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十八章 那么大家解除协议好了(下)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九十八章 那么大家解除协议好了(下)

????李良钰心中讪讪,他原本还想和成宜与孔立拉拉关系,这样的话,有些话也好说出口。没想到成宜阴沉个脸,孔立又是一副公事公办的口气,显然是不想和自己的磨牙花。

????他虽然心中有气,心中不满,但是他也明白,自然这个大学副校长,在人家的面前不管用!根本就管不着人家。人家客气点,称你一声李校长,人家要是不客气,叫你一声李良钰你还能咬人家不成。

????“成主任,孔律师,关于方才所发生的事情,我也是刚刚知道,对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感到十分地遗憾。对于我校员工荀银海的所作所为,给贵方所带来的不便,我代表校方向贵方当事人表示歉意。至于荀银海,我方会对他进行严厉地批评教育,保证日后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李良钰沉声道。

????成宜和孔立沉默不语了半晌,孔立这才以诧异的口吻道:“李校长?就这些吗?”

????“哈哈,成主任,李校长,荀银海他也是为了给校里从首尔大学聘用来的外教寻找合适的宿舍,才得罪了贵方的当事人,可以说是事出有因,并不是成心有意的。可能当时是说了一些过激的言辞,令贵方的当事人很生气。回头我让荀银海亲自登门向贵方当事人赔礼道歉!我们处罚干部并不是为了处罚而处罚,目地是让他更好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主席不是也说过‘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吗。”李良钰微笑道。

????孔立立即反驳道:“李校长,主席的话当然是没有错的了,但是事情也要分轻重缓急,处罚力度也要与责任相适应才行。否则的话,当年主席也就不会下令枪毙刘青山和张子善了。贵方的荀副主任,在没有搞清楚事实前,就肆意胡为,将本是已经属于我当事人的宿舍意图占用,还恶语伤人。居然还动用管理中心的青年职工,企图强行将我方的当事人从原本属于自己的宿舍里赶走!这样的行为,已经严重地侵害到了我方当事人的利益,伤害了我方当事人的感情。李校长居然只打算对他进行批评教育,并让他赔礼道歉就完了吗?”

????不等李良钰说话,孔立已经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叠纸道:“根据当初家乐福集团与贵方签定的捐赠合同,贵方向我方提供了三间宿舍供我方进行改造,使用时间四年。期满后,家乐福集团将无偿地将这三间宿舍里的东西转交给校方。贵方提供的是三间空屋,而如今,经过我方的装修改造,添加电器、家具,总共花费了不下十万元,才有了如今的模样。荀主任一句话,为了外国友人,我们就得无偿让出来吗?哪国的法律规定了?还是贵校的校规里规定了?房间的改造费用,家具家电价值,四年的使用权,究竟价值几何?李校长心里有没有数?企图侵占这样大额的财产,我认为追究他的刑事责任都不为过!”

????“痛快!”许南尚和黄官正心中大乐,荀银海总算是有人治了。

????“孔律师,这话不能这样说吧?荀银海他这样做也并不是为了私人的利益,他是为了完成校内领导布置的任务。而且这房间最终也不归他使用,而是由我校新聘用来的外教使用。”李良钰不满地道。在他看来,这样小小的一件事,居然要追究荀银海的法律责任,也太过份了。学校里谁不知道,荀银海是自己的小舅子,要是真被抓起来,他这个当姐夫的,也是面上无光啊。

????孔立狡黠地一笑道:“李校长的意思是说,只要不是私人拿到手,而是为公家办事,即便是侵占了他人的财产也没有关系了?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

????李良钰脸色不由得微变,这话要是传扬了出去,那他李大校长的脸就不要要了。虽然说,他并没有攻读过法律系,但是基本的法律原则他还是明白的。有些事情,哪怕是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是这样做,但是谁要是捅破那一层纸,就无异于捅了马蜂窝!别说他只是大学的校长,就是他是省长,恐怕也会被人说为是没水平!毕竟这个时代的官员们,很多人还没有后来那些野蛮拆迁、无视民众权利的官员们那堪比奉元城墙拐角的厚脸皮!更没有能够喊出“城市环境污染不是由汽车造成的,而是由自行车造成的。自行车的污染比汽车更大”这样只有精神病人才能说出口的荒谬之词的专家教授的无耻!

