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七十五章 你妈和他们打起来了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七十五章 你妈和他们打起来了

????方明远无所谓地耸耸肩膀道:“那总比手中一无所有,却肆意诽谤他人要强!”

????“你!”纪韵被他气得简直要七窍生烟了。自从张铭当上了教委的副主任,求上门办事的人多,巴结奉承她的人更多,敢这样和她说话的人可是少而又少了。

????纪韵强压下来胸中的怒火,这里是在公众场所,在场的还有诸多的警察,有些话还是不能说得太露骨了,也有失自家的身份。

????“崔所长,能不能借一间办公室说话?”纪韵扭头对崔洹道。

????崔洹将众人引到了所里的会议室里,除了双方之外的人,包括他自己都退了出去,将这里全盘留给了他们。

????纪韵坐了下来,此时她才上下地打量了方明远等人一番。不由得心里暗皱眉头,自己的儿子是什么德行,她这个当妈的自然知道。当然了,张光北的那些劣迹,在她的眼中,根本就算不得什么,不过是小孩子打打闹闹的罢了。只是这一次,居然对方会报警,这倒是有些出乎纪韵的意料之外。在华夏,像这种事情,受到侵害的女孩子绝大多数都会选择忍气吞声,甚至于还会因此而受到要挟,自己儿子怎么这样的倒霉,居然遇上了一个报警的异类!

????不过……这个女孩子还真是挺漂亮的,居然能够有这样的勇气,还是比较罕有的。纪韵将目光落到刘雨燕的身上,心里暗想。至于那位中年妇女,纪韵连正眼都没有给她一个。

????还有方明远,纪韵也在心里暗暗琢磨,方明远到底是什么来头,到底是不通世务的混小子呢,还是有着背景后台,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纪韵毕竟是在商场打拼了不少年的人了,虽然说生意能够做到今天的这个地步,很大的原因是在于丈夫张铭的地位提升,那些在沪市的学校,多多少少地都要在她这里采购一些文具。但是纪韵也不是完全的花瓶,还是有着一定的能力的。

????方明远那种同龄人中罕有的自信,让纪韵这心里不由得有些打鼓。至少张光北在面对着与他父母地位相当的成年人时,绝对作不到像这个年轻人一样!

????纪韵又看了看一直沉默不语的陈忠,在这件事情里,这个中年人又是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纪韵也不知道。

????她之所以得知消息,是因为所里有人与张光北有过几面之识,又恰好负责他的笔录,在张光北的哀求下,这才私下里让他打了个电话。既然是私下里,自然是不可能长篇大论地详细解说,所以纪韵对于事情的来龙去脉,也并不是很清楚。

????“好吧,你们都出去!”纪韵一摆手,将自己带来的这四人也赶出了会议室。

????待得屋里只余下方明远四人和自己后,纪韵这才道:“好吧,我们来谈谈吧。你们究竟要怎么样才可以撤销报警?要钱?还是其他的什么条件?明说了吧。”

????刘雨燕脸色涨得通红,纪韵这简直是在侮辱自己!

????“我们什么都不要,就要张光北他承担应当有的责任!”刘雨燕尖声地道。

????“什么都不要?哼,小丫头,你什么都不要,他们也什么都不要吗?”纪韵冷笑道,“你能够替他们几个人做主吗?一人十万元,怎么样?”

????旅馆前台的中年妇女闻言吃惊地张大了嘴,纪韵甚至于能够看到她的后槽牙。

????“我……”她刚吐出了一个字,又畏惧地看了一眼陈忠,低下了头去。

????纪韵心中微喜,看来这几人并不是铁板一块,至少这个中年妇女显然是已经动了心。只是看样子,她似乎是这几人里最不能做主的一个。

????方明远和陈忠却是根本无动于衷,只是双手环抱在胸前,不动声色地看着纪韵。

????“十五万元!”纪韵继续道。

????中年妇女双拳死死地握住了,才让自己没有叫出声来。十五万元啊,她得辛辛苦苦地干上十几年,才能挣回来,如今只要改口,就能够轻而易举的得到,怎么能不让她动心。但是她却没有忘记,方明远给她看过的证件,还有那些话。

????钱再多,也得是有命,才有意义不是?

????“二十万元!”纪韵恼火地道。一个人二十万元,四个人就是八十万元,再算上打点警察局这边的费用,一百万元买张光北个平安,这价钱可谓是不低了!她那个公司,也差不多是一年的纯利润了!

