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十八章 靠边站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十八章靠边站

????在华夏,这办事效率就如同那高弹性的橡皮筋一般,可长可短,可高可低。同样一件事情,可能挂在那里一年两年都没有个结果,但也可能三五天就要从一纸计划迈入实施阶段,这都要看是否有政府相关领导们的大力支持。是否有强力的人物从中推动!而这一次,方明远与李东星的结盟,无疑是两者俱占!

????双方间是一谈即合,接着李东星就推掉了下午的其他事务,全身心地投入到了这一计划中来。因为他明白,这将是一次极其难得的机会,必须要赶在周边县市同样意识到这一机会前,为平川县的商品批发市场打造出基本的雏形,抢夺先机,抢占市场!他更明白,如果说这个商品批发市场的前景真的如方明远所说的那样的话,哪怕自己任内其他事情都一事无成,仅仅凭此一项,也足以令他的仕途大放异彩!

????李东星已经敏锐的意识到,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进一步深入,地方经济的发展必然会成为政府的首要工作,而懂经济,能够有力发展辖区经济的官员,将成为官场中最吃香的宠儿,自己想要在更大的舞台上发挥自己的才干,就必须要把握住这一次的机会!

????而且李东星也在隐隐地期待,看方明远能否创造出更大的奇迹来。这个少年已经做出了一件件令他这个成年人也叹为观止的奇事,那么这一次,希望他不会看走了眼。基于这样的想法,所以李东星对于方明远的意见是格外的重视。而周援朝和李东星的秘书则沦落为了两人谈话的书记员。

????方明远的意见很明确,这一处商品批发市场,由政府和方家联手推动,政府一方出地,而方家则是负责组建、招商和日常管理工作。整个工程分数期完成,头一期,就是充分利用农机厂现有的陈旧厂房,重新进行修整,并且进行招商。

????“你的意思这一块地要买下来,但是目前来说,只能是先欠着县财政?”李东星眉头微皱,“为什么不能够双方共同投资,地价可以折合成资金,双方依据投入资金的多少来计算股份呢?这样一来,你们也可以减轻一些资金上的压力。”做为一位县长,他自然要尽可能地为国有资本争取份额,谋求最大的利益。这个市场的前景他也相当地看好,而且更重要的是,这里一旦成了气候,每年的摊位费用就是一笔相当稳固的可观收入,怎么能不令他感到眼红。方明远的方案却显然是要方家一家独吞,不给国有资本进入其中的余地。

????方明远双手一摊道:“李伯伯,俗话说商场无父子,在商言商。咱们先小人后君子,丑话都说在前面,虽然说肯定有些难听,刺耳,但是我想这样总比日后咱们双方因此而生出什么矛盾来,伤了大家的和气要好。”

????李东星点了点头道:“这是自然,有什么意见、问题大家不如摆到桌面上来谈,总比事后暗地里再生什么怨隙强。”

????“我之所以不希望像您所说的那样,将地价折合成股份,其原因主要是就目前来说,农机厂的地皮很好划拨,只是县里的一纸决定就可以达成。但是这块地对于一期工程来说,还有很大的余地,地价折算过来,很可能县里的资本在一期工程中要占到绝对多数,就是将余下的几期也算上,也很可能要超过控股数额。这也就是说,日后这家商品批发市场的决定权,将会掌握在政府的手中,而我们只是一个比打杂的好一些的小股东。在这种情况下,如何保证商品批发市场未来的走向将会按照我所设计的道路走下去?”方明远直截了当地问道。

????李东星立时明白了方明远的纠结所在,如果说方家不能掌握控股权,那么商品批发市场的主导权就将在政府的手中,而对于那些官员们的经商能力,李东星自己也同样不抱什么希望,要是这些官员们有能力,县属的那些企业,又怎么会一个个地如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政府原本就比商家强势,如果说再掌控了控股权,那么自然更是说一不二。

????“那么县里只占百分之三十或四十的股份,如何?”李东星沉吟了片刻道。为了商品批发市场的未来,该做的让步还是要让的。这可是关系到自己改革县财政的大计,容不得那些眼高手低的家伙们糟蹋。