????“而且,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荀银海荀主任是为贵校领导和外教办事,那么这件事,理所应当就由贵校领导或那位外教负责了?要是那样的话,请李校长将吩咐荀主任去办此事的贵校领导和那位外教的名字告诉我,我可以要求他们来承担应有的法律责任。企图侵占他人的合法财产,超过十万元,相信这个案例一定会吸引很多人的关注的。”孔立接着道。

????李良钰心中大骂,这个孔立太狡猾了,果然不愧是个律师,完全曲解了自己的原意。只是心中再怎么不满,仍然得解释。

????“成主任,我想贵方的律师未免太有些上纲上线了吧?这种态度,并不利于贵我双方的友谊,更不利于事情的解决!”李良钰语带不满地道。做为国家一流大学的申华大学的副校长,一般情况下,谁见到了不客气三分。

????成宜耸耸肩道:“李校长,对于法律方面的问题,我想孔律师他是专家,他会比我更清楚。至于事情的解决,那是需要双方间的诚意的。我想,批评教育这样不痛不痒的处罚,并没有表现出贵方的诚意来。荀主任要是我家乐福集团的员工,嘿嘿……”得罪了方少,如果说仅仅是个赔礼道歉就了事了,回头怎么交待。方少岂不是会认为自己办事不力!为了李良钰的亲戚去得罪方明远?成宜才不傻呢!

????李良钰不由得语塞,他心里不由得有些奇怪,那几个学生到底是家乐福集团什么人的子女,居然会令成宜他们态度这样的强硬。

????“李校长,我认为不是我方上纲上线,而是贵方根本就没有认识到这其中的问题!”孔立板着脸道,“贵校是与我方签订了正式合同的,双方间是有着契约的,是有着权利义务的。贵校不但不履行应尽的义务,反而要侵占我方合法的利益,甚至于动用了武力。如果说不是我方的保安人员,现在荀银海就不仅仅是侵占财产的问题了!”

????李良钰眨眨眼,如果说他没有听错的话,孔立方才提到了一个词——保安!

????“既然李校长始终认为贵校的这位荀主任没有犯什么根本性的错误,我的当事人说了,那就算了,双方解除协议好了。请贵校有关部门做一下准备,为我们做一下转学籍的准备。我相信华东共济大学会很乐意接收她们的!”孔立一脸无所谓地道。

????“不行!”许南尚和黄官正几乎是异口同时大叫道。先不说好不容易与家乐福集团拉上关系的问题,之前校里分下来的那一百万元,可是早就已经用掉了,要是再让系里交出来,那恐怕系里的老师们就要炸窝了!

????“李校长,这可不行,赵雅的高考成绩相当地优秀,我们系里的老师对她也十分地喜欢。这样优秀的学生怎么能交给华东共济!”许南尚气呼呼地道。一方面是因为他是真的不想还钱,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孔立说要将人转到华东共济大学去。做为在沪市里最顶尖的两家大学,华东共济大学与申华大学的关系,可没有它们表现出来的那么好!

????“李校长,冯倩的成绩可是系里新生的前十名,这样优秀的学生,我们相信日后一定会是学校的荣耀!”黄官正连连向李良钰递眼色。这一所学校的水平好坏,固然是要看它的历史、名气、硬件设施、师资资源,更重要的是要看它的毕业生在社会上的受欢迎程度。哪怕你就三间破瓦房呢,只要出几个国内、国际知名的人物,那也是了不得的。

????这两个学生与家乐福集团的关系显然是非同一般,而家乐福集团又是私营企业,也许这两个学生毕业后不久就会成为家乐福集团中高层的干部,这日后一说起来,国内最大的连锁超市企业家乐福集团的某某,是我们系的毕业生,这系里也是多几分光采的。

????李良钰又何尝不知道,如果说双方间真的是闹到了这个地步,恐怕自己这个副校长也没法子向学校交待了。而且事情要是传扬开来,对于申华大学的荣誉也是很大的影响。他心中不由得大骂荀银海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给外教找个宿舍都能惹出这么大的事非来!

????“那么成主任和孔律师认为,我校对此事应当如何处理呢?”李良钰的口气软了下来。

????“这个,贵校的校内事务,就不是我们所能够置评的。”成宜悠悠然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