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七十七章 跳脚的张光伟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七十七章 跳脚的张光伟

????刘雨燕咬着嘴唇,都要将嘴唇咬出血来了。虽然说心里很不甘,就这样放过张光北这个畜生,但是为了他再把自己和方明远也搭进去,却是不值了。虽然说方明远一直都表现的很有能力,但是面对着警察,他现在不也被上了手铐吗?刘雨燕不敢冒这个险!

????刘雨燕迟疑了片刻道:“好吧,那我同意……”

????“师姐,等一下!”方明远突然出言打断了刘雨燕的话,令看到刘雨燕即将吐口已经是满心欢喜的纪韵和张铭大失所望。

????“怎么,你还有什么想说的?”纪韵强压着想暴打方明远的冲动道。

????“崔洹,麻烦你打个电话给你们市局的张光伟!告诉他一声,我方明远打算在贵局吃几天免费饭了!看看他什么时候有时间,过来探望探望我。还有,让他记着,申华大学教师楼失窃案还要抓紧,幕后指使人一定要尽快找出来!”根本就不搭理纪韵的方明远一扯欲言又止的刘雨燕,站起身来道,“当然了,崔所长你也可以当我是在胡言乱语,不过知情不报的责任,我怕你日后承担不起。”

????张铭和纪韵都有些茫然,不明白方明远所说的这个张光伟是什么人。光听名字,要是在过去,倒像是他们儿子的兄弟了。张光北,张光伟,嘿嘿,还真是有这么点意思。

????崔洹当时眼睛就睁得如同铜铃一般,纪韵和张铭不是警察系统的人,对于警察局的领导们不熟悉,不知道张光伟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但对崔洹来说,市局的那几位领导的姓名,就如同他自己手中的掌纹一样清楚,特别是张光伟,局里最年轻的副局级领导,开会时,可是着实吸引人的目光。尤其是方明远提到的申华大学教师楼失窃案,那正是警察系统里最近的要案大案,也正是由张光伟负责的。这个年轻的学生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说明他即便是不认识张光伟,那也是对他很了解的人!

????而且,听方明远说话的口气,似乎对张光伟也没有什么尊敬的意味在其中,反而好像是带着几分高高在上的味道。这令崔洹立时就出了一身的冷汗。马上意识到,自己这恐怕是又惹事了!

????“你叫方明远?”崔洹失声道,这个名字他倒是听过,不过一直都是和另一个叫“刘勇”的名字放在一起!他的前任孟所长,不就是因为这两人而被发配到了崇明岛上当民警去了吗?

????“师姐,不要担心,人生总是要丰富多彩什么都去体验一下才有意思。你没被派出所关过吧,我也没有,咱们今天就体验一下,这派出所关人是什么情况!”说着方明远扯着刘雨燕就往门外走。陈忠自然是默不作声地随后跟上。

????至于那位已经吓倒了的中年妇女,就随她那样倒在椅子上。

????“等等!”崔洹的声音已经完全变了音。

????“崔所长还有什么命令?”方明远站住了脚步,扭过脸来,一脸似笑非笑地道,“难不成,崔所长还打算在这里,让纪董事长和张副主任暴打我们一顿出口恶气?”

????“张主任,你们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崔洹也不等两人回话,快步如风地就出了会议室。出去后,还没忘记叫来两名警察把守着会议室的门,既不让人出来,也不许其他人进去。

????崔洹快步地来到一旁的一间无人办公室,拿起了电话。通过了一连串拐弯抹角的询问,总算是找到了张光伟的电话。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一时,崔洹也顾不得会不会打扰领导的休息,连忙拨了过去。

????张光伟此时仍然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苟安的口风之严,超出了他的预料之外。这些日子来,除了一些**折磨的手段之外,其他的手段他都陆续地给苟安上了!但是苟安就是死咬着牙关,什么都不说。

????荀银海倒是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将自己所知道的那些全盘托出,但是苟安不开口,那两部价值惊人的手机的下落,就无从得知!

????这几天来,在张光伟的指挥下,和苟安曾经有过销赃纪录的人都被警察调查过了,但是所有人都说,从来也没有见过那两部手机。虽然说,仅凭荀银海的口供和目前所得到的证据来看,如果说苟安不能够提供确确实实的不在场证据的话,这个案子已经完全可以移交给***了。但是那样的话,手机的下落就成了迷,他也无法向方明远交待。为了查找这两部手机,张光伟这些天来简直是绞尽脑汁,想尽了一切办法,但是这两部手机,就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找不到一丝半点的痕迹。

????这令张光伟极其恼火!

