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零五章 一个旗手名额引发的“血案”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零五章 一个旗手名额引发的“血案”

????刘勇是豁出去了,他就不信,只要自己占着理,华东共济大学能够把自己怎么着?大不了老子不念这大学了,有方明远,外国那么多的学校,哪里不留人?前两天在申华大学是那样,如今在华东共济大学又是这样,如今的大学,怎么都成了这个样子!这还是教书育人的地方吗?这样的老师,他有资格教育别人吗?

????刘绍脸色微沉道:“刘勇同学,我知道你心里很不痛快!但是这样的话,不是你做为学生所应当说的!好了,这件事情我会进一步调查的,如果说真的是像你所说的那样,我会追究那五个学生的责任,给你一个交待的!你先去军训吧!”

????刘勇愤愤不平地盯着一旁已经是汗流满面的李义隆,跺了跺脚,扭身出了门!

????“刘院长,您看看,您看看,这成什么体统!”李义隆指着已经关闭的大门,不满地道,“您没看到他把那几个学生都打成什么模样了,一个个跟猪头似的!现在还在校医室里昏迷不醒呢!下手实在是太狠毒了!”

????刘绍的双眉竖了起来,冷冷地道:“义隆,虽然说你爸是我爸的老同事,你爸托我给你安排的这份工作,但是!这并不代表着我要无条件地支持你!你给我说实话,今天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五个学生是哪个系大几的?叫什么名字?”他也是四张多的人了,经历过这么多的风风雨雨,怎么可能听不出来,李义隆在这件事上的处置明显地不公正!

????做为一名还在参加军训的新生,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地和学生的老生发生冲突,而且是为了上厕所时擦擦碰碰的这种小事!而且还出现了五打一这样恶劣的事情!如果说是刘勇自己成心挑衅,方才在自已的面前,又怎么可能半点心虚的模样都没有。当了这么多年的老师,刘绍自认为自己的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李义隆吱吱唔唔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刘绍心头也不禁火起,“啪”地一拍办公桌道:“李义隆,我告诉你,别抱什么侥幸心理。今天这事要是处理不好,回头就是校领导找你谈话了!你知道刚才的那个学生是谁吗?”

????“大一的新生,刘院长,我真的不知道他是你系里的!”李义隆陪笑道。

????刘绍没好气地道:“这和是不是我系的没有关系!他的学籍是家乐福集团要的那两个名额!”

????“啊?”李义隆立时睁大了眼睛,如果说没有上下眼皮拦着,能把他的眼珠都掉出来!家乐福集团在华东共济大学捐赠五百万元,获得了两个入学名额一事,校外的人不知道,校内的人可是绝大部分都知道。这就相当于二百五十万元啊!就为了换取一个学籍!

????知道这事的人,无不觉得家乐福集团的人疯魔了!要知道,就算是海归的欧美国家名校的博士生,在华夏一辈子都不见得能挣出二百五十万元来,有这么多的钱,还上个屁学啊!

????所以在开学前,学校里可是特意给教职员工们开过会,要求他们一定要以最好的态度来迎接这两名学生!能够让家乐福集团出钱为他们要学籍的,傻子也知道,肯定来头不小。搞不好就是家乐福集团高层的子女!

????尤其是方明远的名字出现后,那更是令校内的最高层狂喜不已!要不是知道方明远肯定不喜欢自己大为宣扬,华东共济大学的校领导恨不能向全世界宣布,家乐福集团的创始人选择了自己学校就读,这可是一块金字招牌啊!

????方明远并不是国际贸易系的学生,否则的话,肯定会被通气的刘绍此时的脸皮恐怕会更黑!

????“你现在明白了?”刘绍恨铁不成钢地道,“你知不知道你闯祸了!”要不是李义隆和自己有这层关系,自己吃饱了撑的,还管他为什么?直接将此事报到校里,李义隆就等着处分吧!

????“刘院长,我是真不知道他是家乐福集团的保送生啊!”李义隆这一次是真慌了!

????手足无措的他,一把抓住了刘绍的手道:“我要知道他是家乐福集团的保送生……”

????刘绍甩开了他的手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关键是,你为什么要难为他?别告诉我你就是看他不顺眼!”

