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一十章 受苦受难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就在方家人都为方涯的下落到焦心如焚的时候,方涯此时正躺在一个单间的病房中。不过此时的他,已经不是西装革履的模样,而是换上了一身医院里很常见的病号服。而且他的双手双脚都被捆在了铁床的架子上,就连嘴上都被一根布条勒上了,别说说话了,就连咽唾沫都很不舒服。

????房间并不大,放下一张单人铁床,还有一个便桶,一张小桌之外,就只有窄窄的一条小道了。一扇不大的在里面还有铁制护栏的窗户,

????可以透进几缕阳光。天花板上,除了一个瓦数很低,只能提供昏暗灯光的电灯泡之外,什么也没有。地板是水泥地,四面的墙壁底色看起来应当是白的,但是如今已经乱七八糟地被人涂写地不成模样。

????方涯勉勉强强可以从上面可以看出,里面有着至少不下十人的“笔迹”说是笔迹,其实大多是用指甲划出来的,还有就是不知道用什么东西写下的。字迹歪歪扭扭的,很难辨认,但是这却是方涯如今唯一可有的消遣了!

????“李……还是季……书记,我再也……敢了……”“我没……放……出……王八!”

????“李……洪……,我操你……宗……八代!”方涯费力地分辨着墙壁上的字迹,在脑海里努力地将这些“笔迹”

????添加地更完整。

????他不知道这是自己被关在这里的第几天,只记得在那天晚上,他和时文生通电话的时候,突然有人敲门,他打开门后,一个披着白色羽绒服,头发披散,穿着一双酒店里的拖鞋,裸露着纤细小腿的年轻女性突然扑入他的怀里求救。接着,在他还没有搞清楚到底怎么一回事的时候,他就失去了意识。

????而再醒来的时候,人就已经在这个屋子里了!

????最初的时候,他倒是没有被捆起来,在他一边呼喊,一边奋力地拍打铁门后,门上的小窗打了开来,露出了一双冷酷无情的眼睛,就在他开口要说话的时候,突然一股充满着辛辣味道的水柱从小窗里喷了进来,方涯促不及防下被喷了一脸。辣椒水入眼后,那种痛苦的感觉,令方涯捂着脸倒在了地上。然后他就听到铁门打开的声音,但是这个时候,他根本就睁不开眼。接着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还有两个冷嘲热讽的声音,至于他们在说什么,方涯此时已经无暇去听,**上的痛苦令他苦不堪言。

????那两个人走之后很久,方涯才勉勉强强能够睁开眼睛,不用镜子他也知道,此时的自己两眼肯定已经是红肿了起来,看东西只能是一条缝隙。而桌子上则多了一个破破烂烂凹凸不平的铁壶,还有一个塑料碗。碗里面是几根咸菜,还有些已经结成一团的面条。

????方涯从铁壶里倒出了一点水,擦了擦自己的眼睛,这才感觉好受了一点。他此时才觉察到,自己是又饥又渴,他拿起壶对着嘴灌了一口,但是又很快地吐了出来,水是又涩又苦,还带着一股异味1难喝之极。方涯又看了看碗里已经结成一团,没有丝毫热气的面条,已经没有了食玉。

????方涯拖着伤痛的身体,回到了床上,这才发现,如今虽然是冬季,但是床上的被子却仍然是单被,床板上也没有褥子,只是一张洗得已经有些发白的破烂床单,躺在上面,硌得厉害。不过好在房间里还有暖气,倒是不至于很冷。

????方涯在房间里一直等到天色阴暗了下来,这才听到门外传来了人走动的声音,还有敲打东西和说话的声音。只是声音相当地念糊不清,方涯根本就听不真切!

????不久后,铁门上的小窗户又打了开来,接着传来了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开饭了!”

????方涯从床上跳了起来,虽然说一动就浑身上下都痛,但是他仍然以自己所能做到的最快的速度扑到了铁门前,急切地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把我关在这里?”

