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八十四章 不留后患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八十四章 不留后患

????“孔律师,孔律师。您看是不是先劝劝将这手铐卸下来。”郑定光陪着笑道。这余海明马上就要来了,要是看着方明远他们还带着手铐,自己可就爽了。

????“为什么要卸下来?这是证据,你们警方滥用职权、滥用警具的证据!是你们逢迎上官、拍马屁的证据!双方间不过是肢体上的一点小小接触,而且打架这东西,是双方面都有责任的,一个巴掌拍不响的。而且你自己看看,他们四个人高马大的汉子,我们这边可是只有两人,还有两位妇女同志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他凭什么认定是我们主动挑衅的对方?凭什么只铐上我当事人一方?你们这是执法犯法、官官相护!”孔律师骂得这个痛快啊,这种铁定要赢的官司就是在孔律师多年的执业生涯中,也是不多见的。

????郑定光这心里的憋屈那就别提了,这报案也罢,上手铐也罢,可都跟他屁关系都没有,可是如今却得是他顶在最前面。

????“孔律师,这的确是我们警方某些工作人员业务不精,执法有问题。我在这里代表他们向贵方表示诚挚的歉意。我们的市局领导正在赶来的路上,届时一定给贵方一个满意的结果。这手铐带时间长了,会在手腕上留下痕迹的,也不好看不是?”郑定光现在是牙掉了也只能往自己肚子里咽。

????“没有关系,反正我的当事人明天也许要见两位外国朋友,届时也许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也会出席,届时实话实说就是了!想必领导们也可以理解我们的困难!”孔立满不在乎地道。

????坐在一旁的方明远听着险些笑出声来了,孔立的这一手,可是将对方逼到了死角上了!要知道,在华夏,外国友人,这四个字的份量可是非同小可,在某些时候,其杀伤力至少也要堪比个厅局级的干部。

????郑定光这脸色不由得又白了几分,脑子里一个劲地回想,最近有什么国外的关键人物来沪市了?而且能够让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出面,这肯定不是一般人啊。

????“余波,你还不赶紧过来赔礼道歉!”郑定光脸色阴沉地道。此时,他也不叫什么余少了。

????“赔礼道歉就算了!余公子可是将张光伟张副局长耍得团团转的人物,我们小人物当不起!”方明远冷笑道,“我也是到今天才知道,原来华东共济大学是在浦东区的,归浦东区警察局管辖。”

????余波脸皮涨得通红,这可是赤果果地打脸啊,而且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可是他还无法发作,对方的身份虽然还不清楚,但是肯定不是普通人,看成宜在方明远面前的模样,恐怕就是沪市警察局局长罗洪来了,也得不到这样的待遇。如果说这样余波还意识不到事情的严重性,那就只能说,他的智商有待提高了。

????“方同学,方才所发生的一切,实在是对不起。”余波鞠躬道,“我愿意为我的过错,向方同学你赔礼道歉。”

????“如果说赔礼道歉就能够解决一切问题的话,那么还要监狱来做什么?”方明远冷笑道,“公器私用,余少用得是很纯熟啊,看来也不是第一次了。”余波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慌乱,不过更多的却是愤怒。在沪市里,能够让他这样低头的同龄人可不多。

????“方同学,俗语说,冤家宜解不宜结。余波他确实不懂事,给你添了不少的麻烦。不过,据我所知,这手铐是华东共济大学派出所所长崔洹给你们戴上的,可不是余波,他本来还打算帮你们解下来的。”看到话说得有些僵了,郑定光连忙打圆场道。

????“郑局长,俗语说,事可一、可二、不可再三!我这人眼里不愿意揉沙子,更愿意相信人之初、性本恶,所以,对于那些算计我的人,向来是不愿意给什么机会。”方明远冷笑道,“要不,你问问余大公子,当初华东共济大学派出所前所长孟春生为什么要针对我的好友刘勇呢?”

