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十三章 四十万元贷款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十三章 四十万元贷款

????古宇诚他也算是半个邮票爱好者,这主要是托他老婆的福——有了一个对邮票极感兴趣的老婆,他就是想不了解邮市行情都不行。他的这位老婆,最喜欢的就是在做饭和吃饭的时候,和他大谈那些少见的邮票。比如什么大龙邮票,或者说祖国山河一片红啊,不过最近几年,他老婆嘴上挂得最多的莫过于猴票了。

????常常过个两三个月,老婆就会一脸懊悔地告诉自己,猴票又涨价了,已经涨到了多少多少元,然后就是一番长达十至二十分钟的深切忏悔。后悔她自己当年为什么没有狠下心来,抽出一两个月的工资来买上一批猴票,后悔她这些年来在诸多次的机会里为什么没有购入猴票,否则的话,她现在也是有着数万元家产的富人等等等等,听得他和女儿是耳朵生茧,烦不胜烦。不过这样也令他对猴票有了相当程度的了解。

????古宇诚大概地看了看,包里全是整版整版的猴票,大致地算了算,以当时猴票市价近六十元一枚的价格来算,方明远说它们值三十万,丝毫不为过。而且古宇诚知道,这整版的猴票,比那些单张的,在市场上还要稀有,更为昂贵。

????“怎么了,老古,这东西很贵?”马永福一开始心中还有些不以为然,觉得方明远拿出一大堆面值八分的邮票出来,说什么市值三十万,这简直是扯淡!与其拿这么一堆邮票去抵押,引他人笑话,还不如索性痛快点,按照自己和古宇诚商定的方案来。反正在省领导们看来,郭家的那五百万都到手了,方明远再拿个二三十万元,也算不了什么。就是日后还不起银行,与那五百万相比起来,政府也毫不吃亏。可是看到古宇诚那吃惊的模样,马永福立时就意识到自己的认知恐怕出现了严重偏差。

????“很贵,在邮票市场里,这一张八分的猴票,就可以卖到近六十元,而且这几年来,它的价格一直在涨!”古宇诚知道马永福对邮票不感兴趣,否则秦西省政府里每年收到的那些来自天南海北的邮票,也不会每隔一段时间,就打包送给自己拿回家去讨好老婆。

????“六十元?”马永福倒吸了一口冷气,吃惊地叫道,他简直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差了,一枚面值不过八分的邮票,居然要卖到六十元,涨了居然近千倍!

????“六十元,只多不少。而且最近可能还会上涨!”古宇诚斩钉截铁地道。他诧异地看向方明远,这个年青人手中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猴票?

????“古行长,看来您对猴票的行情还有所了解,我就打算以此为抵押品,在贵行贷款二十万元,不知道古行长能不能同意?”方明远笑道,“我想以古行长的见识,自然应当明白,这是一笔只赚不赔的买卖,以猴票如今的上涨势头,它只会越来越值钱。”

????古宇诚心念电转,的确如方明远所说的那样,这一笔贷款对于交通银行来说,是绝对的有赚无赔。猴票如今在邮市上几乎是出多少,市场就吃多少,根本不用担心销路。而一直都在上涨的势头,又保证了它在短时期内的价值肯定是在不断的提高,市值三十万元的抵押品,只贷款二十万元,这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唯一令古宇诚有些迟疑的是,这一笔贷款要是做成了,会不会是共和国历史上第一笔真正意义的对私营个体的大额抵押贷款?如果说是这样的话,对于交通银行在奉元市民心目中的影响又会是如何?

????“做!”古宇诚心中立时已经有了决断。原本无抵押贷款自己都打算放了,现在有了抵押品,自己还有什么好担心的,这也算是开拓新兴业务,拓宽市场。

????“小方同志,如果说这是你的坚持的话,那么我当然没有什么意见。不过这些猴票恐怕三十万元都不止,你们却只打算贷款二十万,这又是为何?”古宇诚拍了拍手中的猴票,笑道。

????方明远心中一动,他之所以这样做,其实是受了前世里的影响,这种抵押品贷款,在银行中很少会能够贷到全额的款子,一般都会打百分之二十、三十的折扣。自己又是第一次与交通银行合作,所以在贷款的数额上,方明远也自动打了折扣。当然了,这也是因为有了二十万元的款子,对于方彬在平川县的扩张已经绰绰有余,而再过半个月的时间,那一笔绕行香港的资金就可以进入内地,大大地缓解了他们的资金压力。可是看古宇诚的样子,似乎有意多贷一些给自己,那当然是好!

