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二十四章 提前示警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百二十四章 提前示警

????郑虞侗自然是不会知道这一层的内情,否则的话,对于方明远的欣赏恐怕还要再加上几个更字——短短的几年时间,用几百万美元获取了数亿甚至于可能是十几亿美元的利润,这样疯狂的成绩也只有军火、赌博、贩毒、期货这类的高风险的交易中才可能小概率地出现,而方明远能够在传统的商业领域里完成这一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业绩,纵然不能说是空前绝后,那也绝对是史上少有。

????其实方明远这还是少说了,四十多亿卢布的钻石原胚,只不过是他首次采购的数量,而之后的几年里,他又陆陆续续地采购了不少,总量差不多也有几十亿卢布,只是这其中,大部分还是用得苏联未解体之前的卢布贷款,少部分却是以货易货从雅库特共和国阿尔罗萨分公司那边直接获得的。所获取的利润,比起第一批采购来就少了不少,但是也有个数十倍的利润。

????“郑爷爷,我觉得周大福珠宝金行在香港和东南亚地区的业务扩张如今差不多已经到了顶点,是不是应当放缓一下发展的脚步,巩固巩固现有的市场,将目光转向内陆市场来?”方明远轻声地道,“我觉得东南亚各国,这几年的经济发展速度过快,金融制度不完善,许多东南亚国家如泰国、马来西亚和韩国等长期依赖中短期外资贷款维持国际收支平衡,汇率偏高并大多维持与美元或一篮子货币的固定或联系汇率,这会给国际投机资金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捕猎机会。”

????郑虞侗吃了一惊,久在商场的他自然明白,方明远这话里语外的意思,“你是说,东南亚地区可能会发生经济危机?”

????方明远微微地点了点头道:“是的,我觉得在近两年里,如果说东南亚各国的金融形势没有得到根本性的转变,那么发生经济危机的可能性会非常高。一旦被国际投机资金盯上,很可能会出大麻烦。”

????“你这话和郭老爷子说过吗?”郑虞侗沉声问道。

????“郭爷爷,对此也有所关注,不过,就算未来发生经济危机,对于业务重心正在逐步向内地市场转移的郭氏航运集团公司来说,也不至于达到伤筋动骨的地步。”方明远道。

????这一点郑虞侗倒是知道,近几年来,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虽然仍然在迅速的扩张运力,但是公司的业务重心却是在向内地转移,大量的货轮、油轮,都是在为内地的企业公司运送货物和原材料,虽然说投入东南亚市场的运力总量并没有明显的变化,但是占集团总运输吨位的比例却是在逐年地下降。

????“明远,你的意思是说,一旦发生经济危机,东南亚各国都有可能面临经济的重挫,但是大陆市场却不受影响?”郑虞侗敏锐地抓到了方明远言语中的核心。

????“是的。不能说不受影响,毕竟东南亚各国也是华夏的重要贸易往来对象,如果说这些国家的经济遭受重挫,对于华夏的经济发展肯定会有影响,但是,我认为,华夏的经济,由于还处于改革开放的过程中,国内的金融业还处于相对封闭的状态下,在这种情况下,经济危机的影响,对于大陆的影响力反而是这些国家中最小的。至少,在大陆,您不必担心面临当地货币大幅度贬值的可能性。”方明远以肯定的口吻地回答了郑虞侗的疑问。

????郑虞侗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有些不敢相信,如今发展势头良好的东南亚诸国,居然会在几年内就要面临经济危机的袭来;但是他又不敢不相信,对于方明远过去辉煌战绩的了解越多,就越不敢轻视方明远的判断能力。***人当年倒是不信了一把,但是所带来的悲惨后果,恐怕***人几十年里提起此事时,都是悔之无及!

????而且,他也不认为方明远有欺骗自己的必要,周大福珠宝金行近些年来在东南亚市场上,原本就已经成为了珠宝首饰业的龙头,适当地放缓扩张速度,巩固已有的市场份额,也是公司经营中应有的措施。而投资大陆市场,也是郑虞侗近几年来一直所努力的方向!

