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六十九章 障碍(2/5)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六十九章 障碍(2/5)

????时间推回到上午十时,在季礼的***办公室里。

????“季***,这外滩的五十二栋建筑群,就这样处理,我怕孙总那边会有很大的意见。”说话之人是黄埔区国有资产管理局的局长池中兴。位于外滩的这五十二栋楼,产权虽然是在市里,但是做为它们所在地的黄埔区,却是一直负责管理的。而那些建筑物每年的维护修葺费用,百分之八十也是由黄埔区国有资产管理局提供的。所以在这些建筑物的处理上,黄埔区国有资产管理局,还是有着很大的发言权。

????在接到市里通知时,池中兴当时可是长出了一口气,外滩十八号,若是有了买主,对于局里来说,可是去了一个大包袱。

????沪市财政虽然比起兄弟省份们来说,要富裕不少,但是此时的沪市市政府,也是面临着诸多难题。做为国内计划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在这个时候,沪市里诸多的国营企业,也面临着转型的困难。大量的工人下岗失业,大批的企业面临破产。市里每年的那些财政收入,也是补了东墙补西墙,处处都觉得捉襟见肘。

????做为政府的机关,黄埔区国有资产管理局也是面临着同样的窘境。每年市里划拨下来的那些款项,也只能达到他们所需要的百分之七八十,所以,这几年来,对于外滩的这些建筑物,应有的维护修葺费用不能及时足额的到位,这也是这些建筑物们如今破败不堪的重要原因。

????可是池中兴的兴奋劲还没有过去,区委***季礼却提出了一系列的要求。

????像转卖为租这样的要求,虽然说这租金要得也是不低——一年三百万到七百万元人民币不等,但是考虑到对方还要负责维护和修葺,每年这上头的开销恐怕是更为惊人,但是还是有得可谈。如果说孙照化能够点头应允,那些即便是市里分走一部分,每年国有资产管理局也是可以落下不少。池中兴当然是不会反对。但是季礼要求对方将三十六栋楼全般租凭下来,却是有些令人觉得不可思议了。

????池中兴并不算是季礼的嫡系,季礼做出这样的决定前,自然也不会和他详细解释沟通。但是未来要与孙照伦进行谈判,他却是不可或缺的一个,那么搞清楚领导的意图,就是非常必要的。

????说老实话,池中兴在得知这一消息时,第一反应就是季礼对此事并不认同,做出这样的决议,设置障碍下绊子的可能性更大。

????如果说买方是一般人,那自然是无所谓了,政府领导做出的决定,你想得通也要执行,想不通也要执行中去想通。但是买方那可是孙照伦啊!家乐福集团的总裁啊!

????家乐福集团总部落户沪市之后,迅速地成为了沪市的明星企业,孙照伦也成为了沪市乃至全国商业界里的知名人物,沪市市委市政府的诸多领导,可是多次接见过他。自己要是不搞清楚领导的意图,万一惹恼了孙照伦,那岂不是惹火烧身了!

????他可是将消息已经传给了孙照伦那边,据传消息的人回来说,虽然对方没有勃然大怒,但是很显然,对方心里很不高兴,认为区里是在胡闹!

????季礼又岂能不知道他心里的盘算,不由地暗暗冷笑池中兴没有担当!之所以季礼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就是想要让孙照伦知难而退!在他看来,虽然说不知道孙照伦到底是看上了外滩十八号的哪一点,但是孙照伦不是挡我的财路吗,我也不能让你痛快地拿到外滩十八号。

????“中兴同志,这外滩的五十二栋旧社会时期的建筑,如今除了部分还有单位使用之外,其余的这三十余栋楼,已经不能够再为国家创造什么利润,反而每年需要国家投入大笔的资金对它们进行维护和修葺。而如今区里的财政也是十分地吃紧,很多部门应得的经费,都无法得到保证。这一点,想必你也是有切身的体会的。”季礼沉声道,“这些建筑物,如今已经成为了阻碍区里经济发展的绊脚石!”

????池中兴如同鸡吃碎米般地连连点头应是。

????“虽然说区里早就有意将这些建筑推倒了重新建设,但是市里的很多人都强烈要求,要将这些建筑保留下来。他们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他们上嘴唇一碰下嘴唇,说起来容易,但是到了咱们这些实际执行的人这里,维护和修葺的资金从何而来?他们就完全不考虑了!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吗!”

