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十三章 朱大军的机会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十三章朱大军的机会

????“铐起来,都给我铐起来!”钱警官用警棍抽得桌子梆梆直响,桌上的碗盘更是叮当响个不停。

????“钱头,是不是先问问?”跟着钱警官来的人却没有像他那样有信心,他想起来方才余二他们说过,这三人里有个饭馆的老板。而与朱大军、李县长都能够扯上关系的饭馆老板,平川县里可是有一位。而且最近的消息好像说,他们也的确是在筹备,要在平川县城内的新开一家饭馆。他看了看方明远他们身后正在装修的屋子,可惜招牌还没有挂上。

????“问什么问?有什么可问的?不过是一群跳梁小丑们罢了!”钱警官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道,心中不禁为自己成功地使用了昨天从女儿那里学来的成语沾沾自喜。

????“头,我也觉得还是谨慎一点好,你听没听说过……”另一人也凑上前,在钱警官的耳边低声地道。

????“我说小关、小李,你们两个怎么这么多的废话!叫你们铐你们就给我铐!再婆婆妈妈的,就滚回队里,别他妈的跟着我了!”钱警官有些火向上撞,扭头怒斥两人道,“有什么也是我担着,你们两个只是听命从事!”话说到了这个地步,小关、小李也只能无奈地对视了一眼,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钱头已经怒了,听不进人言了。再磨蹭下去,也没自己几个的好果子吃。两人从腰后扯出了手铐,就向前凑。

????陈忠拦在了方明远和方彬的面前,却不知道应当如何是好,这毕竟不是歹徒,只要他们穿着这身警服,即便对他们的行为再愤慨,一旦动手,那可就是袭警,麻烦更大。

????就在这个时候,顺着街道骑来一辆自行车,还没到跟前呢,车上就传来了一声暴喝:“你们几个干什么呢?”

????众人随声望去,只见一身警服的朱大军正怒目而视地来到了跟前,看着钱警官几人道:“钱队长,他们犯了什么事,为什么要动手铐?”他认得这个钱警官,是平川县警察局刑侦大队的一名副队长,他怎么和方明远他们起了冲突?

????“朱局长!”钱警官一怔,这不是正是刚刚走马上任的新副局长朱大军吗?

????“朱局长,我们接到受害人的报警,他们涉嫌故意伤人,所以前来带他们回警队问话,可是他们拒不服从,还不停地口出不逊,我们不得已才用的手铐。”钱副队长毕竟是工作多年,一连串的说词就已经不加思索地脱口而出。

????“狗屁!”方彬愤怒地指着钱警官,大声地道,“有你们这样执法的吗?张嘴他妈的,闭嘴他妈的,说话就说话吧,拿警棍敲什么桌子,老朱你看看,这桌子上全是他敲出来的油点子,还有这桌下面的饭和菜,全是被他震翻的。我们口出不逊?你张口闭口地骂人,算什么?我倒是要问问你老朱,什么时候警务人员有了这样的特权,可以骂人可以恐吓,还不准别人回口?要真的是那样的话,我可要找李县长问问,你们平川县城里的警察到底是人民的公仆啊,还是人民的大爷啊?”

????朱大军看了看桌子上,果然如方彬所说的那样,桌面上全是星星点点的油点子,而桌下还有两个碎碗和一些饭菜,这脸色立时就黑了下来。他指着桌上的油点和桌下的饭菜,沉声道:“钱鲁生队长,这些是怎么回事?”

????钱鲁生此时也不由得有点抓瞎,自己的态度是恶劣了些——本来就是给侄子出气来的,怎么可能态度温柔?偏偏还让朱大军捉了个现行!虽然说朱大军并不是刑侦大队的直属上司,在局里又影响力有限,但是那毕竟也是位副局长,面子上可是怠慢不得。尤其是方彬最后又一次提到了李县长,这就更令他心里有些发慌。这一回,他可不认为方彬是扯虎皮做大旗地来吓唬他了。这心里更是有些发慌。

????方明远眼尖,一眼就看到在站在街拐角处的黄毛——主要是他那头黄毛在街上太显眼了,想不注意都不行。他用手一指道:“朱伯伯,你看那边,那个黄头发的青年,刚才就是他和几个混混来我们这里敲诈,被我们打出去的。肯定是他贼喊捉贼,告我们故意伤人的!”

????朱大军一扭头,正看到黄毛三人。他没好气地对钱鲁生几人道:“你们四个站这里等着!”

????说罢,他转身蹬车就来到了鼻青脸肿的黄毛三人面前,黑着脸道:“你们三个跟我过去!”

