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七十二章 难兄难弟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周元仲立时呆住了,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这注种场面下,与于启立再一次相逢!

????“周伯伯!”罗天威立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ji动地叫道。虽然说**同样也给周元仲打了电话,但是罗天威却不敢肯定,周元仲会不会为了自己而跑这一趟!于青山那是于启立的儿子,虎毒尚不食子,何况人呢。自己只不过是家里曾经有恩于周元仲,这种事情,周元仲若是撤手不管,谁也说不出什么!

????周元仲看到了罗天威的瞬间,若不是熟悉的声音,几乎都没有认出来他是谁。不过看清楚之后,周元仲这心里不由得就火冒三丈!

????周元仲是一个念旧的人,罗家当年在他穷困潦倒的时候,所给半的帮助,他都铭记在心,所以现在才会对罗家,多有照应。**态度“恶劣”的电话,令周元仲很气愤,但是出于对罗天威安危的担忧,周元仲还是赶了过来。

????所以当他看到罗天威面目全非的时候1所有的怒火都不由自主地涌上了心头。周元仲强压着心头的怒气,戟指着罗天威的脸道:“**少将,你也是华夏堂堂的高级军官,华夏的卫**人,这样对待一个青年人,你就不觉得惭愧吗?、”

????**怔了一下,不禁哑然失笑,这个周元仲,自己还没有问他管教不严之罪呢,他倒是先问起自己的罪了!这算不算是恶人先告状呢?

????“周元仲部长,你可以问问他,他这顿打挨的服不服?”**冷若冰霜地道“赵某若是想以大压小,仗势欺人的话,也就不会通知周元仲你了!哼!”

????周元仲心中一震,又看向了罗天威道:“天威,这是怎么一回事?

????**少将,为什么打你?说!”

????在**和包厢里诸多人的注视下”尤其是还有于青山在一旁的情况下,罗天威自然是不敢有半点的隐瞒,一五一十地交待了为什么挨**打的缘由!

????周元仲被气得简直都要说不出话来了。罗天威这顿打纯粹是自找,堂堂华夏军中少将,又是南海舰队的副参谋长,见面就让人“滚”这他,的不是自己讨打是什么?这事就是打到政治局和军委去,**也没有什么理亏的地方!恐怕还会有人说得打得轻了!

????“周元仲,我问你,他的这顿打”挨得冤不冤?”**步步紧逼地问道。

????周元仲老脸微红,心里暗骂,军人就是这一点不好,如果说都是官员干部的话,除非要撕破脸皮,谁会这样纠缠着不放。但是**话都问了出来,他也不好不答。“赵将军”我对他的管束不够严格,得罪了将军。天威,还不上前去给将军赔礼道歉!”

????罗天威连忙上前几步,可是他还没有开。”**已经一摆手,厉声道:“慢!周元仲,既然你承认他这顿打挨得不冤,那这事先放下!”罗天威已经被**收拾怕了,只好呐呐地转回头,以求助的目光望向了周元仲。

????周元仲怔了一下,又看了看脸sè同样不好的于启立父子”心想“难不成于启立的儿子也招惹这**了?”想到这里,周元仲这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于启立与他都是京城市委市政府的高级官员,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罗天威这事,让于启立知晓”可不是件什么好事!这可是传扬了开来,可是对他的官声有损。

????不过要是大家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那就不用担心于启立五十步笑百步了!

????“于启立,你现在可以问问你儿子,他有什么地方得罪人了!”

????**指了指于青山道“也省得你觉得我叫你过来是小题大做!”

????其实此时”于启立背在身后,微微颤抖的手里正捏着一张纸,正是方才方明远给于青山写得“提款单”!就在周元仲询问罗天威的时候”于青山偷偷momo地将纸条塞入了他的手中。

????于启立只看了一眼,就觉得天旋地转、仿佛五雷轰顶一般!**就不用说了!方明远这个名字”他也并不陌生!

????京城城区与济县之间的京济高速公路和京济城际轨道运输线已经开工近半年了,这个总投资达到了四十五亿港元的大项目,有力地拉动了京城的经济发展。而且一旦建成投入使用,将极大地便利济县与京城之间的人员和物资往来!将两地更近密地联系在一起。其好处自然是不用在这里多说了。

????而且与此同时,线路沿线两边的土地,现在也进入了开发阶段,从市区到济县这一路上,处处都可以看到热火朝天的工地。大规模的小区建设,同样也为京城的缘筑公司提供了大量的工作岗位,仅此两项,京城市委市政府的官员们看着去年的经济数据,就乐得合不拢嘴了!

