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一十一章 烦恼、骗子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冬季的夜sè来得很早,寒风呼啸中,忙忙碌碌了一天的人们,一下班就匆匆忙忙地往家里赶。

????收拾完了东西,将杂物间锁上的老头,王得水也赶回了家中。

????“老头子,你总算是回来了!”刚一进门,一个已经头发huā白,满脸皱纹的fu人,就迎了上来道。这是王得水的婆娘,孙翠huā,名字虽然很俗,但是当年在王得水他们乡里,也算得上是个美人了。王得水,当初可是着实huā了不少的财礼,才将她娶回家。老两口这一辈子,虽然说磕磕绊绊的事情不少,但是夫妻感情还是蛮深厚的。

????孙翠huā给他生了两儿一女,如今三个孩子都已经独立分家了出去,还给他们生了三个孙子,两个孙女和三个外孙女。如今老两口的日子过得还算是不错。不过最近,大儿子家不大安生,儿媳fu为了收入收不敷出而常常和老大吵吵闹闹的。

????搞得他们两口子也很心烦。

????王得水皱了皱眉,多年的夫妻了,化可是再明白不过了,一般妻子以这样的口wěn和自己说话的时候,八成都是家里又出什么烦心事了!“老大家又闹事了?”

????“不是啊!这日子要没法子过了!”孙翠huā苦着脸道“不是老大,是老二!”

????“老二怎么了?”脱去外衣的王得水诧异地道“她家不是ting好的吗?”“老二又有了!”孙翠huā唉声叹气地道“她婆家要她把孩子生下来!可是你也知道,这国家政策是不允许的!当初她生老三的时候,乡里就罚了她家一大笔钱,如今她还要再生第四胎,这罚款得交多少啊?”王得水往衣架上挂衣服的手立时颤了一下衣服没挂到衣架上,掉在了地上。孙翠huā哈腰从地上捡起了衣服,拍了拍,又挂到了衣架上。

????王得水长叹了一口气,坐到了炕上,又拿出了旱烟袋,塞上了烟丝,吧嗒吧嗒地抽了起来。说起来,这三个孩子,就老二最让他头痛嫁过去这么多年了,怎么肚子就这样的不争气,生一胎女娃,再生一胎还是女娃,咬紧牙关生了第三胎,家里差不多两年的纯收入都交了罚款,这日子刚好了一些怎么又怀上了!

????不说她年纪已经不小,生孩子有风险一这是王得水从收音机里听到的,就是这笔罚款,到哪里去筹措啊。孩子生下来总不能是黑户吧?小三当初的罚款就是两家十几口子东拼西凑出来的,落户口更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不知道托了多少人,求爷爷告奶奶的,才在三岁的时候算是上了户口。

????“这年家也太不像样了!非要老二再生下来!为此,她婆婆都已经搬到了家里去住了。”孙翠huā拿着针线活坐到了另一边道“老头子你饿不饿?唉,下午老二来和我说了这事后,我做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心思。晚上,咱们就简单点,吃口面条吧?”

????“吃什么都行!”王得水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道。现在他也确实没有半点吃东西的心情了。

????孙翠huā将计线活放到了炕上刚下炕,王得水又道:“老婆娘头发长见识短,刚才的话,不要对外说去,就是和老大他们也别说!年家的情况,………,唉!”王得水长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下去。老二的婆家姓年年家老两口共有五女一子,直到四丰岁出头,才有了这个小儿子!自己姑娘嫁过去自然也就承担起了给年家传宗接代的责任!老年家不愿意断了根,这一点王得水完全可以理解,但是再生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如果说这个老四仍然是个女娃,那可如何是好?不让生?嫁出去的姑娘泼出的水,都已经是人家的人了,自己这当爹娘的,这种事情也不好伸手管啊!

????可是……生了,这罚款可怎么办啊?

