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二十九章 陌生的语言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百二十九章 陌生的语言

????昨晚坐电脑桌前睡着了,让我家人赶***了,就一觉今天早上了。对不住大家了!

????物极必反、盛及而衰,这是世间万物的规律,没有谁能够违背!即便是华夏历史上最光辉灿烂的强汉盛唐,以及近代史里的日不落帝国,最终也没有能够逃脱这一定律。

????商界里,其实也是如此。不知道有多少曾经的庞然大物,终有一日也会轰然倾倒!

????就比如说曾经在世界和华夏胶卷市场上呼风唤雨的柯达公司,在九十年代的时候,又有谁能够想到,在下个世纪初的十年里,这家曾经是世界胶卷生产第一大公司的世界知名公司,会沦落到了破产的地步!

????世人都羡慕这些豪门,但是又有多少人明白,他们的生活固然是充满了珠光宝气,享受着常人所无法享受的奢华生活,但是他们同时也肩负着常人所难以想像的责任!

????周大福珠宝金行,也终究难逃这样的厄运!只不过,那一天的到来,究竟是什么时候,谁也说不清楚!

????对于这一点,不仅仅是郑虞侗明白,郑嘉仪也同样明白!

????所以郑嘉仪来了,来看看这个一直都令她感到好奇的神奇青年。

????由于苏爱军等人均是事务繁杂,难得清闲,而且方明远他们下午还有活动,加上有郑嘉仪在场,有些话说起来也并不方便,所以这一顿中午饭也并没有吃多长时间,差不多两点的时候,大家伙就都散了。

????接下来,方明远一行人就驱车前往离山区,虽然说从时间上来说,爬离山是不可能的了,但是转转兵马俑和华清池,却是没有问题。

????从奉元城区到离山区,实际距离不过三十余公里,但是由于路况不佳,方明远一行人走了足足一个小时的时间,方才进入了离山区。

????“这条路离山区政府也不修修!又不是没有钱!”赵雅不满地嘟囔道,“每一次来,在这路上都得费好多时间!”如今的离山区,在前任***赵绪安的执政下,已经不是方明远前世里仅仅倚靠着旅游业一条腿发展的畸形经济。离山高科技技术园区,在德光电子厂的带动下,可是着实引来了一批电子器件生产厂家。不但解决了当地的就业问题,每年所缴纳的赋税也是竹子开花——节节高!

????“小雅,这不是高速路还正在修着呢,等到明年的这个时候,高速路就会全程贯通,到时候再来离山,这段路程有个二十分钟就足够了!”方明远安慰她道。赵绪安升入市里后,离山区的经济发展速度就慢了下来,他的接任者,似乎对那些面子工程更感兴趣。去年,离山区区委区政府决定,在离山区的核心位置,耗巨资修建了一个秦西省境内最大的休闲广场而且,离山区委区政府,在赵绪安离任后,也在忙于修建新的办公大楼。这处处都要用钱,哪里还有钱来管修路。

????在华夏官场上,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人走政息,接任的官员,许多不是踏踏实实地将前任未完成的工作完成,而是总想另起炉灶,结果往往就是造成了政策的不连续和资金上巨大的浪费。

????但是这些弊病,方明远虽然明白,却也是无可奈何。体制的力量,不是他一个个体所能够改变的,而华夏官场的升迁制度,以及上下级的森严等级也决定了,这些官员们对于更高一级职位的渴望!其结果就是很多官员连一个任期都完成不了,就急匆匆地赶往下一个城市。在这一点上,李东星就已经算是很不错了,能够静下心来在平川停留了数年,直至平川经济走上了正轨,这才调入了市里。

????不过这些话,他当然是不会和赵雅、冯倩她们去说了。

????郑嘉仪以充满了好奇的目光看着窗外,对于一个在香港长大的女孩子来说,西北地区的冬天不仅仅寒冷,而且十分地干燥,现在在郑嘉仪,整个人都裹在了羽绒服里,还戴着帽子、耳套、围巾、手套,显得圆滚滚地,有些可笑。但是气候上的不适应,并没有影响到她对这里的好奇心。

????“小雅,你们这里冬季不下雪吗?”郑嘉仪将目光从窗外转了回来道,“我在英国念书的时候,倒是见过两场雪,可惜都不是很大,地上的积雪连脚背都没不了!”

????“雪倒是下,但是近几年来,已经很少下那么大的雪了!”赵雅点了点头道,“你要是真想看大雪,那得去内***自治区和东北三省,它们那边,每年的冬季都会下几场大雪!厉害的,能够把半个人都埋进去!”

