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十章 逼债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十章 逼债

????陈忠站在家属楼侧面的一棵松树下,手下意识地去掏烟,才发现兜里已是空空如也。这才想起来,自己从前天就断了烟了。由于手头越来越拮据,陈忠的烟档次也是越来越低,如今抽得已经是平川县里最低档的,不过即便是这样,到了前天,这烟也断档了。这当兵的人,烟酒那是必不可少之物,这忙忙碌碌的时候想不起来还罢了,这一静下来,烟瘾一上来,陈忠就觉得五脏六腑,抓肝挠肺般的不自在。

????这心里一不自在,加上胸中本来就有火气,看着光头老三他们几人的目光自然也就不善,令黄毛他们几个这心里就不停地打着鼓——这哥们的目光也太凶狠了点吧,就算方才说话间有所得罪,也犯不上用这种对待阶级敌人似的目光看着自己几个吧?

????光头老三上前一步道:“陈忠,我们的来意想必你也很清楚了,你欠郭哥的那笔钱到现在也不少日子了吧,郭哥最近手头有些紧,所以让我来告诉你,最多三天时间,你必须将余下的欠款还有利息一共一千二百六十八元……嗯,零头也就算了,看你陈忠也算是条汉子,一共一千二百元还清。否则的话,郭哥说了,就只能上你家里搬东西了,能抵多少算多少。”

????“一千二百元!”陈忠吃了一惊,“利息怎么会有七百元这么多,我总共才借了一千五百元,到现在也不过才五个来月,利息就要占到本金的将近一半!”

????光头老三微微地一笑道:“陈忠,我可没有讹你。当初你从郭哥的手里借了一千五百元吧,约定的利息是月息百分之十,这一个月的利息是百分之十,一个月后你就欠了郭哥连本带利一千六百五吧?那么第二个月,同样利息是百分之十,你就欠了郭哥一千八百一十五元了吧?”

????“等等?为什么第二个月的利息变成了一百六十五元了?”陈忠拦住了光头老三接下来的话,冷若冰霜地问道。

????光头老三不由得哑然失笑道:“陈忠,你该不会是不懂得什么叫复利吧?这可是我们这一行的惯例!”

????“你们当时跟本就没有提!”陈忠不由得有些急了,当时借款的时候,可没有人和他提过这一条。这无形中,利息就多出了不少。

????“陈忠,你知道什么叫惯例吗?惯例就是大家约定俗成,人人都知道,根本就没有必要特意提的东西。就如同男人要进男厕所,女人得进女厕所一样。难不成在你进厕所的时候,外面还得站个人专门提醒你一句,哥们,你得进男厕所啊!”光头老三的话音未落,黄毛等人已经忍不住爆笑起来。

????“三哥的这个比喻倒真是形象!说得太对了!”其中有人还吹起了尖利的口哨,一时间楼下乱哄哄的。

????“实话告诉你,郭哥可是给你还打了折扣了,否则的话你欠了这么久的债,利息怎么可能才七百元,就是翻了一番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光头老三看着脸涨得通红的陈忠,好笑地道。

????“能不能再宽限一些时间,三天之内我肯定凑不足这钱!”陈忠咬了咬牙,沉声问道。俗话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就是再生气,为了娘和媳妇,他也得忍着。这些痞子们别看不是自己的对手,但是折腾自己的家人,那可绝对地是一把好手。娘的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又一直担忧自己夫妻二人,若是因此有个三长两短的,那可如何是好?自己人单势孤,又不可能像对待敌人那样痛下杀手,最终倒霉的肯定还是自己。钱虽然多了一些,但是只要自己能够成功的进入方家饭馆工作,再过两三个月,也就能够还清了。

????“再宽限一些时间?”光头老三摇了摇他那颗亮晃晃的大光头,做出了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道,“我说陈忠,你去打听打听,向郭哥借钱的人,有几个能够像你这样拖上五个月的?郭哥这是救急,可不是银行放贷。郭哥已经对你够优待了,否则至少两个月之前,就有人前来讨债了。你居然还想拖!咱们当初可是说好三个月就还款的。这已经给你宽限了两个月了,咱做事可不能得寸进尺啊!那样是不是也忒不地道了?”

