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六十九章 赔偿你一千万元人民币,如何?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你是谁?”方明远沉着脸问道。无论是谁,莫明其妙地被人喝上一声滚都不会有好心情的。

????**毫不迟疑地上前,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劈手正正反反地给了罗天威几个耳光,打得罗天威两眼直冒金星,嘴角流血,晕头转向地一屁股地坐到了地上。跟着他一同前来的那四个汉子,一见老板被打,这还了得,有人冲上去搀扶罗天威,有人撸胳膊挽袖子就奔**而来。

????“你们是想袭击一位军中的少将副参谋长吗?”方明远淡淡的一句话,如同定身符般立时就令包厢中罗天威一方的人都呆若木鸡!

????这个中年人是少将副参谋长?这时才有人注意到**军装上的金星,这心里不由得都是一跳!如果说一个国家中最团结的团体,不是政党,不是社会组织,不是警察,而是军人!

????虽然说,在华夏,由于军人不得干政的规则,除了救灾抗险,一般情况下,军人的存在并不那么明显。但是像于青山他们这样的官二代,都明白,军人是最不好惹的。没招惹到了他们就算了,一旦招惹上了,就是被打了,也是没地说理去的。军队与官场完全是两个体制,军人固然是管不到官员,但是官员同样也管不到军人。而军事法庭,更是这些官员们就是抻伤了胳膊肘儿也够不着。

????更何况,眼前的这一位,还不是那些大头兵,是一位将军!而且不是像那些军队出身的知名歌手或运动员的专业技术的文职干部,而是一位实际掌握着军权的将军!

????围攻一位现役的军中将军,那是什么罪过他们不知道,但是他们却明白,要是真那么干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可能被一群大头兵给揍个半死!

????**的目光转向了方胜,立时严肃的脸上浮现了真诚的笑容,快步地走了过去,伸出手道:“方老哥,咱们又见面了!”方胜站起身来,伸手和**握了握,笑道:“赵将军想不到这事还惊动了你!介绍一下,这一位是我的姐夫,徐祥,设计院的建筑工程师。姐夫,这一位是南海舰队的副参谋长**赵少将!”“徐工程师,你好!”**又向徐祥伸出手道。

????“赵将军,你好!”徐祥有些局促地伸手和**握了握道。说实话他现在还没有从最初的震惊中清醒过来。就在他以为事情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时,**却如同神兵天降一般出现在了包厢中,给了嚣张跋扈的罗天威狠狠地一击。

????**和方明远坐到了沙发上,一边听方胜和徐祥简明扼要地讲述刚才发生的一切一边淡淡地看着已经惊呆了的于青山、王洪君和被属下扶起来的罗天威。

????武威此时也惊呆了,他说什么也不会想到,方明远居然会带着一位南海舰队的少将副参谋长,以碾压之势介入到这件事里来。

????虽然说,**是南海舰队的少将副参谋长,驻地离着京城数千里地,但是谁不明白军中的战友、同僚关系,那可是比社会上的一般关系铁的多。在京城里,**同样能够掀起风浪来!

????武威心中不由得暗暗琢磨,方明远这背后还有多少关系是没有显lu出来的。

????“咳……

????赵将军!”于青山轻轻地咳嗽一声道“这件事情……………”“你什么也不用说!说我也不会听!事情的是非对错我听方老哥说完了,自然就心中有数!”**一摆手,不容置疑地道。

????于青山被**一句话噎了回来,余下的人自然也就不敢再开口硬碰钉子了。

????于青山恨恨地瞪了一眼嘴角仍然流血的罗天威,要不是他多事,此事又何必面对**的怒火!他的老爸虽然是堂堂正正的京城警察局副局长但是**要是不搭理他,于启立也没脾气!

????罗天威此时也是心里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他也没有想到,不过是收拾一只小蝼蚁居然会引出**这尊大神来!别看**进来就给了他五六个大耳光子,打得他现在是两颊红肿牙chuáng都松动了,眼前更是直到现在还是直冒金星,但是罗天威心里却一点怨恨之心都不敢有谁让他开口就让一位少将参谋长滚出去呢,这官司打到哪里,他都占不了便宜!别说周元仲了,就是京城军区的首长,也绝不会偏袒他!如果说这件事能够就这样简简单草地结束,罗天威就要谢天谢地了!

