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十四章 我也挖个墙角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十四章我也挖个墙角

????“老幺!你的动作也太……咦,爱军也来了!”方涯连忙站起身来,招呼着妻子道,“快给爱军也准备双筷子。”对于苏爱军,方明远的二婶自然是不会陌生,这都是奉元市里常来常往的朋友,自她与方涯结婚以来,几乎每个月里苏爱军和方涯都会见面聊个几句。

????“你们今天吃饭够晚的啊?二嫂,不用给我拿了,我在家吃完饭过来的。”苏爱军连忙拉住方明远的二婶道。

????“吃完饭也可以再吃点,陪我喝点酒吗。”方涯不以为然地摆摆手道,“就老幺和我,两人喝着也没劲。我也总不能扯着明远和我喝吧?来来来,都是自家人,有什么可客气的。”苏爱军终究是碍不过方涯的热情,还是坐了下来,方明远的二婶又给他摆上了一双碗筷。

????“明远,这几位是?”苏爱军的目光扫过赵雅三人,问方明远道。这三个少年人,他还没有见过。

????“他叫刘勇,是我的同学,她们两个……”

????方明远的话还未完,方彬已经在一旁怪笑道:“苏哥,别问了,那都是明远的小媳妇!”

????“小叔!”三种意味完全不同的声音几乎是不分先后地响起。方明远是充满了无奈,这个小叔,真是不让人省心,不放过在他人面前表现自己的任何机会。赵雅却是带着几分羞涩和喜悦,毕竟两家有娃娃亲,她都已经让家里人打趣习惯了,这只不过是面对陌生人时的本能保护心理。冯倩却是喜悦中却带着几分羞涩,少女的心思被人说破时,那种似嗔似喜的风情在这一刻里表露无余。

????“都是?”苏爱军愣了一下,不由得哑然失笑道,“那我岂不是得发红包了?”这小子的艳福不浅,两个女孩儿虽然还都年少,身量还未长开,但是已经可以看出来,将来都是漂亮女子。

????“不急不急,只要你记得就行。”方彬挤眉弄眼地对苏爱军道,“不过忘记了也没有关系,我帮你记着。”

????“小叔,你说小婶子是信你的话的呢,还是更信我的话?”方明远笑眯眯地夹了一块排骨,一边啃着一边道。方彬立时只觉得背后一股凉气从腰间直窜天灵盖,坏了,这小子可能又急了。

????“那得看是什么事,当然信我的更多一些。”一念及此,方彬的嘴里也就留着三分余地。

????“是吗?”方明远将手里的骨头丢到了一旁,“我打算回去好好地往小婶子哭诉一番,小叔连着两晚深夜带着一身酒气、满身的胭粉味回家,还说什么都不带我去。你觉得小婶子会有什么反应?”

????“明远,可不带这么害人的!你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方彬立时就急了,他现在和女友正处于关键阶段,这结婚证一天没到手,他就一天不敢彻底地放下心。要是让方明远这小子跑到女友面前这么“哭诉”一番,自己的求婚大计就又得向后拖。而且不知道得说多少好话才能哄得她回心转意。

????“小叔,你这可是说错了,我是打算闭着眼睛说瞎话!”方明远不慌不忙地道,“我会告诉小婶子,我在你的脖子上看到了吻痕,还在身上看到了口红印,你晚上睡觉时还叫什么‘小红’。”

????“明远!咱可不带这样祸害人的!”方彬立时就慌了,这小子可是真狠,要照这个版本下来,女友百分之九十九地信他不信自己。

????“你不祸害我,我就不祸害你!如果说你祸害我,那么我就祸害你!不妨到时候看看,咱们两个谁祸害的狠!反正我才十来岁,距离结婚还早着呢。过个十年八年再结也没什么大不了。小叔你要是有恒心有毅力,不怕小婶子一怒之下改嫁他人,你就尽管来祸害我!”方明远一副悠然自得地模样道。

????“我知道了,我惹不起你,躲得起你吧。”方彬耷拉着脑袋道。这小子年纪渐涨,就嘴皮子就更利落,用得招数也就越发地花样多变,而且要是发起狠来,他这个当小叔也确实是招架不住。

????苏爱军和方涯两人在一旁嘻嘻哈哈地看着,也不劝阻,倒是二婶露出了一丝不忍的意思,却被方涯给暗地里制止了。

????赵雅三人看得是目瞪口呆、瞠目结舌,他们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能这样威胁大人!居然还成功了!这看向方明远的目光中自然又多了几分崇拜之情。

