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零四章 条件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百零四章 条件

????衡扬镇虽然不大,但是在整个镇里找几个懂得韩语的人却并不是什么难事。而且方彬在出现在宴会厅之前,就已经命令手下人去寻找,所以这些翻译们来得很快。一共是五名翻译,年纪在三十多至五十多之间,被一并请到了宴会厅的中央。

????在面白如纸的朴东昌的点指下,马玉才才注意到,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宴会厅的周围架起了几台摄像机,全部都对准了宴会厅的中央。

????“方总,你这是什么意思?”马玉才有些不解,也有些不满地问道。

????“留一份证据,以免日后大家扯皮!”方彬满不在乎地道。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方彬在这一刻,目光却是放到了身边的方明远身上。

????方彬并不明白,为什么方明远一听到传来的消息,就立即断定,那个叫什么金鑫鑫的女孩子不是在说谎,这几个韩国人,肯定是说了那些极其过份的言语。而且几乎是马上就决定要给朴东昌他们几人一点颜色看看。不过不明白归不明白,这并不影响方彬执行方明远意见的力度。

????方明远注意到了小叔的目光,心中无奈地苦笑,他知道,小叔现在肯定是一肚子的好奇,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言之凿凿地确定过错在朴东昌他们一方。没有经历过方明远前世的人,是不会明白,******在虚构历史和认祖宗上的无耻曾经激怒过华夏的多少人,最后,就连他们的盟友***人,都受不了这些******们的无耻了。

????孔子是韩国人,李白是韩国人,西施是韩国人,孙中山是韩国人,***人的先祖是韩国人,就连佛教的始祖释迦摩尼都被冠上了韩国国籍!

????而韩国教科书上的历史版图,更是囊括了如今的华夏东北华北西北,还包括了外***和西伯利亚,而华夏历史上光辉灿烂的唐朝,则被挤到了长江以南。就连唐朝的国都,长安和洛阳,也是在韩国的领土内。

????“***人认为自己的最好,韩国人认为最好的是自己的!”这一句话,可以说是精辟地说出了当时人们的心声。

????所以,方彬秘书只是说了个大概,方明远就已经可以肯定,那个叫金鑫鑫的女孩子绝对不是空穴来风!装13装到了自己的面前,方明远自然是不会客气了!

????“啪啪啪!”方彬站起身来三击掌,宴会厅里渐渐地静了下来。

????“朴先生,贵夫人和她的女伴到底说没有说过那些过份的话语,我们无从得知。而贵夫人和她的女伴是不是在谈论贵国的电视节目,我们也同样是无从得知。但是我们至少可以知道,我们被打的这位女同胞,到底可不可能是在空口说白话!所以,今天我请来了这几位通晓韩语的翻译,让他们为我们确认一下,我们的这位女同胞,到底懂不懂韩语!”

????朴东昌几人立时脸色就为之一变,金鑫鑫到底懂不懂韩语,在场的人里没有人比他们四人更清楚了!方彬的这一手,可谓是釜底抽薪,虽然说当时的证据都已经无从考究了,但是他来这么一手,若是确认金鑫鑫确确实实是懂得韩语的话,那么他们无疑就要陷入被动了。

????方彬的秘书此时拿着几本书走了下来,方明远从她的手中接过了书,放到了朴东昌他们面前的桌子上。

????“朴先生,这是我国的《资治通鉴》,共有四本,你们四人可以随意地从中抽取四篇文章,然后用韩语将里面的白话文念一遍。看看我们的这位女同胞能不能听得懂。如果说她听不懂的话,那么也就算是间接地证明了,她方才的那一番话语是对贵夫人和她的女伴的诬蔑!“说话间,已经有人将麦克风放到了朴东昌的面前。

????就在这个时候,宴会厅突然又是一阵嘈杂,原来,卡梅隆和高尔在林蓉的陪同下,从宴会厅里面走了出来,相信若不是这些客人都早就接到通知,在宴会厅里,没有得到允许前,不许照相,恐怕此时的宴会厅里已经是闪光灯亮成一片了。

????卡梅隆和高尔不断地与两边的人握手致意,人们纷纷地挤了过来,争先恐后地与这两位电影业世界知名的人士握手,若不是一旁的保镖人员拦阻着汹涌的人群,两人早就淹没在了人潮之中。虽然说有保镖开路,卡梅隆和高尔两人也是着实费了一番气力才来到了宴会厅的中央。

