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二十一章 英国女男爵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二十一章 英国女男爵

????说话的中年白人男子不为人知地微微皱了皱眉头,虽然早就知道,眼前的这位克拉劳斯女男爵,是英国贵族中有名的歧视黄种人,但是在这样的公众场所,发表这样的言论,仍然令他感到有些不自在。

????“克拉劳斯女男爵,这里还请您慎言!”芬兰可不是种族歧视盛行的国家,虽然说,在这个国家里也必然存在白人至上主义者,但是公开地发表种族歧视言论的人,在芬兰无疑是不受欢迎的。

????“哼!黄祸!”克拉劳斯女男爵那美丽的双唇里带着浓浓的怒意。

????“克拉劳斯女男爵,那可是约玛奥里拉先生邀请前来的贵客!”中年白人男子不得不略微提高了一些声音来提醒她。约玛奥里拉如今虽然还没有达到他在芬兰人心目中的最颠峰时刻,但是这两年来诺基亚集团的变化却是很多人都看在眼里的。

????听到了约玛奥里拉的名字,克拉劳斯女男爵似乎清醒了一些,她扭头不再看方明远那边,笑呵呵地道:“罗伯特,对不起,方才我失态了!每一次看到这些黄种人,我就忍不住想起当年丧生在缅甸的爷爷,都是这些可恶的黄种人,才使得我从出生时,就没有见过爷爷一面。虽然说,我的父亲从他的手里继承了这个爵位,而我又从父亲的手里接过了这个爵位。”

????“冒昧地问一句,您的祖父是在二战中被日本人杀害的吗?”罗伯特好奇地问道。

????“不不不,他是在缅甸被当地人虐杀的,虽然说他去缅甸并没有恶意,只是想收集一些当地的古物。”克拉劳斯女男爵咬牙切齿地道。

????罗伯特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心底却是有些不屑。收集当地的古物,那说白了不就是去掠夺当地的文物去了,东方人对于刨坟掘墓那可是大忌讳,你抢人家的文物,挖人家祖宗的坟头,人家杀了你也是再正常不过的反应了。英国人果然是很蛮横,这逻辑思维还真是非常人所能理解的。

????芬兰人虽然是白种人,但是在芬兰的历史上,他们也如同那些可怜的殖民地国家一样,多灾多难。先是被瑞典统治,后来又被沙皇俄国占领,俄国发生革命后,芬兰才真正独立出来。但是独立后,就面临着一次简短但却刻骨铭心的内战。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芬兰又先后与苏联德国发生战争,并且在战后不得不向苏联割让土地、战争赔款,小心翼翼地与苏联盘旋,直到后来苏联解体,芬兰人这才算是去了头顶上的利剑!

????所以很多芬兰人对于那些前殖民地国家,还是持同情的态度的。对于像克拉劳斯女男爵这样的强盗逻辑,在芬兰人中并没有多少市场。

????克拉劳斯女男爵抿了一口红酒道:“罗伯特,我这一次是有事相求于你。我在印度收购了一家拆船厂,而芬兰海运公司目前正有两艘报废的货轮需要出手,只是他们的要价很高,这个报价,如果说再算上我将船运回印度及拆解的成本,根本就赚不到什么钱!”

????罗伯特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是充满了不满。其实这件事情他也早听说了,芬兰海运公司的报价,并没有离谱,只不过是眼前的这一位,想要继续压价罢了!而且罗伯特还听说,克拉劳斯女男爵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令芬兰海运公司负责废船出售的部门负责人,将另一家来自华夏的拆船企业拒之门外。

????但是对眼前的这个女人再不满,罗伯特也不会表现出来。这个女人的背后,还是有着不少英国境内的势力,自己犯不上与她交恶。“克拉劳斯女男爵,您的意思是?”

????“就是要麻烦一下你了,我听说罗伯特你与芬兰海运公司可是有着不少的业务往来,能不能帮我和芬兰海运公司的负责人从中说和一下,日后,我对你必有回报!”克拉劳斯女男爵抛了一个媚眼过来,媚态十足的道。

????“克拉劳斯女男爵,这似乎是这四次你有求于我,并且许诺必有回报了吧?”罗伯特笑吟吟地端起酒杯,靠在了沙发背上道,“只是不知道这头三次,克拉劳斯女男爵还想拖到什么时候?”

????克拉劳斯女男爵秀丽的面容突然变得扭曲了起来,略微显大的嘴巴里咬牙切齿般地挤出了“可恶!”

