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三十八章 要看主流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百三十八章 要看主流

????“香港和越南政府的关系并不和睦,在南洋生活的华侨很多人都与香港市民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当初越南人驱逐境内的华侨,造成数以十万计的侨民死在海上,仅此一项,就足以令香港市民对越南人没有半点的好感。这是其一!”方明远解释道。

????“第二,因为被驱逐和受到清洗,从越南逃出来的人很多都一无所有,做为中转港和收容港,香港在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间,有大量的越南难民从这里转途前往其他国家,而至今滞留在香港的难民仍然是数以十万计!这些难民,给香港政府带来了极大的财政压力,联合国至今仍然欠香港政府安置费用十几亿港元。而且大量的越南难民滞留香港,也给香港的社会稳定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

????“第三,很多越南人,由于生计困难,又没有其他的谋生技能,只能加入黑社会。如今香港黑道上,越南人可是以心狠手辣、六亲不认而着称的,所以香港人对于越南人并不怎么喜欢。当然了,对于引发这一切的越南政府,自然就是更加地厌恶。”方明远一笑道,“所以,即便是为了稳定香港,中央政府也要三思而后行!”

????苏爱军等人这才恍然大悟,既然香港人如此地不喜欢越南政府,那么阮梦得在内地因为殴打妇女儿童而被收拾一事,一旦传回香港,肯定是大快人心。如果说,中央政府在此事上,处理的不当的话,势必会引发香港市民的高度不满,在香港回归前,香港市民人心浮动的这个敏感的时候,中央政府是肯定不会冒这样的风险的——为了给越南人消气而失去了香港的民心,这笔买卖无论怎么算都是亏了!

????“唉!也难怪人家香港人人心不稳!”古宇诚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交通银行自从民国时期建立以来一直以来在香港都有分行,即便是在国内重建前,交通银行的香港分行也一直在正常经营。所以,古宇诚对于香港的了解,要远超此时国内的大部分人。

????“香港如今虽然是英国的殖民地,但是法律已经是相当地健全,每年前往香港的世界各国游客数以十万、百万计,但是香港政府也并没有给这些外国游客们超市民待遇。香港人与外国人在法律面前,基本上可以说是平等。而一旦回归内地,就要低原本平等相处的外国人一头,这谁也受不了!”古宇诚的话,引来了屋里众人的纷纷点头。室内的气氛立时轻松了很多。

????“好了!”苏爱军看了看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一拍大腿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也就放心了,我明天还有事情,你婶子也还等着我回家呢,就不在你这里耗费时间了。”

????苏爱军既然要走,其余的人自然也纷纷告辞。方明远起身将他们送到了门外!目送着他们一个个驱车离开。

????方明远这才扭头往回走,这才看到在别墅的门口,正站着赵雅、冯倩、林蓉和郑嘉仪四人,脸上带着几分忧色。白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即便是她们,也明白当众殴打一名他国的外交人员所造成的影响有多么的恶劣,虽然说,阮梦得那纯粹是咎由自取!所以,她们虽然没有在一旁旁听,却一直关注着方明远他们的动静,听到这边有了动静,就连忙走了出来。

????“明远?怎么样?”林蓉低声地问道。

????“其实咱们都应当感谢方明远!至少他那几脚挽回了政府的脸面!当时在场的人有陪同的政府工作人员,有奉元市离山区区委区政府的工作人员,有离山区警察局的政委,有诸多的警察,除了一位姓杨的警察局副局长之外,没有一个人拦阻阮梦得行凶,没有一个人谴责阮梦得,甚至于他们还站到了阮梦得的一头,要追究方明远他们的责任!原因就是,方明远的护卫在看到阮梦得辱骂并殴打本国国民,企图殴打那个七八岁孩子的时候,没有袖手旁观,而是拦阻了他!为此离山区警察局的政委,还给他们上了手铐!而上了手铐后,阮梦得再次出手行凶的时候,在场的这些人,仍然视若无睹地任其对方明远的护卫拳打脚踢!这才引起了方明远的凌厉反击。”柴嫣冷笑道,“这一幕当时可不仅仅有郑嘉仪看到,当时外面还有不少外国游客,其中不少人还拍了照,具体的人数现在已经无法确定,我很想知道,如果说没有方明远狠狠地给那个混蛋两脚,如果说这一切在我们公开处理了方明远他们之后被外国媒体披露了出来,那会是什么结果?”

