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十三章 留个人情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十三章留个人情

????最终,这一笔五百万元的巨款还是交给了宁副所长,他将存折是郑重其事地放置到了警服的最里面,还不时地摸一把,生怕把它丢了。罗姐和尤凯更是紧张地跟在他的身旁,这若不是外面不远处就有一辆随同郭氏夫妻前来的警车,恐怕三人现在就会呼叫所里,派人前来武装押送了。三人对于方明远则是千恩万谢——得到这样一笔巨款,宁副所长觉得自己就是给方明远跪下来磕两头都认了。车站派出所人员多、经费紧,常常是入不敷出,所里人员的各种出差费用、还有医药费用常常不得不拖欠,结果就是造成所里的警用设备难以更换,因为根本没钱!而方明远让出的这一笔巨款,上面在分配的时候肯定会适当地向车站派出所倾斜,这样一来,无异于一场及时雨!

????有了这些钱,再有那些郭氏船运集团捐赠的警用装备,奉元长途汽车站派出所就要鸟枪换炮,大变样了。那美好的前景令三人一想起来,心里就高兴地不得了。想不到自己这一次出警,不仅仅给自己带来美好的前途,还能让所里也获得实惠。

????“算了算了,看来明远你是个很有主意的少年,姐姐我就不替你想主意了。日后,你若是想要什么东西了,可以打电话给我,我再送给你!也免得因为我不了解你们的具体情况,反而好心办了坏事。”于秋暇缕缕鬓角的长发,搂着女儿笑道。这也是她的心里话,这个少年人看来是很有主见,不是轻易可以说服的人。反正自己夫妻二人一时半刻还走不了,不妨慢慢地来。而且他的岁数看起来也不大,日后的时间还多得是。

????而且她相信,随着方明远的长大,香港对于他的吸引力会与日俱增的,到时候,也许不用自己开口,他就会提出来要前往香港的。只是她又怎么能够想到,她终究还是低估了方明远的妖孽。这个她眼中的少年,如今已经是日本漫画杂志社的签约作者,其的总资产如果能够全部兑现的话,在现今的国内,也是一个不小的小富翁了。而他的志向,更不是成为一个资本家的高级打工仔,而是要自己站到资本的顶端上去。所以郭家可以成为他的朋友,可以成为他的盟友,但是却不可能成为他的老板。

????“多谢姐姐!”于秋暇既然这样的善解人意,方明远自然也不会在意多叫几声好听的。莫明其妙地与香港的郭家扯上关系,令他现在还有些晕乎乎的,虽然说以往看书或电视剧看到类似情节时,他总忍不住会骂一声狗血情节,但是如今落到他的头上时,他却觉得要是这样的事情多发生几次也不错。一个原本可能他费尽心机也八杆子打不着的人物,就这样糊里糊涂地和自己扯上了关系。这一个人情,日后也许就可以帮自己解除一次大难!

????“晴儿,和小哥哥说再见!”于秋暇看时间不早了,方家也早该吃晚饭了,自己想做的想说的也都说了,也就想带女儿回酒店休息了,经历了这一天的大悲大喜,如今所有的事情都算是暂且划上了句号,这疲惫感也就如同那不可抗拒的潮汛一样涌了上来。

????“小哥哥,再见!”小女孩乖巧地向方明远摆了摆手道。

????“现在就走?不如在这里吃饭吧?”方明远有点诧异地道,虽然婶子准备的可能不够,但是距离这里不远就有一家不错的酒店,到那里订一桌,再加上婶子准备的,应当也足够丰盛了。

????“不了,忙了这一天,也想好好地休息一下了。说实话,要不是因为你,恐怕现在的我还是满心的愁苦,茶饭不思呢。”于秋暇抱着女儿站起身来道,“这是我的电话,上面的是我在奉元的住址,背面的是我在香港的电话和住址,你可要收好了。你叔叔这里我记住了,你家里有电话吗?”虽然这样问,但是说实话于秋暇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方彬彬彬有礼地在一旁递上了一张自己的名片道:“郭夫人,这是我家饭馆的电话,一般情况下,您都可以通过它找到我。”

????“方家饭馆?”于秋暇眉头一挑,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方明远道,“原来明远你也是位少东啊?那是不是以后也可以叫你方少了?”

????方明远大汗、瀑布汗,就自家目前那总资产不过十万元的饭馆,在于秋暇的面前哪能当得上方少二字?“秋暇姐,您这是在打趣我了?乡镇的小饭馆,上不得台面。不过日后姐姐要是有空的话,不妨去我们那里转转,让你尝尝我方家饭馆的招牌菜鱼头泡饼!”