????罗伯特吓了一跳,自己似乎并没有说什么过份的话吧?克拉劳斯女男爵至于摆出这么一副模样来吗?他这才注意到,克拉劳斯女男爵的目光其实并不是对着他,而是对着他的身后。罗伯特扭头看去,只见方才老约翰尼的那一桌上又多了几个黄皮肤的人。

????克拉劳斯女男爵当然认得齐维强他们,这三个来自华夏想要从芬兰海运公司购买报废货轮的黄种人,做为自己潜在的竞争对手,她又怎么可能不给予关注呢。

????而此时,齐维强他们出现在这里,还与老约翰尼坐到了一起,这无疑令克拉劳斯女男爵觉得事情正在向她所不愿意看到的方向发展。因为克拉劳斯女男爵知道,其实芬兰海运公司对那两艘报废的货轮要价并不算高,只是她刚刚接手瑞佛斯船厂,船厂里方方面面需要的资金投入过多,占用了她大量的资金,所以才想尽可能地压价。而齐维强他们的出现,无疑令克拉劳斯女男爵压价的打算可能要落空!

????“罗伯特,能不能替我现在引见一下约翰尼格什维尔董事?”克拉劳斯女男爵当机立断道。

????罗伯特怔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道:“引见一下倒是没问题,可是……格什维尔董事现在正在会客,我们是不是应当等等?”现在这样过去,打扰了人家的会谈,那是相当不礼貌的。

????“罗伯特,如果说他不是正在会客,我也就不会这样急于让你引见了!”克拉劳斯女男爵嗔怪道,此时的她,心境已经重新稳定了下来。不过一想到要与她最看不起的黄种人竞争生意,她这心里,仍然是很不舒服。

????“克拉劳斯女男爵,你确定要这么做?”罗伯特沉吟了片刻,郑重其事地问道。这一位可是有名的歧视和仇视黄种人,但是那边可有人是奥里拉邀请而来的客人,如果说这一位在那里发表什么不当的言论,惹恼了对方,那样连自己也要受到牵连。所以,对于克拉劳斯女男爵的这一要求,罗伯特并不想照办。

????克拉劳斯女男爵又岂能听不出来罗伯特的意思,微笑道:“罗伯特,这一点你大可放心,这里可是公众场所,即便是我再讨厌黄种人,也不会当众失礼的。罗伯特,请你帮我引见一下格什维尔董事。”

????话说到了这个地步,罗伯特也明白,再阻止克拉劳斯女男爵,是不合时宜了。

????齐维强此时已经激动地是两腿暗暗发抖,他没有想到,方明远的动作居然会如此之快,这才过去了多长的时间,他居然就能够与芬兰海运公司的董事坐到一起。而且一旁坐陪的,居然是诺基亚集团的总裁约玛奥里拉!

????不要说在国内,对于诺基亚的大名,齐维强早就有所耳闻,在芬兰的这些天里,奥里拉的大名更是听得耳朵里都要生茧子了。可是,如今这个大名鼎鼎的奥里拉,却就坐在了他的面前,面带微笑。

????这个年轻人方明远,他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能量呢?不仅仅是他,坐在不远处的秦会计和刘雁,此时也是激动不已。能够进入到芬兰上层社会的宴会中来,这对于他们来说,就已经是不虚此行了。

????“齐先生,你是说,你们三天前就到了芬兰,而且找到了我们公司,但是我们公司负责出售这两艘报废货轮的部门负责人,并没有接待你们?只是收下了你们递交的材料,就再也没有联系?”老约翰尼皱着眉头道。这样的做法显然是不符合芬兰海运公司利益的,买家越多,自然卖家的选择余地也就越大。

????“是这样的!齐厂长他们已经在赫尔辛基等了三天了,却没有回音,他们不知道贵公司的这两艘报废的货轮是否已经卖了出去。如果说,这两艘报废的货轮已经卖了出去的话,是不是也应当通知他们一下,至少他们可以安心地回国,或者说去别的地方看看能否有新的目标。”齐维强的英语那是七窍通了六窍,所以方明远和林蓉就负责为双方间进行翻译。

????老约翰尼知道这个时候不是追究公司某部门负责人失职的时候,所以他暂且将此事放在了一旁,笑道:“齐先生,既然是这样,那么明天早上九点到十点之间,请你到芬兰海运公司来,如果说届时仍然无人接待您,那么你可以直接联系我。”说着,老约翰尼从侍应生那里要来了笔纸,“这是我办公室的电话!”

????“格什维尔董事,不知道我是否也有幸能够得到您的电话号码呢?”从一旁传来了一个娇媚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