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十章 我为贷款而来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十章 我为贷款而来

????曹虎这些日来心情很郁闷,台球上的完败,令他自觉地在同党面前丢尽了脸面。

????虽然说,之后方家饭馆就陷入了一系列的危机之中,不但有县里的势力掂记着,镇里也对他们是大力打压。这令曹虎感到有些隐隐的痛快,虽然说他也知道自己的这种幸灾乐祸的心理不可对人言,但是就是压抑不住那种隐约的快意。仿佛能够看到方明远吃瘪,这心里就无比的畅快。只是他的这番舒爽,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很快就传来了小道消息,方家在宴席上在新来的县长面前将成功成副镇长告了!

????而接下来的事情,也印证了小道消息并非空穴来风,原本如同一只恶狗般在方家饭馆出没的孙科长他们突然间没有了踪影,而镇里的成功成副镇长也突然一下子变得低调起来。从厂里高层也传来了消息,镇政府的领导层可能马上就会有调整。最关键的还是他父亲偶尔一次大有生子当如方明远的感慨,让曹虎彻底地知道了,方家这一次又是有惊无险地渡过了,而且,还因此与新来的县长李东星扯上了关系。李东星还亲口邀请他们方家到县里去开饭馆。这可是鲁副厂长亲耳听到的。

????曹虎的心情又不由得为之大坏纵观整个秦西压延设备厂子弟中学,曹虎还是觉得以方明远身边的这两朵花最吸引人。要是方家就此败落了,岂不是他乘虚而入的好机会。

????接下来的周一学堂上,曹虎又知道了一条更令他感到郁闷和不爽的消息,不仅方明远没有来上课,就连刘勇也没有来,下课时,他又得知赵雅和冯倩也没有来上学,学校里隐隐有人传,他们是一齐到奉元去玩了,因为方明远当时就在奉元。曹虎气得简直不得了——以已度人的他,自然认为这是方明远进一步侵占小姑娘身心的好机会。

????当周四方明远他们四人同时出现在课堂时,无疑证明了流言的准确性,曹虎整整一天,看着方明远的目光中都带着几分怒气,搞得方明远有些莫明其妙。不过令他感到欣慰的是,从赵雅和冯倩的行动上来看,似乎三人间并没有发生什么超友谊的关系,令曹虎不由得又松口气。只要这两只小羊羔没有被大灰狼吃下肚,那么自己就还有机会。

????比曹虎更郁闷的是郭亮郭大头,郭亮原本以为在成功成副镇长的协助下,拿下这方家饭馆还不是十拿九稳,手到擒来,谁也没有想到,转眼间风云变幻,方家居然讨得了新来的县长的欢心,不但亲自开口邀请其将饭馆开到县城中去,还将成功成副镇长给送进警察局里去了。郭亮郭大头这是偷鸡不成反损一把米。好在在成功成副镇长的身上,他的投资不少,却没有怎么动用过他。所以成副镇长就是想咬上他,也只有这一件事可说,而这种事情,回环的余地可就大多了。想要凭借着此事扳倒他郭大头,那是天方夜谭。只是可惜了这几年来在成副镇长上的那些投资了。

????只是这一次在方家的身上他郭亮可是栽了个大跟头,提前摞下狠话的他成为了县里知情人们的笑柄。不过郭亮也明白,暂时是不宜和方家再起什么矛盾,新县长刚刚上任,那三把火还没烧呢,自己犯不上引火烧身,自寻烦恼。这来日方长,日后自然还会有机会。

????五月初的奉元,天气已经有些炎热了起来,尤其是到了中午,火辣辣的阳光更是令人有些吃不消。马永福此时正站在自己办公室的窗前,向下眺望着政府大院的门口,上午他接到了一个电话,正是来自方明远。他当然记得这个少年了,这可是他与苏浣东苏家扯上线的关键人物。距离郭氏夫妻离开奉元也有半个多月了,他可是一直在等方明远他们的回信。

????马永福很快就看到了一高一低两个人影出现在了省政府大院的门口,他的心跳立时就加速了三分。

????并没有过多久,他的办公室门上就传来了轻轻的敲击声。

????“进来!”马永福沉声道。随着屋门的推开,方明远和方彬两人出现在了门口。

????“哎哟,这不是方彬同志和小方同志吗,请坐请坐!”马永福笑逐颜开地招呼着两人在屋里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又亲自给两人各倒了一杯茶,这才在他们的对面坐了下来。

????“我可是等了你们半个多月了,怎么样?家里都商量好了?”马永福乐哈哈地问道。

????“马主任,我们都商量好了,这一次来,就是向您汇报一下,看看政府能不能同意。”方彬有些不自然地道。在这省政府大院里,他觉得浑身上下都拘谨地慌。

????“方彬同志,只要你们提出的要求不离谱,过来就想全家都捞个省政府处长当当,那就绝无问题!”马永福就差抱胸脯打包票了。

????其实他也是心中有底,实在是方明远这小子这一次做得太漂亮了,先是救出了郭家的小公主,接着又将郭家给他的五百万元酬谢转手捐赠给了省警察厅,成立了一个专门补贴打击贩卖人口犯罪的账户,然后又促成了郭家在秦西省的第一笔投资落地,这三样,哪一条提出来,都是响当当的成绩。如果说方明远是体制中人,就凭这三样政绩,足以让他从一名普通科员跳到实权部门的实权科长了,如果说是比较偏的部门,就是副处级别也不是不可能。可惜方明远年纪太小,而方家也无人在官场之中,省政府领导们就是有心补偿方家,这一时间也是无从下手。所以对于方家将户籍落到奉元,并且调动工作一事上,自然是一路绿灯。

