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零三章 要个真相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百零三章 要个真相

????方彬的这一番话,算是说到在场这些人的骨子里去了。不用说那些普普通通的正常人,即便是再无耻卑鄙的人小,杀人无数的凶手,也会希望自己的国家强盛威武。没看见人家美国大兵,全世界隔三差五地惹是生非,可是谁能拿人家怎么着?就连当年的手下败将,华夏千年的藩属国韩国,居然如今也敢在华夏趾高气扬地要求华夏人磕头赔罪了!

????国防实力的提升,这不是一年两年就能够实现的,但是在某一个领域内,能够扬名世界,那也是国人的荣耀。尤其在场的这些人,大多数都与电影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方彬的这一番话,立时引起了宴会厅里几乎所有人的共鸣。

????朴东昌等人却是脸色微变,方彬的这一番话,无疑令他们听得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在这个喜庆的日子里,却发生了这样令人不愉快的事情,实在是令人感到十分地遗憾,也令本来应当出席的卡梅隆导演和高尔女士感到很不愉快。“方彬的话头一转,在场的不少人立时脸上露出了异样的神色。人们充满了期待地看着方彬,等待着下文。

????“马少,这一位怎么称呼?”方彬转向了马玉才一伙人道。

????“方总,给您介绍一下,这一位是韩国全球航空公司总裁朴东昌先生,韩国全球航空公司是世界十大航空公司之一,也是韩国韩金财富的重要子公司。这一位是他的妻子李智利女士,这一位是李虎东先生,这一位是李虎东先生的女友崔玉玲。朴先生,李先生,这一位是锦湖电影集团的副总,衡扬影视城总经理,方彬方先生。”马玉才热情洋溢地给双方介绍道。

????“你好,很荣幸在这里与方总结识!”朴东昌立即伸出手来,热情地道。他想要在这里接触卡梅隆,锦湖电影集团就是一道绕不过的坎。

????方彬淡淡地伸出手来与他握了一下道:“朴总,很高兴认识你。”

????方彬又和李虎东握了握手,这一次却是连话都没有说。至于站在他旁边的方明远,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方彬也没有向其他介绍的意思。

????“方总,在贵方的宴会中发生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很遗憾,我在这里代表我的妻子,向方总表示诚挚的歉意。”看出来方彬此时心情不佳的朴东昌连忙急声道。这种口头上的,惠而不实的道歉,朴东昌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歉意就算了,发生这样的事情,想必也不是贵方所愿意看到的。但是,事情不能够这样稀里糊涂地就过去了,贵夫人可是要求我国同胞当众磕头赔罪呢!”方彬冷冷地道。

????朴东昌几人惊诧地面面相觑,听方彬这话里话外的意思,显然是要为对方撑腰了!

????“方总,方总,朴夫人她那也只是一时的气话,当不得真,当不得真。”马玉才连忙插口道。

????”磕头赔罪怎么了?在我们大韩民国,磕头谢罪是再正常不过的要求了!“李智利不服地尖声道。

????”智利!“朴东昌一时拦阻不及。

????方彬看了李智利一眼,冷笑道:”朴夫人说得不错,在你们韩国,磕头谢罪是再正常不过的要求了。而且我听说,贵国的烤肉做得不错,无论是烤猪肉还是牛肉,都受到很多韩国人的欢迎,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国的牛肉那是世界最好的牛肉!“一旁的崔玉铃一脸骄傲地道。

????方彬耸耸肩道:“贵国的牛肉是不是世界上最好的,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只是想知道,贵国人如果说去了印度,会不会也光明正大地要上一份烤牛肉?或者说,去阿拉伯半岛旅游,吃饭时要上几份排骨?”

????李智利立时语塞,她即便是再不了解世界,也知道,印度人视牛为圣物,阿拉伯人则是视猪为秽物,都是绝对不能屠宰食用的。在印度光明正大地吃牛肉和在阿拉伯吃猪肉,那绝对是自己找事呢,搞不好被人家打个半死,甚至于被关进监狱都不是不可能的。

????什么?牛肉和猪肉是韩国人一向的传统?那些宗教信徒们会管你这个?你在韩国怎么吃猪肉和牛肉人家管不着,但是你跑人家的地盘上吃,那就是在挑衅!

