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三十四章 急转直下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百三十四章 急转直下

????贺强的这一质问,令王理一时间张口结舌,不知道要如何回答是好。

????说自己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呆了?身为警察,原本就是政府为了维护社会安定,应对各种突发事件而设立的部门,自己身为区警察局的政委,手持枪械时,却被局势的变化惊呆了。人家肯定会问,这是什么心理素质?这样的心理素质也能给予重任?这不是自已将自己的前途全盘毁去吗?

????可是,不这样说,自已又如何解释,对方已经亮明了证件身份的时候,自己却还用枪指着对方,到底是何居心!

????虽然是冬天,王理的后背仍然立时就出了一层冷汗!

????“同志,同志!”乔山强做镇定地凑了过来道,“我是离山区区长办公室主任乔山,方才那几人将越南代表团的成员阮梦得先生打倒,为了避免阮先生受伤,王政委迫不得已才出的枪,不知道这位孙副局长怎么回事,居然用枪指着王政委的头,王政委这是一时受惊过度……”

????乔山的话还没有说完,贺强已冷冷地扫了乔山一眼道:“乔主任,你是要干涉我们省警察厅内部事务处理吗?”

????乔山不禁哑然,虽然说他是区长王建军的亲信,在这离山区里还是有着一定的影响力,但是对方却是省警察厅来人,先不说级别人家就不低于他乔山,一个区长办公室的主任,插手省警察厅警务督察局的工作,这就是大忌!

????“贺处长,我刚刚……”王理也连忙开口道。

????“枪交出来!回头再和你算这一笔账!”贺强毫不客气地道。杨均义让他们负责保护方明远他们的安全,却出现了王理枪指方明远的事情,这回头如何向杨厅长交待,贺强自己心里还没有底呢。更何况,王理在他亮身份后,居然不马上收枪,还敢枪指着自己,贺强这心里更是一肚子气。

????这有枪的人,才知道,枪支走火那可不是什么稀罕事情,每年警察系统里都会发生,误伤误杀的倒霉孩子也不是少数。贺强可不想日后自己也成为那些倒霉孩子中的一员!

????王理脸色铁青地将枪又取了出来,递给了贺强!贺强顺手将枪插在了自己的后腰上,又对杨海东道:“杨副局长!”

????“贺处长!”杨海东主动地将自己的枪拿了起来,递给了贺强。

????令在场的人感到吃惊地是,贺强却没有接杨海东的枪,笑着摆了摆手道:“杨副局长,这个乱摊子还要麻烦你来收拾一下。事情我已经上报给了厅里,相信很快就会有人前来处理!”

????王理、乔山还有在场的这些位警察,都惊呆了!同样是掏枪,在他们看来,杨海东的性质无疑是更恶劣!不但枪指着同僚的头部,而以下犯上!

????但是看贺强的意思,对杨海东方才的行为却根本就没有追究的意思!这样厚此薄彼的行为,意味着什么?在场的警察们不由得陷入深思。跟随着王理前来的那几名警察,不知不觉间这腰背就软了几分。

????杨海东笑了笑,他也猜到了,贺强他们应当是从奉元奉杨均义的命令一路跟了过来,自然是知道方明远的身份了,所以在王理掏枪出来的时候,才会挡在他与方明远他们之间。

????王理气得肺都要炸了,他不是没有见过偏袒人的,但是却没有见过这样堂而皇之、明目张胆地偏袒的!这个贺强和杨海东,实在是太可恶了!这不是当众落自己的面子吗?

????贺强从警察手里要来了钥匙,给陈忠和武兴国打开了手铐,又向方明远道歉道:“方少,实在是对不起,我们没有能够及时地控制住局面,让您受惊了!这些警队里的害群之马,相信杨厅长是绝对不会姑息迁就的!”

????方明远摆了摆手道:“贺处长客气了,事发突然,我也没有给你们任何信号,这事怪不得你们。不过,你们的那位政委,我认为倒是需要好好的教育教育了,人民警察为人民,这句话可不是光说说的口号。你们警察的薪水、装备、福利都是来自于所有国民缴纳的税收,但是今天我很遗憾!”

