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十三章 愿者上钩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九十三章 愿者上钩

????“这些,是我们暂时想到的一些条件,具体内容还可以再商榷,但是基本原则不得改变!”方胜环视厅里的这八位道。

????条件听起来有些苛刻,方家在其中享有特权地位,但是在座的这些位都明白,方家这也是迫不得已。方家在未来协会中明显是位于绝对少数,而且他们这八家企业,说是八家,但是在某些时候,却完全可以当成一家来看待,如果说不这样规定的话,仅仅是少数服从多数,方家未来肯定是要被国有企业连皮带骨头地全部吞了下去。

????方家又不是以身喂虎的佛陀,自然是不会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那么一票否决权,那就很有必要了!

????“方厂长,恐怕还得加上一条吧?”周宁琢磨了半晌,笑道,“如果说贵方退出的话,是不是这个协会就自然解体了?”所有技术都在技术研究所,也就是方家的手中。如果说方家退出,没有了技术授予这一好处,大家加入这协会还有什么必要吗?华夏可是早就有了官方协会华钢协了,虽然在很多时候,那只不过是摆在上面的一尊泥像罢了。

????尼哈洛夫斯基站起来说了几句话,一旁的翻译道:“尼哈洛夫斯基先生说,这一点是不用置疑的,当然了,诸位要是继续维持下去,也没有关系,反正技术研究所自退出之日起,必然会收回它的技术授权!”

????郭得纲等人不由得暗地里翻了个白眼,带个老外就是好,有什么过激点的言论,自己这些人也拿他没办法。外国人吗,不会明白华夏说话要含蓄的道理,人家只懂得一是一、二是二,直来直去。你要是为这个和方家较真,恐怕上面只会认为你没有大局观,心胸狭窄。

????周宁耸了耸肩,这个回答虽然直了一些,但是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屋里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在琢磨方明远这一提议的真正用意。

????余风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在坐的诸位,心里也是在反复地衡量着利弊。

????加入协会的好处,那是显而易见的。至少可以保证他们八家企业这一次全部都是满载而归,而且这七项技术的授权金全部都变为对新技术的投资费用,新技术研发出来,他们又可以理所应当地获得授权,不用发愁因为名额的问题,而名落孙山。这样的方案,别说方家日后还可能再拿出来什么新技术,就是拿不出来,这一点上他们也并不吃亏!

????至于组建出口贸易公司,经过尼哈洛夫斯基刚才的提议和周宁等人的表态,在余风看来,这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反正由它代理的产品有着很大的局限。又不是代理这八家企业的所有产品。特种钢的利润虽然高,但是产量却是不可能和粗钢相比。而且最初的时日里,各家企业的产品肯定是以满足国内市场需要为主,能够交给出口贸易公司的产量有限。

????但是对于京钢集集团、海堡钢铁集团和武钢集团为首的几家来说,加入协会,恐怕会觉得对外出口这一块,就不那么顺心了。

????他们也是进退两难,要是不加入协会,恐怕他们想要将三项特种钢技术全部拿走,就没那么容易了,方家也许会照顾一下他们的颜面,但是肯定要内外有别了。否则的话,岂不是寒了加入协会的企业的心?

????“方厂长,贵公子真是好算计!”余风微笑道,“这个提议……哈哈。”他虽然没有说下去,但是在场的人都明白,如果说这八家国有企业最终都同意加入这一协会,那么这家协会未来在华夏钢铁产业中,就会成为一股举足轻重的势力,而把握住了协会核心的方家,也会借此成为华夏钢铁产业中无人能够小看的一方诸侯。与这个相比起来,“白白”付出的这七项技术,可是一点也不亏啊。

????方胜一笑道:“明远常常说,做生意,要追求双赢的效果。对方要是觉得亏了,那就是一锤子买卖;自己要是觉得亏了,就不会再做下去。所以,想要多赚钱,细水长流比暴利获取,其实更胜一筹。我想,在建立协会这种事情上,也是同样的道理。光想占便宜,而不愿付出的话,最终只会是无路可走!”

