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七十二章 千钧一发(5/5)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七十二章 千钧一发(5/5)

????“呼……”直到将昏昏沉沉的刘雨燕放倒在床上,又去关上了房门,张光北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一颗忐忑不安的心算是放了下来。此时他才察觉到,后背上已经是一片冰凉,贴身的秋衣已经被汗打透了。刚才与方明远擦肩而过的时候,方明远没有注意到他,他可是看清楚了方明远,当时可是给他吓得不轻。好在后来方明远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们,又接着向前走,张光北预订的旅馆又在近前,他赶紧将刘雨燕带了进来。

????“真是好险啊!”张光北擦了擦额头的汗珠,这大冬天了,他还一脑门子的汗水。这要是当时让方明远发现了,事情可就大发了!

????张光北定了定神,又给房门划上插销,这才转回身来,看着床上的刘雨燕。

????刘雨燕的长发披散着,一张俊俏的小脸红扑扑的,更是添加了几分丽色。张光北咽了一口唾液,这才将刘雨燕身上的白色羽绒服给剥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红色的毛衣。即便是躺在床上,刘雨燕的胸脯仍然高耸着,更显得小腰盈盈一握,臀肥腿长。

????张光北猥亵地笑着,在她的胸口捏了一把道:“臭丫头,我倒要看看你还往哪里跑?嘿嘿,敬酒不吃你吃罚酒,等一会,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张光北又将刘雨燕的鞋子和外裤都脱了下来,这时,他觉得自己的身上满是汗水,后背更是一片冰凉,十分地不舒服,就扯开了被子,将刘雨燕盖在了下去。自己脱了衣服,洗手间里冲了一下,就急冲冲地冲上了床。

????刘雨燕被他的身子压了一下,下意识地哼了一声。

????张光北淫笑着就要脱她的毛裤,口中道:“那个蠢货要是知道他居然和你是擦肩而过,肯定会后悔死的!希望你还是个处,不然老子可就亏了!雨燕,今晚上你就是我的……”

????“铛铛铛!”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吓了张光北一跳。

????“谁啊?”张光北的声音都变了调了。

????“我是服务员,给您送开水来了!”门外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送什么开水啊,我不要了!我这都躺下了!”张光北恼火地道。

????“对不起,您屋里的暖壶里是早上的水,现在肯定都已经凉了!”中年妇女无奈地叫道。

????“行了,我告诉你,我不要!”张光北心里更是恼火,精虫上脑的他,现在哪有精神管什么热水不热水的。

????“是张光北!”方明远听出了他的声音,对陈忠一打眼色。

????陈忠一把拉开门前的中年妇女,一脚就踹在了门里面插销的位置上。

????“咣当!”原本就并不厚实的房门哪里架得住陈忠这一脚,立时被踢了开来。

????正要爬起来将“请勿打扰”牌子挂上的张光北,**裸地站在了床边,大张着嘴,看着门前的三人,丑态毕露!

????“果然是你!”方明远几步就蹿了进来,将床上的刘雨燕和张光北隔了开来。他担心这小子狗急跳墙,再做出什么没理智的事情来。

????“不是我!”张光北下意识地颤声道。

????陈忠一扯那同样被吓呆了的中年妇女,走了进来,又将门关上,这才道:“方少,要我报警吗?”

????“不要!”张光北与那中年妇女异口同声地叫道。

????“现在知道不要了?”方明远冷笑道,他扭头看了看床上的刘雨燕,屋里闹了这么大的动静,她居然还一动不动地躺着,显然神智并不清醒。

????“张光北,她这是怎么回事?”方明远厉声地问道。

????“我……我……我给她吃了点安眠药!”张光北颤声道。一方面是因为害怕和羞耻,另一方面却是因为冷。

????“安眠药?多少?”方明远顺手抽出了一旁张光远裤子上的皮带,抽了过去。这小子太混蛋了,安眠药,这东西也是能够随便吃的吗?

????“大半片,不到一片!”张光北的身上立时多了一道红印,痛声道。

????方明远又踹了他一脚,这才对中年妇女道:“到洗手间给我拿条湿毛巾来。”他又倒了一杯水,喂刘雨燕喝下,又用沾了冷水的毛由给她擦擦脸,又是拍又是叫的,好半晌,刘雨燕才半睁开了眼睛,***道:“我的头好沉!”