????“那么大!”郑嘉仪吃了一惊道。

????“你要是再向北走,进入大小兴安岭,那里的雪更大,有些雪窝子甚至于能够将整个人都埋进去。”林蓉笑笑道,“每年,东北和内***自治区都会因为暴风雪死亡和失踪不少人呢。”

????“我们香港终年都看不到雪,不过我们那里的台风也是很厉害的,每年都有不少人因为台风过境发生意外的。要是有机会,真想去东北看看你说的暴风雪。”郑嘉仪有些向往地道。

????“去东北看看倒是很容易,不过,要看暴风雪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而且这可是有很大风险的。要是出个什么意外,我们可担不起这个责任!将来怎么向你爷爷交待?”方明远一口拒绝道。这白灾真要是闹起来,其破坏力丝毫不逊色于台风,而且持续的时间更长,造成的危害也更大,他可没有那份闲情逸致。

????郑嘉仪嘟了嘟嘴,却并没有说什么。

????林蓉、赵雅和冯倩三人互相暗地里打了个眼色,目光中都含着一份笑意。三人皆是冰雪聪明的人,又怎么能看不出来,郑虞侗将郑嘉仪放到方明远身边的用意。只不过三人也都明白,如今郑家可以说是方明远的重要盟友之一,郑嘉仪做为郑虞侗最宠爱的孙女,当然是不合适给脸色看的。

????当然了,这也与郑嘉仪并没有在她们的面前摆什么豪门公主的架子,四女这些天来处得还算是融洽。不过看到方明远这样明确地拒绝郑嘉仪,三人这心里也难免有些欢喜。

????“嘉仪,你要是想看雪的话,估计今天晚上就可以实现了。”林蓉看了看阴沉沉的天色道。天气预报说奉元今天夜间就会开始降雪,明天白天则是小雪转中雪。一场中雪,对于奉元来说,就已经是很难得了,已经有好几年,秦西省境内都没有下过真正的鹅毛大雪了!

????郑嘉仪一笑道:“那就借蓉姐的吉言,瑞雪兆丰年啊!”

????四辆车停入了兵马俑博物馆的大门外,方明远几人下了车。

????虽然说并不是节假日,但是这里的停车场仍然有百分之七八十的车位都停放了车辆,而且大多都是旅游团所用的那种大轿子车。停车场里,是人流涌动,而且里面不缺乏高鼻子蓝眼睛的外国人!

????“这里外国人好多啊!”郑嘉仪轻声地道。这样的场面,在香港并不罕见,但是在华夏的内地省份,在这不大的地方里,能够有这么多的外国人,还是第一次看到。

????“当然多了,奉元是古丝绸之路的***,秦始皇兵马俑又是世界知名的第八大奇迹,凡是来华夏旅游的外国人***多都会到奉元,而到了奉元又肯定会来看看秦始皇兵马俑,这里的人自然就多了!”冯倩自豪地道。

????几个人说说笑笑地向博物馆的大门走去,没走多远,就有一个中年妇女拦住了他们,推销当地的旅游用品——当地模仿兵马俑所做的陶人陶马。郑嘉仪倒是有点动心,方明远几人却是毫不迟疑地摆了摆手,林蓉更是用当地话拒绝了。那中年妇女一听是本地人,自然也就不再纠缠。

????“嘉仪,这些陶人陶马做得都太粗陋了,你要是带回香港,岂不是让人笑话!回头让蓉姐给你置几件精品的仿制陶俑陶马,比这个好得多!”看出来郑嘉仪心思,冯倩低声地道。

????郑嘉仪自然是点头应是!经过这么久的相处,她也知道,林蓉就是这离山区的本地人,对这里的一切,自然是比她更为了解。

????只是这一路走过来,路上拦住他们进行推销的当地人实在是太多太多,短短的几十米路上,居然有七八拨,着实是令人有些烦不胜烦。

????就在他们马上要走进博物馆的大门时,就在距离大门不远处,只见一个青年男子,突然一巴掌将面前一个向他推销陶俑陶马带着一个七八岁男孩子的中年妇女扇倒在地。这一幕立时就引起在场很多人的关注!

????那个中年妇女被这一巴掌扇得原地转了两转,这才翻身倒地,手里拿的陶俑陶马也都掉在了地上,摔成了几段。

????“妈!”那个孩子一声尖叫,就扑向了那个青年男子,抱住了他的腿,张口就咬了下去!

????“嘶……啊啊……”那青年男子尖声惨叫,很显然,这孩子的一口咬得不轻。

????“$¥$№§‰$№!”那男子骂了一句方明远完全没有听过的话,但是他却注意到,走在他身边的陈忠几人却立时变了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