????于秋暇母女虽然经方明远他们再三地挽留,最终也并没有留下来用饭,而宁副所长三人自然也不会不懂事地留下来打扰。

????“小方同志,我宁远真不知道要如何感谢你了,这一次实在是多亏了你们叔侄二人,我们三人这一次若是能够得到提升,全都是托两位的福。没说的,日后若是有什么能用得着咱老宁的,只要不是违法犯纪的,咱老宁水里来、火里去,绝不皱一下眉头!”临行时,宁副所长握着方明远的手,低声地说道。

????“那倒是真要谢谢宁警官了!”方明远一笑道。

????看着那辆挂着省政府车牌的轿车在街角的警车护送下离去,方涯、方明远和方彬三人这才转身回院。

????刚一进院,方彬已经迫不急待地揪着方明远衣领子问道:“明远,这香港不去,咱可以理解,可是那五百万……”

????方涯一拦方彬,皱眉道:“老幺,说话归说话,别乱伸手,什么五百万?”

????“你问他,刚才那个郭夫人提出来要给咱们五百万做为谢礼,可是他一口给拒绝,结果全部都捐献给了政府!”方彬急道。这一个问题,他已经憋了好久了,他实在是不理解,为什么方明远要将到手的这么大的一笔钱转手让给了政府。要是有了这笔钱,在平川县里,方家都可以横着走了!五百万啊!够方家饭馆拼死拼活地挣好几十年了!

????“啊?”听到这样大的数目,方涯也不由得吃了一惊,“明远,你小叔说得可是真的?”这五百万啊,可是不比五百元,这方明远怎么也不和家里人商量一下就决定了?

????“唉……”方明远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难怪那个郭天宇那么地傲气,目中无人。同胞们实在是穷得太久了,每个月那可怜的几十、近百元的收入,就是一家人维持生计的来源。所以面对稍多一点的钱,就难免把持不住自己,看不清楚事实真象。

????“二叔,小叔,你们知道郭氏船运集团在香港是什么地位吗?你们知道他们的总资产有多少吗?你知道那张折子要是接了下来,又意味着什么吗?你们想没想若是有人知道咱们手中有了五百万元的存款,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吗?”方明远这一连串的质问,令方彬和方涯两人面面相觑,一时间无言以对。

????“我又没有去过香港,这个什么郭氏船运集团也是今天才知道有,怎么可能知道他们在香港什么地位,又有多少钱?”方彬嘟嘟囔囔地道,“我又不是神仙,能够未卜先知!”

????“那我告诉你,郭氏船运集团公司在香港的航运界应当是属一属二的公司,即便是在全亚洲,应当也能排得上号。他的总资产有多少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保证,绝不会少于一亿美元,听好了,是一亿美元!不是人民币!哼哼,我这还是往最低里估,十亿八亿也有可能,二三十亿我也不意外!”方明远一副恨铁不成钢地模样道。

????“一亿美元!我的娘啊,那他岂不就是资本家了!”方彬的嘴张得足以塞进一个足球了。他可没有想到,这个什么郭氏船运集团公司居然有如此可观的财富。他还以为只是一家普通的公司呢。

????“不错,就是资本家,华裔资本家。可以说在香港跺跺脚,香港的航运业就要颤三颤的大资本家!小叔,你说咱是要那张存折好呢,还是留个人情更好呢?”方明远直截了当地问道。方彬一时间也难以回答。

????“好了,老幺,明远说得对,咱们还是考虑不周,只是被那笔钱迷混了头脑。与其要那笔钱,不如让郭氏船运集团欠咱家一个人情,日后也许就是救命的绳索。而且那五百万即便是明远收下了,到最终能够落到咱们的手中又能有多少?反而会引来很多人的敌视,令咱们家不得安宁。”方涯很快就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关键所在。心中有些黯然,又有些惭愧,自己两个二十多岁的成年人了,居然还没有自己的小侄儿看得清,想得明,最终还要侄儿来提醒,才能明白这其中的奥妙。

????“那娘们想害咱们?”方彬亦不是那懵懵懂懂之辈,在社会上混了这么久的他经两人的提示后,很快地也意识到这笔钱中所带的风险,不由得诧异地道。

????“不不不,不是想害咱们,而是在香港呆久了,不明了咱们的国情。”方明远摇了摇头道,“不过,小叔,咱们救人时可没想着要什么回报,如今能够让香港的郭氏船运集团欠下咱家一个人情,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吗?嘿嘿,塞翁失马、焉知祸福啊。人是不可太贪心的!”

????方彬的老脸不禁为之一红,连忙打岔道:“好了好了,钱人家都拿走了,再要回来我也没有那副厚脸皮,咱们也就别再想了。吃饭吃饭!二哥,今天可把我累坏了,这两个小丫头片子是真能溜,在动物园里愣是转了两圈半,这要不是天色见黑,人家动物园要关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这刚进门,又撞上这事,我到现在可是饿得肚子咕咕叫了,嫂子备下饭了吗?吃完饭我要倒头就睡!”

