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零一章 看?还是不看?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驻英使馆参赞?”方明远有些诧异,这外交部的人怎么也搅了进来?

????“奥里拉先生来了后没多久,他们就到了。已经等了近一个小时了,那位焦参赞有些焦急!、,林蓉轻声地解释道“一而再,再而三地催促,所以,我只好过来通报你。”方明远皱了皱眉,不过这倒是也怪不得林蓉,国人对于官员们普遍地还是比较在意的,人民的父母官吗,权力的威力,无人愿意轻易地去触碰。

????“方,看起来你似乎有什么急事,不妨先去处理,我在这里等着你!”奥里拉虽然不懂汉语,那也是久经社会考验,察颜观sè,就明白了方明远恐怕是有事情了,放声笑道“这一次来爱丁堡,我们有充足的时间来进行交流。”

????“那当然是再好不过了!”方明远笑道“那我就先失陪了一会儿了!”此时在别墅的楼下客厅里,菲利普、陆文章正在和一名中年人坐在了一起,低声地交谈着。

????“焦参赞,这一次可就全倚仗您了!“陆文章在ku子上擦了擦手心里的汗,低声地在中年人的耳边道。

????焦参赞面无表情地微微点了点头道:“陆先生也不要寄予太高的希望。我只是使馆的一名参赞,可以为陆先生说几句好话,但是不可能左右地了对方!而且,即便是对方答应不再追究了,你们就一定能够从苏格兰警方手里将人捞出来?“陆文章看了一眼菲利普,菲利普突然用流利的中文笑道:“只要焦参赞能够说服方先生,余下的事情,自然就不需要焦参赞再出手了,在英国警方,我们公司这一点小小的影响力还是有的!”“菲利普先生的普通话说得不错啊!”焦参赞由衷地赞叹道“英国人里,能够将汉语说得这样字正腔圆地可是很少见的。”不过他的脸上虽然满是赞叹之sè,眼中却闪过了一丝警惕。这个菲利普1刚才可是一直都没有提到过,他居然能够说汉语。自己在言语间可是要小

????心,别让他抓到什么把柄。

????焦参赞姓焦名礼,化也是受人之托,委实是“推辞”不过,才与陆文章一同前来,为陆天估说情的。但是说情归说情,他可没有将自己也搭进去的想法。外交工作,虽然看着十分地光鲜夺目,但是实际上却是如履薄冰,任何一点点失误,都可能令自己终生都止步于某个级别。甚至于可能会有牢狱之灾。而在国外使馆工作的人,更是如此!

????这一次他陪陆文章前来爱丁堡,可以说也是冒着一定风险的。

????当然了,这点风险在焦礼看来,也是值得的!若是能够得到那位大佬的支持,自己的弟弟在国内的仕途就将是一帆风顺。也许等到自己回国的时候,弟弟也就成长到了可以成为自己左膀右臂的地步。

????“我当初可是在贵国京城做为公司的驻外代表呆过近五年时间,不过,汉语真是一门很难学的语言!我日常交流还可以胜任,但是写作上,就很困难了!”菲利普一笑道,似乎在回忆着往日的一切。

????屋门被人拉了开来,在陈忠的陪同下,方明远昂首tingxiong地走了进来。菲利普见状站起身来,焦礼和陆文章也随之站了起来。

????“三位请坐!”方明远一摆手道,自己也在主位上坐了下来。

????“菲利普先生,想不到你这么快就又来了,还将陆先生一并带来了,怎么?同意赔偿五亿美元来换取我们不追究陆天估了?不知道陆先生是打算用支票啊,还是有价证券或者说公司的股份?”方明远一开口就令陆文章这脸sè先黑了半截。

????“咳!方先生!”焦礼轻咳了一声,抢先道“陆文章先生对于尼子陆天估在爱丁堡给您所造成的这些麻烦深表歉意,特意从国内赶来,当面向方先生您赔礼道歉,请求得到方先生和您朋友们的谅解。”他一边说着,一边冲陆文章打了个眼sè。

????陆文章会意地站了起来,扑通一声跪倒在了方明远的面前,重重地叩头道:“天估顽劣,做事不知道轻重,给您添麻烦了!做为他的父亲,我教子无方,没有教导好天估。方先生,请你高抬贵手”

????跪倒在他人的面前,尤其是一个年轻人的面前,对于陆文章来说,也是一种心理上的挑战。年轻的时候,这种事情虽然少吧,但是也并不是没有过。但是自从他和哥哥收购了华新矿业,身家暴富之后,注种事情就没有了,绝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别人跪在他们的面前苦苦哀求。

????说老实话,陆文章这一跪,可是经过了反复的思想斗争的。不过想想儿子,再想想那五亿美元的索赔,陆文章也就认了!只要能够让方明远心软,答应抬抬书海阁!只要稍微有一线生机,陆文章又怎么会愿意与方家斗个鱼死网破呢?