????刘勇愤愤不平地走出了军训办公室,迎面正好撞上急匆匆赶来的方明远和刘雨燕。

????“明远?你怎么这个模样?”刘勇好笑地看着一身风尘的方明远,他今天不是要去和华夏电视台的人谈判去吗?怎么看着跟刚从工地出来似的。只是这嘴角刚咧了咧,还没有绽放笑颜,就引来了一阵阵的疼痛。

????“还说我,看看你自己这副德行!”看到刘勇,方明远这颗心才算是放了下来,虽然受了些伤,但是看起来应当是没有大碍。至于那点皮肉之苦,方明远就不在意了。男人吗,谁没有打过架!

????方明远将刘勇扯到了一旁道:“怎么一回事?要不是刘师姐去通知我,我还不知道呢。嗯,先谢谢人家刘师姐!”

????刘雨燕连连摆手道:“不用谢,不用谢,这是我应当做的!”心中却是喜不自胜,这样无疑就拉近了双方间的关系。刘勇谢过刘雨燕后,这才将事情的经过和方明远说了一遍。

????方明远听完后也是有些挠头,这事情怎么听怎么觉得有些莫明其妙,这里毕竟是大学,不是乡镇里的中学,这种故意找茬打架的事情,也不应当发生在刘勇他一个刚入学不久的新生身上。

????“你最近招惹什么人了没有?”刘雨燕问道,“比如说和校内的高年级生有什么口角?”

????刘勇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开学就军训,每天累得跟死狗似的,吃完饭就想躺着,哪有精力四处乱窜。自然也不可能和谁发生矛盾。再说了,刘勇也不是那爱惹是生非的人!

????“那就奇怪了!”方明远看了看刘雨燕道,“刘师姐,你和校医室熟吗?帮我问问,那几个人是哪个系的学生?”既然刘勇想不出来,那就只有从对方下手了。

????“他们是校足球队的学生,具体是哪几个系的我也不知道。他们应当是受余波的唆使,为难刘勇的。”李义隆吞吞吐吐地道,“也是余波要我为难一下刘勇,也不用多重,哪怕是给个警告处分都行。”

????“余波是谁?”刘绍皱了皱眉道,“闹腾这么大,就为了一个警告处分?”

????“余波是市***局余海明副局长的儿子,在咱们学校法律系上大一,也是今年的新生。”李义隆迟疑了一下道,“咱们学校军训这就要结束了,不是要在市领导和校领导面前进行汇报表演吗?军训教官打算从学生里挑一男两女做为汇报表演时的旗手。余波和刘勇都是候选人,据说很多教官更倾向刘勇,所以……”

????“所以你们就闹出这样一出闹剧来?”刘绍全明白了,刘勇若是被学校处分,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告处分,自然就会被踢出候选人的行列,届时就是余波在市领导和校领导面前出彩了!每年军训汇报表演中,旗手总是最招人眼目的,他要是再表现地好一些,市领导和校领导谁再夸上两句,那么他在校内的地位就会像坐火箭一样向上窜,搞不好当年就能成为预备党员,学生会成员!

????这对于打算从政的人来说,无疑是极其重要的一步!

????李义隆耷拉着脑袋,不敢接话。

????“你啊,你啊,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刘绍恨铁不成钢地道,“这种事,你就不能先调查一下吗?当时怎么就昏头了?”

????李义隆此时也是满心地委曲,不是他不想调查,而是余波也是临时托人给他传的话,当时刘勇都快到他办公室门前了,他哪还有时间去调查刘勇是谁啊?不过事已至此,他也只能是自认倒霉。

????刘绍也理解了李义隆为什么这样做,沪市***局副局长的儿子,那在沪市里,也是不折不扣的衙内身份。堂堂副厅级干部的儿子,让你帮这点小忙,不过是给某个学生来个警告处分,日后还能撤销,影响也不大,就能落个人情,这种事,恐怕如今很多老师都难以拒绝了。

????余波恐怕也是自大习惯了,在出手之前,也没仔细地调查刘勇的身份,结果就造成了如今的结果。

????刘绍恨归恨,但是李义隆是他父亲的老同事的儿子,又是他帮着进得华东共济大学,这要是被处分了,他这脸上也不好看!

????“你一会儿去找刘勇赔礼道歉,把事情的原由不必挑明地告诉他。如果说他能抬抬手,你就算过了这关,他要是不依不饶,你就等着学校里的处置吧!”刘绍站起身来,叹了口气道,“我去校医室看看,希望回来的时候,你能告诉我个好消息!”

????李义隆脸上露出了羞愧的神色,同时又带着几分忧虑地去了。

????刘绍快步向校医室走去,距离着校医室还有十几米呢,就听着校医室那边人声鼎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