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一十七章 护花使者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百一十七章 护花使者

????方明远那似笑非笑的笑容,令冯爱爱心头莫明其妙地有些发冷,若不是周围都是自己的熟人,这里又是寒碧山庄,她有着一种立即躲得远远的冲动。

????“这是你的手机?”方明远冷笑道。

????“不错,这是我的手机!”冯爱爱昂首道,“快还给我,这手机要是有个什么损伤,你赔不起!”

????“赔不起?你手机从哪里得来的?”方明远冷笑道。

????“我说你是谁?怎么进来的?人家的手机哪里来的,关你小子屁事!”一旁有人看不过眼去,站出来恶声恶气地道,“赶紧把手机还给爱爱,赔礼道歉!否则今天你就别想出这个门!”在场的人里,男生足有五六个,而且这厅里,不管男女,家里在沪市里都是有背景有地位的。十几个人拧成一股绳的话,就是山庄主人陈仲国来了,也得退避三舍。所以,他的这番话,说得那是极其有气势。

????“梁作义!闭嘴!”他的话音未落,就有人冷冷地叫道。梁作义这才注意到,在方明远身后,转出了一个人,这人他倒是认得,自己的表兄何洛!梁作义立时脖子上一凉,身子偻了半截。

????从亲戚身份上来说,何洛的母亲是梁作义母亲的大姐,在家里原本就是说一不二的人物。从两人父亲的身份来说,何洛的父亲是沪市的常务副市长,只差一步,就可以登上市长的宝座。而梁作义的父亲,只是市里文物局的局长,两人之间的身份可是差着不少呢。而且何洛的年纪比他大了不少,从小梁作义就是表哥的跟屁虫,到了近些年这才好了一些,但是何洛的余威尤在。

????何洛的出现,令在场的这些年轻人们,立时安静了下来。这可是沪市官二代中顶尖的几个之一,他们这些人少有不认识的。而且这些官二代、富二代们不怕陈仲国,但是却怕何洛。陈仲国看在他们家世背景上,轻易奈何他们不得,但是要是惹了何洛,整得你苦不堪言,家里人都不好插话。

????冯爱爱原本高昂的头,此时也低了下来,脸上闪过了一丝明显的不安。很显然,何洛是和眼前的这个年青人一起的,而且方才喝止了梁作义,更是表明了态度,这令冯爱爱心里有些发毛。她的老爸是交通局局长,何洛的老爹可是常务副市长!在官场上,那可是是官大一级压死人的!

????“这是我的小表弟,一向顽劣,说话不知分寸,我回头一定狠狠地教训他!还请方少不要放在心上!”何洛对方明远道。

????在场的众人都不禁有些发呆,这个被何洛称为方少的年青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能够让何洛对他如此的客气!

????“梁作义!你还呆在那里做什么?过来向方少赔礼道歉!”何洛扭头看到自己的表弟一脸呆滞地站在那里,心头的火气就不打一处来。进厅里的时候,由于人多,他还真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表弟也在其中,而且偏偏是他第一个站出来喝斥方明远。他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

????梁作义打了个激零,何洛的话他可不敢违逆,何况他也不是傻瓜,何洛那也是一向护短的人,更是心高气傲的人。平日里,在这个圈子中,除了顶尖的那几个人之外,何洛和谁这样客气过?梁作义立即乖乖地如同小白兔一般来到了方明远的面前,垂首赔礼道歉。

????方明远看了看他,这才道:“古人说过,祸从口出!希望从今以后,你能记住这一句话!”

????所谓泥人还有三分土性,手机失窃一事,虽然说从表面上来说,方明远似乎根本就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但是实际上,方明远对于此事是相当地重视。

????倒不是因为那手机多么地贵重,也不是它是自己送给二女的礼物,而是他觉得,有这么一个暗地里盯着二女的敌人,令人感到很不安。所以,他才会开出那样高的赏格,一定要将人揪出来。

????荀安倒是被捉到了,虽然说他的嘴很严,但是荀银海的供词却已经证实了方明远的猜想,背后确实是有指使之人。那么这个指使之人,到底是谁,就成了方明远这些时日以来,时不时会想起的难题。这个人不找出来,方明远就觉得仿佛自己的背后有一柄无形的刀抵着一般。

????今天突然在这山庄里找到了线索,方明远的心情可并不像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梁作义的冒失出头,若不是何洛及时地喝止,因为冯爱爱女性身份,方明远不得不一直压抑的怒气,那可就全部倾泄在了他的脑袋瓜子上了。

????梁作义唯唯诺诺地连连点头,至于他是否真的听了进去,方明远根本懒得去想。

????“冯爱爱,我再问一次,这手机你是从哪里得来的?”方明远将目光重新转回到了冯爱爱的身上,虽然说眼前的这个女人露出了一副委屈的模样,但是此时他可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情!

