,自已虽然当时搭救这个女孩儿并没有想着贪图什么回报,但是女孩儿的父母愿意为此而答谢自己的话,自己收起来也没有什么不心安理得的。况且区区五百万元人民币,对于郭氏船运集团来说,无异于九牛一毛,算不得什么超大手笔。

????但是有宁副所长他们三人的存在,而且还是国内的银行账户,还是在省城奉元这个人多眼多嘴杂的地方,这就意味着这一笔钱的存在将是很多人都知晓的,在这种情况下,这就不是一笔可贵的启动资金了,而是一个巨大的烫手山芋!待得郭天宇夫妻走后,相信会有无数人前来自己这里化缘、索要,甚至于是勒索敲诈!而且更麻烦的是,这些前来的人中,很多与政府部门有着千丝万缕关系,你不给都不行!

????方明远一想到这里,立时心中就有了决断,这一个烫手山芋说什么也是不能接下来。但是直接拒绝于秋暇显然也是不合适的,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这位郭夫人显然是对自己青眼有加,方明远也明白在香港也属于高层人物的他们对于脸面的看重。自己若是一而再地拒绝,势必会令于秋暇也为之不悦。方才他已经与那位郭天宇有了分歧,再将这位对自己甚好的郭夫人得罪,就犯不上了。

????所以方明远脑筋一转,想出了这样一番官面堂皇的说词来,与其是为了说服于秋暇,不如说是在说给宁副所长他们三人听,而真正的关键却是在他最后的那两句低语上。他相信以于秋暇的智慧,会明白自己的为难之处,而且从之前她对自己的好感上,想必她也不会揭穿自己。况且这样一来,对于郭氏船运集团在大陆内地中的声誉也是大有好处!可谓是一举数得。只要这一位郭夫人不是胸大无脑的女性,她必然会意识到这其中的好处。

????果然不出所料,于秋暇只是稍愣了片刻就明白了他的用意所在,那一声低语嗔怪更是充满了万般的风情,令人看到了不免得有些脸红眼热。方明远微微侧脸,目光不敢在她的脸上多做流连。

????于秋暇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似嗔似喜的风情给方明远所带来的困惑,而是对于这个少年更多了几分喜爱,看到巨款在手,却能够清楚地意识到这其中所蕴涵着的巨大的风险,还能果断地割舍掉,这就已经是十分地不易,更难得是他的临机应变之能,居然能够当场想出这样一个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案来,这对于一个十余岁的少年来说,实在是太罕有的才能了。

????于秋暇将女儿重新地搂到了怀里,看了看坐在一边的宁副所长三人,轻笑道:“宁警官,既然明远都这么说了,我这个当姐姐的自然要尊重他的意见。这个折子就由你带回贵局里吧,设立一项专用基金,用于补贴打击整治贩卖人口的行动中吧!”

????宁副所长连忙站起身来,方才方明远的那一番话他也是听在了耳朵里,所以对于于秋暇的决定倒也没有意外感——他也是久历风雨的老人了,看得出来,这位郭夫人对于这个少年可谓是另眼相看。

????“小同志,那我们还真是要谢谢你啊,这一次我们可是沾了你的光,郭夫人已经答应会帮我们所解决一批警用装备,你又捐赠了这些钱,实在是……”宁副所长一边对方明远笑道,一边顺手打开了存折,只看了一眼,就瞠目结舌地呆立当场。

????“五……五百万元!”他以难以置信的目光看了看于秋暇,又看了看方明远,这才结结巴巴地说出口来。

????“五百万元!”屋子里就仿佛井水中被谁投下了一块巨石般,立时激起了冲天的浪花。

????在奉元市里绝大部分家庭一年的收入刚刚超过三四千元,五百万元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一个家庭上千年的总收入!这样的一笔巨款,宁副所长拿着折子的手都在抖个不停——他们车站派出所,上级一年划拨的总经费也达不到这个数目啊。

????“五百万元!”方彬也不由得变了颜色,他原本以为不过就是个万八千的回报,虽然说不少,但是对于如今的方家来说,倒也算不得什么,但是五百万元,那可就不是一个小数了!

????“明远!你真打算要将这钱……”他话还未说完,已看到方明远对他是连打眼色,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是他还是出于对方明远的信任,生生地将余下的话咽了回去!

????于秋暇注意到了这一变化,心中不由得一动,看来这个少年在家里的地位亦是不低啊,这个青年人刚才听介绍,应当是他的小叔,怎么看这模样,倒是一切听侄儿安排似的?如果说这是在过去的家族之中,或者说香港、东南亚的华人家族中,那倒是没有什么好稀奇的,嫡长子嫡长孙,原本就在家族中有着特殊的地位,但是如今的内地还有这样的规矩吗?

????这个少年身上的迷团还真不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