????余波的脑子嗡的一下,一时间呆立当场。

????“前所长孟春声针对你的好友刘勇?”郑定光诧异地扭头看向余波,却发现余波的脸色白的如同抹了粉一般。

????“这不过是三个月前的事情,你现在又来针对我,你让我对你余大公子的道歉能够相信几分?”方明远的话,就如同锋锐的刺剑一样,刺穿了余波仅有的一点点幻想。

????会议室的大门被人推了开来,进来的人立时令张铭、郑定光他们都为之一惊,走在前面的是一个五十岁上下的中年人,这是沪市的政法委***黄兴国,而在他身后半步的,则正是家乐福集团的总裁孙照伦!

????“黄***,您怎么来了?也没有提前通知我们一声,没能够到门前迎接您。”郑定光连忙小跑地到了黄兴国的面前,敬礼道。

????“通知你们?哼哼,我是来给你们擦屁股的,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惹事,怎么通知!”黄兴国没好气地道,“郑定光,你啊你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立即向上报告?”

????“黄***,我……”郑定光实在是不知道要如何说是好了。

????“哼!”黄兴国恨恨地道,“回头再跟你们这些人算账!”

????“孙总,哪一位是……”黄兴国话还未说完,孙照伦已经轻咳了两声道:“黄***,无关人等就让他们都退出去吧。而且,好像市局里的那几位还没有到?”

????黄兴国看了看会议室,皱眉道:“郑定光,罗洪、余海明、张光伟他们还都没有到吗?”

????郑定光此时是大汗、瀑布汗,这件事居然引来了黄兴国和孙照伦不说,连局长罗洪和副局长张光伟他们也要来啊。“没有,还没有到。不过……”

????他语音未落,会议室的大门再一次地被人推了开来,这一次进门的正是余海明。

????刚一进门,余海明立时就看到了站在那里的黄兴国,这脑子里就如同被大锤结结实实地砸了一下,只觉得两眼直冒金星,耳朵里更是嗡嗡做禹。这才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屋漏偏逢连阴雨啊!

????“余海明同志,看来你倒是第一个赶到这里的市局干部了。”黄兴国淡淡地道。

????“黄***,想不到连您都给惊动了!实在是太……”余海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意外?不该?还是惶恐?

????“废话不要说了!”黄兴国一摆手道,“我先和孙总一起过去将手铐给人家摘下来!”

????黄兴国大步流星地来到了方明远的面前,还隔着好几步就伸出了手,热情地与方明远握手道:“这位同学,我是沪市政法委***黄兴国,这一次你们可是受委屈了!我代表市委领导,就这一件事,向几位表示真挚的歉意。并且我在此保证,此事中凡是涉及到执法犯法,公器私用,滥用警具的人员,都会被给予严处!发现一个,我处理一个,绝不手软!”

????他又扭头对郑定光道:“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把钥匙拿来,把这手铐打开!”

????刘雨燕惊呆了,那个旅馆前台的中年妇女更是吃惊地张大了嘴!

????政法委***是党的各级委员会设立的政法委员会的***,而政法委员会它既是政法部门,又是党委的重要职能部门,是同级党委加强政法工作和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的参谋和助手。***这三个部门的工作,都要接受它的监督和指导。政法委***,那是市委不折不扣的常委委员!

????虽然说方明远一路上的镇定自若,让刘雨燕想到他肯定是有后台有背景的,但是她说什么也没有想到,沪市市委常委委员,堂堂政法委***,居然会为了这件事,大晚上已经接近午夜时分了,还跑到浦东区警察局里来!