????冯爱爱此时是心惊胆战,不明白为什么方明远居然会对这手机如此地看重,而且还当众对自己一再地逼问。此时她的心理后悔了,早知道如此,就不将这款自己软硬兼施才从尹***手里拿来的手机拿到这里炫耀了。难怪当时自己拿到手机的时候,尹***一而再再而三地叮嘱,不要在公众场合使用!

????“这……”冯爱爱有些不知所措,以求救的目光望向了何洛和在场的其他人。何洛根本就不为所动,而在场的其他人,看到了梁作义的“下场”,也没有谁敢跳出来。

????“冯爱爱小姐,如果说你坚持不说的话,那么我就只有请警察来问你了!”方明远冷冷地道,“希望你届时不要后悔莫及。”

????人群中不由有些骚动,冯爱爱更是脸色苍白,十指在身前已经扭成了一团。

????“让一让,让一让,大家都让开,挤在这里算什么!”人群外突然传来了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声音虽然不高,但是听得出来,言语间所带的那种不容置疑的口气。

????何洛扭头看过去,脸色不由得微微一变,低声对方明远道:“方少,这人是华石油沪市分公司总裁长孙喻的儿子长孙明,听说现在正在追求这冯爱爱。”其实光是长孙喻,何洛倒也并不怎么在意,长孙喻和他父亲何勇不是一个系统,互相间没有统属关系,而且论起级别来,何勇还要高一些。但是长孙喻的妻子,也就是长孙明的母亲,却是出身于京城,开国时期的大家族,在全国都有门生故旧,尤其是族中的开国老爷子还健在,虽然说身体这两年听说已经是病入膏肓,但是只要人还没有离世,那就是一根定海神针!所以沪市的这些官家子弟们,对这长孙明都是客气三分。

????方明远无声地点了点头,长孙喻,他自然是听说过了,华石油集团公司里被誉为五年后最有可能接掌华石油掌门人的高层干部,也是宗家的对手。他的儿子长孙明,方明远也有所耳闻,听说沪市及其周边地区的汽油、柴油供给上,长孙明涉及得很深。只是他也没有想到,居然见个冯爱爱,也会遇上他。

????看到长孙明的到来,冯爱爱仿佛落水的人抓到了救命的稻草一般尖声地叫道:“长孙哥哥,有人抢了我的手机!”

????随着冯爱爱的这一声尖叫,围观的人群立时让了开来,只见一个二十四五岁,人长得倒是蛮英俊的高个青年,带着几个陪同,从侧面走了过来。

????冯爱爱立即扑了过去,扯着他的手道:“长孙哥哥,那个人抢了我的手机!还一个劲地质问我!”

????长孙明安慰性地拍了拍冯爱爱的手,看了看方明远几人这才笑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何洛哥哥,你怎么有兴致参加爱爱他们的聚会了,还和爱爱开这种拿不到台面上的玩笑?”叫得虽然亲热,但是谁都能够听得出来,这言语间的调侃之意。

????何洛脸色微沉地道:“长孙明,我们没有和冯爱爱开什么玩笑地意思,方少和我也没有那个兴致,我们只要问一个结果,你让她如实地告诉我们,这手机是从哪里来的?”

????“方少?”长孙明看了看正在把玩着手机的方明远,一笑道,“何哥不介绍一下吗?这位方少又是何方神圣?爱爱的手机,又有什么地方能够如此的吸引二位?”

????“长孙哥哥,那手机我得来不易,可是诺基亚集团生产的限量版手机,别说国内了,就是全世界都是有数的!”冯爱爱摇着长孙明的胳膊,娇声低语地求道。

????长孙明也不由地微微动容,物以稀为贵的道理,他当然是懂得了。不过,即便是诺基亚集团生产的限量版手机,以何洛的身份,即便是再感兴趣,似乎也不可能拉下脸来强索吧?而且看这样子,这手机并不是何洛感兴趣,而更像是他身旁的那个年轻人感兴趣。

????“一部限量版的手机,虽然说罕有,但是以何哥你的身家,真要买又岂是什么难事,何苦要来为难爱爱?”长孙明一笑道,“俗话说,君子不夺人所好,两位若是真的喜欢,不如这样吧,把这部手机还给爱爱,我保证在一个月内,为两位再寻两部相同的手机来,你看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