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六十一章 破案了?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六十一章 破案了?

????十七日的下午,从市局里传来了消息。专案姐的负责人,警察局副局长张光伟亲自前来向方明远说明案子的发展情况。

????“抓到了行窃的小偷了?”方明远有些吃惊地看着张光伟。这才是事发的第四天,居然就已经捉到了犯罪嫌疑人了,这警察局的效率还真是不低啊!还是说,这三十万元的悬赏起效果了?

????“是的,抓到了入室行窃的小偷了。但是那两部失窃的手机,却找不到了!”张光伟强压着心中的激动,带着几分遗憾地道,“由于犯罪嫌疑人拒不开口,所以这两部手机的下落,我们现在还无法确定!”

????方明远沉吟了片刻,这一刻里,他真的怀疑这沪市警察局该不是随随便便抓了几个顶罪的混混来蒙事吧?见多了前世里的冤假错案,方明远对于华夏警察的办事能力,一直都是不怎么信任的。不过这话心里可以这样想,却不能说出口,否则就有些当面打脸了。“小偷是什么人?他是怎么进去的?”

????“犯罪嫌疑人名叫苟安,是沪市的本地人,有过偷窃的前科,算是一名惯犯了。这一次,他是通过申华大学校内宿舍管理中心的职工荀银海,得到的房间钥匙……”

????“等等,张局长,你刚才提到的是申华大学宿舍管理中心的荀银海?申华大学副校长李良钰的小舅子?”方明远打断了他的话道。

????张光伟重重地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李副校长的小舅子,前宿舍管理中心副主任,与赵雅同学和冯倩同学在入学之初曾经起过冲突的那个荀银海!该人已经自己承认了,向苟安提供了校内的保卫情况,还为他提供了赵雅的房门钥匙。”

????原来,就在昨天夜里,荀银海回到家中时,专案组派出了解情况的工作人员已经在他家里恭候多时了——赵雅和冯倩刚一入学,就与荀银海爆发了矛盾,这在申华大学里,并不是机密,很多人都知道。所以,在扩大调查范围后,荀银海也被列入了怀疑对像内。

????不过荀银海终究是申华大学的正式员工,他的姐夫又是申华大学的副校长,所以警察们并没有在他的办公场所询问他,也没有让他到指定地点去接受询问,而是登门造访。

????只是这一位的心理素质之差,也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居然刚一听到有警察在家中等他,这脸色立时变得青白不定。引起了上门询问的这两名警察的怀疑。接下来事情就很简单了,一名警察稳住了荀银海,另一名则是找了个机会与局里联系,立即派来了支援队伍。当五名警察踏入荀银海家门的时候,荀银海险些一屁股从沙发上跌坐在地上。看到这样的情况,这些办案多年的老手们要是还不明白,这荀银海有问题,那么这些年的干饭可就都是白吃了。

????荀银海被带回市局里,稍加讯问,心理崩溃的荀银海就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完全都说了出来。警察们又连夜布置人手抓捕苟安,在苟安离家外逃前将他抓到。

????虽然说,苟安现在还是紧咬牙关,拒不吐露实情,但是荀银海的口供,已经足以证明,苟安在这件事上,有着重大的嫌疑。

????荀银海!方明远倒是没有想到,这个被李良钰当初保下来的家伙,居然还有这有这份胆量,再掺和进来这事!“荀银海,他这算不算是监守自盗?嘿嘿,身为申华大学的职工,却帮助窃贼进入校园内偷窃!”

????张光伟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道:“是啊,利用职务之便,为窃贼提供做案的方便,这简直就是渎职!这样的人渣留在神圣的大学校园里,只会成为害群之马,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而且,我认为,荀银海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我们会对他严加询问!不过据荀银海交待,苟安似乎是受什么人的指使,才来校内偷盗那两部手机的。”

????方明远为之一怔,这么说,这幕后还有黑手?

????“嗯,不要冤枉了一个好人,但是也绝不能放过一个坏人,否则我们就是在助纣为虐!至于那个幕后之人,我相信,张局长一定能够找到的。”方明远微笑道。这个张光伟是个明白人,看来荀银海这一次有难了!落到华夏的警察手里,就是陈年惯犯,想要隐瞒以往的劣迹也是不是那么容易,更何况是荀银海这个软骨头!上次自己看在李良钰的面上,放了他一马,看来他不但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意欲报复。

????如果说荀银海的祸害目标是方明远,方明远还不会下重手,但是他却将目标选到了赵雅她们的身上,这样的话,就容不得他了!就是李良钰这一次也保不住他!