????方彬站起身来,客气地将马玉才和朴东昌等人介绍给了卡梅隆两人。

????朴东昌脸色虽然平静,心里却是着实激动。说老实话,虽然说他是世界前十大航空公司之一大韩民国全球航空公司的总裁,在世界航空业里,也算是一号人物。但是他却没有把握,能够与卡梅隆和高尔见面。华夏有句老话,隔行如隔山,一个行业的顶尖人物,放到了另一个行业里,也许就是毫不起眼的小人物。像卡梅隆和高尔这样,已经成为世界电影业最尖端的一群人,什么样的大人物没有见过,自己这个总裁,在对方的眼里,恐怕也算不得什么。他赶来衡扬镇,其实更多的只是在搏自己的运气!

????如今和卡梅隆、高尔面对面而坐,想到日后这一层关系所可能带来的那些好处,还有自己在财团中地位的上升,朴东昌的手就有些微微地颤抖。

????“高尔总裁,卡梅隆导演,能够在华夏与两位结识,实在是朴东昌的荣幸……”朴东昌果然不愧是世界十大航空公司之一的老大,这恭维的话是张口就来,而且是一套套的,说了足足五六分钟,居然都不带重样的,听得方彬和方明远两人一愣一愣的。

????不过,两人私下里也是暗暗地撇嘴,这***的英语说得也是一般般吧,带有严重口音,听得人不得不全神贯注,否则就会听不明白。看卡梅隆和高尔微皱的眉头,显然听起来也是相当地吃力。

????“咳!”方彬重重地咳嗽了一声,打断了朴东昌滔滔不绝的言语。

????“朴总,我很理解你见到卡梅隆导演和高尔总裁的兴奋心情,但是现在当务之急却不是我们在这里听朴先生倾诉你的仰慕之情!“方彬毫不客气地道,“朴总,你们是不是可以随意地抽取文章了?卡梅隆导演和高尔总裁接下来的时间,可是还有安排!”

????朴东昌尴尬地一时间不知道要如何是好。他没有想到,这个方彬,居然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他滔滔不绝地说了那么多话,一方面固然是有讨好卡梅隆和高尔的意思,另一方面也确实是有着想借自己与卡梅隆、高尔谈话的时间,拖延时间,从而找出合适的对策来。当然了,最好是能够就这样混过去!

????方彬划出的这条道来,朴东昌心里很清楚,那是绝对不能接的。

????如果说自己四人用韩语念的古文翻译,被那个年轻女人说个***不离十的话,那么即便是没有任何证据,在场的这些人们,也会认为是自己一方说了谎。事情要是传扬了开来,对于朴东昌的声誉肯定是要受一定影响的。

????虽然说,在如今的韩国,类似的言论已经不足为奇,但是……朴东昌心里很清楚,随着华夏与韩国建交,韩金财团也有意图将业务发展到华夏来,占领华夏市场。虽然说华夏人如今的可支配收入与韩国人相比起来,少昨可怜,但是一个足足有十亿人口的巨大市场,是世界上任何一家公司、财团都绝对难以放弃的!

????如果说,因为自己这些人的不当言论,而引发了华夏人对韩国的强烈不满,从而影响到了韩国企业。甚至韩金财团进入华夏的脚步,那么自己届时就会成为国内千夫所指的对象,搞不好,连现在的职位也会保不住!

????想到这里,朴东昌这后背上已经全是冷汗!不由得恨恨地瞪了同样是脸色苍白,如同受惊的小鸟一般在自己和李虎江身后的李智利和崔玉铃一眼,都是这两个娘们,什么时候说那些话不成,非要在公众场合里说,结果让人家给听了去,惹出了这么多的事端。

????“马少……”朴东昌压低了声音恳求道。

????马玉才此时也是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眼睁睁地看着朴东昌他们被方彬左一巴掌右一巴掌地扫脸,他这个陪同而来的,也是颜面无光。而且朴东昌若是在这里颜面大损,八成会迁怒于“袖手旁观”的自己,到时候,再想和韩金财团合作,肯定是没有了希望。但是……他也不想再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地为朴东昌求情了。明明是他的女人惹出来的祸事,凭什么要自己去替他们擦屁股!

????看着朴东昌等人尴尬的神色,周围的人们发出了一阵阵的不屑声,到了这个时候,就是呆子也明白,到底是哪一方说得是真的了。若不是碍着卡梅隆、高尔和方彬,宴会厅里恐怕早就是嘘声一片了!