????季礼的这一番话,立时又令池中兴连连点头赞同道:“季***真是高瞻远瞩、明察秋毫,了解我们这些基层办事人员的难处。每年市里发下来的资金就那么多,顾得了这头就顾不了那头。这些老建筑,不管是维护还是修葺,所需要的人力物力都十分可观。在目前的这种情况下,局里确确实实是拿不出那么多钱来给它们了!”

????“这一次,孙照伦孙总突然提出来,要收购外滩十八号,这是一件好事!也是你们的一个机会!孙总是香港人,我听说香港人对于这种过去的建筑物一向是情有独钟,所以你们要把握好这个机会,尽可能地让孙总多租赁一些,一方面可以减轻政府的资金压力,一方面也是让这些建筑可以获得新生!这些老建筑,一个个破破烂烂的伫立在江边,看起来实在是有些不成样子。黄埔江畔每天人来人往的,还有大量的外国游客,实在是有碍观瞻。可是市里又不许全面拆除,如果说孙总能够将它们修葺一新,也是有利于区里的。”

????池中兴迟疑了一下才道:“季***说得简直是太对了!这样一来,不但局里可以节省下一笔资金来做更重要的事情,而且这些老破的建筑也可以得到充分的修葺维护,一箭双雕,两全其美!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季礼脸色微沉道,“吞吞吐吐的,有什么想法就说!”

????“季***,可是这三十六栋建筑,实在是太多了吧。就算是每栋每年租金三百万,这加起来也是近亿元的支出。我怕孙总他不答应。”池中兴吓了一跳,连忙说道。季礼心中冷笑,不答应才好呢!

????“中兴同志,你也是工作了多年的老同志了,难道说,你就不明白什么叫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吗?”季礼不悦地道,“你也知道,关于外滩十八号,区里已经答应申意地产将后楼拆除的要求。如今孙总突然要求买下外滩十八号,市里自然就将拆除计划撤销了。这无疑给区里的工作带来了很大的麻烦。申意地产那里,也很不满意。如果说孙总就只要这外滩十八号的话,区里面的工作也是很难做的!”

????池中兴立时心领神会,连连点头应是道:“那么以***您看,这底线订在多少比较合适?”

????季礼故做沉吟了片刻道:“孙总怎么也得租个十栋八栋的吧。当然了,如果说孙总变了主意,看上了外滩的其他建筑,不影响区里和申意地产的合作,中兴同志,你也可以酌情向下降降!”

????话说到了这个地步,池中兴要是还不明白季礼的意图,在体制混得这些年也就是白混了!

????虽然说他并不知道申意地产与季礼在暗地里的交易,但是却知道,申意地产开发那一块地皮,却是季礼一手促成的。如今眼看着就要开工建设了,孙照伦突然出来插这么一杠子,搞得申意地产不得不停止对外滩十八号的拆除计划,***这心里不痛快,也是很正常的吗。既然惹得***不高兴,那么给你设设障碍,下下绊子,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全都要了?争取收购下来产权?”林蓉觉得自己是不是耳朵幻听了,三十六栋已经存在了七八十年的古旧建筑,方明远居然要全部买下来?那得要多少钱?而且这些楼一个个都破破烂烂地像个鬼窟一样,稍有点钱的单位都不会入驻,全都买下来做什么用啊?

????“对,全部都买下来!嗯,资金这一块,你不必担心,可以要求他们同意分期付款吗。”方明远倒不是手头没有足够的资金,而是考虑到一次性支付,无疑又将方家推到了风口浪尖上了。

????“明远,咱们要这么多的古楼做什么用啊?”虽然说,林蓉不认为方明远是昏了头,但是仍然忍不住开口问道。

????“放心了,你放心好了!我向你保证,只要维护修葺完毕,不出一年,所有的这些楼,全部都会有租户的!”方明远胸有成竹地道。如今的华夏,还没有金融一条街的概念,更意识不到,同类公司企业扎堆的好处和规模效应。但是方明远可是明白,用不了几年,这里就会成为沪市里银行和保险公司云集的所在。届时,人们只会发愁楼不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