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三十五章 唇枪舌剑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百三十五章 唇枪舌剑

????晚上十时,位于京城繁华城区中的外交部,仍然是灯火通明。

????外交部的工作人员,很多人都注意到,到了这个时候,部里的主要领导们,仍然留在了会议室里。

????虽然说消息还没有正式公布,但是不少人已经知道了,领导们之所以在会议室里一直滞留到现在,是因为在秦西省里发生了一件大事!前来访华的越南代表团的正式成员,在秦西省奉元市离山区遭到了人毒打!据说伤势还不轻,越南代表团团长阮东河已经正式地向外交部提出了外交抗议,要求外交部就此事向越南代表团正式道歉,并严惩打人凶手!

????访华外交使团人员在华夏国内遭人毒打,这在华夏的外交史上,可是极其罕见的事情!也是一件大丑闻!

????“嘿嘿,秦西省的男人真是爷们!小越南鬼子我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但是也有人暗地里感到大快人心。十年战争,以及被背叛所带来的仇恨,又岂是一朝一夕就能够消去的。

????“那爷们是打得痛快了,也为咱们出了一口恶气,但是,他也有麻烦了!”有人也在为那位不知名的英雄担忧。不管越南小鬼子如何地可恶,那毕竟是外交使团的正式成员,殴打外交人员,那可是罪上加罪。而且以国内的一向惯例,对于这种事情,处理地向来是又快又狠。不过令大家感到迷惑的是,领导们进入会议室已经有了不短的时间,怎么还没有得出一个结论来?

????“这件事情,大致的经过就是这样了。秦西省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们,经过紧急磋商,仍然无法达成一致的意见,所以,越南访华代表团团长阮东河已经在两个小时前,正式向我方提出了严重的抗议!要求我方就此事正式公开向越南代表团赔礼道歉,并且一定要严惩打人的凶手!”亚洲司司长马汉光道。

????外交部长吴江雄脸色阴沉地坐在首位,目光巡视了一遍全场,沉声道:“对于这件事情,中央领导们也很重视,方才总理和我通过电话,要求我们一定要妥善处理好这件事情,在维护我国利益的同时,不要影响到华夏与越南之间的邦交关系。现在,大家都谈谈自己的想法吧。”

????“部长,这一事件性质极其恶劣,公然当众殴打已经表明了身份的外交代表团成员,这在世界外交史也是极其罕有的事情。不但在我国的外交历史上涂上了骇人听闻的污点,更是对我国在世界上的声誉造成了极坏的影响,对于来之不易的两国友好邦交也形成了巨大的冲击!所以,我认为,对于犯罪嫌疑人,应当根据我国法律,从严从重地处理!以儆效尤!”新闻司司长马勇福义愤填膺地第一个道。

????当年的神户大地震,将大力支持严惩方明远的他和刘东山搞了个灰头土脸,丢尽了脸面。不仅仅如此,这一年来,部里的少有的两次提拔机会,也与两人擦肩而过,马勇福这心里对方明远自然是恨之入骨。只是恨归恨,他拿方明远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将仇意深藏在心中。

????如今好了,方明远不知道脑子里的哪根筋又搭错了,居然当众殴打外国使团人员,犯了大忌!虽然说,马勇福也明白,以方明远的身份和身家,想要以此将他搞到牢狱中去,那是纯属做梦。但是,要是能够将他的那两名贴身的护卫送入狱中,让方明远大大地丢面子,也多多少少可以让他出一口胸中的恶气。

????而且,借着方明远殴打外国使团人员这一事件,也可以顺水推舟地打击苏浣东为首的那一伙!方明远可是他们联合在一起的一个重要的支点!

????“马司长,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我觉得这件事并不能这么简简单单地粗暴地处理!”政策研究司司长李长庆摇头道,“如果说秦西省汇报的情况没有什么误差的话,事情的起因是因为阮梦得殴打我国公民,并且对未成年人出手,我国公民才出手阻止的。而阮梦得之所以被打,也是因为他一再攻击已经被手铐铐上的我国公民,才导致的结果。阮梦得虽然是外交使团人员,享有豁免权,但是并不意味着他在我国国内可以肆无忌惮地违反法律,也并不意味着,在他对其他人攻击时,在场的其他人无权阻止。对于这一点,我相信国际条约中,写得清清楚楚。而根据秦西省传来的消息来看,阮梦得并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伤害,我认为,在这件事上,我方应当驳回越南代表团的无理要求!并且立即驱逐阮梦得出境!”

