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一十三章 突如其来的诡异视察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王得水下定决心后,就找了个机会,好在如今方涯整天都被捆在chuáng上,倒是也不用担心他能逃跑,所以那两个青年人一般也不会跟着,从方涯那里接了“任务”又和精神病院里请了两天假,就风风火火地赶到了奉元来了!

????方涯告诉他的其实是一个人名,是秦西省家乐福集团奉元市里一家分店里主管顾客投诉的负责人。之所以选这个人,方涯也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王得水说白了就是一老农,想要直接见到方家人,那绝对是要机缘巧合了,否则就是白日做梦!尤其是在他失踪后的这些日子里,方家这些直系人员,肯定更是难见。

????而他所选的这个人,一来他是主管顾客投诉的负责人,以家乐福集团的管理制度,对于客人的要求,他是不能无理拒绝的。所以王得水要见到他,并不难;二来,这个人与方涯是曾经共事过一段时间,与方涯当时的关系还不错。虽然说,随着方涯的点步步高升,和他方家成员的身份的暴lu,两人间的联系越来越少,但是他是绝不可能忘记方涯的。而只要能够见到这个人,自然就能不难将消息传到家乐福秦西省分部的管理层,自然也就会让方家知道。

????为什么不让王得水找**,方涯其实也考虑过,当时时间紧迫,王得水又不敢在他房间里多呆,所以他也没来得及详细地询问自己究竟是在什么地方,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与**相比起来,他更相信自己的家人的能力。反正只要王得水能够将话带到方家,以方家的能力,从一个县级精神病院里救出自己,还不是件难事。

????也正如方涯所设想的那样,王得水很容易就见到了华山岳,也就是那位方涯曾经的同事。华山岳虽然如今在家乐福集团中也只能算是一个中层干部,但是方涯失踪的消息他也是有所耳闻。当时他还为之唏嘘良久,虽然说,他与方涯之间的地位已经堪称是天地之差,华山岳也没奢望方涯能够对他多么地另眼看待,但是只要方涯在一天,他在家乐福集团中的地位就稳如泰山!毕竟不少人都知道,当然方涯还是基层干部的时候,与自己相处地不错,如今虽然说关系因为地位的缘故疏远了一些,但是要是他华山岳在集团里受到了什么不公正的待遇,谁又能够保证方涯肯定会视若无睹呢?如今方涯失踪了,对于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所以当他从王得水的口中得知他是被方涯派来的时候,华山岳在那一瞬间感受到了巨大的幸福降临在自己的身上。

????华山岳立即放下了手头所有的事务,陪同着王得水直接赶到了方家在离山脚下的别墅。果然不出所料,他一报出来自己是家乐福集团的员工,带来了知晓方涯下落的人,门口的守卫在检查他们的随身物品后就立即将他引进了客厅。

????王得水此时觉得自己就如同在梦中一般,那只有县里领导干部才能有资格乘坐的小轿车,他今天也坐上了!那感觉,确实是比长途客运的客车要舒服的多!而且车上居然还有暖风,座位也软,坐在上面,简直太美了!王得水长这么大,还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的。

????经过这事,王得水这心里倒是放心了不少,能够坐得起这样小车的人,自然不可能是两手空空的穷光蛋,届时,那十万元算是有点门路了,也不枉自己冒险huā钱地往省城里跑!只是这想法等到进了方家的别墅之后,王得水就全盘推翻了!

????不说这占地范围广阔,简直不亚于一个村庄的占地面积,就看看这别墅里的摆设,还有这简直能够把人陷进去,又舒适无比的沙发,还有穿行其间的那些仆人,王得水的tui都有些打哆嗦,尤其是当华山岳不经意地提到,这里的主人有着好几辆价值在百万元以上的好车时,王得水这心脏瞬间都要停跳了!

????“我的老天爷啊!光车就值好几百万元,这家产得多少钱?”王得水这脑子里简直在嗡嗡做响!好在王得水在精神病院里干了也不短的时间了,类似于这种受刺ji的事情,也司空见惯了,所以很快就勉强地恢复了常态,不过这心里自然也是患得患失了起来。

????并没有过多久时间,客厅的通向别墅里面的门被人推了开来,一个看起来很年青的青年人,在一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年青女孩子和一个中年人的陪同下走了出来。

????王得水还在疑huo这年青人怎么这样不懂事的时候,华山岳已经ji动地站起身来,三步并做两步迎上前去道:“方少好,我是家乐福集团奉元市东新区分店的华山岳!”

????“华山岳?嗯,是他带来了我二叔的消息了?”方明远环顾四周,陌生人只有华山岳和仍然坐在沙发上的王得水。

????“是的,方少,这一位是王得水王先生,来自秦南康安市唐yi山岳一指有些局促不安的王得水道“就是他带来了方总的消息。”

????秦南康安市唐yin县?方明远算是理解了,为什么这么多天,奉元及周边县市里**们为什么徒劳无功了!

????秦南康安市唐yin县在秦西省的南部与蜀省交界,距离奉元可是不近。而且一般人不会注意到那里去,因为它位于秦巴山区,属国家级贫困县。而方明远之所以知道它,是因为在前世里二千年后,这里的一家科级单位交通管理局,将自己的老办公大楼租赁给其他单位办公,自己huā费近三千万元,为局里七十余人建设了一座面积六千多平方米的豪华办公楼。平均算下来,每人占地近百平方米!

????这事一出,自然是在网上国内引起惊呼一片、骂声一片,所以方明远也就记住了这个“敢为天下先”的地方。不过,现在当然不是讨论这些事情的时候。方明远连忙上前了两步,握住了王得水的手道:“王大爷,你真得知道我二叔方涯在哪里?”

