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五十九章 图穷匕见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五十九章 图穷匕见

????况且荀银海这心里还憋着一肚子的火气呢。他自认为是在帮学校里办事,朴东勋又是外国友人,又是聘请前来的外教,自已当然得照顾照顾人家了,若是选的房间令朴东勋不满意,日后有什么怨言,校里的领导们还不是要埋怨自己办事不利?再说了,那房间是朴东勋选定的,又不是自己吃饱了没事干,非要将人撵出去。

????结果朴东勋屁事没有,重新安排了一间宿舍而已,自己却被姐夫骂得是狗血淋头,还丢了官,成了校内近期内最大的笑谈!

????荀银海在学校里,觉得谁看他都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仿佛在讥笑他一样,但是他还对此无能为力——他现在可是还在留职察看,要在这期间,再和校内的学生或同事打场架,恐怕到时候,他姐夫都护不住他。

????所以荀银海干脆三天两头请病假,索性眼不见为净!

????当苟安来找他的时候,一来是他根本就没把这事当回事,二来也是出于报复心理,就应了下来。

????结果和苟安详细地一问,荀银海不由得乐了,苟安要找的那些学生不正是那个什么赵雅和冯倩吗?这才是风水轮流转,今天到我家!让你们狂,让你们闹,今天让你们吃个哑巴亏!

????当然了,荀银海也没有忘记提醒苟安,赵雅她们应当是有来头的,不是普通学生。

????结果苟安一脸不在乎地告诉他,请他办事的人也不是一般人,而且他偷的也不是什么关键东西,只是想教训教训这几个学生,让他们知道天高地厚!荀银海一听就明白,这是有人想整整赵雅两人。再想想苟安也是混社会的老人了,这些东西他肯定比自己还清楚

????既然是这样,荀银海自然就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合盘托出,详详细细地告知了苟安。并且还指点他,要在什么时间前去比较好,楼里的人会比较稀少,而且不引人注目。

????由于这是教师的宿舍楼,不仅仅这些入住的教师们手中有钥匙,宿舍管理中心里,也同样会保留一把备用钥匙。荀银海还乘人不注意,帮苟安复制了一把,这也是为什么苟安能够如此顺利得手的重要原因。这校内的保卫措施,在他的面前简直是如同虚设一般!而且手中有钥匙,赵雅她们的房间又是在二层,苟安选的时间再好一点,在楼道里停留的那点时间根本就遇不上什么人。

????听荀银海这样一说,苟安也不禁有些心慌了。在华夏,任何事情都怕政府和领导们认真!领导们要是马马虎虎的,什么睡觉死、临时工、躲猫猫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但是领导们要是认真了,那么就会有一大批人倒霉。苟安可是对前些年的严打,仍然余悸在心。那个时候,他的一个同行,不过是偷了区政府里一个小科长的钱包,里面总共也没超过百元钱,结果呢,送大西北喝西北风去了,要到两千年才有可能自由!

????为了不到百元钱,坐十来年的牢,这可不是什么天方夜谭!

????自己可是偷了差不多一千元钱的现金,还有两部手机,警察们不当回事的时候,这就是个屁,想放就放了。但是警察们要是当真了,自己最好还是出去躲躲风头,等风平浪静了再回来。为了三千元钱,要是再把命搭上,那可就太不值了!

????可是……苟安突然反应了过来,自己就偷了一千元钱,外加两部手机,哪来的价值三十万元?荀银海不会是在这里信口雌黄吧。

????“荀主任,你少在这里诳我了。价值三十万元的东西,你信吗?他娘的要是有价值三十万元的东西,谁会放在宿舍楼里?那不是他娘的有病吗?再说了,别说她们还是学生,就是你荀主任,家里的所有东西加起来,值三十万元吗?”苟安一脸不以为然地道,“我说荀主任,咱有什么话明着说,别在这云山雾罩地瞎扯!我告诉你,为了这事,人家总共也就给我了一千五百元的酬劳,我可是给了你三分之一,我冒的风险可是比你大多了,你要是还想要,门都没有!”苟安左手一杯酒,右手拿着筷子在盘子里夹起了一块米粉肉,丢进了嘴里,含糊不清地道。

????“哎呀!你他妈的真是要钱不要命!”荀银海气得简直想上去左右开弓给他两个大耳光,这都什么时候了,他怎么就不信呢!