????黄毛他们见势不妙,原本是想抽身就走的,没想到被方明远一眼就给看到了,朱大军又骑着车,这想跑都跑不了!只能垂头丧气地跟着朱大军过来。

????朱大军将车锁到了一边,又从店里提出来一把椅子,就那么坐在街边,看着面露窘色的钱鲁生,沉声问道:“钱队长,说说吧?是不是他们报的案?这些掉地上的碗菜又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张口骂人了?”

????“朱局长,那……那那那都是口头禅,算不上骂人吧?”钱鲁生强笑道,“您也知道,我们这干刑警的,整天和犯人打交道,这说话时带些脏字也是难免的。”

????“你说‘他妈的’就是口头禅,我们说‘他妈的’就是口出不逊,要被铐起来,还要送拘留所里呆几天,这双重标准未免太苛刻了吧?不如这样,咱们找李县长去,只要你当着李县长的面,把方才你说的话,完完整整地对李县长说一遍,李县长要是没意见,我们也没意见。”方明远冷笑道。

????钱鲁生立时就出了一身的冷汗,方明远的这一手太狠了,别说是当着一县之长的面说这话,就是面对着朱大军,他也不敢那样说话,否则朱大军当即给他两耳光,他也有苦无处诉去——和领导说话,还“他妈的”长,“他妈的”短,那不是自己找死呢吗?领导他妈也是你能这样问候的?届时就是他的靠山也绝对保不住他,搞不好,别说降职处分了,恐怕连这身警服都保不住。

????“钱鲁生,你老老实实地和我说说整件事,也许我还可以帮你说两句话,要是你还抱着这种态度,那没什么好说的了,你以为他们真的找不上李东星李县长吗?他们可是姓方!你自己想想!”朱大军没好气地道。

????他扯着方明远笑道:“明远,我早就想看看你们现在这饭馆装修的怎么样了,可是一直没抽出空来,怎么样?带我四处看看?”说着,向方明远打了个眼色。方明远眨了眨眼,跟着他走进了店里。

????“明远,这个人你可不可以看在我的面子上,高抬贵手?”朱大军和方家那是什么关系,所以也不废话,直截了当地道。

????方明远笑道:“怎么着,朱伯伯想收服他?”前世里他虽然是体制外的人,但是官场的小说、电视剧可也看了不少,朱大军的心思可瞒不过他。

????“嗯,钱鲁生这人虽然说有着诸多的毛病,而且在局里的风评也不大好,但是过去这些年里也没有什么特别恶劣的行径。而且你朱伯伯现在是急于打开场面,不得不用啊。”朱大军叹了口气道。从海庄镇提拔到了平川县,固然是个好事情,但是到了这里后,朱大军终究还是底子薄,手头没有多少可用之人。尤其是局里的一些关键部门,都被局长和其他的几个副局把持着,他是有职无权,平日里说话还不抵这个钱鲁生管用,底下人总是阳奉阴违。这钱鲁生要不是让自己捉了个正着,拿住了把柄,加上方彬以到县长那里告状相威胁,否则才不会这样老实的。

????如果说能够借此机会,给钱鲁生个台阶,纵然收服不了他,终究也是卖他个好,钱鲁生日后怎么也得给朱大军几分面子,这对于朱大军在局里树立威信,显然是十分地有利。

????此时门外的钱鲁生几个人也有些慌乱了,从朱大军的口中证实了这是方家饭馆的主人后,他们自然会想到,县政府里早就传遍了,新来的李县长对于海庄镇的方家饭馆青眼有加,视察海庄镇工作时,还亲口邀请方家饭馆来县里发展,为此还掳了海庄镇的一个副镇长!那主现在就在局里的拘留所里呢,听说县检察院已经要准备起诉呢。

????“钱头,您这可是踢铁板上了,刚才我就要提醒您,这搞不好是方家,您死活都不听,这下子可麻烦了。”小关低声地嘟囔道,小李也有些变颜变色。他们这才算是无妄之灾呢,跟着钱鲁生出来,也没干什么事,就是拿着手铐比划了两下,还没真给铐上,但是传到县长耳朵里,县长可不会这么想。自己一个刚入队没两年的小刑警,哪能和钱鲁生相比,搞不好自己就会成替罪羊。

????“少废话!真出了事也没你们几个的份,我带你们出来的,我下的命令!有事也是我担着!”钱鲁生不耐烦地道,到底是小年轻,看不出轻重来。就你们这样的小虾米,既然没动手,人家才懒得理你们呢。大头肯定是落在了自己的头上。

????“余二,你们几个过来!”钱鲁生恶狠狠地点指着黄毛三人道,“你们三人老老实实地给我说一遍,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说你们敲诈?要是再有什么欺瞒我的地方,我先打折你们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