????这一次,方明远倒是没有拒绝,手铐摘下来后,方明远的手腕上可以看到明显的两个圈痕。方明远一边活动着有些酸麻的手腕,一边道:“这么晚了,还要黄***亲自走一趟,实在是太麻烦您了!这样的体验,还真是我这辈子头次亲身体验,手铐戴在身上,还真是别扭啊。孙叔,你也来了。”

????“我不来能行吗?你都被欺负成这样了,要是我不来给你撑撑腰,助助阵,回头郭夫人肯定轻饶不了我!”孙照伦笑呵呵地道。

????“这都要托余波和张光北两位的福了,忙忙碌碌了一天,大晚上的,大家能够汇聚在警察局里。”方明远目光转向了此时已经被吓着了的二人道。

????浦东区警察局的大会议室里,黄兴国的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点。虽然说,事先来的时候,他也已经知道了一些情况,孙照伦在路上也和他大致地说了自己所知道的情况。但是当他听完了双方间对此事的各自阐述后,黄兴国这心情不比外面的气温温暖多少。而坐在他一旁的沪市警察局局长罗洪,脸色也同样是很难看,虽然说,余海明在局里与他关系并不好,甚至于在很多时候双方间打擂台,但是出了这么大的事,余海明固然有责任,但是他这个一把手,同样也要受到牵累。

????“你这个畜生!小兔崽子!你也太胆大包天了!”余海明一脚将余波踹翻在地,指着他的鼻子大骂道,“我和你说过多少遍了,你是你,我是我,不允许你打着我的招牌干涉警察的事务,你当时是怎么答应的?为了关照朋友?关照朋友也是要有分寸的,张光北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我国的刑法,你知不知道?”

????余海明这一脚还真是不轻,余波被踹翻在地,捂着小腹,整个蜷缩成了大虾状,痛得他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光北,你这个混账东西!我供你上大学,是为了让你学知识,日后更好的为国家服务,你妈给你钱,也是为了让你生活更好一些,你可是辜负了我们的希望!***妇女!这种事情你居然也能够做得出来!以往我是怎么教育你的?”张铭突然抬手就给了身边的张光北正反四五个大耳光子,接着也是一脚,只是他没有余海明那把子力气,只是将促不及防的张光北踢翻在地。

????“张铭,你疯了!”纪韵连忙拦住了他,急切地道。

????“让开!让我打死这个混账东西,也免得他再给我张家丢人现眼!堂堂市教委副主任的儿子,居然是个***未遂犯,这传扬出去,我张家的脸面全被他丢光了!”张铭一边骂道,一边对纪韵连打了几个眼色。

????“余局长,张主任,教训子弟就不必在这里了,回头私下里,两位应当还有机会!”方明远悠然地道,“大家在这里也不是为了看两位表演训子的!”

????余海明和张铭讪讪地收了手,面有尴尬。两人心里明白,自己的这一出苦肉戏,恐怕是被方明远看穿了。到了这个地步,两人已经不再想如何保下自己的儿子了。张光北***未遂,那就不必说了。余波虽然好点,但是公器私用,违反警察执法规章制度,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两人此时所想的,都是如何能够保住自己,只要自己还在目前的位置上,那么即便是张光北和余波受到处罚,日后也还有东山再起的可能。但是如果说自己两人都受到波及,在市委市领导的眼中,沦落到不堪大用的地步,那两家未来,才是真正的完蛋了!

????只可惜,两人才只表演了开头,就被方明远亳不客气地打断了,两人偷偷地看了一眼黄兴国,黄***这脸色可是阴沉地如同台风来临前的天空一般。两人心里打了个哆嗦,一齐低下了头。

????方明远翻手看了看手表,已是凌晨两时了。他打了个哈欠,低声地和孙照伦道:“孙叔,明天我还要接待詹姆斯和高尔,不能再熬下去了。事情基本上就是这样,麻烦孙叔帮我盯住了这个案子。”

????“啊?卡梅隆又来了?”孙照伦诧异地道,他还真不知道,卡梅隆和高尔什么时候来的沪市。

????“嗯,今天下午的飞机。”方明远道,“孙叔,要深挖,狠挖,不留后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