????于启立做为京城警察局的副局长,要是不知道方明远这个人,那就无疑是极其地不称职了!

????而且,上面的一千万元四个字,也给予了于启立如同海啸般的冲击力!

????不是因为能够得到一千万元的喜悦,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于青山是什么德行,他这个当老子的自然是很清楚。

????这些年来虽然也赚了不少钱,但是距离一千万元的家底,还是有着不小的距离于青山的那辆法拉利跑车,是南方海关的没收的走si车!

????方明远突然给于青山一千万元,要是好事,自然是不会叫自己前来,**在电话里更不会是那种冷冰冰的态度,儿子见了自己,更不会是那种闯了祸的模样。

????于启立在看到了于青山的第一眼,就意识到了,于青山这一次又闯祸了,而且是闯了大祸!只是他还不知道,于青山到底是怎么招惹上的**?按理说,像**这样的军中高官,轻易是不会着军装进入这种娱乐场所的对于军人的声誉有影响。

????不过在看到这张纸的时候,于启立突然意识到,也许自己的儿子不仅仅是招惹了**,还招惹了方家!招惹了方明远!

????于青山吞吞吐吐地将事情说了一遍,当然了,他也不敢在其中添油加醋地多说什么,但是言语之间,还是强调了,自己当时并不知道徐甯的身份,后来也并不知道方胜和徐祥的身份,而且若不是罗天威突然跳出来横插一脚的话,事情早就已经了结了。

????于启立越听越是觉得天旋地转,自己的好儿子俟,他真的是胆大包天了,居然打了方明远的表弟不说,还敢要求方明远的父亲和姨父当众向他磕头赔礼道歉!这不是要赤luoluo地与方家做对,打方明远的脸吗?自己只是京城警察局的一个副局长,连二把手都不算,你小子当你老子是政治局委员啊!

????何况,就算是政治局委员,也不可能这样肆无忌惮地公开地赤luoluo地打压方家,扫方家的脸面啊!这只会令人感到寒心,和给政敌授人以柄!

????周元仲也没比于启立他好到哪去,周元仲万万没有想到,罗天威造的孽居然还不仅仅是刚才那一件,居然还招惹到了方明远和方家!而且更麻烦的是,他居然招惹到了方明远的长辈头上了!

????“你这个混帐东西!”同元仲劈手就给了罗天威一记耳光。你小

????子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了!这件事原本和你根本就没有什么瓜葛,你却自己跳了进来,还把最大的麻烦一手揽了过来,这不是吃饱了撑得自己找死吗?

????罗天威被周元仲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翻在地,他也自知是闯了祸,坐在地上捂着脸,什么也不敢说。周元仲戟指着罗天威的鼻子,气得身子直打哆嗦,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赔礼道歉?什么样的赔礼道歉才能够令方家的怒火平息?方胜虽然不是什么知名人物,更不是方家如今的主要主事人,但是他是方明远的父亲,仅仅这一条,就足够了!

????钱?方家是国内顶尖的商业家族,名下有着诸多国内知名的企业公司,又怎么可能看上罗天威的那点家产!

????权?方家的背后是苏、梅、柴、卢几大家,在国内的官场上,地位比起自己来,是只高不低,自己能帮方家做的事情,有着大把的人同样可以做到!

????面子?周元仲心头一动,既然是扫了方家的面子,也许只有这样才可以令方家满意。可是堂堂市委组织部长的亲戚,若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当众向方家赔礼道歉,自己还在场的话,无疑自己是彻底地颜面扫地了!恐怕今后不仅仅是仕途无望再高升一步,就连原有的威信,也dàng然无存了!

????到了周元仲的这个位子,向上再进一步,那是难比登天,自己仕途止步,周元仲虽然心里极其地惋惜,但是周元仲最终颓然地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还是舍不得!

????而与此同时,一旁的于启立也是充满了无奈地长叹了一口气。

????两人不由得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都看到了自己的窘迫!

????这才是难兄难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