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六十章 跟我们走一趟吧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六十章 跟我们走一趟吧

????苟安不是不知道,荀银海说得其实是有道理的。但是他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就这样说走就走,那是哪么容易的事情吗?可是如果说留下来,三十万元的盗窃案,足以将自己枪毙了!

????两部手机怎么可能值那么多钱?失主又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搞出了这样的大场子面!满心疑问的苟安一时间也有些进退两难!此时进退两难的人却不仅仅是他,还有人急得如同在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哎……”沪市警察局副局长张光伟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是唉声叹气。这一次,申华大学教师宿舍楼被盗案,因为涉及到的金额巨大,又牵涉到了家乐福集团高层人士的关注,所以沪市警察局对此事极其地重视。从市局和分局里抽调精干人员,专门成立了一个专案小组,力求尽快破案!而张光伟就是这个小组的主要负责人。只是成立了两天以来,专案组还没有掌握到什么切实的证据,令张光伟这心里就跟长了草似的。

????倒不是他多么在意方明远拿出来的那三十万元的悬赏,反正那钱最终落到办案人员身上的,也是有限。他一个副局长,自然也是不缺少那点钱。而是这一次对于张光伟来说,无疑是一个接近方家的机会,只是这个机会能不能把握住,张光伟现在心里是一点把握都没有。

????张光伟今年才四十一岁,在沪市的市局高层领导里,是最年轻的一个,前年才刚刚从下面分局里调了上来。

????虽然说在副局长的位子上这才短短的一年多的时间,但是张光伟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在这里止步不前。他还想着要往更高层次的领导位置攀爬。只是在华夏,越是高级的领导位置,没有背景,没有靠山,没有人力助,根本就不可能拿到手。张光伟虽然也不是普通人家的出身,但是家里的力量,给他运做到今天的位置上,就已经是极限了!接下来的道路,就只能依靠他自己的能力了。

????所以,当局长将这个任务派给他的时候,张光伟毫不迟疑地就接下了来。这可是一个向家乐福集团和方家卖好的机会。张光伟看出来了,随着改革开放政策地不断深入,这个国家里,富人们所拥有的权力也在不断地增长的,官商官商,可以说是相互影响、相辅相成的。不说方家背后的官场中人对自己未来仕途上的助力,仅仅方家所拥有的财富,也是一股极其庞大的助力。要是能够与方家结下善缘,对于自己来说,可是有着莫大的好处的。

????只是接手两天了,从市局和各分局调来的这些精兵强将们,在经过了一次次地对现场勘查之后,得出了一个很遗憾的结论,那就是做案人员绝对是一个老手,没有在现场留下任何可供警察们追踪的线索。而且经过了警察们大范围内的查询,在这两天里,也没有如赵雅她们所说的那样的手机出现在街面上。很显然,对方也明白这两部手机比较惹眼,暂时雪藏了起来。

????俗语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破案没有足够的线索,就是福尔马林,哦,福尔摩斯来了,也没法子啊。

????张光伟无奈之下,只能扩大怀疑对像的范围,进行大面积撒网,再重点捕捞!将平日里那些与赵雅、冯倩不合的,或者说有过口角矛盾的,还有她们的追求者,会部都列入了怀疑的对象行列。只希望能够从中得到一些蛛丝马迹,从而找到新的线索。

????张光伟焦虑地等待着……

????费尽了口舌的荀银海最终也没有说服苟安立下决心,远离沪市,出去躲个半年一载。但是苟安的口风也软了下来,只说是再看看风头,一有不对就立即远走高飞。话到说到了这个地步,荀银海也不好再强说什么,要是引起了苟安的逆反心理,那可就是画蛇添足了。

????荀银海长吁短叹地回了自己家,这苟安一天不走,他这心里就是一天不踏实。荀银海心里简直后悔地想连扇自己九九八十一个大耳光子,自己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好好的,自己往坑里跳吗!

????三十万元啊,够自己争一辈子了,也够自己到牢里坐上几年了!荀银海越想越是心惊胆战。

????尤其是那一万元的线索悬赏,一经传出去,凡是知道的人都惊呆了,这差不多是普通人一年不吃不喝的总收入了,居然就为了征求一条确定的线索!虽然说荀银海相信苟安的技术,但是谁又能保证万无一失呢,就是算无遗策的诸葛亮,不还有摆空城计的时候吗?这万一有谁当时注意到了苟安……

????荀银海打了个哆嗦,不敢再多想下去了。

????荀银海敲开了家门,门一开,就露出了妻子显得有些苍白的脸,低声地对他道:“你跑哪里去了?警察局的同志已经在这里等你好半天了!”