????“我明确地告诉你,这话是我姐夫说的,价值三十万元的物品被盗,这个案子已经彻底地在市局里挂了号了!”荀银海恨恨地道,“你要是不信,就去打听打听!我告诉你,失主已经发出了悬赏了,凡是能够提供确切线索的,都奖励一万元。要是警察局能够在一周内破案,就奖励三十万元!”

????苟安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说荀银海不是在信口开河的话,那就太可怕了!自己这一次可是捅了马蜂窝了!

????为了三十万元的东西,能够悬赏三十一万,这说明人家财大气粗,根本就不把钱当回事。恐怕与其说是他们要找回失物,更不如说是一定要把自己这个贼挖出来!不过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有钱人更在意的是面子,这种事情,苟安即便没有见过,也绝对听说过。

????“他妈的,就是两部手机,怎么可能值那么多钱?”苟安自言自语地道,“那手机除了颜色鲜艳些,样式似乎市面上没有之外,也没镶金嵌玉的,怎么就值三十万元?”

????“我可是还听说了,苟安,你是不是把人家的屋子搞了个乱七八糟的,还把人家的贴身衣物丢的到处都是!”荀银海低声地问道。

????“是啊!”苟安点了点头道。他当然是成心的,这样一来,那些警察们就搞不清楚他的做案动机,更不会认为自己就是冲着那两部手机来的。没准会认为是流窜做案。

????”我告诉你,你可是闯祸了!”荀银海压低了声音在他的耳边道,“当天下午,派出所就来人了,其中有一个年轻的警察,偷偷摸摸地藏了一条人家的***,结果被当场发现了。当天就被送回所里停职写检查!第二天,就被市局下令清除出警察队伍了!你知道他老爸是什么人吗?市卫生局人事处的处长!”

????苟安又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说这卫生局在政府机关里算不上什么强力部门,但是也没谁会小看它。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而人事处处长,那可是卫生局的重要部门,就连处长的公子,都被这样干脆利落地踢了出来,那就只能说明一点,就是他惹到的人来头太大,大到了警察局根本就不会顾及这位人事处处长的脸面了!

????这小子只是藏了一条***,自己却是把人家的衣物,包括贴身的衣物扔得到处都是,苟安完全想像得到,对方报案之后,警察勘查现场时,那两个女孩子的窘迫,一拍大腿,心里后悔了。自己光想着这样可以掩饰自己的真实目地,却没有想到,这样做的结果,是让对方失财又被打脸!

????这要是一般普通人,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打脸怎么了,有再大的怒气,找不到自己也是白搭。但是对于敢拍出三十一万元悬赏的人来说,人家可是有这份能力!想到这里苟安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他有一种预感,自己这一次是惹火烧身了。贪图了那几千元的报酬,却招惹了自己绝对惹不起的人物。

????“苟安,我今天找你来,就是奉劝你一句,赶紧跑吧,到外地呆个半年一年的,等风声过去了,再回来!”荀银海此时才图穷匕见,他今天将苟安约来的目地就是这个。

????荀银海此时也是后悔莫及,早知道会惹出这么大的风波来,说什么也不能帮苟安这个忙。别说区区的五百元钱了,就是五千元,也不干。可是如此他和苟安已经是一条绳上的两只蚂蚱,跑不了你,也走不了他。若是苟安被抓住,他可不认为苟安会好心地将一切都抗起来,让自己在外面逍遥自由!

????所以,最好的法子莫过于让苟安离开沪市,到其他地方去躲一躲,最好能够到千里之外去。反正华夏人口多,如今更是人口流动已经没什么好奇怪的。只要出了沪市,警方再想要查找到他,就如同大海捞针一般。苟安安全了,自已自然也就安全了!

????这是荀银海自从得知消息后,反复琢磨得出的最终结论!可惜他知道的太晚,都事发两天了,才从李副校长那里得到了消息。否则他当天就约苟安出来了。

????不过,荀银海也有些好奇,让苟安前来偷东西的人到底又是什么人?又有着什么样的背景呢?如果说真的事发,到底能不能护住苟安呢?

????他也只是想想而已,还没有傻到问出口来的地步。

????“走?”苟安握着酒杯的手上青筋都绽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