????“这不是怕古行长你难做吗?毕竟是新兴的业务,给贵方留有余地,也是为我们贷款求个方便!”方明远微笑道,“也免得古行长日后压力过大。”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总是要承担比后人更大的压力,方明远既然打算日后能够于交通银行长期地合作,这一笔业务,自然是要办得漂亮,让人说不出半点不是来。

????古宇诚不由得大笑了起来:“小方同志方方面面的考虑得倒真是周到!”难怪那位郭夫人会对这个少年喜爱有加,这样会主动站在你的立场上,处处为你留有余地的人,谁又能够不喜欢呢?

????古宇诚沉吟了片刻道:“小方同志,这样吧,你这些猴票我贷给你三十万元,按照市价来说,大概我还能占你一点点的便宜。如果说日后猴票市价再出现大幅的上涨,我们还可以追加贷款。然后我再贷你十万元的三年无息贷款,这是看在省政府和马主任的面子上,有他们做担保,我相信你的还款能力,同时也算是我对小方同志方才在营业厅中的一番指点的小小谢意。这样办,你看怎么样?”这样聪明机智的少年人,又有省政府领导的欢心和郭家的支持,日后可谓是前途不可限量,自己现在与其打好关系,无论是对公对私,都没有半点坏处。况且,这点钱,他一个分行的副行长,还是有这个权力的。

????“既然古行长都这样说了,那我们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了。”方明远沉思了片刻,这才笑道。虽然说后来的这十万元贷款,他并不想要,但是如果说再三拒绝的话,恐怕会引起马永福和省政府相关领导的不满,反正自己又不是打算不还,十万元三年的利息换取自己在下面的那个点子,真算起来,自己还吃亏呢。

????“只是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对于这些抵押品,希望贵行能够精心的保管。不要出任何的闪失差错。今天虽然它们只值三十万,但是我相信,不出三年,它们就值一百二十万!”方明远郑重其事地道。在前世里,因为银行保管不善,而造成抵押品受损的消息比比皆是,所以他不得不慎重地告诫古宇诚这一点。

????在场的马永福、古宇诚和方彬都不由得大吃了一惊,虽然说方才一再听古宇诚说,目前猴票的涨势甚好,但是他们中谁也没有想到,这些邮票在如今六十元的高位上,居然还能够在三年内再翻四倍。三人虽然有些难以置信,可是方明远的这一番话中,却带着几分不容置疑的意味。

????“小方同志,这一点你可以放心,我们的保险库里恒温恒湿,戒备森严,不会出任何意外的。对于邮票的收藏保管,我也算是有些心得,你不必担心它们在这里会有半点的毁损。”古宇诚倒是可以理解方明远的心情。自己的老婆亦是这样,那些邮票要精心收藏,每隔一段时间还要小心打理一番。而方明远的话也解释了为什么他不将这些邮票出手,换取资金,而是选择了抵押贷款。如果说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那么现在出手,的确是有些吃亏。这一点,令古宇诚的心里不由得更加放心。同时也在暗暗地琢磨,要不要拿出一笔积蓄来,到邮票市场上收购一些猴票回来,三年翻四倍,这可是比做什么买卖都回报更快啊。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简单单了,就在古宇诚的办公室里,信贷科的人员当场拟定了一份合同,以这些猴票为抵押品,方明远正式从交通银行贷款四十万元,其中三十万元享受最低利息,而另一笔十万元的贷款则是享受三年的无息贷款。同时,根据方明远的要求,在合同上,又添加了一条保密条款。对于这一次业务,交通银行可以宣传,但是不得对外透露抵押品的实情,亦不能泄露出方明远他们的身份。

????当双方完成了这一系列工作后,古宇诚站起身来,诚恳地道:“小方同志,希望这一次的合作只是一个开始,日后你我双方还能有更好更多的合作机会!”

????方明远亦站起身来笑道:“古行长这一点大可放心,男人一旦认定了某个品牌,是要比追求时尚的女性更为忠诚的。”

????四个人都不由得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