????方明远嘴角挂上了一丝的冷笑,上一次就是因为李良钰的力保,才令荀银海逃过了一劫。这一次,如果说李良钰还不识趣的话,方明远不介意将他也一并清算。不狠狠地收拾几个人,恐怕日后还有那不开眼的人来惹是生非!

????他自己倒是不怕,但是赵雅和冯倩的安全,却是个问题。

????这一次宿舍的意外失窃,陈忠和暗中负责保护赵雅、冯倩的人员还郑重地向方明远就工作上的失误递交了深刻检讨。方明远倒是没有怪罪他们,这事说实话,也怪不得他们。他们留在申华大学负责保护赵雅她们的安全,但是又不能影响到赵雅她们的正常学习生活,自然是不可能一直守在她们的周围。而且他们重点保护的当然是人身安全,对于宿舍的关注,自然就少了。谁也没有想到,居然有人胆大妄为地大白天偷入教师宿舍楼行窃。

????陈忠倒是提了出来,是否要招几个女性的保卫人员,以方便贴身保护赵雅她们。就像如今的麻生香月、林莲和宇田光璃一样。

????这想法倒是不错,但是实际实施起来却还是有不少的麻烦。麻生香月她们的贴身女保镖,都是从海外严格挑选而出的。国内,保镖这一行业目前来说还是个新兴行业,大多都是由退伍的精锐军人担任,女性人员可谓是稀少。想找几个满意的人选,可不是件容易事。方明远若是向苏浣东申请,倒是没有问题。但是方明远却不愿意在自己人的身边放上几个隶属国家的保卫人员,那到底是保卫呢,还是监视呢?

????方家如今还有不少产业都还隐藏在水下,虽然算不上是什么违法的行为,但是仍然需要保密!

????“苟安?苟且偷安!”方明远冷笑了两声,顺手抽过支票夹,刷刷刷写下了一张支票,递给了张光伟道,“张局长,虽然说失物的下落还没有,犯罪嫌疑人也没有认罪,但是我相信张局长日后肯定能够将此事查得水落石出。这张支票就请张局长带回去,算是给贵局这些人的慰劳。还请诸位再接再厉,尽快找到幕布后之人和失物的下落!”

????张光伟接过来一看,果然是一张三十万元人民币的支票,立时一张脸笑得如同那菊花一般,立时将它收了起来道:“方少实在是太客气了,我回去后,一定抓紧时间审讯苟安,尽快为方少找回失物!”

????“那就麻烦张局长了,日后张局长有什么为难的事情,若是我方家伸得上手,一定要告知于我。”方明远微笑道,“大事不敢说,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还是可以的。”方明远心里很清楚,方家如今在沪市官场上的基础并不稳固。虽然说与沪市的高层领导都说得上话,但是很多时候,还是需要有中下层官员的鼎力支持。

????毕竟一些小事情,如果说也要动用到沪市高层领导的关系的话,那可就是有些得不偿失了。这个张光伟,言语间显然有向方家靠拢的意思,做为沪市警察局里最年轻的副局长,他日后仕途上还是有相当大的发展余地,如果说人品不是太差的话,方明远自然是要笑纳了。当然了,张光伟日后会不会成为方家力挺的政治人物,那还需要进一步的考察方才能够决定。但是这并不妨碍方明远现在适当地向他卖个人情。

????张光伟心中大喜,连连点头道:“不麻烦不麻烦,这也是我们应当做的。方少为了沪市的经济发展做出了重大的贡献,我们自然是要为你们保驾护航。”这个方少实在是太知情识趣了,自己只是露了一些口气,这橄榄枝就伸了过来了!

????既然目地已经达到,张光伟也就不在这里多呆了,主动地告辞回去。

????张光伟离开后不到五分钟,林蓉就领着夏文走了进来。

????方明远站起身来,与有些受宠若惊的夏文握了握手,笑道:“夏大哥,刚才让你久等了,怎么样,这一路还算是顺利吧?”

????夏文笑道:“我这还是第一次享受公务机飞行的乐趣,比书海阁空公司来,那可是舒适得太多了!难怪那些外国大公司的老总们,一个个都备有公务机往来各地。”

????方明远将他让到了沙发上,林蓉为两人送上茶水,然后拿着记录本坐到了一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