????王得水简直都要愁肠寸断了,这小一辈的如今都已经长大了,如今养个孩子可不比他们当年,跟放羊似的,而且不仅仅在吃穿上开销大,各种乱七八糟的各种费用也多得令人头痛!不管是年家的那几个女儿,还是自己的老大老三,如今手头都不宽裕。别说他们愿不愿意再帮老二他们家一把,就是想帮,也是有心无力啊!

????王得水自己如今日子过得也是紧巴巴的,要不是他在县精神病院里打杂,每个月能够拿回一些钱来,光靠地里的那点产出,够谁huā的?

????自己原先还能够抽卷烟,如今不是也不得已又抽起了旱烟袋了?老两口现在也年纪大了,各种各样的毛病也都来了,这日后huā钱的地方还多着呢。

????孙翠huā很快地就将两碗热腾腾的西红柿鸡蛋面端上了桌,看着自己老头子愁眉不展的模样,孙翠huā这心里也是明白,如今这钱上难啊!

????“好了,好了,老头子,别想那么多了!人不是说,船到那个什么头自已直吗,你现在着急也没用,没准到时候就解决了!吃饭吧!”

????王得水掐灭了旱烟袋,在炕边磕了磕,放到了一旁,端起了碗。只是他心中有事,这吃饭也没味。

????“老头子,你们那里最近出没出啥子新鲜事?”孙翠huā这是没话找话,给王得水分分心。不过,平日里,王得水回来,也会提起在县精神病里发生的一些事情。听听那些精神病人们闹出的那些荒唐事,也是孙翠huā的一大乐趣。

????“没啥子新鲜事,就是又关进来了不少人!”王得水闷闷地道。

????“又关进去不少人?都是精神病人?”孙翠huā诧异地道“最近怎么这么多的精神病人,这一两月得关进入好几十口子吧?你们精神病院有那么大的地吗?”

????“当然没有那么大的地了,一些症状比较轻微的精神病人都要求家属接回家去了!”王得水闷闷不乐道。这个时候,他哪还有心思和孙翠huā聊这些!

????“老头子,该不是为了那件事吧?孙翠huā一把抓住了王得水的胳膊问道“都是和苗家有关的?”

????王得水吓了一跳,连忙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捂着了妻子的嘴道:“1小声点这事可不能随便说!”

????孙翠huā一扭头,挣夺了王得水的手,不满地道:“瞧你那样,这里可是咱家,不是你们精神病院,还能有谁来听墙根来?苗家冤枉啊,这县里谁不知道?”

????王得水有些尴尬地缩回手了,正如孙翠huā所说的那样,他确实是有些反应过度了。这里是他自己家,想要听他们夫妻两说话得先翻墙进来才成,这院里还有两只狗,天又刚黑,就是小偷也没有那么大的胆。

????“你这老婆娘懂什么!唉,要是你去县精神病院里走走,你就会明白,那些人如今是生不如死!就连监狱里的犯人都比他们日子过得好!

????算了算了,和你一个老娘们说这些做什么?只会让你晚上做恶梦!”王得水脸上有些挂不住,仍然嘴硬道。

????“哎,老头子你说说!我保证不对外面说!”孙翠huā凑近了低声地问道。

????“想听听,那我就大概地和你说说!”王得水道“首先,这些人好多都被关在了单间里,房间里除了一张chuáng和一张破桌子和一个便桶外什么都没有!没有收音机,没有大喇叭,连个放风和出来吃饭的时候都没有就是想找人说两句话都不成!“那还不把人给憋死!”孙翠huā难以置信地道“我听说,在监狱里,也只有犯人犯了错误才被单独关押的。”

????“是啊,一天两天还好时间长了,这很多人都变得……不好形容,反正看着就有些不正常!”王得水点了点道“所以我才说他们在里面是生不如死!”