????在场的不少人当时就变了脸色,也有不少人露出了认同的神色。

????要知道经历过***年的变乱和苏联解体,美国人眼中的社会主义大国,以及未来的强有力的敌人,自然是非华夏莫属了。而一直以来,欧美舆论攻击华夏的重要一条就是不民主、不尊重***。虽然说,这只是欧美国家用来敲打他国的一种手段,但是俗语说,苍蝇不盯无缝之蛋。打人更是要打软肋!华夏社会中,确实存在着很多很多漠视国民***的事情,也难怪人家会拿来说事!而政府官员和警察都漠视外国人公然殴打国人,这件事情要是处理不当的话,势必就会成为欧美舆论攻击华夏政府的一个重要证据!对于华夏在国际上的声誉起到了极其恶劣的抹黑!

????仅仅为了挽回与越南之间的外交关系,却授与欧美国家这样大的一个把柄,同时还要失去本国国民、以及即将回归的香港、澳门、台湾的民心,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人再叫嚣着要对方明远等人严惩不贷了。

????“而我们外交部,如果说在这件事情上没有一个明确的立场,将某些外国人的不良习气狠狠地打下去,而是依靠某些人的做法,继续对外国人奉若神明,对国人却严如酷吏,那么日后,随着我国改革开放政策的进一步深入,随着更多外国人进入华夏,在国内类似的事情会层出不穷。而我们,会被国人戳脊梁骨的!”柴嫣就差指着刘东山几人的鼻子骂他们了。

????“咳!柴主任,你这话未免有些以偏盖全了,也许我们在有些地方做得并不那么尽如人意,但是你应当看到主流,看到整体上我们的工作仍然是大有成效,我国在国际上的地位在不断地提升!这其中,我外交部中某些干部的功绩不可抹杀!”在座的干部司司长葛有德面有不愉地道。

????柴嫣将目光转向了葛有德,这个葛有德,同样也是刘东山、马勇福他们同一阵营的,只不过他今年已经五十有六,算是部里的老资历干部,一般藏得比较深,冲锋陷阵的差事都交给了刘东山他们。这一次,估计是看到刘东山他们一挫再挫,已经无力再反驳自己,才站了出来。

????“葛司长,我记得去年三月份的时候,因为您不慎摔伤了尾骨曾经休假了半个月的时间。不知道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柴嫣话头一转道。

????“不错,当时我确实是休息了半个月。柴主任的记性果然好,这样的事情都记得这么清楚。”葛有德有些恼火地道。年纪大了,这腿脚自然也就不那么灵活了,出点小毛病也是正常的。可是柴嫣却在现在提起此事,令葛有德诧异的同时,也有些不满——这不是当面讥讽我老吗?

????“人体的骨头共有三百多块,尾骨不过是人体骨头的三百多分之一,又是人类的退化器官,如果说依据葛司长的理论,看主流的话,在医院里,大夫完全可以告诉您,您身体的主流是好的,不过是三百多分之一有点小毛病,这样的身体完全没有必要休假治疗,什么时候损伤的部分超过了百分之五十,成为了主流,再入院治疗,也不晚。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柴嫣嫣然一笑道。

????“扑哧!”一旁的李长庆不禁失笑,柴嫣的这个比喻可是够损的。损伤超过了百分之五十?浑身上下伤着一百多块骨头?那人还能要吗?会议室里在座的诸位,虽然没有像李长庆那样公然笑出声来,但是看着葛有德那迅速由红转白,又由白转青,最后转黑的脸色,大多都强忍着笑意。

????“咳咳咳……”坐在上首的吴江雄也不禁咳嗽了几声,但是谁也能看得出来,部长嘴角微微上挑,微带笑意。

????“柴嫣!”葛有德拍案而起,脸皮涨得通红。

????“葛有德!”柴嫣毫不示弱地同样站了起来。

????吴江雄敲敲桌子,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他。“葛司长,柴主任,大家有话好好说,拍桌子瞪眼睛的,像什么样子!诸位,对于阮梦得被打这一事件,大家还有什么新的想法要说的吗?”

????葛有德憋着气坐了下来,马勇福、刘东山和李天凯等人,露出了一丝无奈的神色,虽然说他们很想借此机会狠狠地敲打一下方家,但是很显然,这一次他们将再一次品尝失败的苦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