????“刘师姐,师姐,醒醒!”方明远又微微用了点力,拍了拍她的脸。

????刘雨燕这才稍稍有些清醒,只是当她看清楚眼前坐着方明远的时候,不禁吓了一大跳,出了一身的冷汗,立时从床上坐了起来道:“方同学,你怎么在这里?”她这才发现,自己只穿着毛衣毛裤,外衣外裤不知道什么时候脱了下去,这心里更是惊慌,人倒是更清醒了。

????“师姐,放心吧,我们来得快,没出事!”看着刘雨燕惊恐万状察看自己衣裤的模样,方明远这心里也是长出了一口气。这要不是自己总觉得心里不踏实,想要看个究竟,今天晚上,刘雨燕就被张光北这个畜生糟践了。

????刘雨燕察看了一遍,发现自己身体似乎并没有什么异状,这才松了口气。此时她才注意到屋子里居然还有一个裸男,立时“哎呀”一声尖叫,用被子蒙住了自己。

????“张光北,给你!”方明远从床上的衣裤里找出他的***,丢了过去。张光北手忙脚乱的连忙穿上。

????“方同学,把其他的也给我吧。”张光北哀求道。

????“别做梦了,事情没搞清楚前,你就这么呆着!这一会冻不死人!”方明远冷冷地道。要不是因为刘雨燕脸嫩,在事情搞明白之前,张光北别说衣裤了,就是***也别想穿上。

????这人要是赤身**了,有些事情就没心思去做了。刚才就是陈忠放他出去,张光北他也不见得敢跑。华夏可不是欧美国家,如今更不是新千年之后,当街裸奔,就是不被冻着,回头也会被请到派出所去,轻则罚款教育,重则甚至于可能被当精神病人送进精神病院去,那可是生不如死!而且他要是因为裸奔进了派出所,就算没什么大的处罚,回头学校也得给他开除。

????方明远一把将被子扯了开来,将刘雨燕揪了起来道:“师姐,睁眼吧,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刘雨燕微微地睁了一条缝,看到张光北确实是遮住了羞处,这才睁开了双眼,此时她才想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俏脸苍白地指着张光北道:“张光北,你这个畜生!“

????原来,今天张光北约刘雨燕出来吃饭,刘雨燕这几天思前想后,决定还是和张光北正式地谈一次,将事情说明白了!自己根本就没有在学校里谈恋爱的打算,而且毕业后自己也要回家乡,所以两个人根本就不可能。

????倒不是刘雨燕没有警惕心,她来的时候,还有两位同宿舍的女伴一同前来。而且吃饭的时候,也没有点酒,只是要了杯白开水,但是吃饭快吃完的时候,突然来了两人将她们给叫出去了。接着刘雨燕又喝了几口白开水,然后就不知道了。

????刘雨燕越想越是害怕,这幸好是撞上了方明远,否则的话,这不就让张光北得逞了吗?眼泪不由自主地从脸颊上滑落了下来。

????“师姐,你打算怎么办?虽然说他因为我们来得快而没有得手,但是依然算得上***未遂,到法庭上,判他个几年有期徒刑绝没有问题。”方明远恨恨地道。

????“不要!不要!”张光北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哀求道,“雨燕,雨燕,我对不起你。我愿意赔偿你,我赔偿你一万元,不不不,五万元!我赔偿你五万元!而且我爸爸是教委的,我可以帮你日后留在沪市,有正式的户口,还可以帮你找个好工作!就请你放过我吧!”

????脸色苍白的刘雨燕坐在床上,抓着被子的一双小手将被单拧成了一团,半晌都没有说话。

????“方同学,你觉得我应当报警吗?”刘雨燕哽咽道。她倒不是贪图张光北所说的那些,而是考虑到如果说自己报警,就算是可以将张光北绳之以法,自己的名誉也肯定是毁了。不管是同学,还是家乡里的人,得知了这个消息后,他们又会怎么看自己?人言可畏啊!

????方明远看了看那中年妇女,那中年妇女连忙摇手道:“我什么都不会说的,我今天什么都没有看到!”

????方明远伸手从陈忠的兜里拿出了一个证件,背着张光北和刘雨燕让这中年妇女看了一眼,那中年妇女的嘴巴张得简直都可以吞掉一个香瓜,半晌都合不拢。

????方明远又拿出了三百元钱,塞到了她手里道:“如果说你能守口如瓶,今天谁也没有看到过,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那么这五百元钱就是你的。如果说我知道你和其他人说半个字,不但这钱没有了,后果你可以自己去想!我可以保证让你到***沙漠里吃免费的馒头咸菜去!”

????中年妇女死死地攥着那三百元钱,连连点头道:“我知道,我今天晚上什么事情都没有看到,这门是我不小心给弄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