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十一章 贪婪也是要看对像的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十一章贪婪也是要看对像的

????此时方彬和方明远两人正站在家属楼的楼门前,商量着是就此回去呢,还是找地方再等等。

????‘小叔,这附近有没有可以坐坐?“对于这个出身万岁军的陈忠,方明远还是很感兴趣的而且更重要的是,听方彬的意思,这个陈忠在六人中的威信还不低,如果说能够收服陈忠,那么余下的五人自然也就好解决了。做为自己招来的第一批保安性质的人手,方明远还是很重视的——他们将构成日后方家产业中负责安全保收的重要部门的雏形、框架!

????“这里……”方彬有些为难,对于这一块,他也并不熟悉,就在他左右张望的时候,正看到从楼角处转过来的陈忠,“嘿,他来了,你看,那就是陈忠!”

????顺着方彬所指的方向看过去,方明远只见一个个头足有一米八几的青年人正快步地走向自己,从相貌上看,倒是显得有些憨厚,虽然不属于那种膀大腰圆的大汉,但是却给人一种精明强悍的感觉。只看他的步伐,就令方明远有一种看到了豹子巡游领地的感觉。速度并不是太快,但是肢体间却充满了暴发力,仿佛随时随刻都可能在瞬息之间变成一只高速扑来的猛兽一般。方明远不由得暗暗点头。

????自从他重生以来,由于有过前世的经历,所以对于体育锻炼,方明远一直是坚持不懈,每天几乎是雷打不动的有两至三个小时的时间是用来锻炼自己的身体。所以方明远在同龄人中,不但个子显得高,这身体也显得比他们壮。只是可惜在海庄镇上没有什么好的老师,他也就只能倚靠着自己的摸索来强化自己的身体。如今看到陈忠,心里不由得泛起一个念头。男人都是有着一个武侠梦的,方明远自然也不会例外。虽然不指望着能够打遍秦西无敌手,但是怎么也要有能够自保的能力。

????“方老板,您来了!”陈忠三步并做两步地来到了方彬的面前,“是要开始二次面试吗?”他现在迫不急待地想知道自己能否得到方家的这一份工作。

????方彬点了点头,用大拇指指了指方明远道:“陈忠,二次面试其实很简单,只要你能够让他感到满意,那就没问题了。”

????陈忠其实从刚才就留意到了方明远的存在,心里暗自琢磨他的身份。这些天来,对于方家,他也有所了解。方家饭馆的核心人物其实只有两人,一个是面试时的方彬方老板,而另一个人则是他的侄子方明远,这两个人可以决定方家在商业方面的大部分事务。至于方家的其他人,两位老人自然是不会管这些琐碎的小事,而方彬的兄弟姐妹们,却都在秦西压延设备厂上班。从年纪上来看,这个少年人显然就是方明远了。

????方明远上上下下地打量了陈忠半晌,这时候,光头老三他们一行人也从楼角那里转了出来,直朝着方彬他们三人走了过来。

????光头老三对方彬一笑道:“您就是方家饭馆的方老板吧?”

????方彬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身后的黄毛等人——没一个认识,皱着眉头答道:“我就是,你们有什么事?”

????光头老三一指陈忠道:“我们与方老板自然是没有什么事,但是和他却有事。”

????方彬看了一眼陈忠,这几个人一看就不像是正道中人,陈忠要是和他们有什么牵扯的话,可不大适合再收入当方家的保安了。他心中不由得就有些不快,沉声问道:“你们间有什么事?”

????“他欠了我们郭哥的钱不还,我们是前来要帐的!”黄毛趾高气扬地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你欠了他们的钱?什么钱?多少钱?”方明远问道。

????“我欠了他们一千二百元,其中利息七百元,是当初为了给我病故的父亲下葬,不得已向他们借的。”陈忠解释道。

????方明远点了点头,如果说是这样的话,倒是情理可援,老人的丧事,那可是马虎不得,尤其是在像平川县这样的地方,那更是不能简单了事的。否则就连街坊邻里也会暗地里骂你不孝的。陈忠要是因为这个缘故不得已向郭哥……郭哥?方明远心中一动,不会是那一位郭大头吧?“陈忠,他们说的郭哥可是那郭亮郭大头?”