????“马伯伯,我有一个问题,我的两个姑姑,还有小叔,如今都马上要结婚了,这落户口一事上,是不是也要将我未来的姑夫和小婶子也算在内吧。总不能让他们到时候两地分居吧?”方明远问道。

????“那是当然的,只要你们确定……嗯,这样吧,你们只要领了证,我们就会将他们也的户籍也一并迁入奉元,并且保证安排工作。”马永福笑道,既然都答应了将方家一家人迁入奉元,自然也就不差这三个了。

????接下来,方彬将方家商榷的结果,一一地向马永福做了汇报。马永福拿来纸笔,将方家希望的就业岗位也都详细地记了下来。

????“嗯,依我看,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我想,不出一个星期吧,就会有结果。”马永福将整个记录看了一遍,不由得暗赞这方家人是真厚道。总共十一口人,倒有六口人只需要落户,而不需要安排工做,余下的五口人,也只是希望能够根据其的能力,安置在政府机关内工作,并没有提出任何过份的要求。马永福琢磨了琢磨,决定暂且不急着上报领导,下午自己再抽时间想想,看看能不能给他们安排到待遇更好、权力更大的部门去,如果说可能的话,最好再给他们提提级别,总不能按照刚入职的新手算吧。这方家如此的厚道,省政府也不能表现地太小家子气了吧,这日后要是传到了郭家的耳朵里,岂不是令人家笑话。

????“马伯伯,这一次我们前来,还有一事相求。”方明远道。

????“呃?”马永福将纸放到了桌上,又坐回到了两人的对面道,“什么事,说吧。”

????原来,方明远是为了贷款一事前来。方家这些年来,虽然挣钱挣得不少,但是大部分都被方明远放在了股票上了,如今还没有到出手的最佳时机。而香港那边的资金还正在办理过程中,大概还需要近一个月的时间才能进入华夏。偏偏方彬此时又急于将方家饭馆打入平川县城,结果就造成了方家如今是手头吃紧,虽然已经在平川县城里找好了店址,但是却没有足够的资金运做。

????于是方明远就想到了贷款,可是当方彬拿着那些猴票,想以此为抵押品申请贷款时,却在平川县内的多家银行里连连碰壁。方明远忽略了,在实行计划经济时期,与传统的经济体制相适应,银行对抵押贷款办理处企业发放的贷款都是信用贷款,这是信贷资金“供给制”的重要形式,虽然说其存在着资金占用多,周转慢,效益差的弊端,但却是当时的主流。而抵押贷款,那是在华夏经济经过金融体制改革,建立完善了配套的法律法规及规章制度后,才全面开办了抵押贷款。八八年的平川县里,根本就还没有这样的业务。

????无奈之下,依方彬的意思,就要找李东星,看看能不能通过县长给银行压力,让他们贷给方家一笔款子。但是这一提议却被方明远毫不迟疑地拒绝了。对于李东星,他还没有信任到这个地步。而且对于方明远来说,这种打擦边球,甚至于是明显违规的行为,虽然说短时期内可以会获极丰,但是从长远角度来说,却是给自家埋下了一颗不定时的炸弹。如果说李东星仕途上一帆风顺还好,否则日后一旦李东星出事,方家就有可能会因此受到牵连。为了区区的十几万元,冒这份风险实在是不值。

????方明远绞尽脑汁地回忆,也想不起华夏银行业在改革开放后的第一笔抵押贷款是什么时候发放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时间应当距离现在已经不久了。于是他将主意动到了省行的头上。县级银行的领导眼界狭窄,更没有实权,对于那些突破条条框框的新兴业务,就是感兴趣,也不见得敢做。但是省行的领导就不同了,他们要时刻关注中央的精神,而且到了那个地位的他们,已经有了一定的主动权,这样一笔也就十几万的小额贷款对于他们而言,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而且方家日后的发展,与银行打交道是在所难免的,不如乘现在,与省政府的关系还在蜜月期间,想办法结识省银行的领导,从他们那里取得突破,然后再自上而下的获得县银行的支持,这要比通过李东星向银行施压要好得多!

????正是出于这种心理,所以今天方明远又向学校请假,跟着方彬一齐前来。

????“这样啊!”马永福喃喃地道。虽然说他不明白方明远为什么不向郭家借钱,那别说十几万元了,就是几十万元,那也不过是郭氏夫妻一句话的事情。但是方明远既然找到了自己,而自己和杨均义当初可是亲口答应方明远他们,会对方家的生意加以照拂,那么这个忙说什么也得帮。而且要帮得漂漂亮亮的!

????“那么你们想从哪家银行借款?”马永福琢磨了一下道,“工行的行长,我不大熟悉,不过建设银行和交通银行里的副行长,我们关系还行,算是真正能够搭得上话。”

????“那就是建设银行吧,平川县里好像没有交通银行的营业网点。”方彬挠头道。

????1986年,作为金融改革的试点,国务院批准重新组建交通银行。1987年4月1日,重新组建后的交通银行正式对外营业,成为华夏第一家全国性的国有股份制商业银行。八八年的时候,交通银行还在发展期,全国绝大多数省份中,还只有省城及重要城市存在交通银行的营业网点,像平川县这样的小县城,自然是看不到交通银行营业网点的存在。

????“我希望先见交通银行的领导!”方明远的回答却是与方彬完全相反。

????“这个……”马永福看了看两人,总不能为了这十来万元的贷款,把两位副行长全引出来吧。

????“那还是麻烦马主任您帮我们引见一下交通银行的领导吧。”方彬笑笑道。

????马永福点了点头,果然不出所料,方家里似乎这个少年人掌握着更大的话语权。

????马永福打了两个电话,又从办公室出去了十几分钟,这才回来夹上公文包,招呼两人一同前往交通银行的秦西省分支所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