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十五章 杨均义的烦恼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十五章杨均义的烦恼

????方明远与苏爱军等人是把茶言欢,谈笑间已经达成了苏爱军入股方家产业的协议。苏爱军以两千元人民币以及在奉元城内的人际关系入股,占总股份的百分之八。方明远原意是想将他点到百分之二十,也就是方家和赵家都让出百分之十给他,而那两千元则全部交给赵家做为出让股份的补偿。但是苏爱军说什么也不同意,经过一番拉锯战,最终在方涯的居中调解下,双方在百分之八这个份额上达成谅解。同时苏爱军应方明远的要求,许诺在适当的时候,刘岚会正式办理停薪留职,代表苏爱军进入方家产业任职,对于这样的结果,双方均认为是已方占了大便宜,所以是宾主s尽欢而散。

????但是此时的省政府和省警察厅里却是乱成了一团糊涂粥了。经过了人贩子的一番审讯,确定这只是一个偶然的事件 ,并不是有意针对郭氏夫妻而来。这一点的确定,令知情的这些位秦西省的领导们暗地里长出了一口气。而且经过这一番审讯,从这名中年妇女的口中还得到了一些贩卖人口团伙的信息,对于下一步加大秦西省境内打击贩卖人口犯罪行动提供了一些线索。可以说就本案来说,已经是可以结案。余下的,将是检察院和法院的工作了。

????宁远、罗婉宜、尤凯三人这一次算是立下了大功,省厅里正在计划着给三人各记一次三等功,并且将提拔任用。

????但是关于方彬和方明远这一块,省政府与省警察厅却一时间不知道应当如何来奖励他们了。两人都不是体制中人,方明远更是还在上学,那么记功提职这就不用想了。荣誉称号的奖励?正如苏爱军所说的那样,关于这一件事,无论是郭家还是政府,都不想令其暴露出去,那么这个荣誉称号颁发就有些名不正言不顺,搞不好还会被人指为冒名顶替、暗箱操作之类。而且与郭家那五百万的奖金相比起来,这荣誉称号委实是有些太寒酸了。更何况,从某种意义来说,方明远叔侄这一次可是为秦西省政府解决了一个大患,这要是郭家小公主没有被方明远发现,而被带出了奉元,奉无省政府和警察厅的乐子可就大了。

????而且,宁远三人已经将那五百万元的存折上缴了市局,并且汇报了当时的来龙去脉。并且这一事情已经从郭夫人口中得到了证实。这样一来,省政府和警察厅就更难以决断对方明远叔侄两人的奖励了。

????“马主任,你看这两人的功绩究竟要如何嘉奖才好?”省警察厅厅长杨均义苦恼地将手头的资料递给了省政府办公室主任马永福道。他是军队转业干部,到地方后又恰好连破几个大案,就这样晕头转向地被提到了省警察厅的常务副厅长,接着没过一年,原正厅长,因为急性脑出血,不得不住院修养,这个厅长的宝座就又糊里糊涂地落到了他的头上。所以对于办案他不怕,但是就怕这些弯弯绕绕的东西。

????马永福翻看了几眼,也不禁地为之泛愁。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已经是很清楚了,在郭家小公主获救这件事情上,可以说方家叔侄居功甚伟。若不是他们及时地将人贩子拦截在了车站里,待得厅里的通知下发下去,车站派出所再派人监视长途车站,就已经晚了。可以说,整件事情中,叔侄二人的功劳要占到六分至七分。只是按规定出警将人贩子带回所里的宁远三人都被记功提拔了,这两人省政府和警察厅要是没有什么像样的表示,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而且从宁远的报告中,马永福还注意到一点,那就是郭夫人对于方明远的印象很好,甚至于让他直接叫自己姐姐,而且方明远连番拒绝郭氏的好意,郭夫人亦没有半点的不悦,反而临行之时,留下了电话地址,显然对这方明远十分地喜爱。如果说省政府和警察厅在这一块上处置不当地话,搞不好反而会令郭氏不满。

????可是问题又转了回来,省里对其的奖励,说白了无非名、利二字!权,倒是想给,可问题是两人皆不是体制中人,就是立即入了体制,这提拔的过高过快,也会引起他人的不满。

????名,此事诸方皆不愿意宣扬,怎么给两人荣辱?而且给到什么程度又是合适的?

