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二十六章 刘峙想做什么?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百二十六章 刘峙想做什么?

????方明远啧了啧嘴,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新官上任三把火,虽然说带来的负面影响无法避免,但是这也是国人约定俗成的一种惯例,无可厚非。但是像刘峙这样在上任后短短的一个月时间里,就这样的,官场上也是不多见的。

????一般的干部,即便是得到了升迁,去除前任在辖区内的巨大影响力时,也是讲究一个方式方法,最好是温水煮青蛙地,不着痕迹地完成自己班底的确立,避免干部队伍发生明显的动荡。不过他也可以理解刘峙这样的做法,毕竟不是所有的官员都像他一样,在背后有着一座稳稳的靠山!做为区里的二把手,如果说吕梁不压制他的话,那么他的权威区里就无人能够抗衡。

????不过即便是这样,刘峙做得也未免有些肆无忌惮,这刚刚上任,就勒令区政府的所有工作人员每人每月“捐赠”三十元,肯定是招人恨的。不过,经历过前世里的方明远却知道,在华夏大地上,什么样神奇的事情都可能发生的,比刘峙做得更恶劣的,也是大有人在。仅仅这一件事,根本就对刘峙的仕途造不成什么根本性的影响。

????而且,方明远也要考虑到,平川县改区之后,已经是奉元市的一个重要辖区,政治地位已经远非当初可比。这样一个经济发展迅速的省城辖区,省委省政府里肯定有人不愿意方家对它的影响力过大,而刘峙,无疑就是他们削夺方家在平川区里影响力的一柄利刃。这样的话,只要刘峙不是做得群情鼎沸,搞得平川区一团糟,那么就不会有什么致命性的问题。

????好在时文生在官场这些年里,也明白,在华夏,也不是有钱有权就能够心想事成的,这也得看对手的实力。刘峙到目前劣迹未显,这些事情对于他的仕途来说,根本就构不成真正的威胁。所以也只是和方明远发发牢骚,顺便让方明远对平川区如今的现状有个准确的了解,并没有指望方明远能够做什么。

????“哎,我说明远,你这一次回来,怎么又带回一位?”时文生冲方明远挤了挤眼,促狭地道。他说的当然是郑嘉仪了,也不知道郑虞侗老爷子是怎么想的,方明远陪他和于秋暇在沪市与其他股东见面后,他和于秋暇倒是回香港去了,却把郑嘉仪丢了下来,说是让方明远带着她体验体验内地的生活,等大学寒假快结束时,再回香港。郑老爷子倒是当了一把甩手大掌柜,方明远却不得不点头应了下来。而他回奉元过年,郑嘉仪自然也就跟着他们一同飞回了奉元。

????到了奉元后,方明远原本是想安排林蓉负责照顾她,可是这一位却说什么也要跟着方明远行动,这不,就愣是跟着方明远一齐回了平川,还跟到了海庄来。

????方明远不由得苦笑道:“姑夫,你就别取笑我了!”郑嘉仪的到来,已经令方老爷子夫妻、方胜夫妻、苏爱军夫妻以及不少人为此打趣过方明远了。

????“你可别小看了这一位,这可是香港珠宝首饰业龙头老大周大福珠宝金行的掌门人郑虞侗老爷子的嫡亲孙女!”方明远接下来的话,可是令时文生又是吃了一惊。

????周大福珠宝金行,时文生没有什么概念,但是香港珠宝首饰业的龙头老大,那岂不是说就和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在香港航运业的地位一般了!郭氏航运集团公司,那可是令华夏万千企业仰视的超大规模企业集团!

????“那她岂不是和晴儿的身份一样了?”时文生诧异地道。

????“那倒是还有些不同。”方明远摇了摇头道,“郭老爷子只有一子,也就是睛儿的父亲。而郑老爷子有三子四女,郑嘉仪是他三子的女儿,虽然最受他宠爱,但是和晴儿还是不能比的。”时文生这才恍然大悟——这儿子多了,自然孙子孙女也就多了,而孙子孙女多了,自然就会摊薄分到每一个人头上的财产。

????“不过郑老爷子的家产也是港元数以百亿计,到时候,就算再怎么摊薄,落到她头上的,也足以保证她成为一个亿万富婆了!”方明远随口又丢下了一颗炸弹,炸得时文生是外焦里嫩!