????“说的好!”人群中有人高声地叫道,接着掌声雷动。看着李智利和崔玉铃哑口无言的模样,人们觉得大出胸中的一口闷气。

????“方总,你这个比喻恐怕不大恰当。“朴东昌皱着眉头道。此时的他,也不能再坐视妻子和未来的小舅子媳妇受此尴尬。

????“嗯?有什么不恰当?”方彬诧异地道。

????“印度和阿拉伯国家,那都是宗教影响力很大的国家,不能将它们视为是现代的民主国家。而且,关于牛和猪的一些禁令,也是这些国家法律所明文规定的。作为一名外国人,在当地自然是要尊守当地的法律!所以,我们韩国人,向来尊守所在国的法律,是不会在这些国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朴东昌郑重其事地道。

????方彬点了点头道:“朴先生这样倒是也有道理。不过……在我国,虽然说并没有任何一部法律规定,不可以磕头谢罪,但是在建国初期,政府却是有明令废止上下级叩拜的命令。如今在我国,除了双亲高堂,以及祭祀天地祖宗,除非公民自愿,就是面对国家主席,也不需要叩拜。难道说,贵夫人觉得自己高贵到了能够与华夏人的天地祖宗相提并论了吗?“

????方彬的这一番话,说得朴东昌几人脸色有些发白,做为华夏文明的分支,在韩国文化里,天地君亲师也是十分重要的历史文化。他们自然明白,天地和祖宗在华夏文明中所处的地位,如果说他们敢点头承认,那么恐怕今天就出不了锦湖酒店的大门了!

????“方总,我想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朴东昌强笑道,“我们并没有任何侮辱贵国国民的意思。只是在我国,磕头赔礼道歉是很常见的事情,我妻子她才顺口说了出来。这应当是属于两国文化的差异所导致的结果……好吧,我们放弃要求他们磕头赔礼道歉,但是,他们必须要为他们的不当言词和行为向我们正式赔礼道歉!”朴东昌也不傻,自然知道妻子的这一要求显然在华夏人看来是十分地过份,所以索性卖方彬一个面子,痛痛快快地放弃。

????在场的人们,脸色缓和了不少,如果说只是赔礼道歉的话,那倒是还罢了。虽然说,整件事情还是有些云山雾罩的,难以看清真相,但是这些年来,莫明其妙地向外国人赔礼道歉的事情还少啊?今天多一例少一例的又算得了什么。

????方彬摇了摇头道:”朴先生,事情在还没有弄清楚之前,谈不上谁给谁赔礼道歉!“

????在场的人们不由得脸色微变,从方彬的言谈中,他们敏锐地抓到了一点——难道说,这位衡扬影视城的总经理,是站在了马友立他们这一方的?

????“方总,请问这事情还有什么不清楚的?我姐姐和我女友受到了贵国人无端的指责,这还不够吗?”李虎东愤愤然地道,“难道说,你们就是这样欢迎来自他国的客人吗?”

????“无端的指责?”方彬冷笑了两声道,“人类做任何事情,一般都会有目地性。你们与这位女士有仇?有恨?如果说没有原因,她为什么要当众指责你们呢?我没有听到你们之间的谈话,但是我却看到了,朴夫人与你的女友在不断地攻击我的同胞,即便是在这两位先生的拦阻下,也不放弃。不错,诬蔑他人是要负责任的,但是当众攻击他人,同样也是要负责任的。李虎东先生既然口口声声地说,这位女士诬蔑了朴夫人和你的女友,朴夫人她们才动的手,那么好吧,请你拿出证据来,证明朴夫人和你的女友当时确确实实是在谈论贵国的电视节目,而不是在用言语来侮辱这个欢迎你们到来的国家!“

????方彬的这一番话可谓是掷地有声!宴会厅里寂静了片刻之后,人群立时沸腾了起来。

????”方总说得对,你们打人也得有个理由!拿出证据来,证明你们当时没有说那些话!“

????“就是,你们说是在谈论电视节目,就是在谈论电视节目了?把大家当小孩子了吧?”

????“支持方总,要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朴东昌连忙一扯已经被事态变化震惊的李虎东,心中已经没有了最初的震定,他没有想到,方彬居然会要求他们拿出证据来。“方总,我们当时听得清清楚楚,我妻子和玉铃,确确实实是在谈论我国国内的一个颇受欢迎的电视节目,并没有什么侮辱贵国的言语。”

????马玉才在一旁迟疑了片刻,几度想要张口,最初却是一个字也没有说了出来。

????方彬缓缓地却是坚定不疑地摇了摇头道:”朴先生,你们的证言我无法取信。至于原因,我想朴先生自己也很清楚。“

????朴东昌的嘴里已经满是苦涩,他明白,自己无法驳斥方彬的这一番话。证据?他们手中哪里有什么可以证明的证据?朴东昌不由得将目光转向了马玉才。

????马玉才无奈地耸耸肩,双手微微摊开——由于朴东昌四人的汉语听说能力都不错,所以他们这一群人里,根本就没有配备翻译,这也是为什么李智利和崔玉铃敢肆无忌惮地当众对华夏评头论足。马玉才亦不是傻瓜,他完全听得出来,朴东昌他们方才的那些话是多么的言不由衷。在这个时候,为朴东昌他们做证,那无疑是在给自己挖坑呢。

