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八十一章 后悔?来不及了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八十一章 后悔?来不及了

????张光伟现在是真的急了!他只比余波他们晚出来不到十分钟,这一路上,拉着警笛的他可以说是开出了最大速度,但是赶到了申海区区警察局的时候,居然被告知,余波他们根本就没有来过,也没有跟这边联系过!

????张光伟开始还以为是因为两边走的路线不同,也许是自己提前到了,但是在站在楼前等了不下十五分钟后,张光伟觉得,恐怕余波他们是不会来了。沪市的交通虽然拥挤,可谓是车水马龙。但是如今是冬季,又是将近十一点了,路上的车辆已经不堵了,交通还算是顺畅。余波他们开的也有警车,不可能比晚走的自己还晚了这么多!

????那就只有两种解释,要么是他们中途改变了去向,要么就是崔洹在说谎。后者,张光伟觉得不可能,崔洹要是敢在这种事情上欺骗自己,那就是自绝于组织!不用自己收拾他,日后也够他一呛!

????那以就是余波他们中间改变了去向,说是来申海区区警察局,就是一个幌子!

????刘东宝被他吓了一大跳,张光伟眼睛里全是血丝,看着他的目光里更是充满了敌意,下意识地就想伸手推开他。手都伸出去了,刘东宝这才突然意识到,再怎么看张光伟不顺眼,这一位也是上司,自己这一巴掌推出去,这位要是顺势一倒,躺到地上,自己可就麻烦多多了。官场上的规则可是不容胡来的。

????刘东宝又生生地收住了手,只是无奈地道:“张局长,我也是接到您和局里值班室的电话,知道您要来,这才匆匆忙忙地赶过来的。我比您到得还晚,您问我,我问谁去啊?整件事情,怎么回事,我这还糊涂着呢。”

????张光伟怔了一下,放开了手,直视着刘东宝的双眼道:“余波没有给你打电话?”

????“没有!”刘东宝的脑袋瓜子摇得像拨浪鼓一样道,“我只接到了您和局里值班室的电话,其他电话都没有!”

????张光伟沉吟了半晌,他还是不能确定,刘东宝到底说没说谎。但是他手里也没有什么证据,刘东宝毕竟是区警察局的局长,又是余海明的嫡系,他也不能做得过份了,否则就是给余海明递递把柄呢。可是余波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此时,余波一行人已经抵达了浦东区的区警察局门外。余波也是一时灵机一动,决定不去申海区区警察局,而是半路上转道前往浦东区。浦东区的区警察局局长郑定光,也是他爸爸余海明的老下属,关系虽然没有刘东宝那么铁,但是算得上是亲信嫡系。

????既然张光伟要去华东共济大学派出所,到时候崔洹肯定是不会隐瞒自己这些人的去向,那么即便是到了申海区警察局,恐怕过不了多久,张光伟一样会追过来。到了那个时候,即便是刘东宝出面,这件事也不好解决。

????看到纪韵居然出了八十万的封口费,这令余波不禁垂涎三尺。余海明虽然是沪市警察局的副局长,在市局里可谓是一人之下诸人之上,可捞钱的地方实在是太多太多,但是余海明更看重权,所以这手底下一向有分寸。这样一来,可供余波花销的自然也就有限,而且余家不像张家,余波的母亲也是国家机关的人,在沪市的工会工作,这样花钱上也有顾忌。不像张家纪韵就是自家开公司的,虽然说有以权营私的嫌疑,但是只要张铭做得不是太过份了,也不会有人说三道四的。

????余波上车就在打主意,自己要是能够给纪韵省些封口费,那自己得的岂不是更多!

????余波也是喜欢享受的人,尤其是在沪市,这个华夏经济最发达的城市之一,诱惑实在是太多太多。而且很多享受之地,那都是有背景有来头的人开的,就是他到了那里,最多给打打折,也不可能免单。纵然免单,也只可能是偶一为之,不可能时时享有。所以,余家给他的零花钱,就有些不够用。这也是为什么张光北能够和他走到一起的原因。张光北的手头可是比他宽裕多了。

????如果说要是能够交好张家,自己日后这钱上就宽松多了!

????车队进了浦东区区警察局,余波先跳下车来,借值班室的电话,打了两个电话,很快浦东区警察局的值班领导副局长袁立新就迎了出来。

????“余少,今天怎么有兴致跑到这浦东来了?”袁立新热情洋溢地道。浦东区警察局的局长郑定光可是余海明的亲信,他这个郑定光的下属兼亲信,自然是要牢牢抱着余波的大腿了。

????“袁局长,今天要借贵局的地方办点事。大晚上的,麻烦你了!”余波笑道。

????“不麻烦,不麻烦。”袁立新满面堆笑地道。

????他看了看车队里还有警车和警察,还有刚下车的张铭一家人,以及戴着手铐的方明远几人,又问道:“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帮手的?余少尽管说。”

????“麻烦袁局给我们腾两间屋子,其他的就不用了!不要让不相干人员打扰就好!”余波也不想把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那样对自己对张家都不好。最好无声无息地就将事情平息了,让张光伟日后也说不出什么不是来,那是最好的。

????袁立新很快就腾出了两间办公室,与此同时,余波将张光北扯到了一旁,这才详细地问了一遍事情的来龙去脉。

????“光北,这不是我说你,你也太不小心了吧?”余波道,“你又不是没有钱,干吗非要在学校附近找旅馆。而且还不找个酒店,那样不就没这事了吗?”

