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八十章 人跑哪里去了?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八十章 人跑哪里去了?

????余波心里盘算得很清楚,华东共济大学所在的这个区的区局局长刘东宝,是余海明的老下属,算是余海明的嫡系,铁关系。而且,刘东宝也是沪市警界的老资格了,当年可是着实破获过几桩大案要案,在市领导那里都是挂着号的。要不是他的脾气不好,再加上当初曾经为余海明顶过缸,受过处分,现在就是当个市局的副局长,一点都不值得奇怪。

????张光伟虽然是市局的领导,但是碰上刘东宝这样的老资格区局局长,他想做点什么也得三思而后行!刘东宝年纪在这呢,最多退休前升到市局副局长也就到头了。而刘东宝资格老,在警界里的年头足足比张光伟能够多出十年来,张光伟遇上他,嘿嘿……

????而且,余波相信,刘东宝届时肯定会偏袒自己这一边,这样的话,张光伟想要把这几人带走,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就算是收拾不了他们几个,也可以将张光北捞出来!

????“余少……这个……”崔洹为难地道。

????“崔洹,要不要我请我爸爸和刘东宝伯伯一起打电话,请你批准?”余波这火气立时就压不住了,这个崔洹,太他妈的不识趣了!回头说什么也要把他踢到边远地区去!

????“我这就准备!”崔洹打了一个激零,他也明白,余波的目地虽然不纯,但是却是符合处理的程序。像这种刑事案件,派出所可以做初步的处理工作,也可以直接交给区局处理,或者说区局要是觉得应当由局里处理,也可以上调。以余海明和刘东宝的关系,这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自己要是压着不办,反倒是不合情理了。

????张光伟固然是他得罪不起的人物,余海明和刘东宝同样是他得罪不起的人物!更何况,刘东宝还是他的顶头上司,现官不如现管啊!

????“方明远,他们……他们这是要做什么?”刘雨燕压低了声音颤抖着道。她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阵势,心里很害怕。

????“没事,师姐!”方明远轻声地安慰道,心中却是暗暗地冷笑,起了杀机。

????余波刚进来的时候,他还没有认出来,但是黄洹比较压着调门,有些话他听不到,但是余波却完全没有这些顾忌,十句话里,倒是有七八句方明远听得清清楚楚,自然很快就意识到,这一位就是当初唆使乐天他们挑衅刘勇,后来又岂图动用警力对付刘勇的那个余波!

????“这才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非要闯进来!”方明远心中暗道。

????当初余波为了个军训表演的旗手位置先唆使人挑衅刘勇,后又引来警察,企图通过这样不光明的手段将刘勇挤出去。这就已经触及到了方明远的底线。要不是当时乐天他们死不松口,再加方明远他们手里没有什么证据证明幕后的黑手是余波,所以事情这才暂且撂下。

????后来,方明远东奔西跑的,没顾上理他,而余波在经过那事之后,也没再来招惹刘勇。

????想不到,今天他居然又主动地跳了出来,还是站在了张光北的那一边!

????“你要相信我,让他们折腾,折腾地越大越好!”方明远压低了声音道。

????“我知道了!”刘雨燕虽然脸色苍白,但是声音里却是透着一股坚定。

????在崔洹的指挥下,张光北迅速地被放了出来,和张铭、纪韵一见面,张光北这眼泪就如同那滔滔不绝的江水一般,哗哗地流啊,令人简直要怀疑他是不是女扮男装了。

????“爸,妈,你们总算是来了!”张光北就像个小姑娘一样搂着纪韵,虽然他的个头已经高出了一头。

????“好了,好了,别哭了,还不赶紧谢谢人家小余,要不是他,你现在还在里面呢!”纪韵两眼发红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什么话都回头再说,现在赶紧走,去区局。”余波连忙打断道。这要是让张光伟堵在大门口,那可就成了笑话了。

????崔洹安排了两辆警车,张铭和纪韵来得时候都有车,余波自己也是开车来的,所以,只有方明远他们四人被押上了警车,手上还带着手铐。张光北却什么都没有带地和父母坐到了一起。

????崔洹并没有随行,余波也看不上他。他神色黯淡地站在派出所门前,久久无语,所里的其他人也不敢上前和他说话。

????车队刚走了五分钟,一辆拉着警笛的警车就风风火火地开进了派出所大院,车还没有停稳,张光伟就一脸焦急地跳下了车。崔洹赶紧迎了上去道:“张局长,我就是崔洹。”

????“你就是崔洹?嗯,方少在哪里?一边走一边给我说说事情是怎么回事?”张光伟一扯崔洹的胳膊道。

????“张局长,方少他们已经不在这里了……”崔洹赶紧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和张光伟说了一遍。

????“什么?余海明副局长的儿子把他们带到区局那里去了?”张光伟的双眉立时就立了起来,这简直是**裸地打脸啊,明知道自己来,明知道方明远是自己的人,居然还给自己玩这一手!