????“年轻人,太贪心了,可不是好事情!”纪韵冷若冰霜地对方明远道。

????方明远微微笑了笑道:“纪董事长,这样吧,我给你一百万元,请你出示一个张光北与你乱/伦的证词,你看怎么样?”方明远的这一句话,令在场的人都惊呆了,就连那个中年妇女,都吃惊地抬起头来,惊诧地看着他。

????纪韵的脸色由红转白,又由白转青,方明远的这句话实在是太恶毒了!恶毒到了即便她是满腔的怒火,也不知道要如何来发泄。

????刘雨燕也是羞得脸色通红,不管怎么说,她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姑娘,这样邪恶的东西,平日里连想都没有想过。

????“ok,ok,对刚才不恰当的言词我向纪董事长道歉。不过,我想纪董事长应当也明白了,虽然说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但是钱也不是万能的!一百万元,买不到你的证词,那么为什么你觉得二十万元,就会让我们改变原则?”方明远站起身来道,“你的话,同样对于我们也是侮辱!”

????纪韵丰满的胸脯剧烈地起伏着,盯着方明远的双眼里已经满是怒火,如果说眼光能够杀人的话,方明远早就被她碎尸万段了。

????“那你们到底是要什么,才能够放过我儿子?”纪韵强压着心头的怒火,嘶哑着声音道。为了儿子,即便是再大的羞辱,她也要忍着!纪韵心里下了一个决定,哪怕是事后花再多的钱,她也一定要给方明远一个铭心刻骨的教训!

????“师姐刚才已经说得清楚了,我们什么都不要,只要一个公正的判决!”方明远直视着纪韵的双眼道,“虽然说这个社会中有很多的不公平,也许纪董事长都已经习以为常,但是请不要认为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会因为权或者钱而出卖自己的良心!张光北他既然敢做,那么就应当承担起应有的责任来!”

????纪韵此时哪里还听得进去方明远的话,她此时只有一个念头,方明远他们这分明是要毁了自己儿子的一生啊!由于身体的缘故,自己就这么一个儿子,可以说从小是捧在手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着。费尽心力,才将他养到这么大。

????纪韵都想好了,等张光北一毕业,就让张铭把他搞进市政府,有张铭的关系,再加上自己源源不断提供的财力,张光北这一生,肯定要比他老爸在仕途上走得还要远!她要看着儿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只是如今,这一切都如同泡影一般地破灭了!张光北要是被认定有罪,不但会入狱服刑,还会丢了学籍,日后更不可能进入沪市政府了,张铭就是再有能力,市政府也不会收一个档案上有这样大的污点的人进入政府机关工作的。

????他们毁了自己孩子的一生,也就是毁了自己!想到了这里,纪韵一声尖叫,十指如勾地突然向方明远的脸上抓去!

????此时的审讯室里,只有张光北和一名警察。张光北已经镇定了下来,他刚刚得到消息,自己的老妈已经赶了过来。

????张光北这心里立时就安稳了许多。从小到大,他闯出再大的祸事,老妈也会帮他摆平的。这一次,他并不认为,也会例外。只不过,老妈所要付出的,恐怕要更多更多!

????“纪董事长将他们都带到会议室去了!”帮他传信的警察低声地道,“你再忍耐一阵子,一会就自由了!”

????“米哥,这一次可是太谢谢你了!”张光北感激地道。要不是他私下里帮自己联系上了老妈,恐怕当父母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就已经晚了!所以,这一声谢谢,倒也说得是真情实意。

????被称为米哥的警察摆了摆手道:“没什么,我也帮不了你的什么大忙,只能做到这样了。”

????“米哥,以后要是有什么能够用得上兄弟的,尽管说,大忙我帮不了,小忙我一定竭尽全力!”张光北笑道,“米哥家里有没有需要上大学的亲戚之类的,有我爸的一句话,太好的大学不敢说,一般的沪市大学任你选!”

????米哥脸上露出了欣喜的模样道:“那就太好了!我小表弟今年上得高二,这学习成绩只能说是差强人意,我姨他们都发愁呢,担心他日后考不上大学,又不会一门技术,高不成低不就地算什么。”

????“没有问题!”张光北拍胸脯信誓旦旦地道。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屋子的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米哥出去了片刻,又急匆匆地赶了回来道:“不好了,你妈和他们打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