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二十章 吃惊的老约翰尼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二十章 吃惊的老约翰尼

????“哎哟,真是对不住几位,说了这么长时间,我还没有问几位的尊姓大名,在哪里高就?”齐维强一拍脑门,懊丧地叫道。

????“我姓方,方明远。她姓林,林蓉,我的助理。这一位是我们的陪同人员,负责安全,姓陈,名忠。”方明远一笑道,“我们是秦西省的,来这边办事。”

????虽然说方明远并没有说自己在什么地方工作,但是齐维强那也是在社会上混了很长时间的人,一听就明白,人家这是不好说或者说是不愿意说。不过想想方明远居然还随身带着负责安全保卫工作的人员,齐维强也就明白了面前的这个年轻人,非富即贵。

????“算了,不想说就不说了,大家萍水相逢的,人家愿意伸把手,自己就该知足的了!”齐维强安慰自己道。

????诺基亚的陪同人员并没有用多久时间,就查出来,今天的这一场晚宴中,还真有芬兰海运公司的一位董事出席。

????方明远沉吟了片刻,这才对齐维强道:“齐厂长,要不这样吧,你们先找个地方坐下来,等回头我和这位董事联系上,你们再过来。嗯,丑话我要说到前头,我可以负责帮你们联系,但是芬兰不比国内,贸易往来十分正规化,托人情走关系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要想说服他们,那就要靠你们的真本事了!”

????“只要能够与芬兰海运公司的负责人见面,让我们能够将购船的意愿当面表达出来,我们就已经对您感激不已了!”齐维强双手合什,连连作揖道。他也明白,大家异国相逢,不沾亲不带故的,方明远能够帮到这个地步,已经是很够意思了,再奢求对方的援手,那就太过份了。

????方明远他们回到了宴会厅里,没一会儿,奥里拉就是人群中挤了出来,端着红酒一屁股坐到了方明远的对面道:“方,这么热闹的场合,你怎么自己坐在这里?而且我听说,你在打听芬兰海运公司?”

????方明远点了点头,笑道:“怎么样?能不能帮个小忙,让我们认识一下。”

????奥里拉哈哈大笑道:“介绍你们认识,一件小事,这还算帮什么忙不成。你们这一次采购的设备,就是由他们负责运往华夏的。而且日后若是诺基亚真的在华夏设厂,很多地方还需要由他们负责运输的!”原来,诺基亚集团原本就是芬兰海运的重要客户!

????方明远也不禁笑了起来,要是这样的话,事情相信会更好办的。

????奥里拉伸手招过了自己的秘书,和他说了几句话之后,秘书转身向宴会中的人群走去。并没有用多久,一个满头银发,个头高大的白种老男人跟着她走了过来。

????奥里拉站起身来,给予了他一个热情的拥抱道:“老约翰尼,看到你仍然是这样精神矍铄,真是令我感到高兴。”

????老约翰尼也笑容满面地道:“约玛,你如今可是在国内声名远扬了,就连奥丁都会为你感到骄傲的!”

????老约翰尼这才注意到一旁的方明远,不由地笑道:“约玛,这一位小朋友是你的朋友?”

????“啊,老约翰尼,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一位是华夏最大的私营超市连锁企业家乐福集团的创始人方明远。方,这一位就是芬兰海运公司的董事兼副总裁约翰尼格什维尔,你可以叫他老约翰尼。”奥里拉为两人介绍道。

????老约翰尼吃惊地张大了嘴巴,奥里拉的这一番话,对于他的冲击之大,不亚于处男第一次看到女人**!

????就这样的一个年轻人,看起来也就是十五六岁,白人在估算黄种人年龄时总会向下偏移,就像黄种人在估算白人的时候,总会多估算几岁一样,居然是一个国家的最大私营连锁超市企业的创始人!不要说是华夏这样的大国了,就是芬兰国家里,在一个行业里,能够被认为是最大的公司,其实力都是不可以小窥的。而它的创始人方明远却是如此的年轻,这实在是令人感到难以置信了!