????张光北懊悔地连连点头。他这纯粹是欲火冲昏了头脑,光想着尽快达到目的,却没有将安全考虑周全。

????其实他选得地,距离大学还有一段距离,现在又是大冬天的,晚上谁没事干在外面乱转。而且那个旅馆别看规模不大,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而且那里的卫生搞得不错,以往张光北要是想和女朋友***做的事情,就常去那里。今天纯粹是习惯成自然了,谁也没有想到,居然会被方明远撞到了!

????“以后再有这种事,找高档饭店,到时候,就是市局查人,也得三思而后行!省得被人堵个正着。”余波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过你眼光不错,这女孩子确实有味道。可惜啊……”

????“余少,你要是喜欢,尽管拿去。她要是识趣,乖乖地跟了你,我就不找她麻烦了!她要是不识趣,哼!”张光北此时自觉得安全了,说话也就无所顾忌了。在他看来,一个华东共济大学没什么背景的外地学生,教委副主任要找她的麻烦,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哎,对了,余少,那个姓方的学生恐怕不是一般人。”张光北突然道,“方才在旅馆里的时候,那刘雨燕原本对报不报警还有些犹豫,就是他说什么能够将刘雨燕安排到京城的大学里去,那贱人才下定决心要告我!还有,那个中年人看起来像是他的随从人员,可别是有什么来头?”方明远当时镇静自若的模样,可是给张光北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余波也有些皱眉,能够将这个女孩子安排到京城的大学里念书,出门还有人陪同的,哪怕就是司机,敢做这样保证的,那可都是有点来头的,再联想到张光伟因为他竟然亲自出马,余波这心里此时也是有点发虚。

????“哎,对了,我想起来了,他和刘勇的关系很好,好像是一起来的!”张光北一拍巴掌道。

????刘勇?余波的脸色立时就变了。这个名字他怎么可能忘记了,就是因为刘勇,他没能当上军训表演的旗手;就是因为刘勇,他不得不求人帮着乐天他们解决毕业工作问题;就是刘勇,华东共济大学派出所的所长才换的人,换上了这个让他一肚子不痛快的崔洹,要是当初的孟春声,哪用得着他跑到浦东来!

????“那个刘勇是从秦西省来的,据说是家乐福集团托关系,用赞助费买来的学籍。你说这个姓方的,会不会也是这样?院学生会好像很重视他,还让刘雨燕去和他们谈话,招他们进学生会呢。”张光北的脸色又变得苍白了起来。

????“就算是家乐福集团的关系,那又怎么样?他在派出所里殴打你的父母,就不负责任了?你爸爸好歹也是教委的副主任,他这两巴掌,打的不仅仅是你爸的脸,也是沪市市政府的脸!”余波咬牙切齿地道。

????张光北不说刘勇还好,余波一听方明远和刘勇关系不错,这心里就火气不打一处来。不过他还没有昏了头,如果说张光北说得不假的话,那么这个姓方的学生,肯定与家乐福集团也有关系。

????而家乐福集团,那可是全国警察系统里有名的拥警拥兵标兵公司,每年,沪市警察系统里都有不少人的家属进入家乐福集团工作,余海明就是再老资格,也得考虑下面人的反映。要是恶了家乐福集团,引起了下面人的公愤,这当领导的坐的也不安稳。

????“要是这样的话,张光伟会有这样的反应,就不奇怪了!”余波喃喃地道。

????“小余,接下来怎么办?”纪韵看两人在一旁嘀咕了半天,忍不住催道。她也知道张光伟现在肯定正在找他们,必须要在张光伟找到他们之前,把这件事给解决了。

????“纪阿姨,张叔叔,事情有点棘手。”余波低声地道,“对方可能是家乐福集团的人!要是那样的话,好多手段也不好用。”

????“家乐福集团的人?”张铭夫妻也不由得颜色大变。

????“那个男学生的学籍,据说是家乐福集团赞助华东共济大学五百万元换来的两个学籍之一。您也知道,家乐福集团,和全国的警察系统关系都不错,在京城警察部那里都是挂着号的。要是得罪狠了,这事情就更不好收拾了!”余波皱着眉头道。他心里突然有一点后悔,早知道这样,自己又何必搅进来这么深。当时在派出所里当个和事佬好了!