????“崔洹,好,你好!”张光伟一甩手,大踏步地进了派出所,崔洹连忙低着头跟了上去。

????没过十分钟,张光伟又小跑着冲了出来,跳上自己的车道:“走,赶紧走!去区里!”

????此时,申海区区警察局局长刘东宝却是拿着电话一头的雾水,不明白怎么回事。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时五十分,刘东宝忙忙碌碌了一天,刚刚躺在床上,打算再抽根烟就睡觉了。这时候张光伟却突然打来了电话,云山雾罩地说了一通话,其核心内容似乎是让他注意了,不要偏听偏信余波的话,给自己和市局惹来祸事!然后不等他问明白,电话就又挂了!

????余波,这个名字他当然是不会感到陌生,那不是余副局长的公子吗,自己可是看着他长大的,他还叫自己伯伯的。张光伟和余波又发生了什么矛盾不成?刘东宝眉头皱了皱,做为余海明的嫡系,他当然与张光伟不是一路人。但是张光伟毕竟是市局的领导,又警告他说会给局里带来麻烦,这个电话他也不能当作过眼云烟。

????“怎么了?”妻子一边吹着头发,一边侧头问道,“是不是局里又有事了?”

????“不像是局里的事,张光伟打的电话,说得人莫明其妙,稀里糊涂。好像和余局长的儿子小波有关。”刘东宝坐直了身体。

????“和小波有关?这个张光伟也太过份了吧,小波和他差着一辈呢,见面怎么也叫他一声张叔叔,他这不是以大欺小吗?”刘东宝的妻子那也是可以说看着小波长大的,要不是自己的女儿年纪比余波大了四五岁,她还想两家结个亲呢,这说话间自然是向着余波。

????“嗯,理是这个理,但是好像又不是那么简简单单!”刘东宝伸手从床头柜上抽了根中华烟,随手点着了。这件事透着诡异啊,张光伟也不是傻瓜,自己从来都是旗帜鲜明地站在余海明这一边,而余波又是余海明的儿子,自己不相信他,难不成还相信你张光伟啊?

????而且,余波今天什么都没有和自己说,这偏听偏信又是从何而来呢?

????他这正想着呢,电话又响了起来,这一次来电话的是局里的值班人员,向他汇报了方才张光伟从华东共济大学派出所给区局值班室打电话,说他马上就要去区局里,要求在他到之前,对于余波从华东共济大学派出所带去的那些人,一个也不许动一根手指头!

????刘东宝扑棱就从床上跳了下来,这个消息可是太惊人了,余波居然从华东共济大学派出所带走人了,而且还惊动了张光伟,居然要从华东共济大学派出所一直追到了区局来。余波带走了什么人?居然会引起张光伟这么大的反应?

????刘东宝放下电话就穿衣服,妻子不解地问道:“这个时候了,你要去哪里?”

????“回局里看看,余波这小子可能惹事了?张光伟从市局跑到了华东共济大学派出所,又从那里追到了局里来。我这心里不踏实,还是去看看好,别出什么大篓子!”刘东宝脸色阴沉地道。

????“要不要通余局长一声?有什么事情,他也有个准备。”妻子的提醒令刘东宝一拍脑门,是啊,这么大的事,确实是应当通知余海明一声。时间虽然有点晚,但是以两人之间的多年关系,又是事关余波,倒也没什么大不了。

????当刘东宝通知了余海明,再驱车赶到区局的时候,张光伟正站在区警察局的门口急躁地走来走去!嘴里不断地骂娘。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居然能劳动您的大驾?”刘东宝连忙笑道,“您站在门口做什么,这么冷的,有什么话屋子里说!”

????“说什么说!刘东宝,余波他们人跑到哪里去了?”看到刘东宝,张光伟一个箭步就蹿了过来,揪着他的前领大声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