????“朴夫人和崔女士,说她们方才是在谈论韩国的电视节目,而我们的这位女同胞,则说她们是在说一些侮辱我们华夏的言语。到底是谁在说谎,我不知道,你们也不知道。”方彬环视周围的人群道,“这件事到底是谁对谁错、谁是谁非,恐怕除了当事人之外,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

????人群中传来了一阵阵的轻叹声,方彬说得不错,当时在场的人里,除了金鑫鑫和朴东昌他们四人以外,无人懂得韩语,自然也就无人能够站出来,为事情的真相提供出来一个确凿的证据。

????“看来方总也只能是和稀泥了!”人群中有人低声地道。双方都拿不出来可以令人信服的证据,对方又是外国人,也只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那总比咱们的人当众向她们赔礼道歉要好!”旁边的人低声地叹息道。

????“不过,这并不代表着我们不能够尽最大的努力来分辩真相。”方彬一摆手道,“我已经派人去找精通韩语的翻译,大家只需要再耐心地等待一些时间。”

????人群稍稍地散开了一些,但是不管这些人坐在宴会厅的哪一个角落,目光都时不时地会扫过宴会厅的中央,在那里,有朴东昌一行人,马友立一群人,还有方彬、方明远,以及十来个锦湖酒店的保安人员。

????朴东昌心中暗暗叫苦,虽然说,他并不认为方彬找来几个懂韩语的翻译,就能够将事情搞个水落石出,反正当时李智利和崔玉铃所说的那一番话,没有其他人听得懂,就连发音也不可能记住。就是有翻译来了,只要李智利和崔玉铃一口咬死没说,方彬他也奈何不得自己几人。但是从中却可以看出方彬的态度,显然是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上!

????李虎东和李智利、崔玉铃此时也有些发蒙,自从他们踏上了华夏的土地之后,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待遇。这些华夏人,简直拿自己当祖宗一样供着,在这里,他们享受到了在自己国家和欧美其他国家所绝不可能享受到的超国民待遇。一旦和华夏本国人发生冲突,别说自己占着理,就是不占理,最终的处理结果也是绝对偏向自己一方。怎么今天到了衡扬镇,这个方彬却完全不将自己放在眼里!李智利和崔玉铃此时也不由得心里有些发慌,再没有了方才那副横蛮的模样。

????“东昌,怎么办?”李智利扯了扯脸色阴沉的朴东昌,压低了声音用韩语道。

????“怎么办?”朴东昌也在问自己这个问题。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已经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不但他前来衡扬镇的最初目地恐怕是要泡汤了,现在恐怕连脱身都是问题。

????朴东昌连连地向马玉才打眼色,当务之急,是要将事态控制住,最好是立即脱身离去,再纠缠下去,朴东昌本能地感觉到恐怕会有什么不妙的事情发生。

????马玉才在朴东昌连连打来眼色催促下,无奈地上前了几步,对方彬道:“方总,今天是贵公司大喜的日子,就不要让这种小事情扫兴了。既然大家都拿不出可信的证据来,依我看,不如索性就这样吧。双方谁也不必向谁道歉了。朴先生他们晚上还有一个约会,实在是耽搁不起啊。”

????“马总,按理说,既然你开口了,怎么我也得给你三分面子。但是,这件事已经令卡梅隆导演和高尔女士感到很不高兴,而且在场这么多的全国各大新闻媒体的记者们,还有影视业的诸多同行们,如果说不能够将这件事情搞个明白,不知道马总你想过没有,明天,成为笑谈的人就是我方彬!是衡扬影视城!是锦湖电影集团公司!”方彬的话虽然说得客客气气,但是却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味道。

????马玉才张了张嘴,最终还是颓然地闭上了。

????朴东昌他们和卡梅隆、高尔他们相比起来,哪一个身份更重要,这本不太好说,毕竟大家并不是一个行业中人,无法精确的比较。但是卡梅隆他们在世界上的知名度是远高于朴东昌他们,这一点是无人可以置疑的。

????最重要的是,卡梅隆他们可是美国人!美国人在韩国驻军多年,并且一旦半岛发生战争,美军将官就理所应当地成为美韩联军的最高指挥官,再高傲的韩国人,面对美国人时,这心理上就先软了三分。

????况且,从马玉才自身来说,为了朴东昌而得罪了卡梅隆,得罪了方彬,怎么想都有些犯不上啊!

????“如果说朴先生真的有约会,不妨邀请对方前来锦湖酒店会谈。在事情尚未搞清楚之前,还请朴先生暂留在这里。否则的话,我们也只有报警,我想,警方会以故意伤害他人之名来拘留他们了。“

????马玉才很想说,衡扬镇的警察有哪个胆子吗?但是他还是很明智地闭上了嘴。

????有卡梅隆和高尔的愤怒做为前提,以方彬的身份,别说衡扬镇警方了,甚至于整个市局,恐怕都要“尊重”一下当事人的情绪。

????就在这个时候,宴会厅的门口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来了,来了!翻译们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