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十九章 有故事的陈忠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十九章 有故事的陈忠

????“明远,你这又唱得是哪一出?”方彬一脸苦笑地道。这原本说得好好的,是出去寻找超市的店址,这怎么一转眼间,又变成了商品批发市场?令方彬在兴奋之余,也不禁有些头痛,这刚刚到手的贷款四十万元,转眼间就又一清二白了!那样大的一座厂房,想要重新修葺一新,开销就不是一个小数,再加上内部的简单修整,以及广告招商的费用,他恐怕很快就又是两手空空了。原本以为多出来的这些钱,可以令自己的手头充裕一些,谁承想,居然不过是在手头稍做停留而已,一转眼,就又全部有了用处。

????“小叔,不用担心,这笔投资很快就会回来的!”方明远一边打量着正装修的饭馆,一边拍了拍方彬的胳膊道。在八八年,各行各业都方兴未艾的时候,才正应了那句话“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况且自己有着充足的后继资金,相信用不了多久,目前资金捉襟见肘的窘境就会得到彻底地改善。

????“小叔,我托你找得保安怎么样了?”方明远突然间想了起来。

????“按照你的要求已经有六名退役军人与我们草签了合同,我们很幸运,这六人都是这两三年里从军中退役的格斗好手。为首的叫陈忠,出身万岁军。”方彬立时眉飞色舞地道,“我可是试过,他娘的,我在他们手下连一个照面都走不过!现在就等着你再去面试一次,就正式签合同了!”

????“陈忠?他现在在哪里?”方明远立即有了兴趣,追问道。男人吗,有几个能不知道那支大名鼎鼎的万岁军?

????“不远,他家就在这平川县城里!”方彬回忆了一下道,“怎么着,你打算今天去看看?”

????在平川县城的西北角,有着一片县纺织厂的家属区,占地面积并不大,也就有四栋老式的宿舍楼。这种楼里,水房和厕所都是公用的,厨房就只能利用楼道或者说各家的阳台,可以说是拥挤不堪。在楼道里行走,稍微胖一些的人,走起来都很吃力,稍不小心,就可能会挂到什么东西。

????陈忠,今年二十六岁,在军中服役的时间却长达六年。原本他以为自己的一生就会在军队中渡过了,却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于两年前退役转回了家乡平川县,在县里的供销社当了车队里的副队长。这两年来,供销社的业绩也是一年不如一年,但是以他的收入在平川县里,也能算上个中等收入。他的妻子则是在县里的纺织厂工作,忙忙碌碌的一个月,收入却只能勉强糊口。以两人的收入,其实在平川县内,也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小日子过得还算可以。

????但是一年前,陈忠的老父亲突然患了重病,在县医院里治疗了大半年,由于他是农民,不享受公费医疗,所以将家里仅有的那一点点积蓄都花光了,还让陈忠夫妻二人拖了一屁股的债,最终还是无力回天,撤手而去。陈忠的老母亲因此而哭瞎了眼,却因为无钱医治,只能在家中将养。陈忠是家里的独子,两个姐姐都已经嫁人,家庭状况也并不富裕,所以一切都只能靠他。好在夫妻二人现在还没有孩子,所以倒也不至于忙得四脚朝天。

????但是欠下的债务却是要偿还的,夫妻二人只能缩衣节食,勒紧了裤腰带。但是每个月的工资就那么多,再节省也省不下多少钱,有心出门再做份小买卖吧,家里又有一位老人需要照顾,根本就脱不开身。这近半年下来,两人身上的债务也没有减少多少。像那些同事、亲戚、朋友的借款,倒还可以稍稍拖延一下,毕竟大家都是知根知底,也知道他家如今的这个状况,所以不到迫不得已,也不会向他们提出要款。但是其中有一千五百元,是在老爷子入土时为了办丧事,陈忠不得已向县里有名的放贷人借得款,虽然后来他东拼西凑地还了一千元,但是这余下的五百元和利息却再也无钱归还。

????陈忠为此急得是满嘴都是燎泡,但是身边认识的人都已经借遍了,而且这年月,人人家中的积蓄都是十分有限,好几百元钱,那可是一笔巨款。不是知根知底的人,谁敢借你?