????而东南亚诸国经济的乱象,要说郑虞侗一点感觉都没有,那绝对是瞎扯淡!只是没有方明远这样的肯定,更无法说出危机将在近两年内爆发这样的话来。

????“明远,谢谢你!对于你的建议,我郑家一定会慎重考虑!”郑虞侗拍了拍方明远手,感激地道。

????方明远微微一笑,他是那种人敬已一尺,他敬人一丈的性格。于郑家的交往以来,郑虞侗老爷子对他也的确是尽到了一个长辈的责任,这一次,又在济民银行一事上帮自己这样的一个大忙,他当然是要投桃报李了。

????现在已经是九六年,九七年那一场席卷整个东南亚,震动全世界的东南亚金融危机,可以说已经是风雨欲来。而在这一场金融危机中,东南亚诸国可谓是损失极其惨重,不仅仅货币大幅度贬值,普遍贬值近百分之四十,最高是印度尼西亚,贬值高达百分之八十三,从两千四百元印尼盾兑换一美元跌到了一万四千多印尼盾兑换一美元,国人所积蓄下来的财富,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就缩水了大半。而且这些国家的国民生产总值也会大幅度的下滑,国民收入那自然就更不用提了。

????在这一场席卷东南亚的金融危机中,香港自然也是不能独善其身,虽然说在内地的大力支持下,股市和港币都顶住了索罗斯为首的投机集团的攻击,但是所付出的代价也是极其可观的。在此一役,香港政府动用了大量外汇储备投入股市,一度占有港股7%的市值,更成为部分公司的大股东,经过这次打击,香港10年以后人均gdp和gdp总量才恢复到一九九七年的水平。

????东南亚诸国的死活,方明远并不操心,这一场金融动荡,更是他扩张方家产业的大好良机,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可以无视香港,不管香港人是如何看待华夏,他都视香港人为自己的同胞。自然是不希望香港经历这失去的十年。

????但是要挽救香港,避免香港经济在未来的金融危机中遭受重创,仅仅依靠方家和郭家,无疑是不现实的,所以团结香港商业界里的这些豪门,大家联手抵抗索罗斯为首的投机集团,才是上策。郑家近几年来,与方家走得比较近,自然就成为了方明远的选择之一。这一次,郑虞侗就是不来,他也会在今年找时间去提醒郑家。

????“郑爷爷,这件事,如果说您觉得我说得有道理的话,就和郭爷爷一起,说服其他人,在危机爆发前,一定要缩减在东南亚诸国的投入,压缩投资,以防万一。香港经济和东南亚经济宛如唇齿,一旦东南亚各国陷入经济危机,香港要如何应对,还要请大家心理有个准备!”方明远郑重地道。

????“我明白!”郑虞侗自然是一点就透。

????方明远也不再多说什么,像郑虞侗这样的商界老狐狸,这种事情,根本不需要多说什么,只要点透了那层窗户纸,让他意识到风险的可能存在,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他会比你想的方案做得还要完美!方明远可不认为自己在运营企业的具体指导上,能够比商界久经考验的郑虞侗更有能力!

????郑虞侗和方明远回到了两女的身旁,郑嘉仪嘟着嘴道:“爷爷,有什么事情这么要你着急,就连先离开机场都顾不上,非要和他谈这么久?”

????郑虞侗哈哈大笑道:“嘉仪,让你和秋暇久等了,爷爷一会儿请你们吃大餐,权当给你们赔礼道歉,好不好?”初到沪市,就解决了困扰郑家以久的难题,郑虞侗现在可是心情好得狠!

????“爷爷!”郑嘉仪嗔怪道,“您怎么就总是这三板斧啊,除了吃就是吃!人家还要保持体形呢,您却隔三差五地老拿大餐来诱惑人!”

????“郑叔看来这一次沪市之行将大有收获,在这里,我倒是要提前恭喜郑叔您了!”于秋暇看到郑虞侗是满面的春风,步履轻快,整个人都仿佛年轻了几岁,自然知道了郑家这一次释放出的善意肯定是得到了方明远丰厚的回报!

????“哈哈哈哈,秋暇,你这丫头的眼睛可是从小就尖得狠!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郑虞侗爽朗地大笑道,“这一次,明远他可是帮了我郑家一个大忙!”

????“郑爷爷,您太客气了,我不过恰逢其会,运气好,手里刚好有这么一批货罢了!”方明远微笑道。

????“不不不,这不能用运气好来解释!”郑虞侗连连摆手道,“这只能说明,你有眼光,有魄力!哎,我算是服了,秋暇,你家的老爷子,我的郭老哥,这识人的能力果然是非常人能比!我郑虞侗是甘拜下风、自愧不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