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六十六章 天外飞醋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六十六章 天外飞醋

????方明远心中一动,他原本以为这一位是刘雨燕的熟人或者说干脆就是男朋友,但是现在看刘雨燕这话语里可是透着几分疏离啊。不过他也就是心里那么一闪念而已,刘雨燕的感情生活,与他又有什么关系?而对于这位警惕心十足的张光北,方明远也没有义务去向他解释什么,没准人家还认为你是欲盖弥彰呢。

????所以,方明远根本就没有搭理这一位,只是转身向留学生宿舍楼方向走去,同时冲刘雨燕摆了摆手,算是告别。

????“雨燕,他是谁?留学生?”身后传来了张光北带着几分惶急的声音。

????“他是谁不用你管!张光北,你有什么事?”刘雨燕没好气地道。这个张光北,是国际贸易系大三的学生,院学生会里文化部的部长,一直在追求刘雨燕。只是刘雨燕一直看不上他,因为系里有传言,张光北在认识刘雨燕之前,在学校里还有两个女朋友。其中一个,甚至于是在认识刘雨燕之后,才分得手。

????这令刘雨燕对他根本就没有好感,但是这一位却是死缠烂打、纠缠不清,而同在学生会里任干部,又是学长,据说张光北家是沪市本地的,家里有人在政府机关工作,家在外地,来沪市上学的刘雨燕也不好和他撕破脸,就这样含糊不清地下来。

????虽然说在刘雨燕这里,根本就没拿这位当根葱,但是张光北却是一副以刘雨燕正牌男友的姿态,不时地出现在刘雨燕的身旁。

????看到刘雨燕似乎要生气了,因为方明远的出现而一脑门子官司的张光北不禁又软了下来。刘雨燕是经济与管理学院里最漂亮的几个女学生之一,虽然说在看习惯了赵雅、林蓉她们这一档美色的方明远眼中,刘雨燕只是一个漂亮的和自己还算是说得来的女生,但是在张光北的眼中,刘雨燕那就是貌似天仙了,至少在他能够接触到的女性里,绝对是拔尖的了。所以,张光北对于任何一个出现在刘雨燕身旁的陌生男性,下到十五岁,上到六十五岁,都是格外的警惕。

????“雨燕,我这不是担心你吗?如今这社会,太乱了,就连学校里,也是污七八糟的。那些留学生,也不全是好人!里面一样有色狼的!据我所知,像外国语学院里,就有女学生被外国留学生骗了,还为他去医院里做手术呢……”张光北陪着笑道。

????刘雨燕有些厌恶地看了他一眼,这人连对方是什么人都没有搞清楚,就在这里胡说八道。而且他有什么资格这样说,他自己进校后的第一个女朋友,据说不也是打胎后被他给踢了吗?

????“雨燕,你看都这时候了,咱们还是赶紧去吃饭吧。”张光北一举餐具道,“今天食堂里应当有你最喜欢的狮子头。”

????刘雨燕一甩手道:“你自己去吃吧,我不舒服,回宿舍里休息了。下午还有大课呢。”说罢,也不理张光北的叫声,径直进了楼门。

????张光北追到了楼门口,却不敢再往里闯。女生宿舍楼,那可是男生的禁地,这要是往里闯,轻则被看楼老大**评教育一通,重则搞不好就给处分了。而且这名声传出去了也不好听啊!

????张光北站在楼门前半晌,脸色变幻不定,一咬牙一跺脚,扭身而去。

????“小燕,那个张光北走了!你是跟我们去食堂啊,还是我们给你打回来吃?”三楼某间窗户的后面,一个短发的女生看着下面笑道。

????刘雨燕往床上一躺,倦怠地摇了摇手道:“你们帮我带回来一份吧,我懒得下去了,让他看见又是麻烦事。”

????“小燕,你要是看他讨厌,就干脆利落地和他说了吧。”短发的女生坐回到了她的床上道,“这样子拖着,也不是办法啊。他可是还有近两年才毕业呢,这两年里就这样不清不白地拖着?张光北他可是以你的正牌男友自居呢,我听说,前几天,他还在外面和别的学院的学生打了一架,好像就是因为人家说了一句‘经济和管理学院有个叫刘雨燕的大二女生,听说长得很漂亮,不逊色于咱们学院的某某某’。”

????刘雨燕立时从床上坐了起来,惊诧地道:“还有这事?”