????此时,在平川区辖下的一个偏远的乡镇里,一身便装的苏爱军正在和方明远走向乡里的小学。

????“明远,今天的会议,你就那么有信心?”苏爱军一边小心地看着路,一边问道。这里昨天看来是下过雨,虽然不大,但是路上却有着不少的淤泥。

????方明远笑了笑,虎父犬子固然是天下父母的苦恼,但是要调过来,同样也不是一件好事。父亲这些年来,因为不愿意离开这个行业,可以说已经成了方家男儿里最低调的一个,不但比不上小叔,同样也比不上二叔。父亲虽然一直都没有说过什么,但是方明远想,天下的男儿没有谁喜欢在被别人介绍的时候,总是在前面加上“这是某某的父亲”或者说“这是某某的哥哥”一类的定语。

????如今机会已经来了,舞台也已经搭建好了,他很期待父亲在这一舞台上大放异彩的那一刻。虽然说父亲肯定并不会介意自己去分享那份光彩,但是自己却应当有这份自觉。

????至于那份建议,方明远并不担心,他给出的鱼饵已经够鲜美了,八家企业,就算是有人不上钩,也总会有几个上钩的!

????“苏叔,应当就是那里了!”方明远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一所破破烂烂的院落道。

????徐家庄小学,是这里方圆数十里最大的一所小学,有学生六百余人。如今正是假期,自然是不会有学生上学。只有门房里看门的老大爷。

????靠着两包金丝猴香烟,方明远很轻易地就说服了老大爷陪着他们在小学里走了一圈。

????小学很破烂,与秦西压延设备厂子弟小学相比起来,可谓是天上地下。五间连玻璃窗都没有多少的大房间,就是他们的教室,这样算下来,一间房里要坐下上百名的学生,从门上的玻璃窗可以看到,里面的放着密密麻麻的桌椅,前面几排还就罢了,但是越往后面,这些桌椅就越显得破旧不堪,而到了最后一排,就变成了几块破砖头加块石板垒起的简陋课桌了。

????“俺们这里穷啊,每年给学校发的那点经费,能够够老师发生活费就谢老天爷了,根本没有钱去买桌椅。这房,还是区里李***来视察后,说是从他的办公经费里拨出来,给娃们盖的。以前的房,那都是危房,一到雨天,大家就都提心吊胆的!”老大爷叹息道。

????院里的操场倒是不小,只是全是土地,下过雨之后,显得有些发软,踩上去一个个脚印。

????“大爷,学校的食堂呢?”苏爱军转了一圈,诧异地道。他听说,这学校里的不少学生都是几十里外的,每天上下学得骑自行车走好长的时间。这学校里没有食堂,中午这么多学生的伙食怎么解决?

????“食堂?俺们这里没有食堂,请不起大师傅啊,好多娃们也交不起伙食费。住得近的,就回家吃,远的都是自己从家里带吃的。”大爷道,“现在已经好多了,区里这两年经济好了,庄里的汉子婆姨们,在区里打工也能多赚些钱了,要是以前,娃们就只能全啃馒头就咸菜了!”

????“学校里的老师多吗?”苏爱军接着问道。

????“多吗?整个学校里,算是俺,总共就五个人,却有着六个年级,你说多吗?”老大爷奇怪地看了苏爱军一眼,这个中年人穿着不错,怎么尽问这些不着调的问题。

????苏爱军沉默了,方明远也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这个回答一点都不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的人多的烦恼,有的人却根本不够。他前世里在京城上中学时,虽然是个三类校,可是他们两个班级,各类老师加在一起不下十余名,而学生的总数还没到七十人。

????更操蛋的是,前世里公车消费每年数千亿元,就连个小科长,屁股下去都是十几万甚至于几十万的轿车,但是华夏的一个校车问题,就是解决不了。而且不仅仅是这些乡镇地区,就是那些一线城市,也是如此!

????那些为了自己的政绩拍脑袋就是几千万上亿元投入修建广场的领导们,就没有人想过,只要每年拿出一千万元来,就可以解决掉自己辖区里孩子们上学困难的问题。早上家长们得早起送孩子上学,晚上家里人要去接孩子下学,每到上下学的时候,校门口就堵得水泄不通。如果说要是有校车的话,又何至如此?

????反正那些王八蛋们,就连自家婆娘去美容院做头发,都可以派车接送的。

????两人出了学校,顺着庄里的路往外走,苏爱军一直是沉默寡言,直到走到庄子的路口,眼看着能够看到车了,苏爱军突然站住了脚步,扭头对方明远道:“明远,你说咱们国家的教育到底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