????利,再大的利能够超过郭家的那张存折吗?方家叔侄连那五百万都舍得了,还在意省里给的这点钱?这的确是个个人挠头不已的事情。

????马永福看了半晌,苦笑着将其又推回到了杨均义的面前。“杨厅长,我也不知道应当如何是好。”

????“马主任,我倒是有个想法。你说,咱们要是将他们一家人的户籍全部迁到奉元来,他们会不会满意?从资料上看,他的二叔就在奉元。”杨均义试探性地问道。

????马永福微微地点了点头,这倒是个不错的奖励,要知道在华夏,户籍流动是相当不易的,八十年代末期,想要从乡镇户口变为省城户口,那可是一件相当艰难的事情。这一点,即便是在数十年后,仍然没能找到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法。很多大学毕业后留在大城市里的年轻人,都工作了十年二十年之后,仍然拿不到当地的户口,享受不到应有的各种福利。“要是那样的话,还得附带解决他们一家人的就业问题。还有这个,你注意到了吧,他家在海庄镇里还开有一间饭馆,若是真的迁来奉元,恐怕在这一点上还需要……不对!这样做也有问题。”

????“马主任,哪里有问题?”听得连连点头的杨均义被他吓了一跳,连声地问道。

????马永福一把扯过了那一叠资料,从中翻找出了宁远的报告,指着其中的一段道:“这个奖励,他们并不一定会满意,你看,郭家已经答应日后会尽快将他们全家都迁往香港,都没有吸引到那个少年,区区的奉元,对他又有多少吸引力?”

????他看了看左右无人,又低声地对杨均义道:“杨厅长,你应当也知道了吧,如今上面正在酝酿着修改政策,允许知青子女返城,这少年的母亲是京城知青,最多到明年年底,他也就可以前往京城了。这孩子都已经允许回城了,这父母亲随之回城的政策,估计用不了多久,也就会下来。到时候,你的这一奖励的效果可就要大打折扣了。日后,会不会令方家感到不满呢?这要是一锤子买卖倒也罢了,可是……”

????杨均义一拍桌子,懊恼地道:“马主任说得是,我还是考虑不周。”郭家日后想必会常回秦西祭祖,这要是安排的不妥的话,早晚郭家也会知道。

????“可是马主任,这嘉奖的决定,最好赶在郭氏夫妻二人离开之前公布出去,否则这意义就不大了。但是我现在已经是绞尽脑汁了,也没有十全十美的方案。”杨均义烦燥地用手敲打着桌子道。这件事实在是时间逼得太近,其中一方的来头又太大,而警方在其中又获取了最大的好处,所以他这个警察厅厅长的态度也就至关重要了。

????“其实我觉得吧,什么东西都是自己觉得好,才是真好!”马永福轻飘飘地说了一句话,似笑非笑的转身出去了。只留下了杨均义在屋里喃喃地道:“自己觉得好,才是真好!”

????马永福快步地走到警察厅一间无人的屋里,拿起了桌上的电话。他方才在资料里看到了苏爱军这个名字,令他觉得有些眼熟,仔细一想,似乎什么时候曾经听人说过,铁道部副部长苏浣东的小儿子就是叫这个名字,而且恰恰也在奉元。看到了这一点,马永福立时就坐不住了,他必须要再确认一下,如果说真的是苏浣东副部长的小儿子的话,那么对待这个方明远,小心谨慎都不行,还得再加一个更字。

????好在他与奉元铁路局的常务副局一向熟悉,打个电话确认一下也是方便。

????而事情偏偏就是这么巧,马永福所认识的这一位奉元铁路局的常务副局就是前几天苏爱军拜托他提点李东星的那一位,结果两人没说几句,对面那一位就给予了他一个百分百肯定的回答。这一下子,马永福马主任也麻了爪,这个少年居然还和苏浣东副部长有关系,这可是绝对怠慢不得的。

????虽然说这省长、省委书记与部长的级别是相差无已,一些清水衙门的部长还不如省长、省委书记能够主政一方,但是这里面却决不包括铁道部!铁老大,铁老大,这可不是白叫的。

????马永福思忖再三,决定还是暂且不向其他人泄露这个消息,这样一条通天的资源自然是独占最有价值!

????当他重新回到了杨均义的办公室里,杨均义已经收拾好了桌上的一切,看到他回来了,立即拉着他就往外走。

????“这是要去哪儿?”马永福诧异地道。

????“去方家,我决定亲口问问他们想要什么样的奖励,能够办的,我就办,不能办的我就向上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