????“李司长,我国与越南的外交关系刚刚恢复正常不过几年,如果说这样做的话,会不会给两国关系带来严重的不良影响?这一点你考虑过了吗?”马勇福针尖对麦芒地道,“如果说两国关系因此而大幅度倒退的话,这样的责任,谁又承担得起?”

????“那马司长是否也考虑过了,这样不公正地对待本国国民,会在民众中引起什么样不好的反应?如今社会上,已经在流传‘一等公民是老外,二等公民是官员,三等公民是富人,四等公民是屁民’这样的话语。国民对于政府过于偏袒外国人,已经是十分地不满。这一事件中,明显责任在越南人一方,仅仅担心两国关系受影响,就要委曲求全,为难我们本来没有错误的国民,会在社会上引起什么样的反响?”李长庆毫不客气地顶了回去,“我党执政的基础在于本国国民的拥护,而不是因为外国政府的认可,这一点上,我认为马司长你本末倒置了!”

????“咳咳!”吴江雄咳嗽了两声,李长庆和马勇福都闭上了嘴。

????“部长,我认为李司长说得也有道理,我们确实要考虑到民众对这一事件的反应。所以不宜严加惩处!”刘东山突然开口道。

????马勇福怔了一下,他没有想到,刘东山怎么突然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来。这不是站到了李长庆的那一头去了?

????“但是,如果说我们驳回越南代表团的无理要求,将阮梦得驱逐出境的话,无疑有些过份了。不管怎么说,人家是来华夏进行访问的,发生这样的事情,挨打了还要被驱逐出境,未免就有些太严厉了。我这里有阮梦得的资料,他的爷爷如今是越南相当我们省一级的干部,他的父亲是越南军中中将,阮家在越南政坛上也有着相当可观的势力。这一次,越南与我国的关系正常化,阮家父子在其中也做了不少的工作。我们不能让人家感到寒心啊!”刘东山语重心长地道,“所以,我认为,还是私下里解决为好。好在阮梦得的伤势不重,让行凶者亲自上门向阮梦得赔礼道歉,然后我们可以略做惩处。比如说,可以判个两三年有期徒刑,缓期执行就是了!这样既可以平息这一事件,同时也可以给后人以前车之鉴!”

????马勇福心里嘿嘿地乐了起来,刘东山这一手狠啊,看似是做出了一些让步,实质上来说,板子无疑还是打在了方家的这一头。只要这缓刑一判,不管结果如何,反正责任是百分百在方家这一边了。方家丢脸是没跑了。而且这有期徒刑缓期执行,里面也是有说道的,要是不想理你,这缓期几年安安生生过去,也就结了。但要是想收拾你,找个借口还不容易,届时就得老老实实进监狱服刑去。这一巴掌可是**裸地打脸!

????“刘司长,你这话我听着可是有些不对啊,为了不让外国人寒心,就得让我国公民寒心?这种逻辑我可是不明白!”柴嫣冷笑道,“你到底是越南人的官啊,还是华夏人的官啊?”

????刘东山涨红了脸,柴嫣的话可是捅他肺管呢,就差骂他是汉奸了!

????“柴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刘东山也不客气了,在会上就直呼柴嫣的名字怒道,“你也是外交部的高层官员,你难道就不明白,什么叫大局为重?什么叫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想当年,为了打开我国的外交困境,多少前辈忍辱负重,才有了今天的大好局面。就拿越南来说吧,当年的自卫反击战后又是十年边境轮战,多少战士浴血沙场,为此付出了宝贵的生命,政府又付出多少军费,我们的同僚们又付出了多少努力,两国关系才正常化。如今好了,他们逞一时之快,国家却要为此而付出沉重的代价的!”

????刘东山的这一番话,倒是引起了在场的不少官员的暗暗点头。

????柴嫣冷冷地看着刘东山,等他说完了才道:“刘司长,如今的和平,是千万名浴血奋战在边境上,并为此付出了生命的战士换回来的,所以我们要珍惜,这一点你没有说错。但是我也要提醒你一句,被阮梦得当众殴打的中年妇女和他的孩子,他们没有丈夫和父亲。因为他们的丈夫和父亲,为了保卫国家,为了保卫人民,为了保卫党和政府,战死在了越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