????酒足饭饱之后,赵雅三人被二婶带到另一间屋去看电视,屋里只留下了方家三人还有苏爱军。苏爱军在这个时间点前来,肯定是有正事。

????“明远啊,你还真是好运气!这郭氏船运集团公司在香港的航运界里可是举足轻重的大公司,在共和国高层也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力,郭家有一子三女,郭天宇排行老三,却是唯一的继承人,与他们交好,对你可是有益无害。方二哥,老幺,那笔钱的处置,我觉得明远做得很好。留下那笔钱,还不如让郭家欠你们一个人情好。要知道,这世间,有很多事情,是钱也无法改变的。”苏爱军啧啧赞叹道。这样的选择,对于他这个出身政治家庭的子弟来说,并不难想透,但是方明远居然也能在瞬息间明了,不得不说,这小子就是一个妖孽。与他交往地越密切,就会越发地发现,他的特异之处,令人不禁怀疑,这世间难道说真有那生而知之之人。

????“而且经过明远这样运作,郭家上上下下肯定也是份外的满意,区区五百万元人民币在咱们的眼中是一笔巨款,但是在身家亿万的郭家来看,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但是这五百万元若是能够换来秦西省警方的好感,以及民众们的感激之情,那无疑是太值了。嘿嘿,我估计郭家小公主被拐一事,新闻方面会三噤其口,但是郭家向警方捐赠警用装备和资金,却是会大肆地宣扬。你们两个,这一次恐怕是要做幕后英雄了。”苏爱军看了一眼方彬和方明远,带着几份婉惜道。

????方明远无所谓地摆了摆手,这个结果早在他的意料之内了,如果说只是一个普通的拐卖儿童事件,自己和小叔肯定是会得到奉元市警方的高调嘉奖,甚至于还能上电视,再捞一笔奖金,但是事涉到郭氏船运集团公司,那么不管是郭家还是省政府,肯定都是捂得死死的,这可是关系到了郭家、秦西省政府和国家脸面的大事。“没事,只要能闷声发大财就行!”

????苏爱军不由得笑了起来,这与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今天是郭家来人,估计明天,市政府、省政府就会来人,好好想想有什么要求,这可是错过这村就没这店了。不过,奖金你们还是不要指望了,那五百万都推了,再拿这百八十、或者千八百的,有打郭家脸的嫌疑。看看能不能要点什么优惠政策的,那更合适。将你家饭馆扩张到奉元来,如何?”

????方彬不由得大喜,要是能够将方家饭馆推入奉元这个大城市里,那可是他原来想都不敢想的事情。“那敢情再好不过了,苏哥。”

????“苏叔叔,这恐怕还不行。”方明远微皱着眉道,“奉元城终究是要来的,但是现在进来,还有些太早!我们连平川县的市场都没有把握住,就贸然跳到奉元市,根基不稳啊!而且在奉元市内,除了二叔之外,我们现在并没有什么得力的人手。小叔他得负责去开拓平川县的市场,我那里还有人能够来开拓奉元市场?要不,苏叔叔下海来助我一臂之力?要是苏叔你肯出面,那没问题!”

????苏爱军一怔,好家伙,这小子居然把主意打到自己的头上来了,不由得笑骂道:“你这可是挖社会主义的墙角!我好歹也是大学里的系主任,你居然让我下海经商!”

????“系主任怎么了,如果说不能够为社会创造出价值来,您就是奉元交大的校长,也不如一位成功的商人。”方明远昂着头道,“商人怎么了,商人可以解决社会的就业,创造出更多的工作岗位;商人可以加速商品的流通;商人还可以向国家纳税,养活你们这些系主任。“

????苏爱军连连摆手道:”我不和你说,反正也说不过你。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你不要打我的主意就好。”

????“那,要不让婶子出来帮我们?婶子也是大学老师,见多识广,可是帮着我们把把关什么的。”方明远仍然不死心道。他知道苏爱军妻子刘岚是教财会的,自身也是位合格的财务人员。这饭馆要是开到奉元来,这财务一块就不能像在海庄镇一样,那么稀里马虎地让方彬管着。

????“这个……”苏爱军倒是没一口拒绝,方明远一看心中大喜,看来昨晚上和刘岚说的那一番话有门!

????这社会主义的墙角咱挖不得,还不能挖苏家的墙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