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十七章 省里的“美意”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十七章 省里的“美意”

????下午三时,这第一次会议就无果而终了。

????杨均义、关兴业、马永福等人,纷纷启程返回奉元,他们的出席,更多意义上只是表明了秦西省本地政府对于方家的支持态度,既然已经达到目地,自然也就不会多呆了,只有赵绪安留了下来。

????至于郭得纲那八位,刚刚将杨均义他们送走,就迫不及待地冲向秦西压延设备厂招待所各自的房间,好在第一时间里,将会议的内容向总部汇报。

????“方少,方厂长这一次可是大出风头啊,相信用不了多久,方胜这个名字,在华夏钢铁业也会是大名鼎鼎啊!”赵绪安扯住方明远,和他并肩而行道。

????“这不都是诸位领导们给的面子吗。”方明远微笑道。今天的谈判会上,方家这一方,主要是方胜在负责谈判,卡列夫斯基和尼哈洛夫斯基在一旁辅助,方明远主要是在旁听。虽然说,方胜只是秦西压延设备厂的副厂长,从级别上与那些老总们差了十万八千里,但是他是方家的长子,又是方明远的父亲,凭此一项,在位的这些位,又有哪一个敢对他不客气。

????“好了好了,方少你就不要和我打官腔了。咱们也是老朋友了!”赵绪安佯做不满地道,“你要再这样,我就去找方老哥谈话去了。”

????“赵叔叔,那您说您说!”方明远自然是从善如流地道。

????“方少,我就想问问,能不能给咱们秦西省本地的国有钢铁企业一次机会?让他们也能参加到这个会议中来?”赵绪安紧盯着方明远的双眼道。秦西省虽然不是钢铁生产大省,但是省里的钢铁企业也有不少家,如今也同样面临着技术设备老化,产品附加值低,市场萎缩等问题。

????如果说方家打算在秦西省境内设厂,赵绪安自然是不会多这个嘴,但是据他所知,方家短时期内没有再兴建钢铁厂的计划。

????“赵叔,不是我不考虑咱本省的企业,而是咱本省的钢铁企业里,有哪一家能够与人家京钢集团、海堡钢铁集团相媲美的?哪怕是产值只有人家一半,那也成啊。”方明远苦恼地道,“就算是我让他们参加了,省财政能够支撑得起他们的技术引进和设备改造费用吗?”

????赵绪安沉默不语了半晌,方明远这说得也是大实话,目前秦西省境内的这些企业,一个个积重难返,想要他们自己出钱来取得技术授权,那只能是四个字——白日做梦!可是省财政……他虽然只是奉元市的副市长,但是对于省里的财政情况还是知道一些的。想要让省里掏钱,难啊!

????“那我问方少一句话,方家有没有意思兼并省里的这些钢铁企业?”赵绪安直截了当地道。

????方明远怔了一下,不由得笑了起来:“这是赵叔你的意思?”

????赵绪安咧了咧嘴道:“方少你也太高看我了,事关全省的钢铁企业,我一个小小的奉元副市长,哪能决定的了。这当然是省里的意思,让我先来探探路。如果说你们有这意思,省里会大力地支持你们兼并这些企业,并且在政策和贷款上,向你们倾斜。”

????方明远沉吟了片刻,这才郑重其事地道:“赵叔,一直以来,你都很支持我方家的产业发展,所以我也和你交个底。说老实话,省里的这些钢铁企业,虽然说具体的情况我并不了解,但是大概的情况我也能想像得到。这些企业,设备大多都是五六十年代的,七八十年代的都不多,生产技术老化。而且厂子里,退休职工众多,资金的压力很大。真正有价值的,也就是那些工人。兼并过来,对于我方家的意义并不大。反而我们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来改造这些企业,与其这样,还真不如重新建设一家新厂省心。省里这可是有丢包袱的嫌疑啊?”