????苟安满腹心事地回了家,虽然只是一套过去的老式楼房,虽然说是两居室,但是厅却是小得可怜。苟安的父亲已经去世了,只有母亲和一个不到十岁的儿子与他生活在一起。至于他的妻子,因为他总是不务正业,早就与他分手另嫁他人了。

????苟安回家的时候,儿子已经在梦乡里了。

????看着鬓发苍白的母亲,再看看还一脸稚气的儿子,苟安这心里就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原本以为是个轻省活,没有多大的风险,谁成想,居然捅了个大马蜂窝。如果说真的如荀银海所说的那样,那他就是不得不走了。否则一旦被抓到,恐怕吃花生米的可能性都有。到时候,自己的老母亲,还有尚在幼年的儿子又由谁来照顾?难道说,真的要白发人送黑发人?老母亲养育了自己,还要再辛辛苦苦地拉扯大孙子?

????苟安越想这心里越是安定不下来,走还是留,两种念头就如同走马灯一样在脑海里盘旋。最后,苟安一咬牙,还是决定听荀银海的,出去先躲躲风头,等事态平静一些了再回来就是了。

????就算是自己浪迹天涯,不能在母亲的身前尽孝,不能在儿子的面前尽个做父亲的责任,也比让母亲没有了儿子,儿子没有了父亲要强。而且自己在外面也能够挣钱,寄回来贴补家用。

????想到这里,苟安站起身来,从角落里翻出了一个大的蛇皮袋来,从衣柜里翻找着衣服。

????“安子,你这是要做什么?”不知道什么时候,苟安的母亲出现在了门口,吃惊地看着他。

????“妈,我接了一个差事,要到外地去给人帮……至少半个月的忙吧,明天一早就走。”苟安笑笑道,“提前收拾一下东西,免得明天早上手忙脚乱的。我还想着您都已经睡了呢。”

????“哎,睡什么睡啊,你不回来,我哪里睡得踏实。”老人无奈地道,“走那么久啊,在外头,你可是要注意安全。”

????“嗯,我知道。”苟安点了点头,又拿出了一叠钱放到了老人的手里道,“这是三千元钱,您收好了!”

????“这么多钱!”老人吃了一惊道,“安子,咱可不能再……”

????“妈,我知道,这都是正经来的。”苟安打断了老人的话道,“您就放心地拿着吧。等到了外面,我挣到钱,再给您寄回来。”

????老人看了他半晌,长叹了一口气,还是伸手将钱接了下来。自己的儿子,他是什么样的人,老人心里很清楚。这三千元钱,也不是一笔小数目,他一个不务正业的人怎么轻易拿得出来?说是到外地去给人帮忙,搞不好就是去躲风头。这也是不是头一回了。

????但是如今孙子正在上学,家里要是没有钱,那可怎么行。自己可以省吃俭用地节省,但是却不能苦了孙子啊。

????“出门在外,你自己身上也要留一些!”老人轻声地道,“孩子你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他的。但是你也要尽快地回来,儿子已经没有了母亲,不能再没有了父亲了!”

????苟安心头一酸,重重地点了点头道:“我知道,我身上还有钱。事情一完,我会尽快地回来的!”

????老人默默地帮他收拾着行李,母子二人不时轻声地说上几句,再不就是对坐在床前,共同注视着床上熟睡的孩子,一直到了天光隐隐发亮。

????苟安站起身来道:“妈,我这就走了,不然他醒了,我就更不好走了!”

????“走吧,走吧,在外面不要生事,安安生生地做工,早点回来!”老人说到回来已是带着几分哽咽。

????苟安这心里也是难受之极,强笑道:“妈,我就是出去呆些时日,又不是不回来了,您就别搞得跟生死离别似的。”

????“呸呸呸!不要胡说八道!”老人连忙啐道。

????老人一直将苟安送到了楼下,目送着他走出了院子。

????苟安刚刚转出院门,就被四个人前后给堵住了,为首的人上下地打量了一下他道:“苟安,我们是市局刑警,和我们走一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