????“卡梅隆导演,高尔女士,十分地遗憾,虽然说我还想与两位能够有更多的交流,但是时间却不允许我再在这里滞留下去了。我还有一个重要的约会,必须马上赶回到沪市里,只能期待能够有下一次会面的机会。今天给两民带来的种种不便,我在这里向两位表示真挚的歉意。日后若是有机会的话,朴东昌一定给予两位补偿。希望我们日后能够有一个愉快的见面。”朴东昌站起身来,向卡梅隆和高尔一礼道。

????朴东昌又扭头对方彬道:“方总,很遗憾,我们现在必须马上离开,我与贵国本省的一位高级领导一会儿还有一次会谈,实在是不能够再耽搁下去了。还请方总谅解一二。“朴东昌的话音未落,李虎东几人已经站起身来,跟在朴东昌的身后,就要向宴会厅外走去。

????朴东昌四人没有走出多远,就被面无表情的锦湖酒店保安给拦住了。这些人既不伸手推搡他们,也不开口说什么,只是站成一排,将朴东昌的去路完全地挡住。

????“方总,你这是打算非法拘禁我们吗?”朴东昌扭头强作镇定、故作愤怒地道。

????方彬一笑道:“朴总这话说得就未免有些过了。这锦湖酒店是我锦湖电影集团的产业,在这里发生了故意伤人事件,在我国警方赶来前,我们自然是不能让打人者就这样离开。否则的话,那些未来入住我们酒店的客人们,会觉得我们这里没有安全感,你说是不是呢?朴先生,如果说你执意要走,那么这件事我们就只有交给警方来处理了。”

????卡梅隆和高尔也以充满了怜悯的目光看着朴东昌几人,招惹到了方,还想这样轻而易举地全身而退,这帮子韩国人,想得也未免太美了吧?

????朴东昌四人面如土色,如果说真的将华夏警方也牵扯了进来,那么事情无疑就闹得更大了。只要一想到,日内国内人知道自己在华夏被警察询问,甚至于拘留,朴东昌这心里就不禁为之一颤——这对于他在韩国国内的声誉,可是一大污点。

????“方总,方总,咱们能不能私下里谈谈,解决这一问题?”看着朴东昌那尴尬到了极点的模样,马玉才实在是坐不住了。不管怎么说,朴东昌他们都是他马玉才邀请而来的客人,他们颜面扫地,自己也是脸上无光。他算是看出来了,方彬对朴东昌他们显然是要穷追猛打,

????他不想得罪方彬,但是也不想让朴东昌完全下不来台!

????如果说能够私下里解决,那么哪怕是朴东昌吃些亏,也比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丢面子要好。

????方彬沉吟了片刻,暗地里看了一眼方明远,方明远微微地点了点头。虽然说,对于朴东昌几人,方明远没有一星半点的好感。但是彻底地扫了韩国人的脸面,恐怕政府里又有人会跳出来说方家不识大体,不维护大局。而且,为了几个***,而彻底地变恶了马玉才,也有些犯不上。毕竟马玉才的老爹也是省里的重要干部之一,而方家日后还要在这衡扬镇上,长久地经营下去。所以,把握好这其中的分寸,还是很重要的。

????“詹姆斯,高尔女士,请两位在这里稍候片刻。”方彬站起身来,招呼着马友立几人一齐走向了宴会厅里的包厢。马玉才长出了一口气,连忙冲朴东昌他们打了一个眼色,也跟了过去。朴东昌四人,自然是快步地跟了过去。

????“打人是……是是我们的不对,方总,我们愿意向她赔礼道歉,并且给予她们应有的赔偿。所有治疗所需要的费用,我们一并承担。”一进入包厢,朴东昌立即开口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到了这个地步,朴东昌也只能低下了他一直高昂的头颅。虽然说,当众赔礼道歉很丢面子,但是总比最终一败涂地,再不得不赔罪要好一些。

????“东昌!”李智利尖声地叫道。她说什么也没有想到,一向高傲,看不起华夏人的朴东昌,居然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公开向华夏人赔礼道歉,还主动地提出来承担医药费用。那岂不是自己就承认了方才对方那个女人的指控了?