????“怎么没有,好多人都知道。当时不仅仅有张光北,还有五六个咱们学院的学生呢。他们都看到了,张光北把那人打得满脸是血。”短发女生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道,“幸好当时我不在场。”

????“是啊,要是你在场就更热闹了,晕血的大小姐!”刘雨燕又躺了下去道。

????短发女生跳下床,从桌上拿起两人的餐具就向门外走。“那你就在宿舍里等着吧。不过我最后问一句,刚才和你走在一起的那个学生是什么人?难怪张光北他那么小心翼翼的,人家就是看着比他顺眼!”

????刘雨燕一时间真是无语,女人的天性就是八卦,这还真没有说错。

????“好吧好吧,我不问了!”短发女生一溜烟地跑了。

????方明远自然是不知道他走了之后所发生的这一切,回到留学生宿舍楼,恰好遇到了同样是回来拿餐具的刘勇,两人结伴前去食堂。

????说老实话,进了大学这么久,方明远在学校食堂里还真没吃过几回饭。

????华东共济大学占地广阔,学院众多,这食堂也是分出了八个,才能满足所有在校的师生用餐。经济与管理学院离得最近的是其中的六号食堂,刘勇这两个多月下来,倒是对校内的环境熟悉了很多。

????“嘿,刘,你好!”两人刚下楼,就遇上了几个金发碧眼的老外,其中一人热情地对刘勇打招呼道。发音虽然不标准,但是倒也能听明白。

????“嘿,艾凯拉,你好!”刘勇也回应道,“艾凯拉,这是我的好友方。明远,这位是艾凯拉,今年冰岛来的留学生,学习中文!”

????冰岛!方明远还是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一位居然是从那个有名的大西洋上的岛国来的,这可是绕了半个地球啊。虽然说,前世里到了二千年之后,由于华夏的经济的迅猛发展,很多外国人也到华夏来学习中文,但是现在才是九五年,这一位也算是颇有眼光啊。

????“方,你好!”艾凯拉热情地伸出手道,“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方明远以流利的英文道。听这主说汉语实在是太吃力了,方明远虽然不记得冰岛是什么语言,但是在欧洲,一般人都能够听得懂几句英语。

????“上帝啊,这太好了。方,你的英语说得真不错!”艾凯拉立时笑逐颜开地一挥手道。

????“你的汉语说得也不错!”方明远这还倒不真是纯粹地恭维他,做为一名刚入学不久的新生,艾凯拉能够说到方才的那个地步,是很不容易的了。虽然说发音还有待提高,但是至少一般人已经可以大概明白他要说什么了。

????“你们这是要去吃饭吗?”艾凯拉看了看两人手中的餐具,笑问道,“那可得赶紧去,食堂里现在已经到处都是人了!”说起了英语,艾凯拉就流利地多了。

????“人再多也得去啊。”刘勇叹了口气道,今天因为方明远的缘故算是耽搁了一下,正赶上食堂用餐的高峰。谁让华夏就是人多呢。

????两人又和艾凯拉说了几句,这才出了留学生楼,匆匆忙忙地向食堂方向赶去。

????此时,路上前去吃饭的学生已经形成了人流,只是方明远两人并没有走出去多远,就被人给拦住了,正是方才在女生宿舍楼有过一面之识的张光北。

????张光北阴沉着脸,截住了方明远道:“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是来自哪个国家,我告诉你,刘雨燕是我的女朋友,你少在她身上打什么鬼主意!否则的话,我就让你明白,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刘勇诧异地看了看他,如果说要不是因为听到了刘雨燕这个名字,他简直以为这是一个神经病了。

