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六十八章 磕头赔罪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于青山暗吃了一惊,这张口就能提供一辆奔驰最新型轿车为自己代步,很显然,对方的财力也是相当的雄厚!一个秦西省不知名的厂子的副厂长,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魄力?再想想武威对方胜,客气中带着几分恭敬,于青山这心里立时就对方胜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哼!他当众调戏于少的女人,打他一顿都是便宜他了,要我说,就直接剁了他的狗爪子!”门突然被推了开来,一个年纪在三十岁上下的青年人大步走了进来。

????武威立时脸sè不由得为之一变,这个人他自然是认得。此人姓罗名天威,在京城也算是号人物,据说与京城市委组织部部长有亲戚关系。他的名下有两个贸易公司,主要是面向méng古、朝鲜和俄罗斯的外贸生意。武威与他算是商场上的竞争对手,所以两人或明或暗地在不同场合都斗个不亦乐乎。

????于青山的脸sè也不禁为之一变,他也没有想到,罗天威居然会来了!罗天威与他的关系,可是比武威近密了不少,但是罗天威和武威,两人只要凑到一块,总要闹出一些事非来!

????于青山此时已经有收手的意图。武威的面子要给一些,这个不明来路的方胜,也令他心中忌惮。况且正如方胜所说的那样,人家负责修车,修车期间也给自己安排豪车代步,至于徐甯“调戏”自已的女人,打一顿也差不多扯平了。于青山也不是那不知分寸的人,这里毕竟是京城,鱼龙混杂,真要是没完没了地折腾下去,万一对方背后有大神存在,自己届时恐怕反而要灰头土脸的。

????但是罗天威的出现,却令于青山的打算落了空。与武威相比起来罗天威与他的关系自然是更近密,罗天威的生意里,于青山也参了几股,而且别人不知道,于青山却是知道,罗天威确实与京城市委组织部长周元仲有着那么一些亲戚关系。罗天威的奶奶,算是周元仲未出服的堂姑,而且在周元仲青少年时期,罗家对周家多有周济。周元仲发迹之后,自然对罗家也多有回报。

????罗天威在京城能够混到如今的这个地位周元仲也是很关键的因素。于青山自然是不会为了武威而恶了罗天威,毕竟于启立的升迁,周元仲可是有着很大的话语权。虽然不指望着他能够起到什么推动的作用,但是也不能让他成为于启立升迁障碍。

????只是罗天威怎么知道武威在这里?想到这里,于青山不由得扫了王洪君和另一个青年人一眼。

????王洪君微微地咧了咧嘴,正是他暗地里给罗天威打电话通知他的,因为他知道罗天威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和武威叫板的机会!

????罗天威这也是心中不忿论起后台来,他可是有堂堂正正的京城组织部部长罩着的,而武威的父亲,不过是个非核心区的区长偏偏武威公司如今对俄罗斯贸易额超过了他十倍都不止!

????武威的身家虽然超过了罗天威十倍都不止,但是这是在京城,权力的威力远超财富的影响力,而且武威的老爸的仕途前程,周元仲也是有着很大的影响力,所以武威面对罗天威的挑衅,很多时候也只能含蓄地给予反击。这样一来无疑就助长了罗天威的气焰,在很多时候,罗天威都与武威针锋相对,不错过一切的机会,打击武威!

????这一次罗天威得到了王洪君的报信,恰好他也在这一带,虽然说这一次“犯事”的并不是武威,但是禀着敌人的敌人是盟友,敌人的朋友就是敌人的想法,罗天威自然是不放过这次机会。

????方胜也是脸sè微变罗天威这头一句话就令方胜心中极其地不愉快。什么叫“就直接剁了他的狗爪子”?徐甯的手是狗爪子,那么自己身为他的姨父,又算是什么?

????“于先生不知道称意下如何?…,方胜根本就不搭理进门的罗天威,对于青山道。

????于青山不禁有些犯难如果说罗天威没有来,那么方胜已经给了自己足够的面子,也给了台阶,顺势下台也就是了。但是罗天威的话都已经说出了。,自己要是再点应下,岂不是扫了罗天威的面子!虽然说他也明白,罗天威主要还是针对着武威,方胜他们不过是城门失火所被殃及的池鱼罢了!

????“什么意下如何?青山,哪点狗屁修车钱,难不成你还放在眼里?