????“小叔,你别老想着睡啊,给家里的电话打了吗?别让赵爷爷和赵镇长他们着急!”方明远连忙提醒道。让郭天宇夫妻这么一搅和,结果差点把这事给忘了。

????方彬一拍脑门,懊悔地道:“哎哟,这才是的,刚才光想着吃完饭再出来打,结果又耗了这么久。我这就去,你们先吃,不用等我。”说着,他一溜烟般地出了院门。

????“二叔,我看以后你们这里也安个电话吧,要是有什么事,也好方便通知。”

????“算了吧,安个电话好上千块钱,顶一般人大半年的工资了,这还没算那贵得可怕的电话费,我可掏不起。一个月也用不了几次,还容易引得同事瞎猜测。”方涯苦笑道。眼下的这个院子,还是在侄子的建议下,由家族里出钱给买的,再置个电话,方便是方便了,这钱花得就更没谱了。

????两人走入屋里,此时屋内的饭桌已经摆上,婶子正将做好菜一样样地端上来,冯倩和赵雅在那里手忙脚乱地帮忙,刘勇则是在摆着凳子。

????“他们走了?”见到两人进来,赵雅兴奋地叫道,“刚才的那个女人好漂亮啊,还有那个小女孩子,就像个玉娃娃一样。她们找你做什么?”

????“是啊,远哥哥,他们找你干什么?”冯倩也放下手头的差事,扯着方明远的胳膊问道,“我听婶婶说,她还要带你去香港,香港很远吗?”

????“香港啊,很远了,从奉元坐火车,恐怕要坐几天几夜,那里濒临海边,一年四季气温都在二十度以上,那里的人,若是没有来过北方,恐怕一生都看不到雪。”方明远随口答道,“婶子,怎么做这么多菜,又让您受累了。”

????“明远啊,你这小子说得什么话,这家里来客人了,当然不能和平时里一样了。你二叔可是下午就买好了东西,等你们回来呢。”二婶笑着将糖醋鱼摆上了桌,一拍巴掌道,“好了!菜上齐了,大家可以吃饭了。咦?方彬呢?刚才他不是跟着你们两个送人去了吗?这人又哪儿去了!”

????方涯招呼着赵雅三人入座,又从厨房里拿出来几瓶汽水,给三人倒上,随口答道:“不用等他了,他出去给海庄打个电话,说一下,这几个孩子要在这里呆两天,让家里向学校请个假,到时候和明远他们一齐回去。他让咱们先吃,不必等他。”

????“明远,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答应那个女人了吗,香港要是那么远,那岂不是我们想要见你,就只能在寒暑假了?”赵雅依然锲而不舍地追问道。这可是一件大事!

????“要明远去香港?这是怎么回事?”二婶方才忙着做饭,对于屋内所发生的一切并没有注意,听赵雅这样一说,也不禁将目光转向了方明远。

????“嗯,她是提出要带我去香港读书,并愿意为我承担所有的费用,并帮助我在香港落籍。”方明远一边说,一边横扫着桌上的饭菜。跑了这一天,尤其还是他不感兴趣的动物园,他还真是有些饿了。

????“香港,她说的是南边的那个被英国人占着的香港吗?”二婶可不比冯倩她们,对香港只是名词的慨念。

????“嗯,就是那里。”方明远也不抬头,含糊不清地道。二婶的手艺还真不赖,让他这个在后世里吃过不少饭馆的家伙也颇为满意。

????“哎哟,你们今天这到底是去了哪里,怎么把你都饿成了这副模样!慢慢吃,慢慢吃,不够二婶还可以再做!”看着方明远狼吞虎咽的模样,二婶是又高兴又心痛,连连地劝道。

????“动物园,整整跑了一天,也不知道他们三个哪来的那么大的精神!”方明远一指赵雅三人,嘟囔道。

????“明远,你是去过京城了,看过了那里的动物园,我们只是小地方出来的,哪比得上你!”赵雅不满地道。方明远也不反驳,只是闷头吃饭。

????“行了行了,快吃饭吧。”二婶只好打圆场道。她可是过来人,对于赵雅和冯倩的那点小心思还能不明白。可是自己的小侄儿什么地方都很聪明,听丈夫说,更是学校里独一无二的年级十一连冠,怎么在这一块却显得有些迟钝。还是真的如世人所说的那样,上天赐予你一些天赋的时候,就会取走另外的一部分?其实她又怎么能够想到,方明远不是不懂这些,而是面对童年和少女的冯倩和赵雅时,总有一种怪蜀黍面对小萝莉或者说大灰狼面对小红帽的感觉。对于幼女,他实在是张不开那个口,所以他宁肯装做不懂风情。

????“明天咱们去哪儿?明远,你有什么事不能陪着我们啊?每到寒暑假就找不到你人,难得出来玩一次,你就不能多陪陪我们啊?是不是,倩倩?”赵雅此时也明白要拉拢同盟军,所以不忘记将冯倩也一并带上。

????“远哥哥有正事要做的,我们不能干扰他的工作。”冯倩轻声细气地道,“如果说他有时间的话,我想他一定会陪我们的。”

????“高!实在是高!”方明远心中暗道,这话说得,绵里藏针,自己要是明天没事,就凭这句话,也不好意思再拒绝。

????说话间,屋外传来了院门打开的声音,接着屋帘一挑,两个人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