????方明远心里有些恼火,他还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极品货色,连自己与刘雨燕两人之间的关系还没有搞清楚,更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呢,就跑来相威胁的主呢。回想起当时刘雨燕的神色,难怪她似乎对他相当地不满呢。这种没有脑子没有眼色的货色,她当然是看不上。

????张光北将两人的诧异误认为了懦弱,被自己吓着了,于是又进了一步,指着方明远的鼻子道:“我警告你,这是第一次!下一次,再让我在刘雨燕的身旁看到你,我就打得你妈妈……”

????张光北的话还没有说完,方明远已经一伸手抓住了他伸到自己脸前的手指,微微用力地一拧,张光北立时就痛得弯下腰来,哎呀呀叫个不停,着实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方明远也没想怎么样整治他,所以很快就放了手,只是冷若冰霜地道:“这位同学,说话时指着别人的鼻子,是很不礼貌的,难道说,你家里人和老师们没有告诉过你吗?”虽然说张光北说得都是无稽之谈,但是在这个时候,方明远也没有办法撇清自己。对于很多人来说,解释就意味着心虚,你越解释,他倒越怀疑。而且在这种情况下,解释反倒显得自己怕他了,想要息事宁人了。

????方明远对于刘雨燕根本就没有什么非分之想,但是他张光北,也没有那个资格来要求方明远不出现在刘雨燕的身旁!

????“光北!”

????“老二!”

????“二哥!”随着一连串乱七八糟的称呼,五六个年轻学生将张光北围在中间。

????方明远并没有用多大力,所以张光北也只是疼了片刻,这股劲就过去了。张光北摸着自己隐隐生痛的手指,站起身来,脸上全是狠毒之色。来得这些人都是他的舍友、死党,他就不信,七个人还打不过两个人!

????“好,你小子有种,居然敢出手打人!”张光北看了看左右,此时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国人喜好围观的毛病那是上至九十九,下至刚会走。这不花钱的好戏,谁都想看看。

????“有本事咱们就换个地方!”张光北叫嚣道。他还没胆量在这种公众场合公开与校纪校规做“斗争”。

????“怎么着,打算七个打两个?”刘勇在一旁忍不住道。

????与张光北站在一处的六个学生中,有人突然指着刘勇叫道:“你是国际贸易系的新生刘勇吧?我在军训表演上看到过你!”

????刘勇?张光北闻声就有些蒙,以一抵五,将五个大四的老生全打进了校医室,自己不但没有受到处分,反而让老生背了处分,刚刚进入学生会体育部的那个刘勇吗?

????张光北虽然是学院学生会文化部的部长,但是这院学生会里学生也不少呢,平日里除了几个头目之外,一般的成员也不会凑到一起的。对于刘勇,他也是只知其名不知其人。

????这个人要是刘勇的话……虽然说,已方现在有七个人,但是说起战斗力来,张光北觉得还不如当初乐天他们五人呢。刘勇能够将他们五个全打进校医室,那么收拾自己七人,想必也不是什么难事!

????不仅仅张光北想到了这一点,站在他一边的其他人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不少人这心里就有些打鼓,打架打输了他们倒是不怎么怕,但是刘勇当初打了人,可是一点处分都没得,反倒是被打的一方个个挨了处分。这令他们这心里不由得有些发毛,为了这莫明其妙的原因得个处分,那可就有些犯不上了。

????“我是刘勇,你是?”刘勇诧异地看了说话的人一眼。

????那人连忙扯着张光北道:“光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光北吱吱唔唔地说了几句,却谁也没有听明白他在说什么。

????这时候,方明远却突然将手中的餐具往刘勇手上一放道:“我不去吃饭,你蓉姐找我有急事,回头你把它带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