????就在这时候,陈忠得知海庄镇的方家在招人,还特意指明了军人优先,待遇却是相当的高,一个月就给三百元的工资。无奈之下,陈忠抱着试试看的念头去了,结果一下子就会方彬看中了。此时他才知道,方家招的居然是什么保安,性质就有些类似于过去的镖师,负责维护方家产业的安全。三百元只是工资,如果干得好,还另有奖金。陈忠不由得动了心。如果说方家所说不假的话,那么在这里一月的收入能够抵在供销社两个月以上。这样的话,只需要在这里工作一年多些,家中的负债就可以基本清还。

????接下来,在面试过程中,陈忠才知道,居然在平川县这样的小地方,军中退役的好手居然就有五人之多,而他们六人则是因为出众的素质全部成为了第一批草签合同的人。依据主事之人所说,只要得到方明远的认可,他们就可以正式上岗。而仅仅是草签合同,方家就已经向六人支出了一月的基本工资三百元。按照主事人所说,这一个月的工资就算是定金,如果说他们通过了二次面试,那么这一笔钱自动就算是第一个月的基本薪水,而他们如果没有通过,那么这些钱也不会收回,就当作补偿给予六人。而六人所需要付出的,不过是在这一个月内,随时准备接受二次面试,不得与其他企业签订工作合同。

????这样优厚的待遇,着实是令他们六人有些吃惊,也有些受宠若惊。

????而陈忠,则是因为其出类拔萃的格斗素质,在六人中居首,给方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但是方家也同样给这些人留下了深刻之极的印象——优厚的薪水,还有款待他们的那美味的鱼头泡饼,还有给他们报销的来回车费,以及所听到的关于方明远的那些大事小情,无不让他们对于方家有了一个相当好的初步感受。都说私人企业虽然薪水拿得要比国企高,但是那里做事却严格得出奇,没有一点人情味,而且拿人当机器使唤。但是在海庄镇所看到的一切,却令他们六人觉得若是真的进入方家的产业中,似乎也并不像人们传言的那么严苛。

????此时的陈忠正在家中给老母亲按摩眼部,这是从县医院的大夫那里学来的,虽然说并不能治愈老母的眼疾,但是据那大夫说,却可以有效地缓解症状,并且避免眼疾的恶化。

????“小忠啊,娘和你爹这一次可是将你们小两口拖累了!”老太太虽然只有五十岁出头,但是面相却显得十分苍老,说是六十七八都有人信。一双茫然无光的双眼又浮现出了泪光。

????“娘,您可别再哭了。大夫说了,您的眼睛就是因为哭的太多了才会看不见东西的,要是再哭,就更不好治了。”陈忠连忙低声地安慰道

????“娘不哭,娘不哭。”老太太哽咽道。虽然看不见了,但是老太太的心里很明白,老头子的一场病,还有自己的眼疾,将儿子夫妻二人拖累惨了。虽然说他们在自己的面前一直都是强颜欢笑,每当自己问起那些债务时,都安慰自己,说快还完了。但是老太太还是能够感受得到,家里的气氛变得越来越压抑,自己的伙食虽然还不错,但是小两口的伙食标准却已经是减了又减。有一次,儿媳妇在家里喂完自己饭后,这才端着碗吃饭,恰好有人急着找她,儿媳妇放下碗就出门,老太太摸索着找到那碗,闻了闻,又尝了尝,里面分明是杂粮熬的粥,旁边是一小碗咸菜。老太太心里立时就明白了。

????“娘,您不用担心我们,前几天,我又找了一份工作,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方家饭馆,做鱼头泡饼的,他们家招人,一个月至少能够开三百元的工资呢,我已经通过第一次面试,只要再经过一次,就可以正式上岗了。据说他们每个月还有不少的奖金呢。一个月下来,可能会有四五百元,那样的话,用不了多久,爹那里欠下的债,我就可以还清了。”陈忠轻声地安慰母亲道。

????“四五百元一个月?什么工作?咋能有那么多的钱?你是军人出身,又不懂得做饭,招你干什么啊?”老太太不由得大吃了一惊,连忙拉着儿子的手道,“我说小忠啊,咱可不能做那对不起别人的事,咱们穷归穷,难归难,但是不能走歪门邪道啊?不然你爹就是在土里面都不得安生啊。”

????陈忠拉着老太太的手柔声地道:“娘,您放心。方家饭馆的鱼头泡饼那可是县长吃了都叫好的,根本就是正经的买卖,与什么歪门邪道根本就没有关系。他们招人,说是为了维护方家买卖的安全。就是维持店面的秩序,不让那些小混混、痞子什么的进去捣乱。之所以给我们这么多,好像是因为我们是第一批,日后随着方家饭馆越开越大,越开越多,我们这些人日后都要当个小队长之类的,带其他人。”

????老太太这才放了点心,不过仍然叮嘱道:“我说小忠啊,如果说是正道,那你去干也没什么。但是你这小子手重,日后要是遇上个什么事情,一定要记得娘说的话,千万千万不要全力出手,能忍则忍吧。你还有媳妇,日后还要有孩子,可不能为了逞强而打伤人啊。同时也要注意你自己的安全,娘不希望你伤人,但也更不希望人伤了你!”

????“我明白,娘,我都明白,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我还要攒钱帮您老治病呢,等您眼睛好了,日后您还要帮我们带孙子呢。”陈忠强笑道。

????“那就好,那就好!你们老陈家可就看你了!”老太太欣慰地道,“要是你们小两口生个大胖小子,娘就是死了,也有脸去见你爹了!你们陈家有后了!”

