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三十一章 好久不见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百三十一章 好久不见

????“住手!阮先生!”偏瘦的中年***惊失色地叫道。他可是听说过,这个越南人阮梦得在越南代表团里颇有身份,而且他曾经在越南军中服过役,拳脚上的力量可是着实不小,就看他刚才随手一记巴掌,就将那中年妇女打倒在地,直到现在还昏昏沉沉地,就可以想像他手上的力量了。这孩子咬人虽然可恶,但是毕竟还未成年,阮梦得这一拳要是打在头上,力量稍为拿捏得不准的话,恐怕这孩子就得受重伤!只是阮梦得又岂会听他的,这孩子害他在人前丢了脸面,含愤出手的他,自然是不会客气。

????眼看着阮梦得的拳头就要打中孩子时候,一条身影突然从侧面蹿了过来,伸手格挡开了阮梦得的拳头,阮梦得顺手又是一拳,又被对方格了开来。

????阮梦得还要再打,对方已经毫不客气地伸手卡住了他的脖子,阮梦得就觉得脖子上如同被铁钳夹住了一般,令他喘不上气来。而且更令他感到惊恐的是,对方使用的很显然是华夏军中的格斗术,他虽然没有真正地上过边境战场,但是也听军中那些从边境退下来的军人说过,华夏军中的格斗术杀人狠厉!

????虽然说他并不认为对方敢于在这大庭广众下对自己下杀手,但是终究是不敢冒这个险。而且他也察觉出来了,对方的身手可是比自己高多了,这再打下去,自己也讨不好去。识时务者为俊杰,阮梦得自然也不会自取其辱。

????陈忠一手卡着阮梦得的脖子,脸色阴沉地如同暴风雨来临前的天空一般,阮梦得甚至能够感受地到,对面的这个中年人,对自己起了杀心!所以阮梦得乖乖地垂下了手,不敢再有半点引起误会的动作。

????陈忠是起了杀心,要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要不是经过了这些年安定的生活,要不是不愿意给家人、朋友惹灾,他真会当场宰了阮梦得的——对一个孩子,居然也能下如此的狠手!

????“同志!同志!不可动手!”陪同阮梦得的胖子连连说道,“这一位是来自越南的外国友人!”

????“放你妈的屁!”陈忠实在是忍无可忍,开口骂道,“殴打我国国民,辱骂我们民族,连孩子都不放过的无耻东西,也配称外国友人?你确定友人就是这样和咱们友好往来的?我说同志,你不是受虐狂吧?人家越是打你、骂你、侮辱你,你才越快乐?”跟了方明远这么多年,陈忠可是从方明远这里听过很多新名词。

????周围的人群中立时爆发出了一阵畅快的笑声,有人还在人群中大声地叫好,场面有些混乱!

????胖子的脸涨得通红,那个原本抓着推销陶俑的中年妇女的青年女子又尖声地叫道:“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我告诉你,这一位是越南访问华夏代表团的正式成员,你殴打外国的外交人员,是要犯大错误的!回头要做牢的!”

????“我说,你哪只眼睛看到了他殴打那个越南人了?”武兴国站了出来,一边将孩子从阮梦得的身上拉开,一边一脸不满地道,“我可看到,他刚才不但打了那位大姐一记耳光,还两次要殴打这个孩子!你身为华夏人,在同胞受到伤害的时候,不但不拦阻,反而威胁阻止他行凶的人,我说,你是哪国人啊?”

????“就是,你是哪国人啊?不是汉奸吧?”人群中立时有人高声地叫道,“老山战火刚刚熄灭,死去的烈士们尸骨未寒,你们就这样公然袒护当众行凶的越南人,你们有良心吗?”十年边境轮战,也有很多来自秦西省的子弟沙场战死,对于越南人,很多秦西省人自然也是丝毫没有好感。此言一出,立时引起了周围人群中不少人的共鸣!不少人也挥舞着手臂,高声地喝问着。

????那青年女子眼看着激起了公愤,也不禁害怕了起来,躲到了其余两人的身后,不敢再露头。

????“同志,同志们,你们听我说!”胖子连忙站出来高声地道,“我们都是政府的工作人员,这一位是越南访华代表团的成员阮梦得先生,因为对我国的秦始皇兵马俑早有耳闻,才特意今天抽时间前来。刚才的一切,只是误会,只是一场误会。还请大家都散去吧,散去吧!”

