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七十九章 插手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七十九章 插手

????张光北在得知母亲与方明远他们打起来了,而且似乎还不占上风的时候,病急乱投医地突然想起来余波,此时他也顾不上什么脸面了,赶紧把自己从所出所里捞出去才是真的。

????余波接了电话后,根本就没有多问事情的来龙去脉,在他看来,这还不是小事一桩!类似这样的事情,他都不知道做过多少回了。一个小小的派出所所长,见到他,那绝对是毕恭毕敬得跟三孙子似的。所以,他接了电话后,直截了当地就来了。

????不过看到张铭他们也在场的时候,余波还有些诧异——张光北的父母来得够快的啊?张光北这是信不过自己的能力吗?心中虽然不悦,但是表面上却并没有表露出来。

????“我叫余波,也是华东共济大学的学生。我的爸爸是市局的余海明。”余波道。

????“你是余局长的儿子?”张铭立时喜形于色地道,余海明,那可是市警察的老资格副局长了,最有希望接任警察局局长的人选。儿子什么时候认识了他的公子啊?看起来两人之间的关系还不错,居然能够请动他前来捞人。

????“小余啊,你赶紧救救光北吧。他们这些人诬陷光北***妇女,还动手打人!”纪韵一把握住了余波地手,哀求道。

????余波怔了一下,扭头看了崔洹一眼,他还真不知道,张光北被抓进来居然是为了这个缘故。不过看看刘雨燕,他又觉得,要是这个女孩子的话,倒是也不值得奇怪。不过这小子也太愚蠢了吧,这种事情居然还让人家抓个现行!居然还被人家给报了警!要是***妇女的话,这事情想要摆平了,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了。自己要是强行让崔洹放人,这事情要是闹大了,对自己,对老爸,都是个麻烦。

????崔洹赶紧点了点头道:“余少,张光北涉嫌***未遂,现在正在楼下做笔录。我已经……”

????“***未遂啊?”余波心里长出了一口气,既然是未遂,那就是还没有得手,这与***可就是有着根本的区别,这事情就好办多了。

????“崔洹,他们就是报案人?”余波根本就不听崔洹下面的话,直截了当地问道。

????“是的,他们就是报案人,那个女学生是受害人。”崔洹点头道,“余少,这件事已经……”

????“好了,好了!”余波不耐烦地一摆手道,“不就是个***未遂吗,又不是已经得手。张叔叔,借一步说话。”

????余波将张铭夫妻拉到一旁道:“张叔叔,***未遂,要是真的,光北这可是要负刑事责任的!我也不好替他说话。”

????纪韵立时急了道:“小余啊,光北不是那样的人。他爸爸好歹也算是个干部,我每年又给他那么多的零用钱,我们的家境这么好,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怎么可能会***呢。他们这是诬陷光北。”

????余波心里撇撇嘴,这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别说张光北还是个学生,他就知道,沪市里有不少干部,还好这一口呢。什么嫖个娼,玩玩属下的妻女啊,多了去了!

????“不管他们是不是诬陷光北,现在最重要的是,咱们得将这事情平息了!不能让它影响到光北的学业,更不能影响到张叔叔的仕途。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依我看,不如破财免灾,先给他们一些好处,将这事情揭过去。反正他们都是华东共济大学的学生,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日后张叔叔还担心没有手段收拾他们吗?到时候,他们吞下多少好处,加十倍让他们统统都给吐出来!”余波劝道。

????张铭叹了一口气道:“我们也想到了,但是这些人软硬不吃啊。光北他母亲已经答应给他们每人二十万元了,可是他们还是不答应!”

????“每人二十万元!”余波也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这加起来可是就是八十万元了!这女人还真是下本钱!不过更令他吃惊的是,方明远他们居然还拒绝了!他娘的别说是***未遂了,就是***了,八十万元人民币,这女人是金子打造的吗?就是***,也可以买他几百个夜夜做新郎了!这张家还是真有钱啊!