????“港元数以百亿计!”时文生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说,做为方家的一分子,如今落在他名下的财产也是不少,但是和郑老爷子一比起来,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港元数以百亿计,那是个什么概念?足足抵得上奉元市几年的国民生产总值了!

????不过,时文生这心里就更是嘀咕了,这样富有的一位香港商业巨头,非要自己的嫡亲孙女跟着方明远跑到这西北内陆来过什么年,这是什么意思?

????随着方明远的年龄渐长,方家上上下下对于方明远的婚事,也是格外的在意。方老爷子夫妻是希望能够早点抱上重孙子,方胜夫妻呢,事业繁忙的方胜倒还罢了,比较清闲的白萍也是渴望着抱孙子,而像他们这些姑姑、姑夫、叔叔、婶婶的,对于方明远的婚事也是同样的上心。

????在时文生看来,方明远的婚事,要不就娶赵雅或冯倩中的一个,大家知根知底,也进一步巩固方家与老赵家的关系。赵雅家,如今虽然说不能与方家相比,但是在方明远不时地指点下,赵家在秦西省里,也是个知名的新兴家族了。

????要不就娶个高官或者说富豪家的子女,这样,或者在政治上,或者在商界,可以为方家未来的发展提供更大的助力。而在这两者之间,时文生又更倾向于高官的子女。

????不过他们也都明白,他们想归想,方明远在这种事情上,可不是那些任人摆布的棋子,最终娶谁,也许方老爷子和方胜夫妻有一定的发言权,但是他这个做姑夫的,肯定是没有!

????只是明白归明白,时文生遇到这事依然是心里忍不住会去想,如果说方明远与这个什么郑嘉仪联姻的话,那就是将方家与这个什么香港珠宝首饰业的龙头企业的控制家族绑在了一起,那么……

????“姑夫,刘峙要闹就让他闹去吧,只要不是太过份,不牵涉到我方家的利益,也就算了,实在看不过眼就投弃权好了。但是,姑夫你一定要记住,如果说刘峙提出了很过份的提案,就一定要鲜明地表明自己的态度。嘿嘿,刘家虽然强,却还压制不住咱们,只要占着理,姑夫你就一定要据理力争!”方明远郑重其事地道。

????时文生怔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

????别人不知道,方明远可是知道刘峙前世里的下场的。虽然说,这一世里,刘峙的仕途道路已经发生了改变,但是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方明远并不认为,刘峙会与前一世里的他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那么他的下场也就可想而知了。他可不想让时文生日后被人认为与刘峙是一丘之貉,那不仅仅对时文生日后的仕途十分地不利,对于方家的声誉也是大大地有害!

????“哎,对了,明远,差点忘记告诉你了,刘峙新设了一个城管所,负责管理新城区的街道秩序。所长就是他原来的秘书魏伯达!”时文生一拍巴掌道,“魏伯达这小子是真不是东西,一上任,看看他招聘的那些城管队员,一个个都是区里四乡八镇里的原混混和流氓!从设立到现在,还没有半个月时间,就已经惹出了不少事端。”

????方明远他们当初在威江市所发生的一切,时文生自然是知道的。李东星在九五年的时候,也设立了平川区城管局,但是李东星对于城管局的管束得很严,倒是很少听说有什么与居民的激烈冲突。所以,他对于刘峙设立的这个新城管所,是很不满。

????“魏伯达去当城管所所长?”方明远有些奇怪地。城管所所长,虽然也是个有油水的差事,但是与区长秘书相比起来,那可是差了不少,这岂不是刘峙贬了魏伯达?

????“是啊,听说是他连着有几件事办得都难以令刘峙满意,刘峙一怒之下,就换了秘书。不过……最终还是给了魏伯达一个所长的位置。”时文生鄙夷地撇撇嘴道,对于魏伯达,他可是一星半点的好感都没有。原本不过是一个常务副区长的秘书罢了,瞧他那趾高气扬的模样,仿佛当上了国务院总理的秘书一般。

????如今,魏伯达被贬到城管所里插任所长,这个结果,令时文生这心里就如同在艳阳高照的酷暑里一下子喝到了冰镇的饮料一般舒坦。

????方明远却皱了皱眉,他觉得,事情恐怕并不像时文生所想得那样简简单单,城管,这一支目前还没有正式列入政府体制内的力量,别看这些城管面对敌人时,起不到多大的作用,但是在面对普通老百姓的时候,它的威力可是真的不能够小看的。

????难道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