????想到这里,罗天威不禁恨恨地看了一眼已经被事情发展惊呆了的王洪君,要不是他多事地通知自己,自己又怎么可能挨这几个大耳光子?他却不去想,王洪君只是通知了他,tui却是长在他自己的身上!

????王洪君自然是看到了罗天威那带着恨意的眼神,这心里也是说不出的冤枉。但是在这个时候,他也不敢出声为自己辩解!

????“武威,这一次事情太谢谢你了!”听完了方胜和徐祥的叙述,方明远先是对武威点了点头道。这一次要不是武威,恐怕徐甯他们就不仅仅是鼻青脸肿的问题了。方明远可是知道,那些官二代的疯狂的,真给徐甯打个残废什么的,那就是一辈子的问题了。虽然说,他对徐甯没有半点好感,但是终究是血浓于水,纵然是再招人厌烦,也容不得外人肆意地欺压!

????武威有些受宠若惊,虽然方明远直呼其名,连个“武总”都没有,但是武威却明白,这说明他这个人情,方明远记住了!要知道,客气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意味着疏远。

????方明远又扭头对**道:“赵叔,这件事由我来处理,可好?”**一摆手道:“随你!反正只要你满意,我无所谓。”

????方明远这才看向于青山几人,淡淡地道:“于青山?你的父亲是于启立副局长?”

????“不错!请问你怎么称呼?”于青山谨慎地问道。

????“我姓方,对于徐甯这一次冒犯于少,我深表遗憾。

????现在我想问问,于少你的跑车,都受到了什么样的损伤?还有,你们所说的女人,是于少的妻子还是未婚妻?”方明远正sè地道。

????在**锐利的目光注视下,于青山自然是不敢隐瞒。他的法拉利跑车,主要是车头和挡风玻璃上,被啤酒瓶砸上了,玻璃窗倒是没有碎,只是车漆上留下了一些划…痕,还有大量的玻璃渣。至于他的女人,只不过是他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一个情人而已。

????方明远点了点头,顺手从一旁的茶几上拿过了纸笔,刷刷刷地写了一行字,然后在纸的右下角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并盖上了印章。

????方明远又将纸笔递给了**道:“赵叔,麻烦你当个证人,在上面也签个名!”

????**拿过了纸笔,只看了几眼,就以惊诧的目光望向方明远。方明远笑着点了点头。**也不多问,刷刷刷龙飞凤舞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爸,你也签个字!”方明远将纸笔又递到了方胜的面前。

????“你这小半,又要做什么?”方胜笑骂道。不过还是在纸上签了名。

????方明远拿过了纸,看了几眼,满意放在了于青山的面前道:“把这个收好,你可以在任何时候到全国任何一家家乐福超市,或者说交通银行的营业网点,要求兑现!、,于青山此时才看清楚,纸上只写着“见此,即付一千万元人民币!”下面是三个人的签名!

????于青山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千万元人民币!可不是一千元人民币,眼前的这个年青人就这样轻轻松松的,仿佛掏出十元钱一样随意地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当然了,这也可能是一个玩笑,自己拿着这张纸,只会得到对方大大的白眼和一句“疯子”的冷语。不过,他不认为那个**也会和自己开这种不入流的玩笑。虽然说,这个社会上,骗子很多,但是于青山相信自己的眼光,那个**,绝对不可能是骗子,而且骗子也不可能给自己安一个可以轻易查出来的身份。

????方明远!方明远!于青山的目光停在了纸上的方明远三个字,又突然想起来,这个年青人说得是,到全国任何一家家乐福超市,或者说交通银行的营业网点!

????天啊!于青山惊诧地抬起头来,难以置信地看着方明远,眼前的这个年青人,就是那个在高层中不时地被人提到过的,那个在华夏西北飞速崛起的方家的长子长孙方明远?那个家乐福集团的创始人?锦湖电影集团背后的大股东?日本的荣誉国民?华夏特种钢协会创立的主要幕后推手?

????于青山想到这里,瞳孔又是猝然紧缩,他想起来了,难怪那个什么秦西压延设备厂他方才听起来似乎有些耳熟,那不正是特种钢协会中的一个!而且正是方家名下的产业!

????而方明远刚才叫那个男人什么?

????“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