????“是!我会将您的话转达给杨厅长!”贺强的脸上有些尴尬。两人交谈的声音并不大,除了身边的陈忠等人,王理和乔山等人也听不到。

????“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离开了,这件事情已经耽搁了我不短的时间!”方明远笑道。

????“没有问题!方少请!”贺强让开了身体。

????方明远抬起脚,将一直踩在脚下的阮梦得踢得翻了一个身,阮梦得长长地***了一声,睁开了眼睛,不过随即他的面容就变得扭曲起来。胸腹间的剧痛,让他连话都说不出来。

????“贺处长,这个殴打我国国民,疯狂攻击我的陪同人员的越南人,也交给你了!”方明远随意地道,“如果说有什么事情,通知我好了。”

????贺强点了点头,虽然说他也知道,方明远脚下这个灰头土脸面容扭曲的越南人是越南代表团的成员,外交人员被打,在华夏也算得上是一件重大事件,按理说,应当将方明远他们扣了下来。

????但是对于越南鬼子,他也同样没有好感,尤其是这个阮梦得实在是欺人太甚!只挨了一顿打,都是便宜他了!

????而且方明远也不是一般人,在秦西省乃至华夏,也是有着莫大影响力的,这件事最终会如何,也不是他这样的小人物所能够决定的。而且说得难听一些,方家家大业大,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自然也就没有必要非要让方明远他们留下。

????“等等!”看到方明远他们要走,被场上形势变化惊呆了的,陪同阮梦得前来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的三人终于清醒了过来,拦在了方明远他们的面前。

????王菩燕指着方明远对贺强道:“他殴打了越南代表团的外交人员,这是严重的外交事件,你怎么能够放他走?你明不明白,他已经触犯了法律!”站在她身旁,没来得及开口,被王菩燕抢先的胖子扯了她一把,心中无奈地苦笑,自己的这个同伴,说话太直来直去了,你这样说,岂不是在指责贺强?

????贺强看了看他们三人,脸上闪过了一丝鄙夷道:“我们自始至终在这里,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们都清楚。几位就不要在这里颠倒是非了吧?他为什么被打,我想你们三位心里也很清楚!哼,如果说我不是警察的话,我也得打他一顿!”

????王菩燕还要说话,胖子一把将她扯到了身后,和贺强道:“贺处长,这件事情里,阮先生确实是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但是他是越南访华代表团的正式成员,在我们秦西发生这种事情,肯定会引起越南方面的不满。他们届时肯定会向外交部提出抗议的!贺处长,这样的责任,你我可是都承担不起啊!”

????对于胖子言语间隐隐地威胁,贺强漠然地摆摆手道:“这个,就不烦你们几位担心了。如果说你们闲得没事的话,还是先去照顾照顾那位阮先生吧!”

????“你!”胖子气得简直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不能放他们走!王区长马上就到了!”乔山也凑了过来,拦住了方明远几人的去路。这个时候,他无论如何也是不能坐视不管的。不管怎么说,阮梦得挨打是在离山区里,届时高层的板子打下来,身为区长的王建军肯定是要负责任的。不管王建军是被免职还是平调,他都有足够的能力和时间,将自己这个办事不力的办公室主任免掉!为了自己的前程,乔山说什么也不能让方明远他们这几个犯罪分子离开!

????他的话音还未落,只见几辆轿车带着一路的风尘,从远处疾驶而来,一直开到了近前,方才带着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停了下来。只是车子倒是停了下来,卷带的沙尘,却是随风飘散了过来。

????车门打了开来,不等秘书或司机开门,王建军已经从车里跳了下来。

????王建军在得到乔山的报信时,正在开会中,虽然说他得讯之后,立即中断了会议,向区委***林得立简明扼要地电话汇报了一声就匆匆忙忙地赶了过来,但是仍然是晚了不少。

????王建军一下车,就直奔乔山而来,同时高声地道:“乔山,被打伤的外国友人在哪里?打伤外国友人的犯罪分子是不是已经抓捕归案了!”

????乔山立即一溜小跑地迎了上去道:“区长,您来了太好了!阮先生被人打晕了过去,打伤阮先生的犯罪分子,就是他们!”说着乔山用手一指方明远等人。

????王建军顺着乔山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就是一怔,他又快步地向前走了几步,揉揉眼睛,再定睛看去,神色不由得大变。

????“区长?”乔山注意到了王建军的脸色变化,有些不解地道。

????“哎呀呀!方少什么回来了,怎么也没有通知我们一声!”王建军远远地就热情地向方明远伸出了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