????“谁要你的臭钱!“一直站在了马友立身后的金鑫鑫厉声地叫道。

????“要,为什么不要?这是你应当得的,又不是他们施舍的!“方彬扭回头来对着朴东昌几人冷笑道,”朴先生,你的诚意仅仅就这些吗?“

????“姓方的,你不要太过份了!”李虎东按捺不住自己的愤怒的心情,厉声道,“姐夫,咱们打电话给沪市的领事馆,李领事绝对不会袖手不管的!我们要向华夏的外交部提出严正的抗议!”

????“东昌,他们欺人太甚了!”李智利也尖声地叫道。朴东昌的承诺已经触及了她的心理底线,如果说方彬还不满足……

????“朴大哥!”崔玉铃也失声地叫道。

????“啪啪啪!”朴东昌一言不发地回手给了李虎东三记响亮的耳光,将三人都惊呆了。包厢里的其他人,也是一脸震惊。就连满腹怒火的马友立几人,也是瞠目结舌。

????“你们三人,统统地给我闭嘴!”这一句话是朴东昌从牙缝里生生挤了出来。

????“方总还有什么要求,请一并说出来。”朴东昌阴沉着黑如祸底的脸,扭头对方彬道。

????方彬满意地点了点头,冷笑道:”我国有句老话,识时务者为俊杰。看来朴先生的同伴,到现在还没有认清形势!“

????朴东昌咬紧牙关,半晌才道:”方总,希望你能够看在两国友好和马先生的份上,不要将事情闹大!“

????朴东昌算是想明白了,锦湖电影集团根子在香港,又是世界知名的新兴电影公司。虽然说香港在九七之后,将回归华夏,但是现在却仍然还是英国的殖民地,英国政府是绝对不会为了韩国人而打压他们。而锦湖电影集团只要不触犯法律,华夏政府自然也是不可能为了自己几个人而和他们交恶,尤其是在这件事情上,明显锦湖电影集团一方占着理,又有卡梅隆和高尔站在他们一方摇旗呐喊助威,自家的领事再护短,也无法睁着眼睛说瞎话吧?他能够向华夏政府施压,他又能管得着美国人吗?就算是最终逼得锦湖电影集团和华夏政府都让步了,卡梅隆和高尔要是在美国给事情捅了出来,哪又有什么用?

????所以,要想事情控制在一定范围内,那么就必须要向方彬低头!强硬?强硬那也是需要底气的!没有底气的强硬,那只会令对方越发的愤怒,而后果也就越发地不堪设想!

????方彬冷冷地扫了他一眼道:“朴先生,如果说不是看在马玉才马先生的面子上,根本不会有这一次私下的交流。贵夫人和她的女伴在我锦湖酒店的宴会中公然辱华,被人揭穿后就悍然动手打人,考虑到我方彬的感受了吗?给我们锦湖电影集团面子了吗?给卡梅隆导演和高尔女士面子了吗?好好的一个宴会,被你们搅成了这般模样,宴会中如此多的媒体,事情传扬开来,我锦湖电影集团和卡梅隆导演、高尔女士的名誉扫地,你们就没有责任吗?两国友好?哼!我们倒是想着两国友好,但是贵夫人和她的女伴的所做所为,却让我看不到有半点友好!”

????方彬如今也是世界知名公司核心管理层人员,这脸色一沉下来,也是颇有了几分威严。这一番话说得朴东昌汗流满面,李虎东三人咬牙切齿地,却是半个字都不敢说。

????方彬伸出了三个手指……

????夜色阴沉,不过站在锦湖酒店的最高层的豪华套房的阳台上,还是可以清楚地看到,灯火通明的衡扬镇街道,以及如同长龙般的车流。

????“明远,今天可是着实地出了一口恶气!“方彬有些眉飞色舞地道,”你说,明天,全国各大媒体上,会不会将今天晚上所发生的一切都原原本本地登出来?”

????方明远微微地摇了摇头道:“小叔,依我看,这个恐怕没那么容易。政府对外国人的政策,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样扫韩国人面子的事情,又是关系到韩国韩金财团的重要管理人员,就是登上去,恐怕也是语焉不详地以某某人来代替。”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方明远可不认为,在华夏与韩国刚刚建交不久的现在,掌握着全国喉舌的那些国有媒体,能够在这个时候,就毅然地公布一切。

????“哎!”方彬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

????“不过也没关系,今天在场的记者里,不是有几个香港媒体的吗?相信明天,香港的报纸上,一定会有的。”方明远安慰道,”我觉得,届时消息一定会传到韩国国内去的。“

????“那还差不多!”方彬这才又喜上眉头地道,“这些虚伪的******,早就应当有人收拾收拾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