????老约翰尼由于过份的吃惊,甚至于忽略了方明远伸出的手。

????奥里拉拍了拍老约翰尼的肩膀,他这才打了一个激零,连忙伸出了手。

????不过,直到他坐下几分钟后,老约翰尼仍然是一副心神不定的模样,一双眼睛上上下下地不停地打量着方明远。虽然说是有些难以置信,但是老约翰尼也明白,在这种场合里,奥里拉是不可能信口开河胡说八道的。而且奥里拉原本的情格就并不是那么喜欢玩笑的人!所以,他所说的这些,只可能是真的。但是心里虽然明白,这感情上却是一时间难以接受。

????“老约翰尼,方这一次与我诺基亚集团达成了一项技术转让和设备出售的协议,如果说不出意外的话,最多再有半个月,货物就会由你们公司的货轮从赫尔辛基运往华夏。老约翰尼,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方日后可是与我诺基亚集团还会有很多的合作!”奥里拉压低了声音在老约翰尼的耳边道。

????老约翰尼心里又是一惊,奥里拉的意思其实是很明白,届时,做为买方,方是有权力决定由哪一家公司来负责运输这些货物的。如果说他与方的关系良好,那么没准芬兰海运的业务量还会有明显的提升,但是他要是得罪了方,不但未来的合作没有了可能,甚至于可能会影响到原本已经签定的协议。

????老约翰尼给予奥里拉一个感激的目光,谢谢他的提醒。

????奥里拉还以微笑,虽然说他并不知道方明远为什么要见芬兰海运公司的人,但是既然方明远已经提出来了,他就要做到最好。当然了,这样做也是不希望老约翰尼因为方明远的年龄而轻视了他,从而犯下不可原谅的错误。相信经过自己这样一番郑重介绍,老约翰尼会以一个平等的态度来面对方明远。

????“是这样的,约翰尼先生,我听说贵公司近期内有两艘货轮面临退役,不知道贵公司找好买家了吗?”方明远此话一出,奥里拉和老约翰尼同时流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方先生,难道说,你还经营着一家拆船厂吗?”老约翰尼不禁脱口而出道。这拆船业虽然说利润也是比较不错的,但是能够将自家公司作成一个国家零售终端企业的龙头老大,怎么会还看上拆船业的那一点点利润?

????“不不不,约翰尼先生请不要误解。我自己本人名下,并没有船舶工业的产业,我只是替一位朋友问问。他是我国一家拆船厂的厂长,听说贵公司最近有货轮打算报废出售,就从华夏赶了过来。只是来了几天,还不能与贵公司的负责人会面详谈,所以当我得知约翰尼先生你也参加了这一宴会时,就忍不住请约玛将您请到了这里。”方明远连连摆手道。

????奥里拉和老约翰尼这才点了点头,原来方明远只是在为国人牵线搭桥。

????“方先生,不瞒你说,我公司这个月确实是有两艘货轮打算报废出售。不过,现在已经有印度瑞佛斯船厂代表与我们洽谈。”老约翰尼摊开手道。

????“那么请问贵公司与瑞佛斯船厂何时开始谈判的?到目前达成任何正式的协议了吗?如果说贵公司与他们已经达到协议了,我们也就不费那个劲了。”林蓉端来了一壶茶,方明远顺手给老约翰尼倒上了一杯。

????“老约翰尼,嘿嘿,能够让方亲自给你倒茶,日后可是值得你好好炫耀一番的。”奥里拉压低了声音在老约翰尼的耳边道。老约翰尼这心中又是一紧,这个方明远到底是什么来头,仅仅是华夏最大的私营超市连锁企业的创始人吗?如果说仅仅是这一项,老约翰尼可不认为,方明远值得奥里拉如此地重视。毕竟这超市零售终端和诺基亚集团是完全两个行业,肯定没有什么交集。

????“瑞佛斯船厂应当是四天前正式向我公司递交的收购那两艘报废货轮的要求。到现在,具体情况还在谈判中。”老约翰尼慎之又慎地道。

????方明远一拍腿道:“我的那个朋友是三天前去贵公司,却无法见到贵公司这一块的负责人!我说约翰尼先生,这报废的货物出售似乎并没有规定必须要一家一家地谈吧?”

????老约翰尼的脸色不由得微变,方明远这可是话中有话啊。

????“克拉劳斯男爵,您看到没有,坐在那里的那个老年人,就是芬兰海运公司的董事约翰尼格什维尔!”在宴会厅的另一个角落里,一名白人男子,正用手点指着方明远他们那一桌对坐在一旁的一位三十岁上下,穿着华丽,有着一头金发的美丽贵夫人道。

????“嗯,看到那些曾经是半人半魔,吃老鼠,衣着破烂,不懂法律,吸食鸦片,廉价劳工,吮吸内脏的亚洲人,真是令人感到厌恶!”贵夫人一脸不愉地道,“是谁把下贱的他们带入了这个高贵的殿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