????“还有呢?”孙翠huā追问道。

????“还有?还有就是他们的伙食。你是没见到,那些人吃得东西,连猪都不愿意吃!每天就是掺了沙子的霉米要不是就是不知道从哪里买来的面粉,闻着没一点面香味,再给丢几块咸菜再加上一壶也不知道放了多少天都有味的水,这就是他们一天的伙食!”王得水说起来也是一脸的心有余悸。

????“这不是祸害人吗?”孙翠huā不由得愤愤地道。她一农村老娘们都知道,霉米和陈水,人吃喝了肯定身体要出问题的,精神病院的那些人能不知道吗?

????“就是祸害人!整得你生不如死,出去了,就是还有胆量告状,也要你在家里先躺个半年!”王得水压低了声音在妻子的耳边道“而且不仅仅这样,精神病院里现在多了不少看守,这些人可是心狠手辣,张口就骂,伸手就打,好多人都被他们当场打晕过去,甚至于还有人失禁过!”

????“这些人太狠毒了,他们就不怕王法了吗?”孙翠huā倒吸了一口凉气道。这听起来,怎么就像当年大革命时期,那些无法无天的红小兵的所做所为一样。

????“王法?在咱们县里,他们就是王法!”王得水长叹了一口气道“老婆子,我和你说这些,可一定不要往外传!就是你不考虑咱俩这老胳膊老tui的,也要想想咱们的孙子孙女外孙女他们。那里就不是人能呆的地方啊!而且这些人胆大包天,就连跑到了省城去的人,他们都能给带回来!”

????孙翠huā的脸上也lu出了恐惧的神sè,是啊,就算是不考虑自己夫妻的以后,也得想想自己还有儿女,还有孙辈,要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害得他们都陷入那样苦难的日子里,自己就是死了也闭不上眼啊!

????“一说这我倒是想起来,伞天中午,我在那里给一个人喂饭,房子里当时就我们两个人,那人居然小声地和我说,只要我替他传一句话,就给我十万元!”王得水想起了中午方涯和自己说的话。

????“十万元?该不是十万越南盾吧?”孙翠huā撇撇嘴,前些年,华夏和越南打仗,她也是从其他人嘴里知道,越南人的货币叫越南盾,哪叫一个便宜,一百元人民币就能换成千上万元。

????孙翠huā迟疑了一下道“送个消息就给十万元,谁信啊!这人是精神病吧?”

????“嘿嘿,这还不好说!我听里面的那些人说,这人是他们从省城奉元带回来的,好像不是咱们本地人。那人好像是稀里糊涂地被送进了精神病院,现在连在哪里,为什么关他都不知道。前几天因为闹得凶,被打了好几顿,现在给捆在chuáng上了,除了上厕所之外,就别想自由!”王得水低声地道“不过看他的模样,我觉得,他不像是一般人!”

????虽然说,王得水觉得方涯不像是一般人,但是他也并没有认为方涯所说的就是真的。传一个消息就是十万元,十万元是什么?王得水一年也就能够从精神病院拿一千多元钱,这在县里,他这个年纪的还算是说得过去的收入了。十万元,差不多要顶他工作一百年的收入了!

????就算是县里的富户,一年能够挣个一万元,那也是少数人。就传一句话,就给这么多的钱,这不是骗人是什么?

????方涯如何知道王得水居然是因为这个原因,把自己鼻成了骗子,恐怕哭死的心都有了!别说十万元了,就是把他一年所得的所有分红都给了王得水,只要能够从这个地方脱身,他都愿意!就是害怕吓着王得水,所以他才说了个十万元!

????“这不是造孽呢吗!人家外地人又碍着他们什么了?”孙翠huā无奈地长叹了一口气道“让他们这样绑过来,家里人还不知道怎么着急呢?”

????“是啊,真是造孽啊!”王得水也长叹了一口气道。虽然说在心里他是同情方涯的,但是让他为了方涯丢了现在的工作,那也是不行的。毕竟要是没有了这份在精神病院的工作,王家也就陷入困境了。

????而且,县里的那些人,他也得罪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