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十二章 收心、警官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十二章 收心、警官

????陈忠的手底下还是很有分寸的,黄毛五个人看起来似乎伤势不轻,但是实际上也就是鼻青脸肿外带胳膊脱臼罢了,都是些皮肉伤,根本伤不到根本。被陈忠丢出门后,一个个哎哎哟呦地爬起身来,在众人鄙夷的目光下,骂骂咧咧地念恨而走——走得慢了,怕陈忠追出来再打。这一次他们可是彻底地领教了陈忠的厉害,面对陈忠,五个人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只觉得眼前一花,稀里糊涂地就躺下了。

????方明远暗暗地点了点头,陈忠的身手果然不错,虽然说面对的只是几个混混,但是从他那干净利索的身手,还有拿捏准确的下手分寸上,也可以看出来。如果说他再能有相应的品德,那么自己这一次算是拣到一个宝了——刚才在回来的路上,他已经从陈忠的口中大致地明白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方明远从店里搬出来几把椅子,陈忠见状连忙又搬出了张桌子,三人就坐在店外的马路边上聊了起来。

????“陈忠,刚才我们两人商量过了,你的二次面试算是通过了!”方彬的第一句话就令陈忠喜形于色。

????“说老实话,我这个侄儿很看重你,你们这一批六人,你可是他面试的第一人。”方彬已经看了出来,方明远对这个陈忠相当地感兴趣,而他自然也希望身手最好的能够跟在侄儿的身旁。经过了这几年,他心里已经很明白,自己不是那可以不断地开拓新业务的料,既没有那份眼光,也没有那份魄力。而方家若是想要不断地崛起壮大,那就只能靠侄儿方明远。他才是真正的核心,所以他的安全才是重中之重,容不得有半点的马虎大意。

????“是,谢谢……小方老板!”两人都姓方,陈忠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方明远,最终也只憋出了个小方老板。

????“别这么叫,这小方老板四个字怎么听着这么别扭?”方明远连忙制止道,“我还在上学,这要是让我的老师们听到了,肯定又要念叨。”

????“那你就自己想个称呼。也省得人陈忠叫的你不满意。”方彬好整以暇地道。

????“小叔,你说我这样的在过去,也能算得上是个少爷了吧?”方明远嬉皮笑脸地问道。

????“那当然了,你就是咱方家的嫡长孙,方家的大少爷!”方彬得意地笑道。如今方家的财产在平川县里肯定是名列前茅,在过去,那绝对当得上一个地主了,而且还是平川县内数一数二的大地主。“不过现在叫方少爷肯定是不合适,相信陈忠他也叫不出口。”

????方明远白了他一眼,开什么玩笑,这里又不是香港,要是叫少爷的话,肯定是麻烦多多。“那就省略掉一个字,以后陈哥就叫我方少好了!”想来想去,还是自己前世里看得小说里,这个称呼最令人满意。既表明了自己的年龄和身份,而且叫得人也不至于感觉心理上有什么委屈。

????陈忠连忙摆手道:“方少,我可当不起您叫哥。”这既然当下属了,就要用当下属的觉悟,怎么能让老板叫自己哥的。

????方明远一摆手道:“陈哥,你是老板还是我是老板?既然我是老板,那么我想怎么叫就怎么叫。至于你和我叔之间,你们另算,反正你别想让我叫你陈叔。”对于日后可能是自己贴身保卫的陈忠,自然要多加笼络。

????让他这样一说,陈忠立时就没有了主意,只能将求援的目光投向了方彬。方彬倒也没有将这个放在心上,主要是大家之间这个岁数的差距实在不大。“陈忠啊,既然明远他这么说了,你就不必管他了。我就直接叫你名字吧,你呢,还叫我方老板好了。”

????“陈哥,你这面试就算过了,现在我来谈谈你的待遇问题。”方明远招呼过来一个工人,给他些钱,让他去买些酒菜过来。

????“你的薪水就暂定在四百元每月,奖金则是根据每月的表现另算,不过每个月一般不会少于正式薪水的百分二十左右。嗯……你一共欠了多少外债?公司可以帮你先还了,然后每个月从你的薪水中再扣除一部分,怎么样?”既然决定收了陈忠,那么就要让他无后顾之忧。

????陈忠先是一惊,接着脸上就浮现出了大喜若狂的神情来,只是随即又黯淡了下去,半晌后才道:“方少,公司已经为我先偿付了郭亮的欠款,再为我垫付其他的,这恐怕不好吧。”陈忠自忖自己一介新人,别刚进来,就引得日后的同事们心生嫉妒,这日后还怎么相处。