????赵绪安有些黯然,方明远这也是实话,正是因为是实话,才令他无所辩驳。

????“省里就没有想过,将这些厂家整合一下,成立一家大型的钢铁集团公司?这样的话,利用规模效应,也不是没有起死回生的可能?”方明远问道。

????“省里当然是想过,但是做起来又谈何容易?说到底都是一个钱字!”赵绪安摇了摇头。其实说白了,就是省里的这些位领导,觉得方家要是能够将这些企业兼并掉,未来就算挣不到大钱,但是至少也得收支平衡。这样一来,省里也就去块心病。而要是省里出面整合,不但资金投入巨大,就是整合起来了,省里也没有信心保证日后能够保持赢利。那样的话,岂不是巨额资金又打了水漂。那就不是政绩,而是给自己挖坑了!

????如今这华夏,官员们已经看得越来越清楚,中央对于官员们的任命,对于发展经济的能力愈发地看重,所以对于发展辖区的经济水平,都是不遗余力。所以对于将大笔的资金投入到一个未来难卜的产业中去的提议,省里的官员们都颇有微辞。

????但是放置不管,也不是办法,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企业的未来无疑是更加的灰暗,最后的那一点点元气也会被耗尽,而到了那个时候,就不仅仅是要面对一个资金黑洞,同时还有大量的下岗工人了!即便是为了社会的稳定,也得尽早解决这一问题。所以这帮子官员就将主意打到了方家的头上来了。这才有了赵绪安这一次投石问路。

????只是赵绪安也没有想到,方明远居然这样干脆利落地就拒绝了!

????其实方明远也知道,这其中其实是蕴涵着巨大的利润的,不说别的,这些厂子目前所拥有的土地,日后就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建厂之初,建设者们可没有日后那么强的环保意识,很多厂子就建设在城市的市区里,而且随着城市这些年的扩张,也就越来越位于市中心。所以收购了这些企业,将厂子再迁移到郊区去,留下市中心的土地,就可以用来建设住宅或者商业项目,从中获取足够的利润。

????但是知道归知道,方明远却没有多少**想去做。钱,如今对于他来说,已经不是迫切需要的东西,这一次沽空日本股市,令方明远名下的财产再一次暴涨。而且一座在建的钢铁厂,一座要择地建设的超长铁轨生产厂,足够方家消化一段时间了,方明远不想盲目地扩张自己,虽然说他有着充足的资金储备做为后盾,即便是消化不良,也不可能对方家造成根本性的损害。

????况且,如今土地的价格还处于很低的水平,如果说不是自己开发,仅仅是转手的话,那点利润还真是不够折腾和费心费力的钱。

????赵绪安不禁有些犯了愁,但原本以为方家在得知这一消息后,肯定是会欢欣鼓舞,却没有想到方明远居然连和别人商量都没有商量,就直接拒绝了。这让他有些不知道要如何说下去的感觉。可要是就此放弃,两手空空的回奉元,届时怎么和领导汇报啊?

????“怎么?赵叔在领导面前拍胸脯了?”方明远察觉到了赵绪安情绪的低落,轻声地问道。

????赵绪安苦笑道:“拍胸脯倒是不至于,只是……”

????“赵叔到时候就说,我们方家怕买不起!所以一口拒绝了!不就得了。”方明远狡黠地挤了挤眼睛道。

????赵绪安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疑惑地道:“买不起?你们还买不起?省里可以给你们政策和财政……嗷……”赵绪安一拍脑门,他明白了,这不一现成的替死鬼——梅原泽吗!对于梅原泽,赵绪安也是讨厌到了极点,当初就搅得方家不得不多一道手续,今天又在秦西压延设备厂食堂里,借酒***,给他上些眼药,顺便将他从省机械工业厅踢出去,想来杨***和关省长也是乐于见到的。

????“而且我和赵叔你说,这些厂子,其实很多也并不是无药可救,很多时候,关键问题出在了厂子的领导脑袋上。”方明远接着道,“你看人家那样街道、乡镇的小厂,很多也是用着五六十年代的技术生产吗,人家的效益也不错吗。不要光看着人家吃肉,不想着人家吃苦。我教你一招,虽然说治不了本吧,但是短期内可以治标,而且还可以给这些企业一次机会!”