????陈忠只觉得脸皮火辣辣的,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训斥过呢。

????光头老三看着陈忠的脸由白变红,又由红变紫,心知不能再激了,恐怕过尤不及,万一将这位彻底地惹恼了,自己挨顿打可犯不上。郭哥是让自己前来招揽陈忠,自己可别图一时的痛快,再和他结下梁子,日后无疑是个隐患。“陈忠,我知道你家里现在不容易,来之前,我也问过郭哥,能不能对你再宽限宽限。郭哥说了,干我们这一行的,无规矩则不成方圆,如果说再让你拖下去的话,会给我们郭哥的生意开一个很不好的先例。所以这一笔钱,三天内你必须连本带利地还清!这是没有商量余地的!”

????陈忠痛苦地发出了一声哀叹,时间如此之紧,他又到哪里去凑着一千二百来元钱去?

????“不过郭哥也说了,你陈忠也算是条汉子,郭哥对你的身手也一直比较欣赏,只要你答应做郭哥的保镖,不但这笔钱一笔勾销,郭哥还帮你还清所有欠款,每个月郭哥还给你开八百元的工资,不比你在供销社车队里当个狗屁不是的副队长强?别说供销社的车队队长了,就是你们供销社的一二把手到了郭哥面前,那也得恭恭敬敬的,你又何必去受那气?八百元啊,够你们夫妻两人争两个多月了!”光头老三一边说,一边观察着陈忠的脸色。

????陈忠立时就沉下了脸,回来这么久了,他还能不知道,这郭亮郭大头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游走于黑白两道之间的这么一个人,不但在平川县内拥有着饭馆等产业,名下还有两个小工厂。县里高利贷几乎半壁江山都属于他了。虽然说,他在平川县的警察局里也算是挂了号的角色,但是至今为止,警察局里还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证据。而且郭亮郭大头与县领导中的一些人也比较熟悉,有了他们的庇护,县警察局对待郭亮也是无可奈何。

????郭亮对自己所开出的条件,无疑是相当的丰厚,仅仅还款这一项上,就能为他节省好几千元,而八百元的工资,更是在整个县城里,都算是高收入了,但是自己却根本不可能接受他的条件。自己曾经是一名军人,就算是生活窘迫,怎么能够去当这些恶人的打手!何况自己的老娘要是知道了,肯定会被气到的。

????“郭哥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这人没那么好的福气,老娘是绝不会允许我那样做的。若是老人因此而有个好歹,我这几年的付出岂不是尽付流水?所以还请回复郭哥,陈忠禁不起他另眼相看,只求能够再宽限两个月时间。”陈忠以尽可能平淡的语气道。

????光头老三心中哀叹了一口气,看来郭哥的这一次招揽又将以失败而告终,这陈忠简直是块茅房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再宽限两个月?那绝不可能!既然你不答应郭哥的条件,那么郭哥凭什么为你坏了规矩?如果说人人都想你这样今天拖明天,明天拖下月的话,我们这些人岂不是都要吃西北风去了!我告诉你,这是最后的通牒,三天之后,一千二百元钱,如果说到时候你拿不出来,那就莫怪我们到时候冒犯了!”

????说着光头老三一摆手,黄毛等人凑了过来。“你们都给我记住这里,三天后的这个时间,如果说陈忠他还没能还郭哥的钱,那么你们就去把他家里的所有东西都给我搬出来,咱们卖多少钱算多少钱,回一点是一点。陈忠,还请你到时候和家里人说明白,别和我这些弟兄们起什么冲突,要是因此而伤了谁,就不好,是不是?”

????陈忠冷哼了一声,却并没有接话。

????“陈忠,你怎么在这儿啊?刚才有两个人来找你,说是什么方家饭馆的!你赶快过来,他们应当还没走呢。”这时候,从楼上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陈忠“啊呀”一声,面露喜色的就向楼门处赶去。他明白,这八成是要进行第二次面试了吧。要是这一次能够通过,自己就可以到方家饭馆里上班了。虽然说这工作形式似乎与到郭亮郭大头那里没什么区别,但是这性质却是完全的不同。

????“方家饭馆?”看着陈忠急匆匆的背影,光头老三若有所思地吧嗒吧嗒嘴,那不是郭哥前一阵子想要吞并的那家位于海庄镇的小饭馆吗,听说他们最近似乎要开到县城里来,怎么又和这陈忠扯到了一起去?这事得看看,也许会有什么新的收获呢。

????“走,我们也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