????方明远哪能不明白他的想法,一笑道:“陈哥,咱们这可是私营企业,没有那么多平衡的讲究,而且公司的职员,若是真的家中有难处,也可以向公司提出申请,如果说情况属实,那么公司也会酌情给予照顾。况且,你们日后的职责是负责保护企业和我们的安全,咱明人不说暗话,这个工作是有一定的危险性,所以得让你们没有后顾之忧才行。陈哥,你说是不是这个理?一会儿你把数告诉我小叔,从财务上领了钱,先把家里的债还了。然后安心地来上班!”

????陈忠重重地点了点头,心中对于方家的感觉不由得又好了几分……

????再说那余二五人,虽然说陈忠欠的钱是拿回来了,但是五个人却都挨了一顿打,虽然说都是皮肉伤,但是丢脸啊!这五个人那都是县里土生土长的痞子、混混`,这年月家里兄弟姐妹多,谁又没有个三亲四戚,五姑六舅的,再加上他们在县里混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会乖乖地咽下这口气。没过多久余二和两个混混就带着四个警察来到了方家饭馆前。

????“钱警官,就是他们,就是他们动手打的人,瞧把我们几个人打的,都不成模样了!”余二指着正在吃饭的方明远三人道。

????“三叔,你可得给我们几个人报仇啊,长这么大了,您都没打过我,睢瞧,他们把我都打成什么样子了!”另一个混混也抱着胳膊煽风点火道。

????为首的姓钱的那名中年警官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自己的这个侄子,整日里不务正业地,尽可一些混混们混在一起,可是那也是自家的侄儿,不容得外人欺辱!

????“走!”他一摆手,四个人气势汹汹地直冲着方明远他们三人就过来了。

????方明远三人此时其实已经看到了他们四人,陈忠就有点紧张起来,这年月可不像后世,胆敢冒充警察的可是少而又少。

????“刚才是你们这里打伤了人了?谁打的,跟我们回警队里!”钱警官提着警棍敲打着桌面道。这几个人也太嚣张了吧,打完了人居然还留在这里大摇大摆地吃饭。听侄子说这里面还有个饭馆老板,饭馆老板怎么了,打人了你就没事吗?

????方明远看着桌子上因为他的敲打而溅出来的油点子,这心里立时就极其不爽。他用手一扯要站出去的陈忠道:“你们是谁?先表明身份。”

????钱警官看了看方明远,笑骂道:“你他妈的一个小屁孩子,没长眼睛啊,看不见这是警服啊,我们是警察,少他妈的废话,谁打人了,还有谁主使打人了,都他妈的跟我们走!”

????“穿警服的就是有管辖权的警察啊,你他妈的就是香港警察,你管得着这吗?”方彬立时就恼了,这小子张口闭口三字经,占他娘的谁的便宜呢。

????钱警官立时就火冒三丈,这小子是真嚣张啊,居然敢跟警察说话,也是“他妈的”不离口!他提起警棍来,用力在桌子上一抽,这桌子上的碗盘叮叮当当一阵乱响,掉下去两,在地上摔了个粉碎,饭菜洒了一地。

????“老子是平川县刑警队的,你们他妈的打了人还有理了不成?小关,小李,把他们都给我铐上,带回刑警队,我今天倒是要盘盘他们的底!故意伤人,面对警察口出不逊,非送你们三个到拘留所里呆几天去。”钱警官大声地咆哮道,“让你们明白明白,这平川县里不是你们可以胡来的地方!”

????“不用你盘我们的底,想知道我们是谁,还不容易?”方明远冷笑道,“小叔,给朱叔叔打个电话,让他来看看他手下的这些人的德行!”

????“朱叔叔,就是狗叔叔来了也没用!把他们给我铐上!”钱警官挥舞着警棍点指着方明远,催促着属下道。

????“钱头,咱新调来的副局长可是姓朱!”他没有听清楚,跟着他来的人却不由得脸色微变,低声地提醒他道。虽然说不是直属上司,但是那也差着好几级呢。

????钱警官微微一怔,方彬就已经走到了店里,没过半分钟,又出来了,“明远,老朱不在办公室,说是刚出来。怎么着,要不要给李县长打个电话?”

????“李县长?你们就别在这扯虎皮做大旗了!”钱警官原本还有几分忐忑不安的心立时大定,想靠这种狐假虎威的小把戏吓走自己,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