????“李伯伯,哪怕是县里只占百分之一的股份,对于其他的股东来说,也都是威胁!”方明远明明白白地道,“政府原本就是处于强势的地位,而股份则又给予了政府插手企业经营的理由。您在任的时候,还可以保证不任人唯亲,至少派来个不会扯后腿的官员,如果说您日后高升了呢?换了新领导,派驻来的他的亲信,若是个能人强人也罢,若是个废物、贪官,那么到时候,他借助政府的力量,蚕食我们的股份,那么又当如何?如果说李伯伯一定要在这商品批发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那么我们方家只能放弃这个计划,专心于经营超市和饭馆。而这个计划就算做我对李伯伯的一点点心意吧。”

????话虽然这样说,但是方明远相信无论与公与私,李东星都不可能甩开方家,独自开发商品批发市场。

????见多了后世里的尔虞我诈,方明远对于政府里堕落的官员们的贪婪之心更是深有体会,方家若是想真正的在平川县立稳脚跟,从一开始就不能给那些人以任何的可乘之机。李东星虽然可以信任,但是他毕竟不能在这里呆一辈子。日后若是新来的县长,执意要在这其中再多分一杯羹的话,方家可是没那份精力与他们打这场无意义的官司。不如索性从一开始就封掉他们插手市场经营的可能,虽然说也因此失去了先天垄断的地位,但是总比日后内部纷争要好。

????至于购置地皮的钱,只要李东星同意暂且拖欠个半年一年的,终究还是能够凑出来的。方明远相信,随着《幽游白书》的渐进佳境,自己得到的稿费也会越来越多。而且随着猴票的逐渐升值,从交通银行里还能够继续贷款,而且超市与饭馆的收入还可以补贴这一块,资金上的压力并不算大。

????李东星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之中,他没有想到,方明远居然对国有资本的投入有着如此大的戒心,但是他也明白,如果说没有了方家的投入,虽然他还可以拉到其他人,但是方明远肯定不会大方到将所有的计划合盘告知的地步,而那样的话,这商品批发市场能否达到方明远方才所形容的效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但是这样的话,恐怕县里很难通过这一计划。”李东星也有些为难地道。像这样大的一项工程,如果说将县里的资本排斥在外的话,在政府里想要快速地通过是绝不可能。他毕竟是刚来平川县不久,还不能完全地掌控局面。

????方明远自信地一笑,显然自己方才的一席话已经说动了李东星,只要能够说动他就好。至于县里其他领导的是否会反对,他也早有对策。“李伯伯,咱们是自己人,所以我才将整个计划的前景告知于您,但是对于其他人,我们有必要一开始就给他们说得这样全面,这样透彻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李东星立即意识到了,自己的思路显然是钻了牛角尖!将平川县打造成为邻近几县市的小商品集散地,这的确是一个巨大的工程,不和县里的其他领导通气协商显然是不可能。但是如果说只是要在县城里开一家商品批发市场,不让其他人意识到其中所蕴涵的巨大利益,那么凭借着自己的地位,通过这一计划却不是一件难事。农机厂的那片老厂区,放在那里也已经好几年了,从无人问津,已经成为了农机厂的一大包袱,若是能够因此而得到解决,对于农机厂来说,也是一件喜事,无论是农机厂还是县政想来也不会反对。

????“李伯伯,我们可以先签订租赁合同,租用农机厂的那片厂区,但是在合同中必须附加一项条款,三年吧,三年之内,我们有收购那块土地使用权的权利。农机厂只有在三年之后,才能够转让出售那片厂区。而三年的时间,一来,我们可以有充足的时间来凑足买地的费用,二来,小商品批发市场也形成了一定的规模,到了那个时候,李伯伯再正式推出这个计划,想必县内无人能够拦阻了吧?”方明远笑道。如果说三年的时间,身为县长的李东星还不能掌控平川县,那也未免太无能了。而且方明远相信根本用不了三年时间,自己的实力就足以掌握一切。

????李东星眼睛一亮,脱口而出道:“明修栈道、暗渡陈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