????“苟安!苟安!你他妈的哪里是苟且偷安,真是块茅坑里的石头!”张光伟一拍桌子,情不自禁地怒吼道。如果说不能够撬开苟安的口,恐怕就只有等到什么时候那两部手机自已浮出水面了。但是这样的概率实是太小太小!

????张光伟来到窗前,打开窗户,立时一般带着海味的冷空气涌入了房内,令他狂热的头脑冷静了一些。

????“问题的关键还是在这个苟安的身上!”张光伟喃喃地道,“看来也只有这最后的一着了!”

????经过这些天的调查,对于苟安家里的情况,张光伟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一个老母亲,还有一个还在上学的儿子,家境十分的困顿。如果说可以的话,他也不希望用这一着。但是,现在看来,也只有试着让他们去说服苟安了。

????“铃……”桌上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打乱了张光伟的思绪。

????张光伟恼火地拿起了电话道:“喂,我是张光伟,你是哪里?”

????“张局长,您好!”电话里传来了一个有些陌生的声音,“我是申华大学派出所所长崔洹。”

????“申华大学派出所的崔洹?”张光伟的脑子里打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这个人名是听说过,但是具体人却没有对上。

????“嗯,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张光伟没有好气地道。

????“张局长,这么晚了打扰您,实在是对不起!”崔洹的手都在微微地颤抖,他听得出来,张光伟此时似乎心情不大好。但是事已至此,也由不得他再回头,“是这样的,我们所里今天……”

????崔洹以最简洁的话语,尽量快的语速,将事情向张光伟汇报了一遍。就听电话的那一头,传来了“咣当”一声,吓了崔洹一跳。

????张光伟此时已经惊诧地无以复加,就连膝盖重重地撞上了办公桌都没有感到疼痛。他简直都要怀疑自己的耳朵了。方明远报案华东共济大学的学生,教委副主任张铭的儿子张光北涉嫌***未遂,还在派出所里与张铭夫妻打了起来,被崔洹给铐上了!

????这他娘的是在开什么玩笑!

????“崔洹!”张光伟厉声道,“你说得都是真的?”

????“千真万确!”崔洹这心里就如同揣着一颗手雷一般,不安之极。

????“我告诉你,现在你就马上给我滚回去!我不管你怎么做,马上把手铐给我下了!如果说我到你们那里时,方少的手上还有手铐,你就等着去崇明岛和孟什么来着一齐做伴去吧!”张光伟怒吼道。自己这里绞尽脑汁地想要和方家拉近关系,崔洹居然敢给方明远上手铐,这不是成心给自己上眼药吗!

????“是!”崔洹下意识地道。张光伟都要称为方少,那得是什么人物!自己居然给人家上了手铐!崔洹立时就出了一身地冷汗!尤其是张光伟提到的发配崇明岛当民警去,更是让好不容易当上了所长的崔洹心中叫苦连天。

????别说是到崇明岛当民警去了,就是从申华大学派出所到崇明岛当处长去,恐怕很多人都不愿意。崇明岛那是什么地,是沪市里经济最不发达,交通也最不方便的地方!申华大学派出所那是什么地方,是市里有名的有油水的好地方,这两边的福利待遇,那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可是他马上又苦着脸道:“局长,可是教委副主任张铭夫妻都在这里,刚才方少也确实打了他们。如今张主任不依不饶地非要追究方少他们的责任!这怎么办啊?”

????“你的脑子进水了吗?你是警察还是教师?张铭怎么了?张铭能够管得着你吗?”张光伟一拍桌子,怒不可竭地道,“再说了,方少会无缘无故地打他们吗?肯定是他们有可打之处!行了,少在这里和我废话,我这就马上过去!”教委副主任?别说是教委副主任了,就是教委主任来了,也没有权利给方明远上手铐!

????崔洹还要再说什么,却听到那头张光伟的电话“啪”的一声挂了。

????崔洹拿着电话话筒,听着电话里传来的一阵阵盲音,半晌才如同脚下安了弹簧一样跳了起来,随手将电话话筒一丢,飞快地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