????陈忠的眼圈也不禁泛了红“娘,别说这种话,大夫说了,您这病能治,就是咱们县医院的水平不够。等有了钱,我送您去奉元的大医院里治病!您能长命……”

????话尤未完,只听楼道里传来了几个人的大呼小叫。“陈忠!陈忠!快出来!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陈忠脸色不由得一变,他听出来了,正是县里放贷的那些人。

????“小忠啊,出什么事了,我怎么听着有人在楼道里叫你!”老太太也听到楼道里的声音,脸色立时变得紧张了起来。

????“没有事,娘,好像是我的工友,可能是供销社里有事找我。您在床上躺好,我去去就回来!”陈忠连忙将老太太扶上床,又叮嘱了母亲两句,这才快步地走出门去。

????刚一出门,迎面正好与那些人撞上。为首的一人陈忠也认得,大名叫什么不知道,但是人们都叫他光头老三。

????“别叫了!有什么话咱们出去说!”陈忠强压下心头的厌恶,平静地道。

????“陈忠,原来你在这里,我们还以为你小子当了缩头乌龟不敢露面了。我们这一次来,没有别的事,你欠郭哥的钱是不是应当还了?这日子也不短了,郭哥也需要钱花不是?”光头老三摸着自己的光头皮笑肉不笑地道。

????陈忠就知道他们来这里别无他事,皱了皱眉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不要打扰了别人的休息,有话出去说!”

????“出去说?为什么要出去说,是你欠了我们的钱,不是我们欠了你的钱,凭啥我们要听你的话?”另一个染了一头黄毛的痞子一脸嚣张地道,“如果说你有钱,就痛痛快快地拿出来,我们拿上钱,屁话不说,扭头就走。你要是没钱,就少在这里装什么大头蒜,这年头,什么时候欠债的成大爷了,你居然还命令起我们了!这到底是谁欠谁的钱啊!”他的这一番话,还有意地提高了调门,故意吵嚷得人尽皆知。楼道里,有几家的门刚刚打开,又关闭了。

????陈忠的眼中闪过一丝厉芒,双手纂了纂,又放了开来。这些人是成心来恶心自己,就是讨不到钱,也要让自己家在这家属楼里坏了名声。

????“我是欠了你们的钱,但是这里的人却没有欠你们的钱,现在是休息时间,很多人晚上还要上夜班,打扰人家的休息,你们就不怕引起众怒吗?”陈忠沉声道。

????“众怒?”那黄毛嬉皮笑脸地道,“这里是纺织厂的家属楼,这个时间点还在家的,不是小姑娘就是大媳妇,要不就是那些老娘们,我们这些大小伙子们能够怕她们?我说,你小子白长了这么高的个子了,胆子是不是还没有耗子大?真给咱们爷们们丢脸!”

????陈忠心中更是火向上撞,不过他还记得老娘的叮嘱,不要动手伤人。而且说实话,这里也不是个动手的地方,楼道里满是各种杂物,甚至于还有锅碗瓢勺的,这要是一动起手来,不知道有多少东西要被砸个稀巴烂。这些痞子闹完了可以一走了之,自己却不得不留下来收拾烂摊子,家里已经够拮据了,自己还是忍忍吧。

????“那你们就在这里继续大呼小叫吧,我到楼下等你们。”陈忠伸手推开挡在面前的众人,众痞子们虽然有心想要拦住他,但是在陈忠的面前,被他的双手一推,就身不由已地让了开来。陈忠一直走到楼梯口,这才回头对几人道:“有事下来说话!”

????“这家伙好大的手劲啊!”看着陈忠的背影,那个黄毛有些变颜变色道。这些痞子们其实是最懂得什么叫趋弱避强,什么叫捡软柿子捏。陈忠表现出来的实力,立时就令这几个小痞子心生忌惮,有了打退堂鼓的打算。

????“怕什么怕,咱们这么多人呢,一人打他一拳,他也够呛!要是个软脚虾,我光头三还用得着带着你们来吗?郭哥又不是钱多的没处花了!”光头老三没好气地骂道,“吃吃喝喝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有这么多的事,办点事的时候就尽想着躲在后面了?”众痞子被他说得面红耳赤,一个个说不出话来。

????光头老三心中暗想,不愧是郭哥看上的人物,与常人果然是大有不同。虽然说这些小痞子们的战斗力有限,但好歹也是五六口子人呢,可是刚才从陈忠的眼里,他没有看到半点的畏惧之色,反而似乎是在不断地压抑着自己的怒火。这样的人物,才是真正混道上的!像黄毛他们这样的,纯粹就是一些炮灰罢了。永远只能在最低层厮混,成不了个人物。

????只是自己的这一次前来,真的能够如郭哥所说的那样,如愿以偿吗?

????ps:没收住闸,这一章大了,下一章我不想只有两千字,所以只能和明天的混了明天一早大家一块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