????赵绪安立时精神大振,一把握住了方明远的手,急不可待地道:“那太好了,方少,你说!”

????“如果说这些企业的厂址位于城市比较繁华的地带,那么可以由当地政府在郊区给他们重新批一块地,或者说他们自己干脆在郊区购块地,将厂子部分或者整个搬迁出去。然后,老厂区就可以重新开发,比如说,靠近街面的地区可以盖一些铺面,出租给那些商家,而厂区里面,则可以推平了盖房吧?如今这城市里很多单位想找块好点的地面盖家属楼都难,而且人们大多都喜欢住在繁华的市区,不愿到郊区去,这样的话,应当不愁销路了吧?这不就有了厂子改造的启动资金了吗?”方明远低声地道。

????赵绪安眼睛立时亮了起来,方明远虽然说得简简单单,但是有的时候,很多事情说白了就是隔那么一层纸,只要这纸捅破了,余下的方案,赵绪安自己也能想出来个十个八个,但是只要这层纸不捅,他就永远也意识不到,原来这些奄奄一息的老厂,还有着这样大的价值!

????“赵叔,我可丑话说在前头,这可是最后的一招,如果说这些企业这么做了之后,仍然找不到合适自己的发展方向,将资金都浪费掉,那么就只剩下关门倒闭了,所以实施前,政府和企业双方可是要再三考虑的!”方明远郑重地提醒道。

????赵绪安重重地点了点头,有了这个提议,再加上梅原泽那个替死鬼,向省领导交差是没有问题了。

????“不过,方少你们是真的打算哪一家企业都不要吗?奉元市堰良区里,可是有着一家企业,当年可是能够为秦飞公司提供零件的。”解决了问题,赵绪安自然是心情大好,也有了与方明远打趣的兴致。

????“能够为秦飞公司提供零件?”方明远转转眼珠,一笑道,“不要,真需要的话,也只要挖墙脚把他们技师都挖过来就行了!”

????赵绪安一口气憋在了嗓子眼里,险些没喘上来!方明远的这一手简直太黑了,刚刚才说过,这些企业里最值钱的也就是这些熟练工人了,现在又要挖墙脚,把这些技术人员都挖过来后,那厂子岂不是成了空壳?

????方明远的家仍然是在秦西压延设备厂的家属大院里,那一溜的平房中。不过如今的这里,已经早不是原来的模样。而是盖起了三层的小楼,占地面积也比原来大了四倍。如果说还有什么没有变的话,恐怕也就是当初的小院空地还留着,当初方明远一手建立的借书店,如今也早就转手出去了。

????虽然说,如今方明远很少在海庄镇里过夜,就是回到平川一般也会回古城去住,但是这里仍然有属于他自己的房间,还保留着他那几大箱的连环画。

????白萍如今已经不大上班了,只是在厂子里挂个名,而且当初为了少人闲话,连工资都不领了。反正整个秦西压延设备厂都是方明远的,领不领工资还有什么意义?若不是还要照顾方胜的生活,她完全可以到奉元享清福去。

????“妈,依我看,咱家里还是雇个保姆吧,屋子这么多,每天光是打扫一遍就很累人了!”方明远无奈得道。如今这小楼里上下三层,十二个房间,虽然说大多数时候,就他们两人,那收拾起来也是很烦人的。

????“不用,家里多个陌生人,你不别扭我还别扭呢。”白萍一边炒菜一边道,“再说了,你爷爷他们都还没雇呢,咱们雇了算什么?让人家背后戳脊梁骨啊!”

????“哎?我爸他怎么还没回来?”方明远这才注意到,方胜不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