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三十四章 拒绝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三十四章 拒绝

????“方少,你的大名我可是早有耳闻,当年我爷爷可是没少拿我和你比,看你是怎么看怎么顺眼,看我是怎么看怎么像个废物!”宗正斜倚在小亭的柱子上,看着外面的朦朦细雨,呼吸着带着几分凉意的清新空气,随意地道。

????“委员长实在是太高抬我了!我是愧不敢当!”方明远心中揣摩着这一位的“来意”,口中答道。

????与奚国平他们的谈判陷入了僵局后,一直旁观的宗正主动提出来,不如大家先休息休息,然后再继续谈。身为地主的他既然开口,双方间自然是要给几分面子的。奚国平等人被引到了休息室去了,宗正却扯着方明远来到了这湖中的小亭上。

????“愧不敢当?哈哈哈哈……”宗正大笑了起来。

????好半晌,宗正这才止住了笑声道:“当时我也是这样认为的,认为你当不起爷爷的这份评价!但是现在看来,爷爷的眼光果然不是我所能相比拟的!你方家今天的成绩,我可是一直都看在眼中的。在经商的这一块,我确实是不如你!”

????方明远干笑了两声,这心里就更是迷惑不解。这宗衙内把自己扯到这里来,就是要和自己说这些陈年旧事吗?

????方明远这心里可是提着十二分的小心。宗衙内那可不是一般的人,前世里,这一位可是鼎鼎大名,从九零年他正式经商起,到二零零九年事败外逃国外为止的近二十年里,他巧取豪夺鲸吞国社会资产近千亿元,是华夏经济界中不折不扣地一条巨鳄,吃人都不带吐骨头的。无数的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只要被衙内盯住,就只有落得个被吞并的下场。而且这一位吃相还很难看,那些企业的原所有者,若是乖乖地将自己的产业双手奉上,还则罢了,如果说稍有反抗,下场都不是一般的惨。

????在二零零九年后,方明远曾经看到过一篇报道,说得就是二千年前后,南方某市的一家电子元件企业的老板,因为拒绝了衙内的低价入股要求,而被当地的警察局,以莫须有的罪名拘禁起来,足足拘禁了半年多,等这位老板被确认清白,从拘留所里出来的时候,企业已经换了主人,他的财产也大幅度地缩水,不到原先的千分之一——为了让他重获自由,家里人不但贱卖了企业,还将巨额的私人资产用来打通门路。

????这位老板在得知这一消息后,当即就一病不起,足足在床上躺了半年多才缓了过来。为了给自己讨还一个公道,他四处奔走,但是不管是政府还是***、法院、媒体,没有人对他伸出援手,反而冷漠地将他拒之门外。最后,这个老板在国纪委门前***而死!

????所以,方明远看到宗正的第一眼时,这心里就立时警惕了起来!

????虽然说,以方家如今的背景地位,宗衙内就是想伸手也得三思而后行,而且肯定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结果。但是!方明远却不敢保证,宗衙内会知难而退!

????“方少,我听说,你与carefour集团曾经有些过节?”宗正扭回头来,正色道。

????“谈不上什么过节,不过是当初他们想收购家乐福超市,而没有得逞罢了!”方明远一笑道。

????宗正深深地看了方明远半晌,这才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道:“方少,你恐怕有所不知,这carefour集团,我宗正也算是个小小的股东呢,虽然说,只有区区的百分之一的股份。”

????方明远心头一震,宗正这话是什么意思?百分之一的carefour集团,听起来不多,可是真正论起市值来,也是极其可观的一笔财富,至少是数以亿计的人民币了。

????“而且,沃而玛集团的股票我也收购了一些。就连家乐福集团在沪市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股票,我也有一些。”宗正笑得很得意,“家乐福集团上市的第一年,就给股东们分红,这在沪市证券交易所里,可是破天荒的头一个啊!”

????家乐福集团上市后六个月,就正式对股东进行了一次半年利润的分红,当时在沪市证券交易所里可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要知道,沪市的证券交易所开业了这么多年,大把圈钱的企业是数不胜数,但是分红的企业却是屈指可数,像家乐福集团这样刚刚上市半年,就进行第一次分红的,那更是绝无仅有!