????“知道,一个中年男人,个头约有一米六多些,方脸……”随着王得水的描述,方明远几人眼睛里都闪出了神彩!

????“他说他叫方涯,说只要我来省城找方家报个信,他就给我十万元!”王得水越说声音越小,说到十万元的时候,声音已经只有在场众人竖起耳朵听才能听得见了。

????“十万元!”方明远一笑,与方涯的下落相比起来,这点钱还真的算不了什么!方明远冲林蓉一伸手,林蓉会意地就给他拿支票簿。

????“算了,蓉蓉,你要他们立即送三十万现金过来!”方明远又改了主意道。支票这东西虽然好用,但是王得水这样的老人却不见得认可,而且现金摆在眼前,那冲击力无疑会更大!

????并没有用多久时间,三个箱子被运进了客厅里。在方明远的示意下,陈忠将第一个箱子放到了王得水的面前,打了开来,王得水的眼睛立时就直了!嘴大张着,lu出了一口被烟熏黄的牙齿——如此多的现金摆放在眼前,他还是头一次见到。

????“王大爷,这是十万元,只要你将我二叔的下落原原本本地告诉我!这笔钱就归你了!”方明远又用手指了指另两个箱子道“那里还有二十万元,就看你想不想也一块拿走了!”

????“多少?”王得水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方明远能够足额给予十万元,就已经令他倍感满足了,不但能够解决老二的麻烦,还能给老大和老三分些,自己和老妻也可以改善改善生活了。可是眼前的这个年青人,居然问他还要不要再拿二十万元,这不是废话吗?难不成还有人嫌这钱咬手不成?他可是已经从华山岳口中探听出来了,这个方涯可是大名鼎鼎的家乐福集团大股东方家的嫡系子孙,钱多得都数不清!

????“要!当然要!”王得水毫不迟疑地道,有了这笔钱,一家人都可以搬到康安市里去住了,再不在这县里受气!

????唐**神病院,是康安市辖区里两座国有正式的精神病院之一,负责康安市境内,那些具有一定社会危险xing的精神病人的收治工作。这工作说麻烦自然是麻烦,但是说简单也一样简单。院长詹雨田就是一个怕麻烦的人,所以唐**神病院,在康安市里向来以对待病人粗暴而有名。

????不过詹雨田对此并不以为意,反正是国有的医院,又是精神病院,收入大多都得靠国家财政拨给。医院里的病人少一些,刚好可以腾出地方来安排县里抓到的那些人。县委书记卢东生和县长马云龙可是因为他们连头发都愁白了几根,要是自己在这件事情上办得好,得到县委书记和县长的赏识,还当什么精神病院的院长啊,没准直接就能到卫生局里当个副局长呢。

????这一天晚上,詹雨田刚好留下来“加班”正翘着二郎tui在办公室里看来自岛国的制服**,悲哀着自己医院里别说漂亮护士太少,就连个自己看得上眼的年轻女人都没有,享受不到办公室“恋情”的时候,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

????“喂,我是詹雨田!”詹雨田不在意地拿起了电话道。

????“詹院长,我是门房老李,您快下来看看吧,院外面来了好几辆轿车,还有警车,该不是什么领导来了吧?”电话里传来了门房老李急促的声音。

????“老李你扯什么王八犊子呢,不是又喝酒喝多了吧?”詹雨田根本就不信,自己这里可是精神病院,从他进入这个医院里当医生开始,到现在足有二十二年了,别说市领导了,就是县里的那些位领导,一年里也不见得有一位来这里,从来就没有哪位领导不打招呼就来的时候!这个老李,总是贪杯,没少误事。

????“院长,您站在窗前看看,真的!我没骗你!好多轿车和好多警车!”电话里传来了老李带着几分哀求的声音,显然是已经有些没有了主意。

????詹雨田这才半信半疑地站起身来,走到窗户前向下望去,果然借着院门前的灯光,可以看到,在院门外停着足有六七辆轿车,还有三倍于此的警车!他站得位置高,自然也就看得远。那些警车并没有全部停在院门前,而是有一部分从两翼展开,似乎是要将整个精神病院都包围起来似的。詹雨田这汗立时就下来了!这样的阵势,这帮人是要做什么?

????詹雨田连忙如同一阵风地冲出了办公室,三步并做两步地向楼下跑去,能够有这架势的,显然来得不是一般的领导!詹雨田心中疑huo之余,也不免有些庆幸,幸好自己今天留了下来,否则这领导们来了,再接通知赶来,哪显得像现在这样敬业爱岗?

????当詹雨田赶到楼下的时候,门房老李已经打开了院门,那几辆轿车,还有五六辆警车都已经开了过来,停到了楼下。

????虽然说天sè已经yin暗了下来,但是詹雨田借着楼内的灯光,还是看清楚了这些车的车牌,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些车里,无论是轿车还是警车,大多都是省城奉元的车牌,余下的也是康安市的车牌。不过这还不是最关键的,关键是这里面有秦西省委省政府和康安市委市政府的车牌!

????“难道说是省里的干部下来视察了?”詹雨田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可是在这时间,又没有提前通知院里,县里也没有人陪同视察,这事情怎么看起来那么诡异呢?”

????可是此时此刻已经容不得他再多想什么原由,从几辆轿车上已经开始下人。

????一个看起来也就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站到了他的面前,将手中的证件往他的手中一递,冷冷地道:“你们的院长在哪里?”!。