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零一章 冲突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百零一章 冲突

????此时的宴会厅里,原本分散在各处的人群们已经聚拢到了一处。而在人群的最中间,则是显得有些狼狈不堪的朴东昌一群人。不过与方才相比起来,此时的他们又多了两个女人!而与他们对峙的则是两个中年男子和几个年轻的女孩子!站在中间的,则是锦湖酒店的保安人员,将两方分隔了开来。

????“马大炮怎么和人吵了起来?”人群中有认识的人低声地问道,“对方是什么人?”

????“马大炮这一回可是有麻烦了,对方是韩国人,而且是由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的公子带来的客人!”有人在人群中幸灾乐祸道。

????“客人?那哪是客人,分明就是豺狼!你们没听说吗,那两个***女人,说长白山是***的领土,说我们的汉医是从韩国人那里学来的,孔子应当是韩国人!“旁边立时就有人恼怒地道,“对于这种人,就不能客气!宣传部副部长儿子带来的客人怎么了?他带来的客人就能够公然宣称长白山是***的领土了?他要是敢点头承认,他老爹还不掐死他!“

????”就是,这哪里是客人,分明就是强盗吗。“人群中不少人立时愤愤地道。开什么国际玩笑,当年张仲景写出《伤寒论》的时候,***们的祖先懂不懂得什么叫医学恐怕还是两可呢。若不是华夏历朝历代的帝王,多次应朝鲜朝贡使者的请求,派华夏国内的医者进入朝鲜半岛传医,又哪里来得如今的韩医。如今韩国人却颠倒黑白,怎么能不令人感到愤怒。

????至于说孔子是韩国人,这已经完全被人们当成了一个笑话,孔子是山东人,这谁都知道,虽然说与韩国相距谈不上十万八千里,但是在春秋战国时期,这点距离完全可以视为常人终身也无法逾越的天堑!孔夫子生前东奔西走,但是任何一本史书中,也没有提到,孔夫子曾经到过朝鲜半岛,更不要提他爹了!

????人群中的声音并不小,站在朴玉昌身旁的马玉才自然是听得很清楚,此时他也是满心的恼怒,他说什么也没有想到,朴东昌和李虎东的女人居然会愚蠢到了这个地步,居然敢在公众场所中说出这种匪夷所思的话来,还被人听到了,激起了众怒。做为他们的同伴,在场不少人投来的目光里,都是**裸的不满和愤怒。

????马玉才倒是不担心会发生什么肢体上的冲突事件,以自己的身份,还有朴东昌大韩民国全球航空公司总裁的身份,这些人若是动了手,只会将他们自己彻底地埋葬进去。但是,这也并不代表着他可以高枕无忧,这些人里很多都是国内各大媒体的记者,虽然说是跑娱乐圈的,但是谁在单位里没有个三朋六友的,要是将这事情捅到了上面去,自己的老爹管得住本省的媒体,还能伸手管得住京城、沪市的媒体不成?

????马大炮,也就是拦在那几个女孩子身前丙个中年男子中留了个光头的男子。马大炮是他的外号,本名叫马友立,也是一名导演,只不过是比较擅长拍纪录片。当然了,如果说有合适的剧本,他也会拍一些电视剧。因为他在媒体的面前时不时地会冒出来两句不那么合时宜的话来。若不是他在华夏影视圈里人缘不错,有几个真心帮他的朋友,恐怕早就被***了。

????马玉才方才派人前去邀请的那几个女孩子,恰好其中有两个是他带来的。虽然说,他不屑于圈子里的某些潜规则,但是也明白,一已之力是不可能与整个大环境相抗衡的,成为众矢之的话,那就谁也保不住自己了。而且,这种事情,他也不好替她们做决定。所以,对于马玉才他们邀请那几个女孩子过去坐坐的用意心知肚明的他,也并没有阻止,只是不时地关注一下。

????一开始的时候,一切还算是正常,只是在对方又来了两名相貌还算秀丽的年轻女性后,事态突然地直转而下。他剧组里的一名女孩子不知道为何突然和对方吵了起来,对方的那两个女人,居然动了手!而在场的那些男性们,居然无动于衷地看着那两个女人围殴自己剧组里的女孩子。马友立这个还有一个毛病,那就是喜欢护短,所以马友立立时就冲了过去,将两边人分开,对方的两女人居然还不依不饶地还上来撕打,马友立顺手一推,将其中一个推倒在了沙发上,这就惹出了事端,不仅仅那两个女人又扑了过来,就连他们一同的男人也冲了上来。若不是自己的朋友李松恰在其时地赶来帮了自己一把,恐怕就要吃大亏。

????好在锦湖酒店的保安人员很快就将两方分隔了开来,马友立这才从自己剧组的女孩子那里搞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他这个剧组的女孩子是来自东北靠近华夏和朝鲜边境那一带的民族自治县里,虽然说并不是朝鲜族,但是由于周边有着太多朝鲜族的同胞,所以这朝鲜话说得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听起来却没有问题。

????李智利她们自然是不知道这些,所以肆无忌惮地用韩语交流,对华夏是品头论足,不屑之意扑面而来。起初,李智利她们所说的那些批评,这个女孩子虽然听懂了,但是也都咬着牙忍了下来。毕竟人家是外宾,如今华夏一等人是外国人,谁也惹不起啊。

????但是李智利她们越说越过份,最后她实在是忍无可忍,冲口反驳了她们两句,李智利两人就立即动了手!

????“咳!这位先生,你说我妻子说长白山是朝鲜的领土,说中医是从韩国学过去的,说孔子是韩国人,可是有什么证据?”朴东昌高声地道。他可是听得懂华语的,听得周围的人群中人们的怒气越来越盛,这心里也未免有些慌张。虽然说,华夏是优待外国人不假,但是要是激怒了这些华夏人,届时一拥而上,每个人给自己这些人三拳两脚,也够受的。而且这样引发了众怒的事件,就是华夏政府想要站在自己这一边,惩治这些人,恐怕都无从下手!

????群体**件,那可是世界公认的最麻烦也是最难解决的问题,华夏政府总不能为了他,把这宴会厅里的所有人都关押起来吧,那可就是在华夏引发了一场地震了!所以朴东昌高声地问道,企图转移厅里人群们的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