????“怎么回事?大家都让一让,让一让!我们是警察!”从人群外传来了几个人的声音,人群让开了一条道,几名警察匆匆忙忙地走了进来。

????那个青年女子立时又跳了出来,指着陈忠等人尖声地道:“警察同志,我们是省政府的工作人员,今天是陪同外宾前来观看秦始皇兵马俑,那个人他殴打外宾,这几个人还在一旁推波助澜,企图将事情扩大化!快把他们都抓起来!”

????“放屁!”人群中立时有人叫道,“明明是那个越南鬼子先动手打人的,这你怎么不说?”

????为首的警察已有五十岁上下,他上下地打量了她两眼,又看了陈忠一眼,淡淡地对那青年女子道:“这位同志,请你先出示工作证。指控他人需要证据,警察也不能听你一面之辞就随随便便地抓人!”

????他转过头又对陈忠道:“这位同志,你也别抓着他了,先放手吧。”陈忠冷冷地看着阮梦得,缓缓地松开了手。直到陈忠的五指离开了阮梦得的脖子,阮梦得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方才,他可是一动都不敢动,生怕会惹怒了对方,那么自己的脖子,很有可能就会像牙签一样被对方折断!

????“№$x+□◎※$………”阮梦得退到了胖子的身旁,又叽里咕噜地说了一串话。

????“□◎○№¥¥……”那个青年女子以越南语问了阮梦得两句,这才回头对警察道,“这位同志,我希望你明白,阮梦得先生是越南访华代表团的正式成员,是外交人员!在我国国内,发生这种事情,令阮先生感到很遗憾,也很愤怒!如果说省里不能够给予阮先生一个说得过去的交待的话,那么他就要找我国外交部讨个说法!你还不把他们都抓起来!”

????在场的人们发出了不满地叫声,若不是有警察在场,恐怕就有人冲上前来,要痛打阮梦得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样不要脸的!

????“王菩燕同志!请你注意你的言辞!”为首的老警察正色道,“在没有将事情调查清楚之前,你没有权力要求我将国人抓捕!”

????“那么谁有这个权利?你们离山区区委区政府,还是奉元市委市政府!”青年女子原本就并不那么漂亮的脸庞此时已经变得有些扭曲,看在眼里,更是令人望而生厌!

????“小王,你静一下!”胖子伸手扯住了要暴走的王菩燕,又对老警察道,“同志,她说话有些过激了,事情涉及到了外宾,搞不好就会影响到两国关系,我们工作的压力很大,请你们理解。为了事情不继续扩大,影响华夏与越南两国来之不易的和平,你们一定要严加处理此事!”

????老警察点了点头道:“我可以理解你们的工作压力,但是请你们也要理解我们,我们警察处理这类事件也有着我们的办事流程,而且你们的事情处理不好,会影响到两国的关系。而我们的事情处理不好,就会影响到民众对于党、对于政府的信心。我不知道,在几位同志的眼中,是国与国的关系重要,还是党和政府在民众心目中的形象更重要?”

????胖子三人的脸立时变了颜色,老警察这一番话可谓是字字诛心,即便是他们认为华夏与越南之间的国与国的关系再重要,也肯定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口来。这就好像那些在台上天天宣讲反**、反贪污的官员们一样,即便他们心里对那些讲话再不以为然,但是表面上,谁也不能否认这些讲话。否则的话,就是千夫所指,自毁前程!

????可是……如果说不能够让阮梦得满意的话,这件事情要是捅了上去,这也绝对是件大事!总理当年可是说过——外交无小事这样的话的!

????届时,恐怕不仅仅自己三人要受到处分,就连日后的前程也无望了!

????“说得好!”人群中有人高声地叫道,有些人甚至于拍起了巴掌。

????“杨副局长!这样不好吧!”有警察轻轻地扯了老警察一把,压低了声音道,“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省里的工作人员,这样当场落他们的面子……”

????杨副局长,却微微地摆了摆手,镇静自若地道:“没有事,你们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杨海东,你在做什么?还不快将这些害群之马抓了起来!难道说,你想在离山区里闹出来外交风波吗?那样的责任,别说你我了,市里都承担不起!”从人群里又挤过来几个人,为首的人一把抓住了杨副局长的胳膊,愤怒地压低了声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