????跪倒在地的陆文章由于视线的角度问题,没有看到,就在他跪倒的那一瞬间,方明远的身子已经侧了过去,避开了正面。菲利普和焦礼心里都不由地暗叹了一声,很显然,陆文章的下跪“攻势”恐怕是起不到多少作用了。

????不过这也并不令他们感到多么地惊奇,能够成为方家巨大产业的实际掌门人,方明远又岂能是一般的年青人,心如铁石那是夸张了,但是一个下跪就能够改变他的决定的话,那么他的未来也就止步于此了。

????“陆先生,如果说下跪就可以解决问题的话,那还要法律和警察做什么?”方明远冷冷地打断了陆文章的话道“陆天估的所做所为,恐怕也不能简简单单地称之为“年少顽劣”至少他所做出的这些事情,我这个更年少的人,看着都是触目惊心啊!”说着,方明远从林蓉的手中接过厚厚的一摞卷宗,随意地丢在了焦礼他们面前的桌子上。

????“焦参赞,菲利普先生的出现,我并不感到惊讶,毕竟对于菲利普先生来说,在商言商,只要能够获取到足够的利益,什么法律不可以践踏?对于这一点,马克思在他的《资本论》中有很精辟的描述,我就不在这里复述了。而你,做为一名外交人员,为什么也搅乱进来?”方明远指了指桌上的卷宗,冷若冰霜地道“如果说你看完了这些卷宗,仍然坚持要为陆天估开脱罪责的话,我会将焦参赞你的一言一行都向贵部的柴嫣柴主任通报!”菲利普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怒意,方明远的意思他当然明白,无非就是说,他这个商人,为了谋求超额的利润而不惜践踏法律!但是,菲利普自己心里却明白,与违法放过陆天估相比起来,能够每年多获取百分之十的稀土资源,对于英国的国防和经济发展,有着多么重要的意义!与这个相比起来,别说放过了陆天估,就是将陆天估当成公司的贵宾供奉起来,都不为过!

????刚刚拿起卷宗的焦礼,整个人都呆住了!柴嫣,这个名字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虽然说同名同姓的人很多很多,但是外交部里却只有一位柴嫣柴主任!那可是部长的嫡系和亲信!而且就算没有部长的宠信,柴嫣背后还有着柴家,这个在京城里也算得上一流的家族!

????焦礼浑身上下都出了一层冷汗,他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如果说自己帮陆家向方明远施加压力这件事,被方明远一直捅到了柴嫣的手里,将可能会发生什么样的结果。也许柴嫣会一笑置之,毕竟自己在柴嫣面前,只能算是个小人物:也许……自己的仕途也就走到了尽头。

????焦礼在陪同陆文章前来之前,对于所要说服的对像方明远自然也是有所了解的。但是可惜的是,长时间在国外的他,又不好为此特别地要求国内的部门支援情报,就只能够倚仗着陆文章他们所提供的资料了。而陆文章他们所能够得到的情报,又怎么可能能将方明远方方面面的关系全部都查个一清二楚。

????所以,方家导苏家、柴家这些政治家族之间的关系,就很不幸地大多都被漏掉了!

????“方先生,您与柴主任很熟悉吗?”焦礼强做镇定地笑道。

????“算不上特别地熟悉,柴主任的侄女和我是同学,有幸与柴主任一起吃过几次饭!”方明远淡淡地道“怎么,焦参赞不相信吗?”“哪里,哪里,方先生你误会了”…焦礼连连摆手道“像方先生这样的青年本俊,怎么可能会说谎!”此时他已经信了九成,以他的能力,只要想查,自然是不难查出来方明远是否如他所说的那样,与柴嫣的侄女是同学。这样轻易就能够被人揭穿了的谎言,焦礼认为方明远是不可能犯这样低级的错误的。

????焦礼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卷宗,从封皮上就可以看得出来,这应当是爱丁堡警察局里的内部资料的复印件。

????看?还是不看?这可是一个艰难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