????“我就光北这一个孩子,从小就娇生惯养的,从来没有进过警察局的。她妈妈这也是一时心切,担心他吃什么苦头……哎,她妈妈这两三年算是白忙了!”张铭叹了口气道。纪韵的开价,他听到时也是吓了一跳。还暗地里埋怨纪韵一下子将价开这么高,是不是勾起了对方的贪婪之心,所以才咬紧牙关不松口。

????“小余啊,你可得帮我们这个忙,这些人我看是成心想讹诈我们家。你要是能够将光北救出来,阿姨日后一定必有厚报!”纪韵急切地道。

????余波点了点头,八十万元啊,这几个人也未免太不识像了,真当国家干部是盘菜啊!不过他也很期待啊,这封口费都能给出八十万元,自己要是将张光北捞出来,张家会给自己多少?

????“不过,我看这些人似乎也有些来头,崔所长对他们可是客气地很啊!”张铭看了一眼还在低声哀求方明远的崔洹道。

????“啊?”余波惊诧地回头看了一眼,客气得很还给上了手铐,那要是不客气地话,岂不是当场就大刑侍候了?

????“这手铐是刚才给他们上的,因为他们刚才动手打人,不但打了我和我公司的人,还打了你张叔,你看看,他的脸还肿着呢。但是刚才那个男学生和崔洹提到什么张光伟后,崔洹就变成了这副模样。小余啊,你知道张光伟吗?”纪韵面带忧虑地道。

????“张光伟?”余波怔了一下,随即脸上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笑意道,“原来是他的人啊!”

????别人不知道张光伟,他还能不知道。张光伟的上位,就是踩着他爸爸余海明的一位姓康的老同事的肩膀上来的。当初余海明可是费了诺大的气力,想将与自己交好数十年的一位老同事推上副局长宝座,这样一来,余海明就可以在局里拥有更大的影响力和发言权,甚至于,可以与局长分庭抗礼。就是这个张光伟,坏了老爸的好事,气得康叔病了半个月!

????而且这个张光伟,和老爸也不是一条心的人,当上副局长之后,多次和余海明意见相违,这才是仇人见面,份外眼红呢。有了这样扫张光伟面子的机会,余波自然是不能够放过。

????“张叔,纪阿姨,他们确实打你们了?有证人和证据吧?”余波冷笑道,“依照我国的法律,这故意伤人也是要追究罪责的。而且他们是在派出所里动手,性质恶劣,更是要罪加一等。他们要是识相就算了,要是不识相,别说钱拿不到,自己还得到大牢里蹲着去!”

????“有证据,我的人身上都有伤,你张叔被打的时候,这几个警察也都看到了!”纪韵兴奋地道。

????“崔洹!”余波立时提高了调门道。

????正在哀求方明远的崔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立即小跑到了余波几人的面前,陪笑道:“余少。”

????“我听张主任和纪董事长说了,他们刚才可是在派出所里公然动手打人,藐视国法,而且竟然还动手殴打张主任,可有这事?”余波沉着脸问道。

????崔洹看了看张铭和纪韵,点了点头道:“有这事,可是……”

????“什么可是不可是的,既然打了人,就得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法律可没有规定,报案人就可以随意殴打他人!”余波打断了他的话道。

????崔洹憋得都要吐血了,这一位根本就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啊!眼看着这张光伟就要来了,自己这里还铐着方明远几人,到时候怎么向张光伟交待啊。

????“余少!我和您说,这事情……”崔洹也有些急了,大声地道。

????“没什么好说的,崔洹,你身为国家警务人员,难得说连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样浅显的道理都不懂吗?要不要我给我爸爸打个电话,让他给你下命令呢?”余波看他一副推三阻四的模样,这心里更是不痛快,冷嘲热讽道。

????“余少,余少,不是我……哎呀,张光伟张副局长马上就要来了,这事情我做不了主的!”崔洹急道。

????崔洹现在已经是六神无主了,这大神打架,小鬼遭殃,他怎么就这么倒霉,掺乎到了这事里来了。

????余波心里立时就是一惊,张光伟要来?就为了这几个人吗?

????张铭和纪韵心里也是同样地大吃了一惊!

????余波心里大叫不好,张光伟要是亲自来了,他这个衙内可是压不住阵脚。不管怎么说,张光伟那也是与他爸爸同级的副局长,崔洹听谁的,那还不是不言而喻吗?到了那个时候,恐怕就不是他扫张光伟的脸面了,而是张光伟扫他余波的脸面了!

????余波心念电转,对崔洹道:“崔所长,我觉得这件事情涉及到了三名华东共济的大学生,又涉及到了张主任和纪董事长,已经不适合由贵所负责了,应当立即交给区局或者市局。你把张光北带出来,送他们去……区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