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十二章 就让我再忽悠一把(下)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十二章 就让我再忽悠一把(下)

????方明远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右手抽了出来,这一位古行长,太喜欢握别人的手了,该不会是和背背山有缘吧?

????古宇诚自然不知道在方明远的心中,已经将他与传说中的“圣山”扯到了一起,喜不自胜的他此时觉得带方明远前来的马永福真的是自己的福星,这一个点子,简直可以说价值万金!

????‘咳,老古,这里不是谈话的所在,我看,咱们是不是到上面你的办公室去谈?”马永福轻咳了两声道。他毕竟不是银行业中人,虽然觉得方明远的这个主意很不错,对于交通银行的储户们来说,无疑是舒适了很多,但是对于其所可能带来的影响力,却是没有充分的认识。自然也就觉得古宇诚的态度似乎有些夸张了。不过这样更好,刚一进门,方明远就卖了古宇诚一个好,这样接下来的事情也就更好谈了。

????“是是是,我实在是有些太高兴了,失态了,失态了!还请诸位不要介意,哈哈,诸位请跟我来!”古宇诚有些语无伦次地道。

????一行人进入到了古宇诚的办公室,借着出去招呼人准备茶水果品的机会,古宇诚将马永福扯到了走廊里,此时古宇诚已经从最初的惊喜中清醒了过来。

????“我说老马,马主任哎!”古宇诚压低了声音问道,“现在你总可以说说了吧,这两位是什么背景,做什么来的?你总不能让我就这样一头雾水地去和人家谈吧?”

????马永福一脸笑意地拍了拍古宇诚的肩膀道:“他们两人是来贷款的,不多,也就十几万,撑死应当不过二十万。”

????“二十万?”古宇诚诧异地道,他上上下下地打量了马永福半晌,心说就这二十万元,怎么会求到了你马永福的头上?别说这位省政府的办公室主任了,就市里面的一位处长、局长,出面也都足够了,这岂不是大材小用吗?也是浪费资源啊!能够让省政府办公室主任正而八经地开次口,怎么也得有个百八十万吧。看方才那位年青人的模样,不应当想不到这一点啊?而且为了这区区的二十万元,你也犯不上一竿子捅到我这里来吧?这么多的银行,还不是你马主任一句话的事。这事情里可是透着几分诡异。

????“什么单位的?来头很大?背景很深?”古宇诚猜测道。难不成是省里领导的子女?否则的话,又怎么用得上马主任亲自出马?

????“私营个体劳动者,背景不深,属于潍南市平川县内。不过来头不小。”马永福似笑非笑地答道。

????“私营经济?还是县城的?”古宇诚就更奇怪了,这事情可是越来越诡异了,一个县城里的私营个体户也能求到马主任的头上,难不成是他的亲戚吧。

????“你家亲戚?”古宇诚与马永福毕竟是老同学了,所以这说话也就随便得多。

????“我家亲戚?要是我家亲戚就好了!我可就省心了!”马永福苦笑道,“郭氏船运集团你总该知道吧?”

????“香港的那一个?”古宇诚心中不由得一动,想起来前一阵所听说到的那个在奉元市高层人士中暗地里传播的消息。

????他试探着问道:“这两人是不是救了郭家小公主的那两个?还把郭家给予的五百万报酬上缴给了警察厅?”

????马永福一挑大拇指,一脸钦佩地道:“行,老古,你的消息够灵通的,反应也就够快的。不错,就是他们两个。老古,我可是给你带来了一次天大的机会,知道不,郭家已经有第一笔投资就要落地了,在华清池要建一座高档的,主要面对香港客商的温泉疗养院。这笔投资虽然不大,但是其中的意义我想老古你也不是一般人,应当能够想得明白吧。你把那个少年巴结好了,也许日后郭家的资金往来,就会落在你交通银行的账面上!你说,这是不是位小财神?”

????古宇诚心中大喜,郭氏船运集团,那可是总资产数以亿计的香港大型财团,如果说能够成为其在秦西省的资金存储行,不管其最终能够存入多少资金,其意义都非同小可——这代表着郭氏船运集团对交通银行的一种认可。而这种认可,不仅仅是可以提高交通银行在秦西省金融界的地位,而且随着更多来自香港的投资商前来奉元,更会为交通银行奉元分行带来大批的香港客户,这可是交通银行奉元分行难得的一次发展机遇!

????“那年青人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古宇诚心里还是有些打鼓和难以确定,不过是救了郭家的小公主,郭家给予了五百万的谢礼,也就足够了。

????“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你知不知道,郭家的这第一笔投资,就是他撺捣出来的。郭家的少夫人,可是认了他当干弟弟的。甚至于还想把他带到香港去培养,还答应要把他全家日后都迁到香港去。”马永福咋舌道,“他全家啊!你想想,这得多宠爱他!”

????古宇诚也不禁为之惊叹不已。他虽然听说了一些内幕的消息,但是却又哪里有马永福他清楚。

????“既然这样,他又何必到我这里来借着区区一二十万元,这点钱,对于郭家来说,还不是九牛一毛?”古宇诚很快就又察觉到了其中的怪异之处。

????“嘿,这你又不知道了,郭家虽然提出了要将他全家都迁入香港,可是这一位给拒绝了!”马永福添油加醋地将当时的情景说了一遍。古宇诚听得是目瞪口呆,这样的好事情,别人求都求不来,他居然就这样毫不犹豫地给拒绝了。

????“所以了,我觉得这一位可能是想凭着自己能力发展,而不想借助郭家的力量。嘿嘿,到底人家怎么想的,咱们怎么能知道,我也只是这样一猜。”马永福打了个哈哈道,“不过省政府领导们早有承诺,对于方家经商一事上,会尽可能地大开方便之门,所以呢,我一想这笔款子也不多,对你古大行长也算不得什么,又可以让你与他们结个善缘,所以就带到你们这里来了。咱丑话说在前面,你要是不行,没这份魄力,那我就带他们去建设银行,反正老刘那里咱也说得上话。”

????“别别别啊,别说有省领导的承诺,就是看你马主任的面子,我也不可能不贷款啊?”古宇诚连忙笑道。这样的好机会若是再让自己推了出去,那自己就是猪头了。

????区区的二十万元,要是能够得到省政府领导们对自己工作的认可,就是呆帐,那也值得啊。更何况,还可能会引来郭家的资金,这太值得了!