????刘勇的学籍是来自家乐福集团的赞助,这是他后来才知道的。当时他还有些忐忑,后来看刘勇没什么后继反应,除了给乐天他们一个处分外,就是将孟春生发配到了崇明岛上去。余波也就放了心,认为刘勇并不知道整件事自己是幕后的推手。

????说老实话,他还想过,要不要和刘勇搞好关系。虽然说,不知道刘勇的家人在家乐福集团里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是能够让家乐福集团出面为他们搞来学籍,显然是身份不低。要是能够给父亲拉上线,对于父亲的仕途也是一大臂助。

????虽然说家乐福集团除了每年都接收一批来自警察系统的家属就业,每到年节,也馈赠一些礼品,除此之外,对于警察系统里的事情一向不闻不问。但是谁都明白,不说归不说,但是一旦表态,警方还真不能忽略。这些年来,家乐福集团可是在全国警察系统里积蓄下了无数的人脉,上到那些领导,下到基层警员,多多少少地都承人家的情。

????而且现在家乐福集团不但效益好,而且员工的福利薪水在沪市里也算是不错的,而且更重要的是,家乐福集团现在还在高速的发展期,进入家乐福集团的人,只要有能力有才华,这升迁速度比起国企和机关来,那简直就是天上地下!

????余波就知道,大前年冬季,有一个刚毕业的警属进入了家乐福集团,结果到现在,不过二年时间,人家已经是家乐福集团一家新开分店的人事经理了!要知道,家乐福集团在沪市开的分店,大多堪比过去一家国有商场的规模,如果说再算上场家雇佣的促销人员,这管理的人,也是相当可观的!一个月的薪水,能顶他老爸老妈两人加一块还有富余。要知道,他们可是工作了至少二十来年的老人了,而这位才工作两年!

????消息传开后,老两口固然是有些尴尬,更多却是自豪和骄傲。刚刚毕业两年的学生,就算是大学生,要是在国家机关或国企里,除非家里有背景,否则就是跑腿打杂的命!

????家乐福分店的人事经理,那可是响当当的干部管理层,再过几年,要是他能够当上分店店长,那就更了不得了。要是他能够进入家乐福集团总部的干部层,那就是见到了一般的市委市政府官员,也用不着低声下气的。

????所以,警属里不少无心于仕途喜欢商场的年轻人,都愿意去家乐福集团,哪怕是去磨砺几年,也是很有意思的。只是家乐福集团招收中老年的警属,条件放得相当宽,对于年轻人,却是另外一回事了。想要进入家乐福集团,也不是一件容易事。

????如果说家乐福集团每年能够给余海明哪怕是几个名额,这都够余海明送好大的人情了。

????只是……余波有些拉不下脸,当初在军训的时候,他和刘勇可是闹了不少的矛盾,说过不少的狠话,他后来又玩了那么一手,虽然说好像刘勇并不知道是他在背后做的,但是余波这心里有时候想起来还是有些不安。

????余波越想越觉得自己今天这事做得有些问题,搞到现在这个地步,一个处理不好,恐怕又要惹麻烦了。都是自己被钱晃花了眼,光想办成事的好处了,却没有考虑周全后果!

????“小余,那你说如何是好?”张铭此时心里也有些乱。

????“张叔叔,我觉得打人这事,如果说可以,最好还是不要再提了!您就忍了这口气吧。”余波叹了口气道,“好言相求,最好能够说服那个女孩子。听光北说,那个姓方的当时还有一个提议,就是让你们赔偿那个女孩子,然后把光北赶出沪市去。我觉得这也是个不错的办法。以光北的能力家世,华夏哪里不能呆着,就是出国也没什么的。”

????纪韵和张铭怔了片刻,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他们也明白,虽然说方明远那一边打了人了,但是自己这边当时就没有责任了吗?要是自己占上风,扯扯这事,压低一下封口费,还有运作的余地。如果说自家不占上风,死咬着此事不放,只会更加激怒对方。

????“哎,这个姓方的到底是什么人?”张铭苦恼地道。要是知道对方的确切身份,就能够有针对性地拟定一些方案,现在除了知道对方与家乐福集团有关系,张光伟都要结好之外,什么都不知道。

????就在他们在这里长吁短叹的时候,又有一辆车开进了警察局大院,接着郑定光从车上走了下来。车门的另一侧,一个中年人也下了车。

????“谢谢成主任了!您赶紧回去休息吧!”郑定光一边走,一边道。

????那个中年人笑了笑,目光随意地一转,恰好落到了陈忠的身上,接着就看到了方明远,又看到了他们手上的手铐和一旁的警察,立时脸色就变了,接着一声怒吼就撕破了夜空“郑局长,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家乐福集团的人为什么被戴上了手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