????他居然敢当众砸你于少的车,又调戏称的女人,要是就这样和风细雨的了结了,嘿嘿,你堂堂于少的脸面往哪里放?阿猫阿狗都可以踩在你于青山的头上了!”罗天威冷笑道“青山,咱可丢不起那人!”

????方胜的心中更加地恼火,他也看了出来,如果说没有眼前的这个年青人突然跳出来横插一tui的话,这件事应当已经了结了。虽然说徐甯挨了打,令方胜心里也很恼火,但是整件事情,终究是徐甯生事在先。既然他只是皮肉之伤,所以方胜也不想非要将整件事说个清清楚楚,就当让徐甯受个教训。

????但是如果说于青山他们仍然不知分寸的话,方胜如今也不是当年的秦西压延设备厂的小工人了,做为方家的长子,方明远的父亲,这些年来,他的经历也已经决定了,他手中的人脉力量也不是谁都可以小看的!

????“罗天威,咱们俩的事情是咱们之间的,与其他人无关。这件事情,与你有什么关系?你凭什么在这里指手划脚的!”武威拍案而起道。

????“路不平有人踩,事不平就有人管!”罗天威双手环抱在xiong前,一脸不屑地道“一个小小的蝼蚁,居然砸了青山的车,调戏了青山的女人,就挨顿不轻不重的打,再赔点破钱就结了?这传扬了出去,于大少的脸面往哪里放?做为他的朋友,我当然要管管!”

????方胜直起了腰,倚靠在沙发上,冷冷地问道:“那依这位朋友之见,怎么样这事才能过去?”罗天威用手点指着方胜的鼻子道:“很简单,你们全部都要在云霄夜总会的大厅里,正式向于少赔礼道歉!嘿嘿,磕头!”方胜心中的怒火腾得一下子就蹿了起来,冷冷地道:“如果说我要是不答应呢?”

????罗天威满不在乎地一摆手道:“你可以试试!”从包厢外又走进来了四个彪形大汉,方胜注意到,他们的手腕上,都lu出了刺青的一角!

????“罗天威,你他,的疯了!”武威手一松,手中的茶杯砸在了茶几上,溅起了一片的水huā!

????罗天威得意地瞥了武威一眼,又转头对同时也已经皱起了眉头的于青山道:“青山,你说呢?、,于青山心中也觉得罗矢威做得实在是有些过了,俗语说,井人莫打脸!让对方当众磕头赔礼道歉,这无疑是将对方的脸面赤luoluo地当众踩在了脚下。如果说只是一众屁民,于青山自然是不会放在心上,踩了也就踩了,他们除了痛苦流涕和心中诅咒之外,什么办法也没有。

????但是这个方胜却有些让他看不透,要是太过份了,引起了对方的强烈的反弹,也许日后就是一件大麻烦事!为了帮罗天威压武威一头,却把自己牵涉进去,犯不犯得上?可是罗天威将话说到了这个地步,如何在不伤罗天威的体面的前提下收场,令他也很头痛!

????罗天威却将于青山的迟疑不决当成了默许,狞笑道:“好了,现在你们可以给我们一个明确的答复了,是你们自己去大厅里给于少磕头赔礼道歉,还是我们把你们打上一顿,然后按着你们的头在大厅的地板上重重地磕上几个?我的这几个属下,下手可是一向没有分寸,届时要让你们断手断脚的,那可就不好了!”武威吃惊地张大了嘴,这个罗天威是真他妈地敢说,居然敢让方明远的父亲当众给于青山磕头赔礼道歉,还威胁要打断他的胳膊tui!罗天威看到武威惊诧的模样,心中不由得大快。你不是就想保住这些人,我偏偏要反其道而行之,将你的朋友的脸面全部都踩在脚底下,看你武威还有什么脸面再站在世人面前!

????“于少,我告诉你,方伯父的儿子可是”武威的话还未说完,包厢的门又被人突然地推开了。

????罗天威扭头看过去,进来的却是一个他不认识的年青人,心中不由得大怒,戟指道:“滚出去!”只是他前一个字是震耳yu聋,后两个字却已经是微不可闻,因为在年青人的身后,站着一个身着军装的中年人,站在那里,不怒自威!

????来的人正是方明远和**!

????原本依照方明远的意思,**将他送到地方就可以了,**却有些不放心,于是就跟着他一块上来了。

????没想到这刚一进门,连包厢里的情况还没有看清楚,就被人喝令“滚”**的脸sè立时就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