????门外是一个中年人,推着一伞小车,车上放着两个桶。对于方涯的讯问,对方只是淡漠地重复道:“开饭了!把水壶和碗拿出来!”“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把我关在这里?”方涯吼道。

????“啪!”1小窗被人从外面关上了。接着,从外面传来了车子推动的声音,渐渐远去……

????这之后,再也无人搭理方涯,方涯纵然是喊破了喉咙,也只有自己的回音在房间里荡*。

????方涯忍饥挨饿地一直熬到了天亮,一晚上,他只闭上眼休息了几回,但是每一次睡得时间都不长,稍有动静,就会警醒。半夜的时候,他实在是忍受不了喉咙里的干渴,硬着头皮喝了几口壶中带着异味的水,却搞得他一直地犯恶心。

????房间角落里的那个便桶里散发出来的骚气,也令他感到十分地难受,他这才注意到,就连打开窗户透透气也是一件奢侈的想法——窗户上居然还有锁!

????好不容易挨到了第二天天亮,一早房门就被打开了,只是出现在门口的,却是全副武装,头带钢盔,手拿警棍的两个青年人。

????“退后,退后,áng上躺着去!”两人用警棍指着坐起身要下床的方涯道“不知道规矩吗?敢下床,就别怪我们手下无情!”

????方涯呆滞了一下,他想起来昨天自己莫明其妙地挨得那顿打,身上直到现在还疼痛不已,所以没敢下地,只能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为什么把我关在这里?”

????“什么地方?为什么关你?你自己不知道吗?”左首的青年人冷笑道。说着,一个戴着口罩、头发花白的老人从门口走了进来,提着一个便桶,放到了房间里,又将原本在房间里的便桶提了出去。

????“我不知道为什么把我关在这里,知不知道,你们这是非法拘禁,是犯罪!”方涯正色道。

????那两个青年怔了一下,接着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道:“今天还真是碰到了个少有的“明白,人!还知道非法拘禁,知道犯罪!”说着两人退了出去,咣铛一声将门又关上了!

????方涯来不及再说话,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两人就那么离开。

????中午的时候,仍然是有人来送饭送水,方涯这一次不敢再多问什么,壶里的水经过一夜,已经更加的浑浊,更加地难以入口。至于碗里的那碗面条,早已经被方涯丢入了便桶中。不过送来的新水新饭,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同样是又苦又涩,饭里还带着不少的砂子,几根萝卜条更是淡得没有味道。

????方涯不是没有吃过苦,刚来奉元的时候,也是缩衣节食地过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但是像这样的饭菜,说难听了,就是猪食!方涯强迫自己吃了几口,倒有十之五六都被他吐了出来,就将饭碗丢到了一旁。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方涯就这样喝着苦涩的凉水,吃着猪食渡过了。最初的几天,方涯还能耐得住性子,自己失踪的事情,肯定很快就会被家人所察觉,以方家在奉元的影响力,找到自己,并不是什么难事,自己只要忍上几天,就可以脱离苦海。到了那个时候,再来和这些人算总账!好汉不吃眼前亏吗!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转眼近一个星期过去了,仍然没有半点改变时,方涯的性子也就有些按压不住了。这种莫明其妙的如同坐牢房的日子,正常人又有多少能够忍受?况且,就是监狱里的犯人,还有外出放风的时候!

????一边是挂念着家中的老父母,还有妻子儿子,另一边也担心自己的失踪会影响到天鼎电器的开业准备工作,方涯能够忍到现在,这已经是很不错的。

????失去了耐性的方涯,结果就是又被那两个青年人暴揍了一顿。只是出乎两人意料之外的是,这一次,方涯却不像上一次那样老实了不少天,而是刚缓过气来,就又在房间里闹个不停。

????两人打了几回之后,方涯却死不悔改,只要缓过气来,就在房间里大喊大叫,疯狂地砸击铁门,没有一时片刻的安生。于是两人就想了一个主意,将方涯这样捆在了铁床上,除了上厕所的时候,就是吃饭喝水也是让那个负责收便桶、送饭的老头给他硬塞几口。

????“咣铛!”铁门又被推了开来,方涯转头望去,只见那个负责收便桶、送饭的老头面无表情地拿着一壶水和一碗饭走了进来。但是这一次,那两个青年人却并没有出现。

????老头将壶和碗放到了一旁,伸手扯下了方涯嘴里的布条道:“张嘴!”“你想不想挣十万元!只要你帮我传句话!”方涯压低了声音道“就可以得到十万元!”难得有那两人不在的时候,方涯自然是不肯放过这个机会。

????老头怔了一下,接着脸上露出了明显鄙夷的神色道:“张嘴!否则你今天就要饿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