????“明远,这两位出去怎么这么久?”方彬坐在沙发上,看着屋里豪华的摆设,有些担忧地道。要是这里也贷不到款,那么建设银行那里恐怕也不好说。这私营企业怎么贷点款就这么难啊?

????“没事,小叔。古行长肯定是在从马主任那里打听咱们的具体情况呢。这一笔钱,你放心,肯定能够贷到!”方明远胸有成竹地道。他之所以挑选了交通银行,正是看中了它刚刚建立不久的这一项上。正因为它建立不久,所以对于开拓新的业务,拓宽市场才有着远比其他四家国有银行更为迫切的**。再加上自己方才在楼下的那一番话,和省政府领导、马永福的面子,只要这位古宇诚行长没长个猪脑袋,肯定会意识到这其中的奥妙。区区二十万元,对于一家全国性的银行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两人的话音刚落,古宇诚和马永福两人已经推门进来。

????“两位同志,真是不好意思,让两位久等了。”古宇诚一脸诚恳地道歉道,“关于两位的情况,我已经与马主任商榷过了,对于省政府的工作,我们自然是要大力地支持的。两位的贷款需求,我们会尽最大努力地给予满足。两位打算借多少?借多久?无息贷款恐怕是有点难度,不过我可以给予两位最低息。”

????“咦?”方彬诧异地看了看古宇诚,“您这里不需要抵押品吗?”在平川县,他们就是拿出抵押品也贷款不着,在这里,这位古行长怎么根本不提?

????“有马主任和省领导的担保,这自然是不用了。”古宇诚一挥手道,“我相信马主任,更相信省领导们的眼光。”

????“太好了!”方彬高兴地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小叔!”方明远沉声地叫道,方彬连忙又坐了下来。

????方明远这才看着古宇诚,同样是诚恳地道:“古行长,您与马主任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但是我并不打算这样贷款。我们已经带来了抵押品,希望能够在贵行办理抵押贷款。一切都要走正当的程序。”

????“啊?”古宇诚不由地有些发蒙,这到银行来,谁不是想要尽可能的多贷一些,付出尽可能地少一些,怎么这一位对于自己的提议反而更不满意?他不禁扭头看了看同样是一脸诧异的马永福。

????方明远看出了古宇诚的诧异,笑道:“古行长,您和马主任的好意,我们是真的心领了。但是我是这么想的,我希望贵行能够与我们能够进行长远的合作,那样的话,这一锤子买卖,就有些不合时宜了。我们只是为政府做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哪能日后再次次麻烦政府和马主任。马主任今天能够为我们引见古行长,我们就已经是感激不尽了。为了大家日后长远的合作,我还是希望能够一切都按照正常的手续来办理。”其实方明远是被前世里的政府算后账给吓着了,所以他打算从创业之始,那怕是发展地慢一些,也要保证自己的资金来源清清白白,不给后人半点把柄。

????方明远的这一番话,说得马永福是暗暗地点头,这小家伙不但头脑清醒,而且这一番话,说得是滴水不漏,虽然是拒绝了自己的提议,但是却令自己听得心里暖洋洋的。

????“而且我想,交通银行自重新组建以来,就身肩双重历史使命,它既是百年民族金融品牌的继承者,又是中国金融体制改革的先行者。国务院当初之所以要将交通银行重新组建,其目地也正是在此。否则的话,国家已经原有了四大国有银行,还有邮政储蓄银行,又何必画蛇添足地再将交通银行重新组建?国家对你们寄托着厚望,希望你们能够为华夏的金融业改革,闯出一条与以往不同的新路来,从而对我国的金融改革起到了催化、推动和示范作用。”方明远侃侃而谈道。

????“以古行长专业人士的眼光,自然不难看出我国以往对国有企业的贷款大多数只能称之为‘信用型贷款’,还款的希望其实是寄托在于国家的身上,那怕这些国有企业资不抵债,哪怕这些国有企业按照香港或者说国外的标准早就已经应当破产,根据政府领导们的指示,银行仍然不得不为其开出一笔又一笔根本还款无望的贷款。这在过去,其实并没有什么,反正到最后,这些烂摊子,还是会由国家补偿给银行。但是随着金融体制改革,古行长难道没有发现,政府是越来越希望银行能够独立出来,能够自负盈亏,能够自行发展。这样的话,银行仅仅依靠现在的这些业务,根本就是僧多粥少,能够维系现状就是很不错的结果,别说什么发展壮大了。这样长此以往下去,银行业的未来可以说是愁云惨淡。”

????古宇诚连连地点头,这的确是目前银行业所面临的一种窘境。

????“所以呢?如果说可能的话,我想向贵行进行抵押贷款。这是我们带来的抵押品!”说着,方明远将身后的背包提了出来,放到了古宇诚的面前道,“这些东西的市价大约在三十万左右,我想以此为抵押从贵行贷款二十万元!”

????古宇诚打开背包,只看了一眼,就惊异地抬起头来:“你这是猴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