????在获得了真金白银回报后,股民们对于家乐福集团股票的追捧那更是堪称疯狂,分红后的一周内,家乐福集团的股票不但没有下跌,反而又上涨了百分之二十七点!成为了沪市证券交易所里最耀眼的一颗明星。

????如今沪市证券交易所里,家乐福集团的股票每天的交易量可以说都是排名在倒数第几的行列里,倒不是因为无人看好,而是因为这些购买了家乐福集团股票的股民们,都将股民捂得死死的,不到迫不得已,绝不放出!这令原本已经准备了资金准备适当回购稳定股价的孙照伦完全做了无用功。

????就是在前些日子里,家乐福集团宣布,因为处理“苏丹红”污染食品,家乐福集团可能要损失五千万到一亿元时,沪市证券交易所里,家乐福集团的股票也只是在消息发布的当天微跌了不到百分之零点五,而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却又上涨了百分之九点七!

????“衙内,股东们既然投出了资本,那么获得经营的回报,也是天经地义、理所应当的不是。”方明远微笑道,“如果说只管要钱,而不能给予回报,这样的企业,终究有一天会被股民们所抛弃的。家乐福集团只是一家合资企业,比不上那些国营企业,有国库为他们兜底,自然是要讨好这些金主了。这样的话,日后集团再发行股票,也不必担心没人认购了。”

????宗正眼睛眯了眯,方明远的这一番话是半真半假,如今的沪市证券交易所,就是一个大赌场,别说家乐福集团这样业绩优秀的企业公司了,就是那些圈完钱就变脸的公司企业,也不担心发行新股票没有人认购的。在华夏,购买股票说白了就是击鼓传花,只要这花最终不落在自己的手中,那就是赚了!这一点,从每年的印花税数额远超分红总额上,就可以清楚地看到!

????华夏的股民们不是不明白这一点,而是现实逼的他们全无选择。如果说不想让自己手中的钱贬值,他们就只有跳到这个大赌场中来!

????“方少,你这一手,可是令很多人都很为难的!”宗正意味深长地道。家乐福集团分红之后,股民们自然是欢声一片,但是其他上市公司的反应却是不一,表面上,这些公司们大多都是为此事唱赞歌,但是私下里,大骂家乐福集团坏了规则的人,也是大有人在!

????“衙内,如果说不分红的话,我们也会很为难的!家乐福集团正在筹备香港上市,如果说顺利的话,我还打算在***和美国上市,既然打算要进入人家的股市,那么就要遵循人家的游戏规则。你说是不是呢?”方明远一副你懂得的模样道,“家乐福集团这块招牌树起来不容易,我可不想届时被国民骂个狗血淋头!”

????宗正的眼睛又眯了起来,半晌才笑道:“方少真是志在四方,看来是打算走出去了!”

????“那是当然,两大巨头能够进入华夏市场,那么家乐福集团为什么不能走出去,将战火燃烧到他们的根据地去?这样是很不公平的!”方明远点了点头道,“而且,虽然说我很不想这样说,但是美元和英镑、法国法郎、德国马克、日元才是世界公认的硬通货不是?”

????宗正低声地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声中,方明远却没有听出欢喜的意味。

????“既然是这样,看来我也就不必再为carefour集团再多说什么了。”宗正顺手从亭中间的石桌上拿起了茶杯道,“在此,我以茶代酒,敬方少你一杯,祝愿你顺利地走出国门,立足欧美!”

????方明远也举起了茶杯笑道:“那就谢谢衙内你的吉言了!”两人一饮而尽!

????宗正顺着走廊回到了自己的书房,没多久,一个中年人恭恭敬敬地走了进来。

????“吕先,很遗憾,我不得不告诉你一个坏消息。”宗正皱着眉头道,“不出你的所料,方明远拒绝了与carefour集团和解的提议。甚至于想要将市场的竞争扩展到了国外。”

????名为吕先的这个中年人,通俗地来说,就是宗正的幕僚、谋主,或者说是就是古代的师爷。

????“衙内,既然是这样,那我就如实地转告他们好了。反正我们也算是尽了力了!牛不喝水,咱也不能强压头不是?”吕先沉声道。

????宗正沉吟了半晌,点了点头。

????carefour集团之所以能够顺利地进入华夏,宗正在其***力不少,当然了,从中他也获取了丰厚的利益,像那百分之一的carefour集团股份,只要宗正当时市值的七成!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所以宗正才会在今天,与方明远有了那一番交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