????“嘿,你这小娃娃,怎么说话的,郭哥的大号也是毛都没长齐的你能够叫的!”还未等陈忠回答,黄毛几个人已经纷纷地叫嚷道。光头老三也不拦阻,双手环抱在胸前,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小叔,身上带钱了吗?”方明远根本就没的搭理黄毛几个,转头问方彬道。

????“没带那么多。”方彬翻了翻兜,找出了七百来元。在这个年月里,出门身上能够带上了个一二百元的主,那都是家庭条件不错的,像方彬这样随身带个七百来元的,大都是出来办事的,或者说要采购什么大件的。黄毛几个人的眼里立时就放了光,看着方彬的目光里满是贪婪之色。

????“怎么着,方老板打算把这笔账接过去?”光头老三看了看方彬两人,微笑道。

????方彬一扬眉毛冷笑道:“怎么着,还有不准他人代还的规矩吗?平川县我也呆过些日子,可没听说过。”当他听说是此事和郭亮郭大头的关系的时候,其实不用方明远示意,他也有意帮陈忠一把。他虽然不是个小心眼的人,但是郭亮郭大头当初针对方家饭馆所做的那些龌龊事,他可是没有忘记。也许以前他还要考虑一下,双方间的实力对比,但是经过这些日子来的诸多事情,方彬如今也是底气十足。

????警察局里咱有朱大军这个副局长,县里咱有李东星李县长,实在不行了咱还可以找省政府的马主任,省警察厅的杨厅长,他就不信自己若是占住了理,这郭亮还能翻过天去?不就是平川县里的混混吗?不就是有几位县里的领导对他照拂有加吗?咱们倒是要看看,到底谁怕谁?

????光头老三哈哈笑道:“方老板这说得哪里的话,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至于是自己凑钱还,还是别人代还,我们可就管不着了。方老板既然愿意伸手替他还钱,那是他的造化,也是我们的福气,至少不用再费心费力地整天里追着他了。余二,你们跟着方老板他们取钱去,回头送到郭哥的店里来。方老板,我还有事,就不多陪了。”

????他又看了看陈忠,微笑道:“看来陈忠兄弟是得到了方老板的青眼有加啊,日后飞黄腾达指日可待,我在这里先祝贺陈忠兄弟你了!”说罢,也不等陈忠回话,转身扬长而去。

????方明远目送着他远去,这个光头的家伙倒是个人物,拿得起、放得下,而且这一番话说得不卑不亢、相当有水平。

????“笑面虎!”陈忠小声地嘟囔道。

????被光头老三称为余二的正是那个黄毛,光头老三一走,他俨然就是其余四人的小头目。只见他趾高气扬地指着方彬道:“你就是方老板吧,既然你愿意替他还钱,那咱们现在就去拿钱吧。大家都不是闲人,都有事情,早点忙和完了,我们也好回去交帐。”

????方明远看了看陈忠,陈忠连忙告个便,上楼又将老娘安顿好,这才跟着方明远他们一齐回到了正在装修的饭馆处。

????方彬拿出一千二百元钱,让余二打个收条,标明本息全清,这才将一千二百元交给了余二,厌恶地摆手让他们滚蛋。

????黄毛将钱数了两遍,小心翼翼地放到了贴身的衣兜里,看着方彬吊儿郎当地道:“我说方老板,你也是当老板的人了,怎么就不懂得点规矩呢?我们弟兄几个,辛辛苦苦地跟着你们从城西一直跑到这里来,这钱是清了,可是怎么也得给我们点跑腿费、润口费吧?就这一样一摆手,跟打发叫花子似的哄我们走,是不是也太不近人情了?”

????方彬也懒得和他们多话,顺手从柜台下抄出一条烟来,随手丢给了黄毛。黄毛接过来一看,心中就是一喜,精装的金丝猴,这也值不少钱呢。至少平日里他是舍不得抽。不过他心中喜悦,脸上却半点都没有表露出来,随手将烟丢给了其他人,仍然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道:“方老板,区区的一条烟就想打发我们兄弟五个,您把我们当成什么人了?”

????“那么你们要多少钱?”方明远看出来了,这黄毛是贪心不足蛇吞象,大约是想顺手再在自己的身上敲个一笔。

????黄毛大大咧咧地道:“我们兄弟五个,怎么还不每人给个五十元跑腿费和润喉费!方老板家大业大,想必不会在意这一点点的小钱吧?我们兄弟五个在这平川县里,也是小有名气的人,方老板你要是这么吝啬,可难保日后……”

????“陈忠,把他们都给我打出去!打个半死就好了,医药费我出!”不等黄毛话说完,方明远已经命令道。早就憋了一肚子气的陈忠立时就蹿了出去,三下五除二,五个人就哭爹喊娘地躺倒了一地。

????“把他们都给我丢出去!让他们明白明白,贪婪也是要看对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